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t8a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道紀笔趣-第819章 雲氣蒸騰,龍行其中推薦-pmhcb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轰隆!
群山之间骤起惊雷,惊飞万兽,骇死诸禽。
浩荡气流呼啸来去,掀起肆孽天地的灰尘巨龙,群山为之摇晃,无数草木尽皆俯首。
群山各处隐匿的斩妖堂高手皆被惊动,看着眼前沸腾的虚空,一时都为之色变。
“封镇气息,不能让其外泄!”
一众人惊慌之时,一道苍老之音自极远处传荡而来,大袖飘飘的林侗踩踏荒山之巅。
我的女兒是魔王
张口吐出一道垂流三千里的浩然之光,横压滚滚灰尘之中散逸而出的不寻常波动。
“林长老!”
斩妖堂诸多高手纷纷响应,一道道神通呼啸来去,封镇那纵横四散的灰尘气浪。
“怎的这便动手了?”
林侗没有再度出手,看着震动的群山,不由的暗暗皱眉。
眼前这一幕背后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只是,这一幕发生的未免太早了些。
呼呼~
群山之中神通光华四散,许久方才停歇。
这时,已有不计其数的山峰倒塌了,数之不尽的鸟兽惊惶哀鸣,恐慌气息还在蔓延。
林侗大袖一扫,踏步来到群山正中。
只见斩妖堂所在之山峰并未有什么异样,四周群山却成了一片废墟。
弥天的灰尘之中,一袭白衣缓缓走出,其身后,地宫所在之处已化成齑粉。
“直至此时我才明白,我所厌憎者非是天刃……”
阮惊飞凝望穹天,喃喃自语:
“而是整个世界……”
“阮兄…..”
林侗目露担忧,欲言又止。
俗世传言,他乃是斩妖堂的真正主宰者,实则,面前这白衣道人才是真正的斩妖堂主宰。
非是自己传他儒门之法,而是他传自己。
“不必劝我,不过是多年仇怨一时清,心有所感罢了。”
阮惊飞回过神来,面上那一抹怅然已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近乎冷酷的漠然:“他,只是个开始。”
林侗心中叹息,面上却也只能点点头。
他无从理解阮惊飞所经历的一切,自然也就无从劝起,转而开口道:“此去的确见到了那位元大人,只是ꓹ 那位元大人未必会与我等同心。”
林侗心中有着隐忧。
这些年中,即便阮惊飞布局再多他都没有多言其他ꓹ 但那元方不一样。
一头真正经历凤皇伐天之战,且真正屠杀过群神的盖世大妖,绝非天刃这般苟延残喘之辈可比的。
“多虑了。”
阮惊飞却并不在意ꓹ 似有极大的把握:“古妖不同于今妖,他与诸邪神仇深似海ꓹ 纵与我等不同心,也不会是敌人。”
“希望如此吧。”林侗点点头ꓹ 又问道:“怎么突然动手?寻觅伐天战中陨落诸神尚且要取他的神血…….”
凤皇伐天战中ꓹ 陨落群神不计其数。
但隐世之神岂是可以轻易寻觅到的,想要寻到其他神,就必须依仗于这天刃的神血。
天刃或许在诸神之中算不得什么,但如他这般能保留完整神躯的没有几个。
“非我要提前动手,而是突生变故,天刃的神躯被他人所斩,甚至元神都被割裂过半……”
说起此事ꓹ 阮惊飞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眸光深处光芒不定:“自绝天通后ꓹ 红尘传承近乎断绝ꓹ 能杀天刃者ꓹ 会是什么人?”
陨落重生之神?
出世的大妖?
还是……
“可要遣人前去探查?”
林侗询问。
阮惊飞眸光闪了闪ꓹ 还是摇头:“暂且不必派人了……”
当年的他太过弱小,凤皇伐天之战并未真正参与其中ꓹ 但也知晓那一战是何等之残酷。
天地之间的大高手ꓹ 近乎死绝。
而其中有多少留有后手会在此世复苏也未可知ꓹ 轻易前去探查,反而不好。
“长老ꓹ 堂主!”
道道破空声中,斩妖堂的诸多高手纷纷来到此处,躬身施礼。
“起来吧。”
阮惊飞不言,林侗代为摆手,让一众人起来,吩咐道:“之前地动,此处损毁不小,尔等暂且前去修葺一二,不可走了地脉。”
“是!”
有人躬身,退下。
“飞白,你掌握启汤七国情报网络。”
阮惊飞却是唤住了一人,开口道:“启汤国将有战启,不知此时到了哪一步?”
“嗯?”
被唤做飞白的青年人微微一愣,忙躬身道:“南华之外的诸道都有着关于镇海王乔摩柯的传言,疑似他在造势。
而朝廷也有不小动作,启汤国君派遣七十二路使者前去诸道,疑似要接手诸道军权。
两方大战,或许会在明年开启,乔摩柯虽无权势,但其在军中威望颇高,胜算或许更大一些……”
青年娓娓道来,将自己掌握的诸多情报上报,其中也带有自己的猜测。
“继续监察,不止启汤七国,东胜百国之中的情报搜集也要加快速度,总有些后患也无所谓。”
阮惊飞摆摆手,让其退下。
一众人来得快去的也快,满腹疑惑却也只能压在心头,他们可不信单纯的地动可以引动如此大的波动来。
但阮惊飞不言,他们也不敢强问,只能一一退下。
“但凡人间起战事,其中必有‘天意’在其中,看来,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众人退去,林侗却是叹了口气:“我那师兄奔波各处,辛苦,却也未见得就有什么用处。”
斩妖堂虽是松散组织,但正因此方才人多势众,其中甚至有着其他的势力,宗门的高手加入。
所谓情报铺彻也非是自己培养,而是以各种好处换取,如此,斩妖堂的势力扩张才远远超过炼法堂。
而他作为大长老,掌握的情报自然极多。
近些年,不止是启汤国,东胜诸国之中都似有战火燃起之势,或起于外,或起于内。
这,当然不是单纯的巧合可以解释。
当然,也时刻能注意到自家那位师兄这些年的奔波来去。
“我等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揪出人世之中的‘邪神’,至于凡人之间的战争,或许管不得那许多了……”
阮惊飞瞥了一眼林侗,对他心思洞若观火:
今妃昔比:罷免冷情王
“至于曾叁,他是正统儒生,不可将他牵入我等之中来…….”
他的时间不多,行事自然就急躁。
斩妖堂这些年犯下的杀孽深重,所杀之妖中未必就没有良善之辈,一时或许没有什么,但未来或许就有着反噬。
他虽已不敢以儒生自居,但却也不愿将当今儒门硕果仅存的大儒也牵扯进来了。
林侗没有说什么,只是心中有着一抹艳羡。
当年儒门继任大会,他被阮惊飞带走,直至今日,却再也没有机会走正统儒生之路了。
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难免有着艳羡。
“神血虽不再有,当这些年的积攒也暂时足够,寻找邪神之事,就交给林兄了。”
阮惊飞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神情平静:
“一旦寻到,或通知我,或联系元方……”
“嗯。”
林侗点点头,没有多做逗留,转身消失在未散的烟尘之中。
呼~
一众人聚了又散,转瞬又只剩阮惊飞一人。
他沿着废墟一步步走向山巅,横卧石上,俯瞰云海翻滚,人兽如蚁,心中喟叹:
“夫子,您言此世当有圣人出,可他,在何处?”
……
古城名‘宁’,龙宁城。
其虽非龙城道核心之城,算不得繁华,却也别有一分清幽。
一战击杀天刃,安奇生并未直接离去,而是在这小城短暂逗留了下来,甚至还买了一间小院。
让兔八,菜小白好生不理解。
安奇生自也没有解释的心思,在此处小城住下,开始深研皇天界的诸道修行。
皇天界传承悠久,远胜人间道,乃至于元阳界,只是,因伐天之战后,帝绝天通,人世间不见古之传承,更无进展,是以反而显得不如人间道高绝。
但究其内核,却还是远远超过人间道。
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地仙道,亦或者皇天界的传承,从未断绝过!
玄星,久浮界,人间道,元阳界,他们或有强弱,但无论强弱,他们终归有着丢失。
传承曾有断绝,至少,会有部分传承断绝,难为后人所知。
但皇天界不会。
就是因为灵气!
自有灵机起,自古而今,一切生灵的领悟与总结,尽在这灵机灵韵之中。
纵传承不落文字,不传承后人,但凡有悟性高绝之辈,都可以从灵机之中领悟到断绝的传承!
正因如此,一缕宣泄入下界的灵机,方才能彻底颠覆人间道的传承,取而代之,扭曲整个人间界的天意!
因为那不仅仅是一缕灵机,其中的道与法,堪称无边无际!
“真是,好大的饵食啊……”
古城,城南小院,安奇生斜躺在摇椅之上,某一刻,他合上发黄的古籍,喟叹一声。
灵气有毒,但其外却又着无尽的蜜糖包裹。
生于此界,莫说不知这灵气有毒,即便是知晓,又如何能抵抗住这般巨大的诱惑?
面对蕴含古今一切天骄人杰,万族万灵的智慧,神通,奥妙,越是材资高绝者,方才越不能自拔。
因为他们所得更多。
此时,安奇生越发明白为何乔摩柯,古长丰这般强人都无法摆脱灵机之毒了。
因为这一缕灵机之重,足以压塌万古穹天!
一人之惊才绝艳,何能压过古今亿万万年以来所有才情绝世者?
甚至于,自接触灵机,他们本身的道与法,也会被灵机所继承!
傲世皇庭 帝絕心
直至最后,他们要面对的,是自己加上古今一切豪雄,这,如何能有胜算?
“什么饵食?”
坐于老树之下,满脸认真与菜小白弈棋的兔八闻言,不由的回过头来。
“哈!八哥,你输了啊!”
菜小白‘啪’得一声落子,绝杀了兔八的大龙,满脸得色:“一子天元定乾坤,八哥,你的棋我学会了耶!”
菜小白满脸喜悦。
这些日子以来,安奇生传授他们识文断字,道藏佛经,让这两只小妖苦不堪言,唯一的乐子,就是这围棋了。
“你,你怎么能下天元呢?!”
獨寵專屬保鏢妻 景小樓
兔八顿时变了脸色,嚷嚷着重新下,这一次,他第一子就落在天元。
“哈哈。一子天元,不是棋圣就是臭棋篓子,八哥你连我也下不赢,还敢下天元吗?”
星際冥王 獨愛金秋
小白菜妖摩拳擦掌,感受到了智慧上的碾压。
气的兔八脸面通红,只觉自从把这小白菜从地里拔出来,他就越来越不敬仰自己了。
两只小妖吵闹了好一会,才随着棋局的焦灼而沉默下来。
安奇生心下摇头。
兔八当然不是面上这么大大咧咧,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很努力,这一点,从他搬家不带萝卜而带书籍就可以看出来。
只是,他的悟性远远不如那头小白菜妖。
大妖之气滋养而生,本身有着不俗气运,甚至真有大妖之资的菜小白,虽然还小,却已展现出碾压性的优势了。
滴答~
又一滴汗水落在棋盘上,兔八惊醒。
刀尖上的大唐
突然恼羞成怒的一推棋盘,顺带将菜小白也推了个屁股蹲:“不玩了,不玩了!什么围棋,一点都不好玩!”
“八哥你赖皮!”
菜小白‘哎呦’叫着,也有些生气了。
“有人来了,去开门吧。”
这时,安奇生方才开口,看了一眼菜小白。
“哦。”
这小白菜妖敬安奇生如神,闻言恭恭敬敬的拜了拜,才转身走向大门。
虽是小院也有前后院之分。
小白菜刚走到前院,就听到了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的,是一道颇为慌张得呼喊声:
“道长,快开门,快开门啊!”
“吵死人了!”
菜小白不满的嘟囔一声,随手拉开了门。
一个俊美中年人顿时冲了进来,先是一个踉跄,又高声道:“道长,道长。您说的对,您说得对啊!
我家娘子,我家娘子,真的难产了!”
“不要急。”
俊美男子满头大汗,正要闯进后院,安奇生已缓缓走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杨员外不要着急。”
“道长诶!”
杨猷一把拉住安奇生的袖袍‘蹬蹬蹬’的就往外跑:“人命关天,人命关天啊!”
安奇生也不反抗,任由他拉着袖袍出了院子。
却只眸光幽沉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宅子。
那宅子上空,有着云青色雾气汇聚成团,隐隐间,似有龙行其中,发出低沉却宏大的龙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