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4ld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有了錢,卻失去了煩惱看書-0zpy4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是六扇门的韩龙。”无情看着突然跃出来浑身充斥寒冰之力的人影,说道。
“怎么可能!”冷血一双眼睛瞪大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龙,说道:“他不是死了吗?”
“哇,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诈尸吧?”追命道。
韩龙可不管无情和冷血的惊讶,手持一把长剑,上来就对他们展开了攻击。
璀璨的剑光闪动,将墨非他们同时笼罩了进去。
“不管他是不是诈尸,先前他就死了一次,不妨让他再死一次。”无情道:“你们两个,对付韩龙,上面那人就交给我和墨非。”
“哈哈哈,我喜欢你们,很自信。”那披着红色斗篷的神秘人,大笑道。
另外一边,追命和冷血已经与死去的韩龙交上了手。
“不对劲啊,眼前这个根本不是人,怎么都打不死啊!”追命道。
他蕴含真气的一腿踢在韩龙身上,震得他浑身寒冰四溅,可是接下来韩龙照样生龙活虎的继续战斗。
鬼夫來臨
仿佛硬生生受了他追命一腿,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獨家boss令:萌妻乖乖嫁我
追命敢肯定,除了怪物,否则即使是金钟罩到了极高境地之人,也不可能做到受了他一脚,而丝毫无损。
“他好像根本就没有痛觉,只是一个受人操控的傀儡活死人!”冷血在和韩龙的战斗中,也发现了对方的不对劲,一剑砍断了对方的手臂,但是接下来对方手臂又重新长了出来。
这特么简直颠覆人类的认知啊!
“安世耿,摘下你的面具吧,难道你以为到了现在,还能隐瞒住什么吗?”无情盯着那身披血红色头蓬之人,说道。
“啪啪啪!”安世耿拍响了手掌,笑道:“不愧是诸葛正我那老东西调教出来的名捕无情,洞察力不错啊!”
招魂師 冷悠兒
他摘下了斗篷之下的面具,露出来的脸,果然是安世耿。
“可惜啊ꓹ 你们四个今天,都要死在这儿了。”
“是吗?可是我觉得今天死在这儿的人ꓹ 会是你!”无情冷笑了笑,说道:“你们安家,积累了富可敌国的财富ꓹ 几辈子都用不完,但却不知满足ꓹ 野心滋长,制造出了铜模案ꓹ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安世耿摇了摇头ꓹ 一脸唏嘘的说道:“像你们这种穷人,根本就不能理解,坐拥无数财富,失去了所有的烦恼的痛苦,整天无所事事,就只能吃喝玩乐,那种悲惨的境地ꓹ 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所以我不得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钱这种东西已经没什么挑战性了ꓹ 我想试试更具有挑战性的东西。”
“果然ꓹ 你们安家的根本目的ꓹ 在于——造反。”无情道:“还真是够异想天开的ꓹ 一介商贾罢了,竟然也想做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商贾怎么了?商贾就不能做成一番大事吗?吕不韦又怎么说?”安世耿说道:“是ꓹ 我只是一介商贾而已ꓹ 除了钱什么都没有ꓹ 但是你们对钱的力量,根本一无所知。有钱能使鬼推磨ꓹ 你知道我们安家为了喂饱朝堂上的那些官员,每年付出了多少银两吗?”
“那些朝堂上的官员,或许贪污受贿有一手,但是你想要他们跟着你造反,无异于痴人说梦。”无情道。
“对,你说得没错,那些人是没用,所以我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啊。”安世耿笑道:“每年我安家输送给官员利益是一个你们想都想象不到的庞大数字,但是我们在军队里面的投入,却至少是那些官员的两倍,没有上限,即便是禁卫军,也有大半是我安家的人,你说我安家等东风一来,何愁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呢?”
“原来如此,你们制造铜模案,就是在主动缔造这股东风。”无情眼神冰冷的看着安世耿。
作为一个生活在古代世界的人,无情也难免受到天地君亲师的儒家文化的影响,更有保家卫国的朴素爱国主义,在这种家天下时代,保护天下黎民百姓,大概就约等于保护皇帝。
所以无情自然讨厌安世耿这种野心家,为了一己私欲,掀起惊涛骇浪,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生灵涂炭。
当然,无情的忠君思想肯定是有限的,不然也不会因为知道了皇帝就是灭自己家门的罪魁祸首,几次差点就下手干掉了皇帝。
即使是古代,也没有几个人真的把天地君亲师当真,那是反人性的,正确的排列应该是天地亲君师才对,不过儒家是为了讨帝王喜欢的弄巧罢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韩龙不是已经死了,为何他还能复活回来,和我们战斗?”无情问道。
“这个问题,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安世耿诡秘的一笑,说道:“像你这样的美人儿,死后的尸体,也一定会很美丽的……”
说完话,他不想再跟无情废话,任无情套话了,立即出手,一掌寒冰,一掌烈焰,同时将两种真气运转的浑圆如意,朝着墨非和无情同时打了过来。
安世耿一身的功力非同小可,挥掌之后,熊熊烈焰和森冷的冰霜之气就蔓延开来,竟然不是普通真气攻击,而是化为了元素攻击。
“那边那个不死之身的傀儡,这边这个元素攻击,感觉牛顿的棺材板都被掀飞了。”墨非吐槽了一句。
主要是这个不科学也就罢了,甚至都不武侠了,反而有点魔幻。
覺悟者
当然,无情的读心术和念力,也显得很魔幻。
她看见安世耿攻击上来,面色一变,她见多识广,大约也能看得出来,安世耿这个富家子弟,武功其实远在她和追命、冷血之上,如果今天没有墨非陪着一起来,她们三个怕是真的就要凉了。
现在嘛……该凉的人,应该就是安世耿了。
他恐怕也想不到,墨非这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武功不是和她们三人差不多,而是超出她们一大截啊!!
无情一甩飞刀,在念力的操控之下,朝着安世耿扫了过去。
“雕虫小技!”安世耿轻蔑的一笑,双手一挥,挥出熊熊烈焰,便将那些飞刀直接给熔成了铁水。
安世耿长叹了一声,感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家里钱多得用不完也就罢了,人还长得帅,连连武功吧,还发现自己是个天才,练武也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去读读书吧,随随便便翻阅一下古籍,就找到了制造不死之身傀儡的方法,像他这种人,除了造反,人生还能有什么追求呢?
随手就挡住无情的飞刀,安世耿猛地扑了过来。
墨非眯了眯眼睛,看着冲过来的安世耿,上去就是一个左正蹬,吭,一个右鞭腿,一个左刺拳,直接就将安世耿给打蒙了。
他砸在了木屋墙壁上,跌坐下来,半张脸肿了起来,几颗牙齿飞了出去,身受重伤,却眼神迷茫。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
我安世耿可是临安小王子来着,武功虽说不能算是天下无敌,但也自认同级无敌,所以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家里,练死劲,不好用,传统功夫是讲化劲儿的,四两拨千金。二百多斤的英国大理石,都握不动我这一个手指头啊!”
墨非摇了摇头,曾经的安世耿,也是个王者,可惜,他遇到了我——浑圆形意太极拳的传人。
安世耿不服气,他觉得是我大意了,没有闪,所以才被对方给打倒了,再来一次,肯定就不会。
这年轻人,也不讲武德,按照传统功夫的点到为止,他已经输了,非要再来挑衅。
墨非没办法,又给了他一记右刺拳,让他脸上左右对称,也让他本人清醒清醒。
安世耿开始怀疑人生了。
另外一边,追命和冷血与不死之身傀儡韩龙的战斗也到了尾声。
“打他的头,我小时候听村里那些大爷们讲鬼故事,一般遇到这种有实体的怪东西,打爆他们的脑袋,就能杀死他!”追命说道。
冷血无语的说道:“真的有用吗?”
“到这种时候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啊,你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追命说道:“况且以前老人们也跟我讲过另外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任何弱点的生命,如果有,那只是我们没有发现,我不信这个怪物会没有弱点,先打爆他的脑袋试试,看他还能不能重新长出一个脑袋。”
结果追命还真猜对了,他和冷血联手打爆了傀儡韩龙的脑袋,韩龙整个人就化作了风沙,散落了一地。
“累死我了!”追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掏出酒葫芦,赶紧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眼下怎么办?”冷血看了看重伤倒在地上,嘴巴里面不停呢喃着什么“死劲,不好用”、“传统功夫,四两拨千斤”的安世耿,又看向无情问道。
“追命,你轻功好,就由你回神侯府通知世叔,这里发生的情况,我们三个就在这里守着,以防出了什么变故。”无情道。
“不如我也跟追命一起回去吧!”冷血不由得说道:“我担心万一安世耿的人在半路上设埋伏,追命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
登天浮
无情移过目光,那双清冷如月的眸子,盯着冷血的脸,看了好久,说道:“好,你们两个一起回去。”
追命和冷血离开了。
“你不会看不出来,冷血其实是六扇门的卧底吧?”墨非笑了笑,说道:“你让他跟追命一起回神侯府,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说不定一会儿六扇门的人,来得会比神侯府还要快,铜模案的功劳,全被六扇门给抢去了。”
“我当然知道冷血是六扇门的人。我放他和追命一起回神侯府,就做好了六扇门会来抢功的准备。”无情抿了抿嘴唇,说道:“铜模案的功劳,很重要吗?根本不重要!世叔是皇上的老师,更可能是南宋武林最强者之一,他若是想要权势、财富,简直唾手可得。所以功劳大小,对世叔而言,无所谓的。”
“可是世叔非常看重冷血!自从第一次他看见冷血开始,就对冷血有特别的亲切感,我看得出来。在随后这些天冷血待在神侯府的日子,我暗中观察中,世叔看冷血的目光,也根本不是再看一个渐渐熟悉起来的陌生人,而是再看一个老友般。因此我猜测,冷血的父亲或者母亲,一定是世叔的老相识了。”
“冷血这个人,看起来又是比较重感情的,不是那种厚颜无耻的卑鄙之人,如果他在卧底期间,将铜模案的功劳窃取给了六扇门,我想他最终一定会选择以另外的方法补偿神侯府——为神侯府效力。为了帮世叔实现这个将老友的孩子护佑在身边的想法,我觉得将铜模案的功劳让出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聖劍守護者 夜雨瀟湘01
“哈哈,你为了诸葛正我,还真是尽心尽力啊!”墨非感叹了一句。
无情奇怪的看了墨非一眼,她感觉墨非语气不太对劲:“世叔救我性命,抚养我长大成人,我为他做这点小事,又算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眼中的诸葛正我,和真正的诸葛正我不一样,那你怎么办?”墨非道。
在墨非看来,诸葛正我收养无情,最大的原因在于愧疚感,可不是正义感。
“你的问题好奇怪!”无情皱眉说道:“难道说你觉得世叔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吗?”
“算了,这个问题我们就不讨论了。”墨非轻轻一笑,转头看向木屋之外,说道:“看吧,果然,六扇门的人,来得比神侯府还要快。”
六扇门的大批军马,在捕神的率领下,来到了木屋前,他看到了木屋内四散的铜钱,倒地的工匠,还有重伤在地的安世耿。
“将木屋给我围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捕神眯着眼睛,看了看墨非和无情,挥手下令道。
毫无疑问,他得命令,针对的人,就是墨非和无情。
看来他是准备将墨非和无情和安世耿等人,一并带回六扇门,将六扇门抢的功劳,先做成铁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