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3na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ptt-679. 美不自知熱推-26bse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佐藤把这件事当作是闲聊时的谈资,他说起来,不仅在场的人不放在心上,连他这个说的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告诉樱桃子桑,委托的音乐制作人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请她尽管放心。”
佐藤不介意多说一点岩桥慎一的好话。但是,却又隐瞒了樱桃子对他大加称赞那个音乐制作人带去的曲子的事。
在佐藤看来,这不是刻意的隐瞒,而是没有必要,反正漫画作者在动画化这件事上向来没什么发言权。
如果曰本动画公司背后没有关联的唱片公司,那么,在商谈的阶段,樱桃子有推荐的制作人、制作委员会还有可能酌情听取她的意见,把她推荐的曲子列为候选。
替父從軍:腹黑中校惹不得
但是现在,有非用不可的唱片公司在这里,制作委员会不可能再考虑其他选择。本身,会特意把这件事拿出来说,无非是为了恭维在场的这个年轻制作人、彼此好拉近关系而已。
这种事,众人都心知肚明,当客气话听听就算了。
不过,在场的其他人虽然不放在心上,岩桥慎一却有些好奇,想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制作公司的负责人跑去漫画作者那里自荐。
毕竟只是一部家庭日常向、即使拿到了主题曲的制作权,也未必能够从中收获到太大利益的动画片,不是什么值得各家势力争破头的大好资源。
如此一来,还会跑去跟漫画原作者自荐——特意绕过了杂志编辑部和动画制作委员会直奔漫画原作者,这事就显得有些刻意。
岩桥慎一觉得这个跑去跟原作者自荐的制作公司负责人有点可疑,心里琢磨了一会儿,不打算就这么算了,还是又去多嘴问了佐藤一句。
“樱桃子桑有说过,和她自荐的是哪一家制作公司的负责人吗?”
佐藤当作闲聊说起来,本来是为了抬举岩桥慎一,却没想到岩桥慎一会放在心里,特意又跑过来打听。
“哪一家制作公司?”他自己也迷迷糊糊的,想了想,“好像是叫什么BEING的?反正是家没有听说过的小公司。”
当时ꓹ 樱桃子把这件事告诉佐藤时,佐藤觉得既然已经要跟岩桥慎一这边合作ꓹ 就没有必要节外生枝,所以,尽管樱桃子称赞收到的曲子“听上去很不错”ꓹ 他也毫无试听的打算,更对这个找到漫画作者门上去的制作公司负责人没有兴趣ꓹ 没放在心里。
现在被岩桥慎一给问起来,也说不出太多的情报。
“BEING?”
但是ꓹ 听到这个名字ꓹ 岩桥慎一忍不住露出个意外的表情。
穿越修仙之神品鑄劍師
人生这颗骰子转来转去,又转出来一个叫人意想不到的点数。
先前,他刚接到给《樱桃小丸子》制作主题曲的时候,一下想到那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结果,那支曲子却早就已经被注册版权,并且手握版权的ꓹ 就是BEING这家制作公司。
现在,他又从《RIBON》编辑部的人嘴里ꓹ 听到BEING这个名字。
没记错的话ꓹ 他们的负责人ꓹ 是个叫做“长户大幸”的人。而现在ꓹ 这家制作公司的负责人,带着曲子去找了漫画原作者本人自荐。
还是特意绕过了杂志编辑部和动画制作委员会ꓹ 直接找了漫画作者。
岩桥慎一觉得在这样的情景下ꓹ 又听到曾被他调查过的制作公司BEING的名字ꓹ 颇有一点巧合。
但是,转念一想ꓹ 又觉得手握“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版权的制作公司找到了漫画的原作者,这是一种必然。
他若有所思,佐藤却含混其辞,继续说着从樱桃子那里听来的一星半点,“听说是因为他们公司的负责人喜欢这部漫画,特意送了公司制作的曲子给樱桃子桑。说什么,有朝一日,如果漫画能够动画化,希望可以考虑使用他们的曲子。”
異能尋寶家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头。
但是,心里还在回味BEING的负责人去找了樱桃子这件事。
是因为长户大幸喜欢这部漫画,所以才自荐想制作漫画的主题曲?要是这么解释,似乎能说得通为什么他会绕过杂志编辑部和动画制作委员会。
但即使如此,能在漫画动画化的事正式宣布之前,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找到漫画作者本人那里去,这个时机把握的,要么是听到了小道消息的风声,要么就是感觉敏锐了。
反正“恰巧去找樱桃子自荐的时机撞上了漫画要动画化”,岩桥慎一是不会认为长户大幸有这样锦鲤一般的好运气,以至于他刚找上门去、就能提樱桃子带来这样的大运。
“不知道是支什么样的曲子。”他说。
佐藤看岩桥慎一的反应,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年轻制作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总对这些有的没的感兴趣?
“这个嘛,”话是他挑起来的,只能由他继续接下去,“我也不清楚。只是在电话里听樱桃子桑提起有这么一回事。”
岩桥慎一也觉得再追问佐藤没有意义,适可而止,客气着把话题揭过去。
諜海戀情
但是,在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放下,琢磨着,不知道长户大幸拿去自荐的那支曲子,是不是那首“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呢?
如果长户大幸真的如他去拜访樱桃子时所说的,因为自己是《樱桃小丸子》的粉丝,所以想要制作动画的主题曲。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跟BEING、跟这位长户社长商谈买下“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使用权,难度似乎就降下来了不少。
毕竟,拿给岩桥慎一的公司来用,也是完成了长户大幸“如果漫画能够动画化,希望可以考虑使用他们的曲子”的愿望。
岩桥慎一心里琢磨,过后要参加动画制作委员会的会议,按说,只是制作曲子,跟漫画的原作者没必要见面。但现在,他觉得有必要在开始之前,也去拜访樱桃子。
弄清楚这个已经有主的“名啪”,到底能不能让他用得上。
既然长户大幸要特意绕圈子,绕过编辑部和制作委员会,直接找到樱桃子那里。岩桥慎一不妨也顺水推舟,绕过这个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的制作人,也去跟樱桃子谈。
说出是漫画粉丝所以想制作主题曲的人是长户大幸自己,那么,再没有比让漫画的作者来当这个中间人更合适的做法了。
岩桥慎一心里大概有了些主意,知道要如何去做。
而他终于肯放过这个话题,佐藤也在心里悄悄松口气,生怕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家伙再问些有的没的。
接下来,谁也没再提这件事。
……
星期天,中森明菜从上午就忙忙碌碌。
小助理一早登门,来协助她为下周去洛杉矶做准备。收纳整理之类的事不是助理能做的、只能被明菜桑指挥着,做些给家具盖防尘罩、检查设备之类的工作。
家有狐仙
入行这么久,已经把助理手册烂熟于心、并且刚在没多久之前,惊险度过了助理生涯的第一个危机,小助理如今心如止水,当着合格的工具人。
中森明菜活力满满,指挥着小助理忙忙碌碌,自己也一点不闲着,有点什么事做着的时候,整个人看着有使不完的劲儿,小助理看着,甘拜下风。
就这样,午后要先去接受杂志的一个采访和拍摄,然后去名古屋,晚上要在东海电视台录节目,晚上要在名古屋过夜。
然后是隔天,还要去大阪。大阪之后是洛杉矶……
光是行李就要收拾两份,一份今天和明天用,另一份出远差的时候用。这些都是中森明菜自己整理。
她出差经验丰富,做起来游刃有余。一边整理的时候,想着昨天晚上和岩桥慎一在电话里的约定,对今天的行程,一下子感觉到劲头儿满满。
重生之軟飯王 開心爆米花
和岩桥慎一又不是难得才能有一次相见的机会,这份高涨的情绪显得有些夸张。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被人给嘲笑。
但只有中森明菜自己知道,满心的期待,并非来自于“见面”本身,而是岩桥慎一正为她做他从前不会做的事的满足。
只是为了见一小会儿,特意绕个大圈子,这不像是行事干练的岩桥慎一会做的事。但是,下定了决心就去做,即使麻烦也不退避,这又是意志坚定的岩桥慎一能做得出来的事。
中森明菜像是个在星期天刚得到了一块从未见过的漂亮的新橡皮、就期待着星期一去学校时向同学们炫耀、以至于忘记了假日过后上学之苦的小学生,一时之间对今晚的出差充满期待。
就连去过很多次的名古屋,因为在那里有约定,所以也觉得那座城市忽然间富有魅力。
这些想法,要是被人知道了,就显得很傻气,她也绝不会说出来。只不过,中森明菜自己在忙碌的时候,偶尔想一想,觉得心里高兴,自己就先心满意足。
傍晚,她和随行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前往名古屋。去东海电视台的路上,中森明菜坐在车里,目光扫过窗外掠过的街景,扫到街边的电话亭,就认真端详一下。
像是要事先确认,过后岩桥慎一要用的电话亭是什么样子。
如此重复了两三次,忽然觉得怪好笑的,收回了目光。
大街上最不缺的就是电话亭,要是这么看下去,没完没了。也不知道岩桥慎一会用到哪一个。但是,因为事先有所约定的缘故,连最常见不过的电话亭,也显得意义特殊。
仿佛是在第一次,她在街上看到电话亭、想到给岩桥慎一打电话,从那时候起,街边的电话亭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某种程度上来说,在电话亭里打电话,再玩笑着说出“这是公用电话”的暗号,这件事亦是两个人相互驯服而不自知的证据。
但是,当此时此刻,她开始意识到电话亭的特殊意义时,也就觉察到了“驯服”这一事实。
劍起未來 最終話
中森明菜收回了视线,收束心事,准备接下来的工作。
小助理坐在她隔壁,偶尔偏过头看看她,确认她有没有什么需求,偶尔又检查一下自己手里的工作手册。
按时到了东海电视台,先进休息室去化妆做准备。一旦进入工作的场合,中森明菜立时心无旁骛,绷着脸坐在化妆台前,自己给自己上妆。
今晚的节目是东海电视台和富士电视台联合制作,为了分担风险,四大民放会采用联合制作的方式,和同一联播网下的地方电视台合力制作节目。
如此一来,也就能分摊制作经费,缓解压力。
……
中森明菜进了录影棚,随行的工作人员,她的经纪人大本和小助理都在棚外守着,随叫随到。
节目的录制,进行得一切顺利。预定的录制时长是两到三个小时,现在看来,不用到十点钟就一定能结束。
果真,过了晚上九点四十分,全部告一段落。
“结束”的信号发出去,录影棚里的气氛顿时一松。
守在外面看录制进度怪无聊的,还不如有点事做更让人觉得自在,小助理又是容易在晚上分心的那种人,好不容易等到结束,过去迎接中森明菜。
中森明菜和共演的人、以及现场的工作人员们礼貌寒暄,而后走向自己人这一边。
录节目辛苦得很,面对着摄像机的人,连脸上的表情都要做一番考量。一喊结束,她身心俱疲,回到自己人身边,冲着小助理把脸皱成一团。
“哈~”
如此形象全无的叹了口气,说不好是在撒娇、还是在怎么样。
小助理看着这样的中森明菜,又觉得她忙了一整晚辛苦,又有一点觉得她这副疲累的样子怪有意思的。
看着可怜兮兮的中森明菜,回了休息室,第一件事是检查传呼机。
“还要不要去吃点东西?明菜酱。”大本和她商量。
中森明菜摇头,“什么也吃不下了。”她放下传呼机,开始卸妆。大本于是起身回避,只留下小助理在旁边,随时听候使唤。
小助理坐在中森明菜后面,看着她镜中的脸。
金牌狂妃
中森明菜垂下视线,扫了一眼放在一边的传呼机,露出个笑容。
“啊。”
小助理看着镜子里中森明菜神情舒展得笑容。
“怎么了吗?”中森明菜问。
小助理对着镜子摇头,真心实意,“觉得明菜桑很美。”
“哎?”
中森明菜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反应了一下,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