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zfy超棒的小說 超腦太監討論-第1205章 刺殺(二更)展示-z09r5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毕竟武林中人不乏胆大包天,即使知道南王府强大,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没亲眼见识过南王府的强大,难免想抱着侥幸心思,一逞凶中之恶气。
索性直接暗杀了自己三人,逃之夭夭,甚至根本也不想往后的事。
这样的人在武林之中很是不少,不得不防。
“那才有趣呢!”禇小月跃跃欲试。
她根本不怕刺杀,有徐智艺与禇素心在,几乎没人能暗杀得了她们。
一直有人来刺杀,然后不停的收拾掉他们,这样反而更刺激。
“小月!”禇素心蹙眉。
她原来没发现禇小月如此好斗,现在是渐渐显了原形,且越来越明显。
这一路上她们废掉的人之中,十个有九个都是禇小月下的狠手。
这么下去,禇小月甚至会主动挑衅,杀性越来越烈,到最后无法自抑。
到那个时候就麻烦了。
“小姐,我就是说说嘛。”禇小月笑道:“当然不会真做。”
禇素心道:“今天之后,不准你废别人武功。”
“小——姐——!”禇小月忙撒娇。
禇素心哼一声,不为所动。
禇小月看向徐智艺。
徐智艺已经料到她会如此,抢在她之前转过身,通过窗外看向远处。
“小——姐——!”禇小月无奈的道:“这也太狠了吧?”
禇素心瞪她一眼:“你这丫头,放纵不得,要不然真成了罗刹了!”
“……那好吧,听小姐的便是。”禇小月看她如此,知道再难撼动,只能无奈的接受。
禇素心哼道:“我若先一步飞升,你得听徐姐姐的,要不然,徐姐姐就废了你!”
“小姐,我哪有这么坏呀。”禇小月露出委屈神色。
花都風雲
“哼。”
“是——!”禇小月拖长声音回答。
禇素心看向徐智艺。
徐智艺笑道:“放心吧,小月是个善良的孩子,不会像你担心的那样。”
誤惹豪門:女人,別想逃
“但愿如此。”禇素心摇头:“她心是野了,越来越野。”
徐智艺道:“现在是刚刚开始,变化太剧,才会如此,我们再游历一段时间便好了。”
禇小月是被憋得太久所致ꓹ 待释放完了压抑,就会慢慢趋于平和。
她们随后的游历变得平淡起来ꓹ 再没人敢放肆,好像所有武林中人都知道了她们的身份,避而远之。
如此一来ꓹ 禇小月觉得索然无趣,提不起精神来ꓹ 而偏偏又被禇素心紧盯着,不敢乱来。
“唉……”禇小月这天傍晚ꓹ 来到一座小城的客栈ꓹ 进到屋内之后长长叹息:“小姐,徐姐姐,难道南王府真的天下无敌,没人敢惹啦?”
遵命,女屍大人 迷惘書童
“不知道。”徐智艺笑道:“但总要小心的,凡事皆有意外。”
快穿之男配也是穿越者
“这也太没趣了,天下无敌的滋味一定很无趣。”禇小月扑到床榻上打了两个滚儿。
禇素心摇摇头,与徐智艺坐到桌边。
禇小月用力翻滚几下消去郁闷之意ꓹ 然后起身来到小院里开始煮茶,一边扇着火一边道:“这些家伙也太孬了。”
即使打不过ꓹ 也要挑战一下嘛ꓹ 现在却是都不敢出手ꓹ 怕得要死。
南王府的强大好像只是传说而已ꓹ 他们就这么怕,真是没有武林中人的风骨与血性。
她心里不停鄙视着他们。
“未必没有。”徐智艺道:“也不能小瞧了天下英雄。”
“哼ꓹ 天下英雄?”禇小月撇红唇ꓹ 一脸不屑:“他们好意思被称为英雄?”
“小月ꓹ 大势所趋,识时务为俊杰。”禇素心摇头:“也不能太过苛求了。”
“总之他们都是一些孬种!”
“嗤!”一道白光从空中射向禇小月ꓹ 速度如电,瞬间便至她心口。
“叮……”下一刻,白光被一道剑光挡住,差之毫厘便要射中禇小月。
禇小月吓得后退。
徐智艺站在她的位置,长剑横于胸前颤动,如一泓被风吹动的秋水。
禇小月脸色难看。
刚刚骂天下武林中人都是孬种,没想到就有人蹦出来要杀自己。
这家伙一跃到了空中,如苍鹰般俯冲,飞刀速度奇快绝伦,如果不是徐姐姐,自己已然被射穿。
空中一道灰影飘然落到屋顶,俯视院中的两女,却是一个蒙着脸的灰衣人。
他双眼熠熠如寒星,甩手又一道白光。
“叮……”徐智艺轻轻一横剑,再次挡住白光。
灰衣人皱眉。
自己的飞刀乃是天下绝顶奇术,无往不利,飞刀既出便夺命,无人能幸免。
这徐智艺却如此轻松自如挡住,难道南王府的高手真如此厉害?
“你是何人?”禇小月哼道:“有胆子刺杀,没胆子露出脸?”
網遊之文藝法師
“好剑法。”灰衣男子朗声道:“告辞。”
他一跃而起,化为苍鹰朝远处飞去,眨眼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
“咦,徐姐姐,不追?”
“算了。”徐智艺的脸色变得难看。
“真算啦?”
“等等看吧。”徐智艺转身朝南看一眼。
“嘻嘻,就知道徐姐姐你不可能放过他!”禇小月顿时兴奋的拍巴掌。
下一刻,袁紫烟出现在徐智艺身边。
“徐姐姐,”袁紫烟一袭绿衫,清新而轻盈:“可是碰上麻烦了?”
“老爷如何了?”徐智艺问。
袁紫烟微笑:“老爷心情甚好,大有收获,正在别院里闭关呢。”
徐智艺松一口气。
她刚才呼唤李澄空,脑海里却没见到李澄空,顿时心慌意乱,顾不得那个刺客,马上把袁紫烟招呼过来。
袁紫烟对禇素心与禇小月抱拳,笑盈盈打过招呼,听禇小月说刚才的事。
“胆子不小,知道你们是南王府的人,还敢刺杀?”袁紫烟明眸闪过寒芒。
“可能觉得南王府未必那么强吧。”徐智艺道:“……老爷真不要紧?”
比起那刺客,她还是不放心李澄空。
袁紫烟道:“没关系的,老爷正在紧要关头,无暇分心,过两天就好了。”
徐智艺慢慢点头。
她其实还是不放心,尽管袁紫烟说李澄空无暇分心,可这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
嫁給顧先生 永不換名
“我找到了一处上古遗迹,老爷看了大有收获。”袁紫烟看她如此,知道不好好解释清楚,她恐怕睡不安稳。
徐智艺露出笑容。
袁紫烟道:“竟敢对南王府的人动手,倒要看看是什么来历,徐姐姐,我们去追吧。”
徐智艺道:“现在应该还有戒心,待他放松下来再看。”
“也对。”袁紫烟颔首:“那我先回去啦,替老爷守关,明天再过来。”
她很想弄清楚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小瞧南王府,是不是大有来历。
第二天清晨,她再次出现,与徐智艺她们三个一起找到了城里一座小院,找到了一个相貌平平的青年。
徐智艺笃定此人就是刺杀者。
可他看起来普普通通,修为只是一个先天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