nv7h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跑盤-第859章 蔣康明展示-1hs0o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案件的调查重点变为以车找人。
我兒子的青春期
村色佳人 花千樹
寻找的方向主要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从天网监控排查,再一个,朱家旭收集了潘修杰家附近的监控视频。
同时,根据朱家旭在平安镇义北村的调查,潘修杰十一月十一日回过家,十三日有村民见他开车走了,他驾驶的车辆正是车牌号为鲁B23D94V的黑色现代车。
从那之后就没有人咋见过他。
这条线索很关键,帮着警方确定了潘修杰近期的行踪。
警方以这个时间为节点展开调查,果然在义北村村口的监控发现了潘修杰的黑色现代轿车,汽车经过了沿途的几个村子,从方向来看应该是开往市区。
然而出了平安镇范围后,这辆车神秘的消失了,平安镇通往市区沿途的天网监控,都没有再查到这辆车的行踪。
为此二中队还召开了一次案件总结会,经过一番讨论,众人觉得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嫌疑人在平安镇和市区之间有一处落脚点,很可能是嫌疑人的另一个据点。
第二种可能,嫌疑人在进市区之前更换了汽车牌照。
随后,二中队再次分成两组行动。
朱家旭调查第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韩彬调查第二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韩彬再一次去了交警大队,查看从安平镇通往市区的几个交通要道,按照时间进行推测,卡点。
每一个在大致时间内通过监控路口的黑色现代车都列为可疑车辆,韩彬会核查这些车辆的车牌号。
经过了一番核查后,韩彬发现了三辆可疑黑色现代车,跟潘修杰的汽车款式相同,其中有一辆挂着鲁B849ue的车为套牌车,这辆车被列为了重点怀疑车辆。
警方接下来的调查,都将围绕着这辆汽车展开。
……
一天前。
十一月13日。
潘修杰开着黑色现代车,从义北村赶往市区,出了平安镇的范围后,他将车停在偏僻的地方,换上了鲁B849ue的假车牌。
潘修杰又绕了一段路,随后才开进了市里,进了琴岛市区后,他又开着车绕了一大圈,最后到了安桥市场。
安桥市场属于城中村,周边的情况比较复杂,很多外来务工人员都在这边住。
潘修杰将车停在了一个胡同里,走到旁边的一户人家敲了敲门,“咚咚咚。”
敲门声两快一慢。
“谁呀?”
“我角头。”
首席女法醫
“咯吱……”门开了,门缝里露出一个人头,四周观望了一番,见到没后其他人ꓹ “快进来。”
“老薛,轩哥呢?”
“在二楼ꓹ 就等你开会了。”
“嘿嘿,我为了保险就多绕了几圈路。”
两人上了二楼,屋子里还有三个人ꓹ 分别是轩哥、四娃、蛇仔。
角头立马打招呼,“轩哥。”
都市第一品
轩哥打量了他一番ꓹ “没出意外吧。”
“没有,挺顺利的。”
“那就好ꓹ 咱们现在开会ꓹ 然后演练一遍,七点钟吃饭,八点钟行动。”
“轩哥,咱们这次的目标到底是啥呀,我到现在还两眼一抹黑。”潘修杰好奇道。
無良寶寶:肥婆媽咪是我的
轩哥笑了笑,打开了一旁的橱柜,从里面搬出了几套衣服ꓹ “都试试吧,看看合不合身?”
潘修杰瞅了一眼ꓹ “轩哥ꓹ 这不是警服呀。”
“咱们的警服都丢在杨马村据点了。”
四娃展开衣服试了试ꓹ “轩哥ꓹ 这东西不如警服带劲,要不我去杨马村那一趟ꓹ 应该还能赶上行动。”
轩哥面色严肃道ꓹ “从现在开始ꓹ 谁都不许去杨马村据点了,那伙搞传销的报警了ꓹ 很可能顺藤摸瓜查到那个据点。”
“那老胡和徐月华咋办?”
轩哥右手摸了摸鼻子,“我只是防范于未然,徐月华未必会被警方盯上,就算被警方盯上了,老胡也知道该怎么办。”
潘修杰道,“那这次就咱们五个呗。”
“先换上衣服熟悉一下,免得行动的时候不自然。”
潘修杰将衣服展开,看到上面有法院的标志,笑道,“这衣服虽然没有警服威风,但也挺得劲呀。”
……
荣国府小区。
这是一个位于市中心的高档小区,小区都是11层的小高层,绿化也做的不错,而且还是双学区房,周围有医院、有商场,很方便。
3号楼1单元802室。
一户人家正在吃晚饭,夫妻俩带着一个男孩在餐厅吃,保姆一个人在厨房吃。
餐厅的桌子上十分丰盛,有红焖羊肉、大黄花鱼、鲍鱼、老鸭汤、清炒菜心、芹菜虾仁。
小男孩大概十几岁,穿着一身名牌,有些瘦,扒拉了两口米饭,说道,“爸,我想换个手机。”
女人抱怨道,“儿子,你早干嘛去了,双十一咋不说?”
“嘿嘿,我就是双十一买的,只是还没寄回来。”
男子笑了,“行呀,都会先斩后奏了。说说,你买了个啥牌子的?”
“华为的。”
男子皱了皱,“干嘛不买苹果的,你老爸也不差那点钱,要买咱就买最贵的。”
“我们好多同学都买的华为。”
男子摆了摆手,“儿子,你就记住一句话,贵的肯定比便宜的好,以后不买是不买,买就要买最贵的。”
女人叹道,“行了,家里都啥样了,你还让孩子乱花钱。”
“啥叫乱花钱,你个女人懂啥,能花才能挣,你省那几个钱,还能省出一套房子,净整那没用的。”男子压低了声音,“再说了,咱家有没有钱,你还不清楚,那都是骗骗外人。”
女人又忍不住叹了一声,“那欠账也不是啥好事,啥时候能把欠债还清了,我这心里就踏实了。”
男子挤了挤眼睛,“你懂啥,这年头能欠债是本事,一般人想欠,还没人借呢。”
“咚咚……”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谁呀?”
“物业,人口普查!”
“田阿姨,你去开一下门……算了,还是我去吧。你去了也没用。”女人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咯吱……”一声门开了,外面冲进来几个穿制服的人。
女人诧异道,“你们干嘛呀?”
“我们是法院的,蒋康明、卢翠峦是不是住着?”
女人微微皱眉,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的时候。
男主人率先开口,“同志,你们找错人家了,我们家姓田。”
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翻开了一下手中的资料,其中有一张是蒋康明的资料,右上角有蒋康明的照片,“你什么时候改名了,我怎么不知道?”
夢落芳華盡桃花 忘塵川
冷情王妃
男主人看到自己的照片,露出一抹苦笑,“你们是哪个法院的?”
“我们是琴岛市人民法院的,这是我们的手续,法院三次向你下发执行通知书,你拒不执行,按照规定我们可以依法对你实施拘留。”
蒋康明摊了摊手,“法官同志,你们真是冤枉我了,我不是不想执行,而是真没有钱,要是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搜查,你们在这个家里找到的财产都可以拿走。”
女主人卢翠峦说道,“我们不是不还钱,而是手头太紧,再宽限我们一段时间,等我们有钱了一定还。”
领头的执行人员不为所动,“有人举报,说你们涉嫌转移财产,如果你们拒绝执行,只能将你们暂时拘留。”
蒋康明凌然不惧,主动伸出双手,“你们要抓就抓我,我们家孩子还小,需要我老婆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