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vk精华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二章 分佈式計算-vm4r7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安南当然记得那一次。
他那未曾谋面、甚至未曾娶妻的便宜叔叔,就是在那次绑架活动中,被解救人质的冬之手击杀了。后来伊凡的父亲也因此郁郁而终。
那位果断击毙了人质的冬之手,就是后来跟着玛利亚去白塔的那个老人。
“……蠕虫到底是什么?”
安南仔细的询问道:“这房间里面是有某种陷阱吗?”
“【蠕虫】并不是某种真实存在的昆虫,而是一种表象、一种象征。它是所谓的‘非蛇之蛇’在精灵仪式中的具现化。而根据目前的考古研究,‘非蛇之蛇’的原型似乎是某种巨大的寄生虫……它寄生于大地之上,如同蛇生于大地。”
卓雅以较为学术的语气讲解道:“它一般以【寄生】、【不可视之痛】、【自我吞噬】、【循环】等概念为表象,会在这种类型的仪式中被具现出来,就如同以【寂静】为概念的仪式会召唤来黑暗、以【幸运】为概念的仪式会召唤来骰子一般。
“持杯女的‘无锈之血’同时也是蛇之血,这里的蛇之血指的就是蠕虫之血。因‘非蛇之蛇’是大地的寄生虫,因此它也是石之血、树之血。”
……大地?
这是指的埋骨婆婆吗?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
说起来,当年的“黑夜”分走了自己一部分力量,以此诞生了神秘女士。而埋骨婆婆作为“大地”的时候,没有损失任何力量就变成了如今的姿态吗?
既然“悦人之血”的存在与蠕虫相关……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蠕虫也偷走了一部分属于“大地”的力量?
就像是神秘女士拥有了一部分属于黑夜的力量一般。
只是这并非是赠予,而是窃取——是“不可视之痛”。
而【自我吞噬】和【循环】……
“蠕虫的具体形象是什么?”
安南追问道。
“它没有实在的形体,而在仪式上它是一条自我吞噬的蛇,形成一个圆环的形状。”
卓雅答道。
……乌洛波洛斯?
安南微微睁大了眼。
这不就是衔尾蛇吗?
卓雅仍在继续说着。
“若是某人的心脏前方,或是肢体末端的关节处出现黑色的、断断续续的圆环图案,就可以理解为是被‘蠕虫’咬噬过。
“也即是,他已经死了一次……但又被这种方式复活了。即使在天不怕地不怕的仪式师中,蠕虫仪式也是禁忌中的禁忌。”
“为什么?”
星農 文鈔公
“因为‘蠕虫’是会传染的。”
卓雅答道。
“蠕虫仪式与其说是复活仪式,不如说是自我备份。被蠕虫仪式复活的人所具有的人格,并非是死者原本的人格、而是以被固化的仪式师人格为主导的混合人格……他们如果继续杀人、继续进行蠕虫仪式,依然还可以将原本仪式师的人格完好无损的传递下去。
三國經銷商
“因为被蠕虫仪式复活的‘被寄生者’,并不存在仪式师本人的记忆,仅仅只有仪式师进行仪式那一瞬间的人格——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因为没有这段经历、想要通过夺魂法术搜索他的记忆也做不到。
“而被复活的人,可以继续活动十三天。十三天之后尸体就会腐烂……但在这十三天中,只要再进行一次仪式,就可以将使命传递下去。
“最开始可能比较缓慢,可一旦开始扩散,就会非常疯狂——就连仪式师本人可能都无法阻止。”
就像是病毒一样的自我增殖。
安南了然。
怪不得凛冬官方要剿灭这个谐星组织。
他们本身没有什么危害性,但是他们掌握的这项禁忌仪式,却是非常危险——一旦失控就是一场灾难。
“……可这真的是精灵们所持有的仪式吗?”
安南微微皱紧眉头,对此深表怀疑:“我感觉这仪式充满了邪恶的味道啊。”
再入仕途
“因为……这个仪式,原本并不是这么用的。”
總裁畫地為婚 籽寶寶
卓雅摇了摇头:“在陛下您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调查过蠕虫教了……”
她正想继续解释,就被佐尔根打断。
“你先带着陛下退远些。”
佐尔根没有回头,只是以呢喃般的低语,轻声对卓雅说道:“奥斯托夫·多尔戈鲁基是主动揭示的身份。我怀疑他可能在房间中准备了什么陷阱。”
“要不我进去看看?”
四暗刻忍不住说道:“我能复活的。”
“破坏巫师去另外那头,不要和陛下站一起。”
佐尔根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很有经验,但你们和我在一起会拖累我。”
……我感觉你在歧视我们破坏巫师。
四暗刻瘪了瘪嘴,没再说什么。
安南撑着权杖,退到了走廊开头的位置。
可听到二楼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楼子爵的妻子和儿子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三位玩家对视一眼。
“我下去盯着。”
流浪的孩子低声说道。
西酞普兰摇了摇头:“你不合适……你的武器太大了,不好携带。我去吧……我顺便去和他们母子聊一聊。你们记得开直播共享视角给我,我从下面随时盯着。”
“你也一样,遇到危险就拖延时间。我们会第一时间下去的。”
孩子低声说道。
他也意识到……这里似乎和他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
浙大夜驚魂
这里并非是安全屋,而是某个副本内部。
如果说蠕虫教的习俗是模仿精灵的话……这整座城镇似乎都不太对劲。更不用说那明显给人违和感的那两位亲属了。
“我会的。”
西酞普兰点了点头,孤身走了下去。
他们看着佐尔根将右手按在门上,他的影子如同活物一般流动着,从门缝地下流了进去——这一幕让安南联想到卡芙妮。
只是佐尔根对影子的操控,似乎和卡芙妮不太一样。
如果说卡芙妮影子中的触手如同肢体的话,佐尔根的影子则会让安南联想到要素池。
——这就像是当年承灵僧从要素中呼唤力量一样。
但佐尔根如今才是白银,应该还没觉醒要素……
“精灵们开发蠕虫仪式,并非是用它来延续自己的人格——精灵有着许多延寿仪式,他们本身还有咒能可以利用,况且精灵本就寿命悠长。他们根本无需使用这种方式来‘复制自我’。”
卓雅继续说道:“最开始,这是用于研究的仪式。
“它得目的,是将自己的思想复制成多份……用多个‘个体’来使用同一个思路,进行同步思考。”
……分布式计算?
安南顿时就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