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y9s都市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第六十一章:以我爲榮(本卷終)-xx9t8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没有爸爸的……”
“野孩子!”
“不要跟他玩……”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那种让人生气的家伙。他们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张寒,就是那个被欺负的孩子。
他从小长的白净,面目清秀。很多小女孩,都愿意跟他一块玩,愿意把自己的玩具和零食,分给他。
这很自然的,就得罪了一群霸道的小男孩。
这些小男孩没少在私底下找张寒的麻烦。
小的时候,张寒跟很多小男孩一样,喜欢用自己的拳头,来捍卫尊严。
以至于常常鼻青脸肿,蓬头垢面……
回到家的时候,他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在他的心里,母亲就好像白莲花一样,不应该被这些繁琐的事情沾染。
好在那些小孩也有骨气,哪怕是打架输了,也不会告家长。
回国的那几年,张寒的日子相对好一些。他们老家只是一个小县城,父母在外打工的不在少数,基本上都是跟老人成长起来的。
有的是跟着爷爷奶奶,有的是跟着姥姥姥爷。
张寒在老家,反而没有受过孤立。
等重新到东京来读书,他就到松方少棒参加训练了。
除了学习和练习棒球,空闲的时间几乎没有。
再加上他也学聪明了,绝对不会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张寒很少再被人歧视了。
虽然他现在的生活好了很多,周围也多了一群跟他关系很好的朋友和同学。
判官的腹黑花嫁
但这并不意味着,童年里的记忆,已经被他彻底的忘记了。
有很多时候,那种痛苦和绝望的情绪,依然萦绕在他的心头,久久地挥之不去。
父亲!
跟自己的妹妹不一样,张寒对那个男人是有记忆的,尽管记忆已经很模糊。
一个稚嫩的面孔,毫无担当……
后来结合自己的记忆,哪怕蓝女士从来不从谈及,张寒大概也能猜得出来。
张先生应该是一位留学生,邂逅了正在打工的蓝女士,然后惊为天人。
一个留学的富二代,一个在异国他乡的打工妹……
不管两人外表看起来多么的登对,他们之间注定不会有美好的结局。
跟大多数的跨国恋情一样,留学生回国了ꓹ 两人自然而然也就分开了。
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就连qq什么的都没有普及ꓹ 最起码还没有普及到东京。
分道扬镳的两个人,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联系……
用蓝女士的话来说,这一切跟他们生物学上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关系。当初做主把他们生下来的是她ꓹ 负责养育他们的也是她。
“你们是上天,赐给我的一对珍宝。”
这话说的多好ꓹ 把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摘得一干二净。
但蓝女士不知道ꓹ 张寒很小的时候就有了记忆ꓹ 所以他非常清楚,那个男人是知道他们兄妹两人存在的。
一家人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
这个时间不是很长,但也帮蓝女士度过了最危难的时候。
不然她一个女孩子,同时照顾两个襁褓中的婴儿,哪里可能去工作,哪里又可能有生活来源?
只不过后来,家里的男人突然间就消失了。
蓝女士脸上ꓹ 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按照张寒后来的分析,两人一开始分开的时候ꓹ 大概还商量的重新聚在一起。
只不过等了很长时间ꓹ 男人杳无音讯。
蓝女士在等了大概半年以后ꓹ 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搬家。
尽管外表看起来柔弱ꓹ 但蓝女士内心是一个极度倔强骄傲的人。
别人抛弃她,她也不稀罕别人……
妃子革命 月下笙簫
原本张寒以为ꓹ 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当蓝女士选择搬家的时候ꓹ 他们跟自己生物学上的父亲ꓹ 注定一辈子很难见到。
人海茫茫,即便是刻意寻找某个人ꓹ 在没有更多详细信息的情况下,也是很难找到的。
凈靈 長夜孤燈
更不用说,双方彼此回避了。
尽管张寒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彼此回避,为什么彼此不愿意再见面?
但是当两个骄傲的人,都已经下定了决心,这件事也就板上钉钉了。
只是没想到,蓝女士回了老家之后还能碰到,两人还能走在一起。
张寒自己都感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在电话里面,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足足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举双手赞成。如果是他,我也不反对,不过我想要知道,是为什么?”
张寒的语气很冷静。
但正因为他太冷静了,电话对面的蓝女士才显得踹踹不安。
“不要那么说嘛,再怎么说他也是你们生物学生的父亲。”
面对自己聪明的儿子,蓝女士连反驳欺骗的念头都没有了。
“不过你是怎么猜出来,是他的?”
听到蓝女士的问题,张寒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种事情哪里还用猜,铁树莫名其妙的开了花,难道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为什么?”
张寒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追问。
电话另一头的蓝女士,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显得气急败坏。
“还不是你妹妹,非要参加什么节目,现在可倒好,留到了最后,据说马上就要成团出道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张寒感觉措手不及。
虽然他对家乡的选秀节目,并不十分的感冒。但大体的环节,还是很清楚的。
能够参加选秀的本来就是被选拔出来的,要么才艺出众,要么容貌惊人,要么气质绝佳。
自己的妹妹能够通过预选,张寒一点儿都不意外,那个丫头遗传了自己母亲的长相,参加选秀顺利晋级应该问题不大。
但是想要一路晋级下去,成为备受瞩目的存在,成团出道。
这就不是单靠脸蛋,就能解决的了。
这需要才艺,气质,人设,观众缘,以及最为重要的背景……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分析,蓝雨都是绝对不符合的,她却没有可能留到最后成团出道。
“究竟怎么一回事?”
“人家都说那丫头快人快语,怼人是一把好手,跟她叫蓝小刀。虽然中间淘汰了一次,但是又被网友选了回来。总而言之一共九个人,她刚好就是第九名。这死丫头的运气也太好了!”
蓝禾的语气,虽然是在斥责。
但也不能听出来,她对于自家姑娘能够有人喜欢,还是很高兴的。
尽管蓝女士自己,对于进娱乐圈一点想法都没有。
但她却非常渴望自己的一双儿女,能够成为家喻户晓的超级明星。原本她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寒身上,毕竟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作为哥哥的张寒明显更胜一筹。
在东京,就有不少的经纪人主动找到蓝女士,希望可以跟张寒签约。
并且拍着胸脯跟蓝女士保证,只要让张寒签约在他们名下,他们一定会把公司的资源倾注在张寒身上,培养出一个超级巨星。
相比之下,蓝雨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最起码在东京的时候,没有人主动想要找自己的女儿签约。
只不过张寒对于成为娱乐明星,实在是没有任何兴趣。即便是蓝女士,也没有办法强求。
没想到她最后竟然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愿望。
运气好?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张寒的眼睛就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承认自己的妹妹的确有几分长相,但要说单纯靠着这长相,就能在一个选秀节目里留到最后。
那未免也太扯了……
这里面要是没有人力捧,那才活见鬼了呢。
“有人找小雨签约吗?”
张寒问道。
如果妹妹现在已经签约了公司,他恐怕就要打听一下这个公司靠不靠谱了。
张寒突然感觉无力。
现在的他终究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本身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能量。即便是妹妹已经跳进了陷阱里,这个时候他也帮不上太多的忙。
只要再等十年,十年以后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还没有签约呀!现在找我们的公司不少,我和你舅妈正在权衡呢。”
还没有签约?
张寒的脑海中,就好像突然炸了一颗雷。
怎么可能还没有签约?
没有签约的话,谁会花那么大的力气,在自己的妹妹身上?
“张先生是干什么的?”
电光火石之间,张寒的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很多的东西。
蓝女士说,对方是因为自己的妹妹才找上门的。
刨除看到蓝雨能挣钱,所以想认闺女以外……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这位妹妹都没有什么印象的张先生,身份恐怕不一般。
十六年前,能够自费到东京来留学的人,怎么也不会是一般人!
张寒一直排斥这个想法。
他心里非常清楚,一旦这个想法成立,那么很多的东西,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连他的未来,都有可能受到牵绊和影响。
可是除了这个可能以外,他也实在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好像是做房地产的吧,还有几个电影院,我也不是太清楚。”
蓝女士无所谓的说道。
做房地产还有电影院,张寒默默的点头。
“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张世鹏,他父亲是张河……”
张世鹏,鹏飞娱乐总裁,身家十亿以上。
张河,一省首富。
“还真是了不得的身家背景。”
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张寒无语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这么欣赏满天的星星。
他很想问一下自己的母亲,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打算怎么来安排自己的母亲?又打算怎么来面对自己和妹妹?
其实聪明的张寒,心里非常清楚的答案,只不过他不愿意去承认。
跟自己的母亲已经见面了,而且已经恢复了交往。虽然不清楚是不是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关系,但是从妹妹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来。
當愛情遇見傷心
两个人应该是有往那方面发展的迹象。
在这种情况下,对方竟然没有来见自己,甚至都没有打一通电话。
这是并不打算接纳自己和妹妹,或者说人家整个家族不打算接纳……
至于他和母亲的关系……
“已婚,有一女。”
张寒看着手机上显示出来的内容,苦笑一声。
如果有一个写网络小说的,把自己的男主人公设计成张世鹏,估计很多男同胞都会有非常强的代入感。
可自己不是张世鹏,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这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张寒也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看轻自己。
暗黑破壞神之無極限
只不过让他难受的是,妹妹已经在对方的安排下走上了明星的道路。
有他保驾护航,妹妹在娱乐圈里应该遇不到一些糟心事。
即便是心里不爽,张寒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
就算他有办法,他也不可能去做。
母亲的态度,更是让张寒心里发冷。
“他已经结婚了,我不知道您现在跟他的关系怎么样?但我依然认为,以后还是少见面的好。”
张寒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电话的另一端,久久的没有回声。
一直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才传来蓝女士的声音。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和小雨丢人的。”
张寒心里一酸,眼眶情不自禁的就湿润了。
为了一个男人,等了足足十六年,独自一个人抚养一双儿女,最后竟然是这样的消息,这样得结果。
蓝女士心里,又怎么可能好受的了?
“如果他想要让你认祖归宗……”
我和漂亮女法官:官場風雨飄 四公子
“他是我生物学生的父亲,如果需要让我履行抚养义务,我会履行的。如果想要给我什么遗产,那就不必了,我会活得很好,不,我们会活得很好!”
我们会活的很好!
电话另一端的蓝女士,传来了呜咽声。
她其实很想问一下,张寒会不会恨她?
因为她的关系,张寒和小雨没有享受到应有的荣华富贵。
但现在,张寒给了答案。
这个孩子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懂事得让人心疼。
“还记得我小时候跟您说过的吗?”
嬌女毒妃
逃婚有禮:王妃帶球跑
“我会让您以我为荣的!”
张寒语气坚定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