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6p27妙趣橫生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暴力施政展示-e0gps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衙堂之上,一众大臣各怀心思。
大唐攻占平穰城,覆亡高句丽,自不可能将所有官员尽皆换长汉人,总归是需要高句丽人帮助稳定局势、治理国家的。若是能够事先效忠,等到城破之后大唐皇帝论功行赏,说不得依旧高官得坐、富贵安享,照样风光显赫、大权在握。
怕死是人之本性,生死关头,很难保持所为的忠诚、善良,趋利避害更是理所应当。即便是饱受儒家“忠君爱国”思想之教诲的汉人,亦曾有卖主求荣的中行说,以身侍虏的张弘范,甚至“水太凉”、“头皮痒”的钱谦益……
生死劫难,人性自现。
庶女策:名門貴後
渊盖苏文并未因为唐军攻城拔寨狂飙突进而有所慌乱,依旧稳如山岳一般跪坐在案几之后,一双眼冷漠的看着堂下各种面孔、不同神情,心底犹若坚冰一般不动分毫、残虐冷酷,冷硬的面容甚至绽放出一丝笑意,伸出手制止堂下的吵杂,沉声道:“诸位暂且退下,当各司其职,稳定平穰城之局势,更要通力协作,保证大军之粮秣辎重供给。若是有人玩忽职守,已经举报,定斩不饶!”
众位大臣心中一凛,赶紧纷纷收起各种心思,俯首道:“喏!”
这等紧要关头,谁若是敢出现一丝半点的差错,残虐暴戾的渊盖苏文绝对会杀个人头滚滚,不会有丝毫手软。
谁也不想自己没死在唐军手里,反而死在渊盖苏文手上。
我的契約鬼王 安娜果果
而渊盖苏文这般残暴的统治,固然在平素压得无人敢吐露半分不满,朝野上下尽皆驱使如狗,但是到了紧要关头,却很难得到大臣们的效忠。
大家都是当官发财,各个都是底蕴十足的贵族,随便怎么都能一生富贵,谁愿意稀里糊涂的就被砍了脑袋?
……
八歲小狂後
大臣们纷纷起身,就待退出衙堂ꓹ 忽然一人说道:“敌军即将兵临城下,社稷堪忧ꓹ 如何御敌守卫京师,是否应当征询王上之意见,恳请王上颁布令旨ꓹ 征调全国可用之兵入京勤王?”
堂内忽然一静,所有人都停驻脚步。
名义上ꓹ 宝藏王依旧是高句丽的最高统治者,拥有生杀予夺的至高权力ꓹ 然而自从唐军入侵边境开始ꓹ 所有国策皆出自这间衙堂,权衡定夺者皆是此刻主位之上的渊盖苏文,王宫之内那位高句丽的统治者却连一丝半点声音都为发出。
诚然,渊盖苏文总揽军政大权,一言九鼎言出法随,乃是高句丽实际上的统治者,但宝藏王依旧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ꓹ 名分大义皆在,朝野上下这般将其无视ꓹ 于礼不合。
毕竟ꓹ 大家名义上依旧是宝藏王的臣子ꓹ 如今将宝藏王完全架空ꓹ 甚至不管其死活,与乱臣贼子何异?
只不过此人开口便是请求宝藏王颁布令旨调集举国可用之兵赴京勤王ꓹ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勤王”这个词在这个时候可以引申出很多意义ꓹ 到底是护卫高句丽抵御唐军之进攻ꓹ 还是剪除奸佞权臣,辅佐宝藏王重振王权?
渊盖苏文似是未料到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敢于挑战他的权威ꓹ 凝眉看去,见是掌管王族事务的宗伯高健卫,被自己杀掉的荣留王高健武的堂弟……他倒也未怒,沉吟少顷,环视一周,问道:“诸位之意如何?”
若是往昔,渊盖苏文目光逼视之下,谁不肝颤心惊,未敢有半点违逆?
然则大抵是唐军即将兵临城下,平穰城朝不保夕,这使得许多人心中积压的怨愤似乎有破土而出的冲动,平素的畏惧便不显得那么强烈了。
于是,又有人附和道:“王上居于深宫,乃高句丽之主,这等家国存亡之时正当由王上予以抉择,否则若是出了差池,吾等皆成乱国之臣,如何担负得起那等责任?”
这话看似意欲将战败之责任最后都推到宝藏王身上,但是细细思之,却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儿。
谁都知道一旦平穰城破,渊盖苏文必死无疑,渊氏一族亦将灰飞烟灭,而宝藏王却大抵能够活下来,因为大唐开战之处,给出的理由便是“剪除奸佞”,历代高句丽都得到中原王朝之册封,算是得到承认,一方面奉中原王朝为主,朝贺纳贡,一方面也受到中原王朝之保护。
当然,是否保护高句丽王这等名义上的藩属国君主完全要看中原皇帝的心情,但是唐军起兵之时便宣称要为被弑杀的荣留王复仇,荡清高句丽之寰宇,还政于高句丽王,这是师出有名的。
若是这个时候能够称为依附于宝藏王的“忠臣”,那么唐军破城之后,或许不仅多了一线生机,还很可能得到宝藏王之信任,依旧保留眼下的官职爵位甚至权力……
渊盖苏文冷硬的面容不见喜怒,微微颔首,道:“此事吾自有考量,汝等先行退下吧,长孙冲留一下。”
重生之裴羽 麒麟玉
“喏!”
堂上一众大臣躬身施礼之后退出,出门之后三三两两也不停留,快步出了大莫离支府,返回各自所属之衙门处置公务。
衙堂之上,长孙冲留了下来,空荡荡的大堂上唯有他于渊盖苏文。
蛇蠍庶女
“不知大莫离支有何吩咐?”
长孙冲恭声问道。
渊盖苏文道:“方才那人,你可识得?”
长孙冲想了一下,知道渊盖苏文所指不会是后来那些附和之辈,而是先前提出要问政于宝藏王的那人,便道:“臣下识得,乃是宗伯高健卫。”
高句丽管理王族成员的衙门叫做“宗府”,设置在王城之外,与王城仅有一墙之隔。“宗府”的长官叫做“宗伯”,素来都是王族嫡系担任,身负掌管所有王族成员、事务之职。
在渊盖苏文篡权之前,很是位高权重,即便高句丽王都要受其掣肘,高句丽史上曾有多次“宗伯”发动宗族势力将高句丽王赶下台,另立新王的事迹,可见这个官职之显要。
现在高句丽之军政大权皆备渊盖苏文所窃取,严防的便是王族势力,所以“宗伯”便成了咸鱼一般的存在,非但没有半点权力,反而成为严密防备的目标,可见那位“宗伯”高健卫是何等憋屈。
渊盖苏文嗯了一声,又问道:“他说应当将战况报于王宫,请王上予以抉择,你怎么看?”
exo.重生.
婚深情動,總裁老公好壞噠
长孙冲道:“值此风雨飘摇、大厦将倾之际,自当由大莫离支这等雄才伟略之士总揽国政,带领高句丽人民挽大厦之将倾,击溃强敌、守卫国土。王上居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不知天下之形势,焉能秉承大任、继往开来?放眼高句丽,能够担当抵御强敌之大任者,唯大莫离支莫属。”
这话虽然不无阿谀之意,但也算是事实。王宫之中那位宝藏王本就是渊盖苏文一手扶立的傀儡,天资不足、威望不够,岂能代替渊盖苏文领导高句丽?若是当真让宝藏王执掌军政大权,怕是唐军尚未至,朝野上下的文臣武将就已经打开城门欢呼投降了……
若说忠心,更是无稽之谈。
当初渊盖苏文擅权揽政弑杀荣留王之时,这些人可是一个个袖手旁观,忌惮渊盖苏文的暴戾残虐,甚至连个屁都不敢放。
重生之星光大道 糯米白糖
眼下瞅着唐军即将兵临城下,渊盖苏文末日降至,便开始鼓吹忠义,号召渊盖苏文应当还政于宝藏王,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愚蠢至极……
果不其然,渊盖苏文淡然说道:“大敌当前,内部不靖,焉能全力抗敌?‘宗伯’高健卫勾结敌国、贩卖军情,已然是不赦之罪,稍后你带领麾下兵卒赶赴‘总府’将高健卫缉拿归案,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长孙冲早有所料,就知道渊盖苏文岂能放任高健卫之流上蹿下跳藐视他的权威?忙应道:“臣下遵命!”
同时也有些无语,自己本来是潜伏在平穰城的大唐细作,结果不仅成为渊盖苏文的女婿,更成为他排斥异己、暴力施政的侩子手,真真是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