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gu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六百三十三章 驅魔熱推-oyvwh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嗷呜——伏在地上的安菲娅口中一声嘶吼,不似人声,惊得周围的人们齐齐一愣,仿佛眼前不是俏丽的妹子,而事化身凶残的猛兽。
随后,更加令人惊骇的情形出现了,只见安菲娅猛的从地上蹿起来,砰砰几声响,衣服裤子全都撕裂开来,身上的肌肉迅速隆起,皮肤表面,还钻出黑色的毛发。
她那张原本精致的面孔,也变得狰狞扭曲,也有丝丝黑色的细毛钻出来。
愛妃,朕要侍寢
“唉呀妈呀,变成妖精涅!”包大明白一声惨叫,站起来就跑,顿时引发骚乱,不少人都跟着奔跑,还有的被凳子绊倒,摔在地上。这种情况很危险,容易被后边的人给践踏。
“都别动!”田小胖的吆喝声在人们耳边炸响,震得耳朵直嗡嗡。效果真不错,所有人都愣在原地,仿佛遭受当头棒喝。
嗷!安菲娅嘴里又是一声咆哮,整个人就像一只大母熊似的,向田小胖猛扑上去,瞧那意思,恨不得撕了这个小胖子。
“俺就踹你一脚,至于嘛,你这娘们太记仇。”田小胖嘴里嘟囔着,身子却无比灵活,在对方扑过来的瞬间,闪到一边,然后又飞起一脚,重重踹在安菲娅的屁股上。
就在刚刚,他觉察到安菲娅的状况有点不大对劲。或许是那首狗熊之歌,激发了她体内狂暴的力量ꓹ 再加上跟熊大它们舞舞喳喳的,这个力量更加躁动不安。
这时候的安菲娅ꓹ 就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形势十分危急。或者是她自身承受不住这种暴虐的力量,被炸成渣渣;或者是她化身熊人ꓹ 把别人都变成渣渣。
至于驾驭这股力量,光靠着她自身ꓹ 那是别想了。
所以,田小胖才不得不出手ꓹ 先踹一脚ꓹ 把她体内凶暴的力量释放出来,免得伤及自身,然后,再想法子降服她,免得伤害别人。
这其中的缘由,别人看不懂,但是像大晃和白菁菁他们ꓹ 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就连大盗贼三人组ꓹ 隐约也能感受到一些。
田小胖这一脚ꓹ 可一点没收着ꓹ 把安菲娅再次踹得高高飞起ꓹ 直接飞落到后面那三百多娃子面前。
安菲娅现在已经意识模糊,整个人都充斥着残暴之气ꓹ 眼睛都一片赤红ꓹ 只剩下杀戮。面对眼前这些小娃子ꓹ 哪里还会客气,怪叫一声ꓹ 就扑奔上去。
她的手掌变得跟熊掌也差不多了,前端的指甲一寸多长,就跟钢钩似的,被她的爪子挠一下,肯定没好。
“不要伤害孩子。”白菁菁就在娃子们最前面站着呢,只见她口中轻叱一声,无形的声波,宛如波浪一般,看似柔弱,却能荡涤一切阻碍。
夢落兩河岸
凶猛如熊的安菲娅,就这样噔噔噔倒退回去,她的身体,似乎根本就不受自己掌控。
那些看热闹的都瞧傻了:这两个人刚才对峙的时候,白菁菁看着弱不禁风,而安菲娅则无比狂暴,怎么一句话就被吓退了呢?
“小虎啊,你这媳妇儿,你这媳妇儿——”郑伟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还是红旗哥有水平:“梁小虎的媳妇,那当然是母老虎。小虎啊,你以后一定要乖,千万别惹媳妇儿生气。”
这哥俩真是好朋友,这当口还拿好朋友开涮呢。因为他们也瞧出来了,安菲娅瞧着挺凶,但是在这儿根本就掀不起来啥风浪。
事实情况也差不多,安菲娅退出去十多米远,这才稳住身形。凭借本能,她也感知到刚才那两个人,她好像惹不起,望望下面密密麻麻的观众,好像可以欺负欺负,于是又咆哮一声,向着最前面那一排坐着的几位老爷子冲去。
“不可无礼。”大晃就在这边坐着呢,站起身来,迎着安菲娅走了几步,然后探出手去,竟然要摸她的头顶。
安菲娅当然不干,双手朝着大晃抓去,可是又软绵绵地垂下,仿佛浑身的力量都在这一瞬消失。
啪的一声轻响,大晃的手掌,还是摁在她的头顶。安菲娅身上狂暴的气息,犹如潮水一般退去,身上隆起的肌肉和钻出来的长毛,也瞬间消失不见。
沒有老婆的日子 貍花貓
啪啪啪,大晃怀里的小白狐,也伸着小爪子,在安菲娅的头顶拍了几下,惹来对面小娃子们一阵低笑。
一眨眼的工夫,安菲娅就又变回原来的模样,就是现在的样子有点狼狈,身上的衣服都被撑爆了,有些不雅。
寒門寵後
她的一双眼睛也恢复了清明,茫然地四下望望,搞不懂刚才发生了什么。
田小胖要了一件黄大衣,给她先穿上,嘴里还嘟囔着:“行了行,你也赶紧回去卸卸妆。这天怪冷滴,别冻感冒喽。”
安菲娅点点头,有点记起来刚才的一些事情,她好像突然发狂,还凶巴巴地要去杀人,怎么会这样?
“行了,你先回去歇歇吧。”田小胖叫人把安菲娅先送回住处。可是,刚刚亲眼看到这妞差点变身母熊,谁敢当这个护花使者啊。
反倒是熊大它们几个凑上来,哼哼唧唧的,围着安菲娅打转,估计是把她当成同类了。
最后还是小白哥出手,把安菲娅给领走了。田小胖暂时也没啥好招,大晃刚才的做法,也只能暂时压制,属于权宜之计。
操场上紧张的气氛终于缓解下来,大伙还凑在一起,谈论着刚才那一幕,对普通人来说,这个实在是有点太过惊悚。
“噢,包天乐先生,想不到,你还是一位驱魔师,刚才,简直太厉害啦!”肖恩现在对大晃佩服得五体投地。所谓的驱魔师,在国外比较认这个。
因为一直进行直播呢,田小胖也担心造成不好的影响,于是乐呵呵地凑上去:“啥驱魔师啊,刚才是俺们表演的一个化妆节目,没看俺都叫安菲娅回去卸妆了吗。怎么样,大家瞧着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你这糊弄鬼呢?还是俺们眼睛都瞎啊?下边的人都暗暗鄙视,就没见过这么睁眼睛说瞎话的,这都快赶上拍西游记了,你还在这编呢?
“咋滴,你们还不信啊?”田小胖抓抓后脑勺:“俺们黑瞎子屯,去年在这拍电影,剩了不少道具,要不,叫俺家小囡囡和小光光,给你们扮个小野人瞧瞧?”
可是这话明显没有说服力,下边根本就没人响应,只有小囡囡兴致勃勃的,还真张罗着回家取道具去。
肖恩最实诚:“田,我知道,你们华夏人处事很低调,你们不想暴露驱魔师的身份,可是,我们刚才都看得很清楚,我们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又来一个死心眼啊——田小胖索性把肖恩拽过来:“那俺也给你驱驱魔,你的灵魂深处,盘踞着一个恶魔。”
“恶魔?你说我身体里面隐藏着恶魔,田,你太幽默了,我的身体里,只能容纳音乐的天使!”肖恩很是夸张地耸着肩膀。
田小胖也不跟他磨叽:“大家都瞧好喽,俺下面就给肖恩先生驱魔——天灵灵,地灵灵,恶魔恶魔快显形——”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绕着肖恩来回转圈。
下边看热闹的都嘻嘻哈哈,都以为小胖子是开玩笑呢,你这驱魔好玩,中西结合的。
猛听得啪啪两声响,田小胖的巴掌拍在肖恩的头顶。肖恩正挤眉弄眼,跟观众取乐呢,一不留神,被拍个正着。
嚯——下面的观众大哗,不少人都伸出手指,满脸震惊地指向肖恩。
肖恩也有点蒙了,伸手在头顶摸摸,然后惊得一哆嗦:“镜子,谁那里有镜子!”
有人从教室里找出来一面镜子,肖恩急火火地照了一下,只见他的头顶,赫然生出两根黑漆漆的弯角。
差点把肖恩吓得直接坐地上:“恶魔之角,我竟然长出了恶魔之角,难道我的身体里面,真的潜藏着一只恶魔?”
这时候要是给配上大话西游里面,至尊宝拿着照妖镜往里看的那段音乐,估计正好合适。
“来,再给你来个道具。”田小胖从学校的花坛里面,找了一把翻土的叉子,塞进肖恩手里,可惜是四个齿儿的。
肖恩这回是真害怕了:“田,求求你,快点把我体内的恶魔驱除,噢,天呐,我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也有恶魔惦记!”
青草芳菲
“俺驱魔是要收费滴。”这回田小胖还端上了,抱着膀子,笑呵呵地瞧着肖恩。
“小胖啊,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滴——”包大明白凑上来,伸手握住肖恩头上的一只角,使劲一薅,就给拔了下来,然后顺手安到自个额头上边:“俺还是金角大王涅!”
下面的观众先是一愣,然后哄堂大笑,不少人都连忙拍照,给肖恩和大明白这两位来个合影,嗯,造型挺别致滴。
肖恩把自己头上另外一只角也拽下来,还真是道具,于是又眉开眼笑起来:“田,你不会还是一位魔术师吧?”
魔术师就魔术师吧,总比驱魔师强。田小胖觉得,刚才安菲娅那段,应该能遮掩下去,反正他就咬死了不承认,就当成表演节目,翻篇翻篇。
于是挥挥手:“下边呢,咱们这个新年音乐会继续进行,有请主持人——”
唐圆圆他们两位主持人重新登场,先介绍了一下肖恩的经历,然后请他登台演奏。
“献丑了献丑了——”肖恩这货看来最近没少研究华夏文化,还朝着观众抱拳拱手,不过,你那两只手的位置都反了知道不?
要知道,男子的拱手礼,应该是右手在内,左手在外;女性则正好相反。看古装电视剧的时候,有侠女拱手,就不少弄错的。像肖恩这种外行,直接给弄反了,那要是遇上脾气不好的,没准得挨削。
因为拱手礼,是从古代戴枷锁的奴隶的姿势演化过来的,弄反的话,就不是尊敬对方,而是侮辱人家了。
村民也都不以为意,嘻嘻哈哈地拍着巴掌。倒是游客之中,有些人喜欢西洋音乐的,知道肖恩的名气,万万想不到,一个村级音乐会,竟然请到这种国际上知名的演奏家,还真来着了。
活动一阵手指,做好准备,肖恩便坐到一架钢琴前面。刚才还十分跳脱的这么一个人,现在则变得沉静似水。
不错不错,有点大家风范。田小胖也点点头,他的层次比较高,能够感觉出来,肖恩已经走在从“匠”到“家”的路上。如果能迈过这道坎,那么就会跻身音乐家的行列。
不过这一步,也是最难的,绝大部分人,都被挡在外面,无法迈出这关键的一步。
只见肖恩并没有马上动手,他沉思了一阵,这才轻轻落下手指,音符便跳跃而出。
嗯?好像还是刚才的黑熊之歌啊——观众都是一愣,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是搞音乐的,但是刚才那个黑熊之歌曲调简单,大伙的印象深刻,所以还是能够听出来的。
台下的外行们也能感觉到,肖恩弹奏的很动听,很吸引人。大伙虽然听不出好赖,但是能感觉到,听着很舒服。
即便如此,却总觉得跟刚才田小胖领着娃子们演奏那会儿相比,差了点什么似的。
至于差哪呢,他们这些外行当然说不清楚。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刚才,绝大部分听众都跟着手舞足蹈的得瑟,现在大伙却没有这种冲动。
肖恩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也选择这个曲子,就是因为刚才在田小胖的引领下,他也心有所感。
不过想要表达出来,那就难喽,这也是最近一年来,一直困扰他的问题,就好像遇到了瓶颈,卡在那里。
可是肖恩知道,此刻不能放弃,趁着刚才那一丝感觉,这是一次突破的良机,如果不能抓住的话,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所以,简短的黑熊之歌,他已经反复弹奏了好几遍,大冬天的,肖恩脑瓜都开始冒汗,而下面的听众,都有些不耐,不少人都开始扎堆唠嗑。
就在这时候,又一阵钢琴声响起,是白菁菁,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坐到一架钢琴前面,纤纤玉指落到琴键上,弹奏的,也是刚才的黑熊之歌。
肖恩不由得精神一振,他闭上眼睛,继续弹奏,只不过落后白菁菁半拍。
此时此刻,就好像白菁菁的乐声,在引领着肖恩,每个音符,都是一小步,一步步地,冲破迷雾,走向成功的彼岸。
還珠之父子禁戀
台下唠嗑的声音不知不觉消失了,还有熊大它们几个大笨熊,也扭着大屁股,又开始伴舞。虽然,钢琴版的狗熊之歌,没有吸引人们随着起舞,但是,起码把狗熊给吸引过来了。
白菁菁的琴声悄然而入,又不知道何时悄然而出,只剩下肖恩在那里一个人弹奏着,他始终闭着眼睛,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等到一曲终了,肖恩并没有躬身致谢,而是直接走到白菁菁身前,单膝点地,嘴里用英语说着什么,神情很是激动的样子。
台下的郑伟使劲一拍梁小虎得肩膀:“坏啦,小虎啊,你媳妇儿太优秀,把这个老外给迷住了。我看国外的电影,好像求婚都是这个姿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