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ez4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四章 中原定局推薦-7vxtp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云梦天女道:“九山王应该知道,王丰也炼制成功了雷音烈火箭,我教的红莲狱箭在他面前,并没有什么优势。”
九山王闻言,点了点头,幽幽地道:“可是本王手中却没有红莲狱箭抑或是雷音烈火箭这等利器。若是出兵救援贵教,一旦被王丰以雷音烈火箭轰击,我军岂不死伤惨重?”
云梦天女闻言一愣,心念电转间,顿时知道了九山王的意思,当即道:“若是九山王愿意出兵增援,我教愿意派出一支弩兵,掩护贵方的兵马进攻。”
九山王轻笑道:“那多麻烦!本王的意思是,贵教能否将红莲狱箭的制造之法与本王分享?若是可以,本王必有重谢。甚至要本王亲自领兵去扬州助战也不是不可以!”
云梦天女面色微微一变,强笑道:“九山王说笑了。我教的红莲狱箭乃是教中前辈们耗费了上百年的岁月慢慢摸索出来的,得来不易,岂能与他人分享?”
魔獸戰警 逆拂
九山王道:“本王活了这百余年,见过的人和事多不胜数,深知任何东西都是可以交易的,差别只是代价够不够而已。红莲狱箭的确不错,但未必能帮贵教战胜王丰。然而本王却可以!所以算起来,至少在这个时候,本王的作用是超过贵教的红莲狱箭的。既然如此,以红莲狱箭换取本王出兵救援,对贵教而言便算是得利的。”
云梦天女闻言,摇头道:“我教传承上千年,期间起起伏伏,却依然延续至今。便是此次无法在这场争龙之局中胜出,我教也不会就此覆灭。潜伏发展上百年,等到下一次天下大乱,我教依然还有崛起之机。这红莲狱箭掌控在手,未来或许便是我教定鼎天下的杀手锏。岂能因小失大,只顾眼前而忽略长远?”
九山王幽幽地道:“听这意思,贵教宁愿战败,退出此次天下之争,也不愿意将红莲狱箭的制造之法与本王共享?”
云梦天女点头道:“不错,红莲狱箭乃我教日后再次崛起的根基之一,是我教不传之秘。九山王还是换个要求吧!”
九山王沉吟了片刻,目光中闪过无数恶意,却又一一扫灭ꓹ 最后轻哼道:“既然不肯分享红莲狱箭的制造之法,那贵教送一千支红莲狱箭与本王ꓹ 本王便也出兵增援。”
云梦天女再次摇头道:“九山王说笑了!实不相瞒,红莲狱箭打造不易。我教这些年来打造的数量也不多,连连征战ꓹ 用去了不少。若是送一千支给九山王,我教的存量就岌岌可危了。”
棄都:情深似海 特裏斯迪奧
誘妻我的親親小娘子
九山王闻言ꓹ 不满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是来求援的ꓹ 还是来消遣本王的?”
云梦天女沉吟道:“我可以做主ꓹ 给九山王一百支红莲狱箭。还请九山王看在王丰是我们共同威胁的份儿上,不吝出兵相救!”
足壇小小養成記 燒餅妹
九山王轻轻地笑了几声,道:“本王要一千支,你就只给一百支?你就这么敷衍本王!好啊,这一百支红莲狱箭先拿来。”
美絕獸寰-林家成
云梦天女道:“九山王是答应出兵增援了?”
九山王淡淡地道:“你先将一百支红莲狱箭拿来,以示诚意,我们再继续谈增援的事情。”
云梦天女闻言ꓹ 面色一变,喝道:“九山王这话是什么意思?一百支红莲狱箭的价值不菲ꓹ 你就想这么空口白牙的要去?莫非欺我教无人!”
冷女郎逆轉花心大少 支金香
九山王轻笑道:“贵教的教主当年的确是惊才绝艳ꓹ 可惜闭关也有八十年了吧?出关之日还遥遥无期ꓹ 恐怕是赶不上此次天下之争了。贵教的白莲大长老也是道行高深ꓹ 令人敬佩。可惜却也中了宵小算计,被逼飞身天界ꓹ 如今还不知道她在天界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呢!除此之外ꓹ 青莲长老、红莲长老和大护法的法力么ꓹ 虽然都还不错,但说实话ꓹ 并没有一个放在本王的眼里。”
云梦天女闻言,胸口忍不住起伏了几下,显然气的不轻。她虽然受命前来求援,但如今看九山王的意思,分明并没有增援的诚意,反而口出这等轻视之言,当下云梦天女哼道:“既然九山王是这个态度,那算我教自作多情,本座此次是白来了。就此告辞!只希望王丰日后率领徐州、扬州之兵征讨中原之时,九山王不要后悔今日养虎为患才是。”
当下云梦天女便要告辞离去。就听九山王幽幽地道:“圣女何必这么着急!本王何时说过不出兵了?不过一百支红莲狱箭的确太少了。这么点箭矢,如何能护住我军?以本王之见,就算一千支箭你们拿不出来,至少五百支应该没有问题吧!”
云梦天女闻言,迟疑了一下,心知自己现在已经站在了与九山王谈崩的边缘了,若是再一口回绝九山王,只怕他反会翻脸。
当下云梦天女沉思了片刻,这才道:“五百支红莲狱箭的数量不少,本座无法私自做主。须得赶回去与教中高层商议,再做定夺。”
九山王轻笑了一下,也不为己甚,点头道:“好,那本王就静候佳音了。只是还请圣女的动作快一些,毕竟救兵如救火。不要等到战场胜负已定,贵教才做出决定,那可就晚了。”
流氓老師(夜獨醉)
云梦天女点了点头,辞别九山王,驾遁术返回扬州,将情况反馈给了青莲长老等人。
众人闻听九山王的条件,顿时都炸开了锅。就听刘刀儿道:“若是真送他五百支红莲狱箭,他麾下兵马的战力必将暴涨。到时候就算击败了王丰,他恐怕也会掉过头来,一口吃掉我们。那我们岂不成了前门拒狼,后门进虎?”
青莲长老道:“可我们现在的战局的确不利,若是不同意九山王的要求,万一我们真的战败,这扬州依然会失去!”
大护法道:“白敖志在天下,又岂会冒犯圣女?况且这也真是圣女年纪尚小,功勋未著,其麾下精锐的护教军又新败,教中上下对圣女的能力都有怀疑。这正是圣女为教中建功立业的机会啊!若是圣女能成功请来援兵,解了我教现在的困局,那么教中上下对圣女的微词自然便会烟消云散了。”
红莲长老闻言,面色一变,道:“圣女身份尊贵,岂容别人质疑?大护法,你想让圣女去见白敖,分明就是让借机报复,让她出丑!”
大护法哼了一声,道:“本座为何要这么做?”
红莲长老道:“圣女一心想要革鼎教规,你却认为教规不能随意更改。一向对圣女颇有微词的,恐怕就是你吧!”
大护法闻言,怒喝道:“本座对教中忠心耿耿,绝无私心,天日可鉴。”
二人当即唇枪舌剑,争辩了起来。
青莲长老见状,顿觉头疼。其实青莲长老也是保守派,认为教规不能轻易更改。但如今战况不妙,他深知教中不能再乱了,否则的话只会加速败亡。故此青莲长老想了想,这才开口道:“圣女的确是此时出使的最佳人选。只不过却不必去洛阳见白敖,只需前往芒砀山去见九山王可以了。九山王才是白敖身后真正做主的人,白敖也不能不听九山王的命令。只要圣女能说动九山王,白敖自然便会出兵。只不过白敖这边也不能指望太多。毕竟他的主力还在潼关、河东,又还要应付刘铭的袭击,就要他同意增援,恐怕也已经抽调不出多少兵力了。”
驅魔人
刘刀儿道:“只要能约束住原徐州军,不让他们再袭击淮南,我军寿州地区的二万兵马便能腾出手来,增援盱眙。若白敖的淮北军韩祯所部能抽调出两三万人来盱眙助战,抑或是从谯、沛之地出兵袭击徐州彭城,即便兵力不多,却也足以大大减轻我们的压力了。”
青莲长老闻言,这才点头。当下众人计议定,发出书信送往金陵,商请坐镇金陵的圣女云梦天女前往芒砀山去见九山王求援。
圣女的地位虽然很高,但实际权力却要看其能力如何。云梦天女的能力自然不弱,可惜新近遭遇惨败,正是声望低落的时候。虽然也能凭借圣女的身份,不接受出使的商请,但实际上云梦天女已经没有多少选择了,且不说若是自己不去,日后在教中的声望将会进一步下降,日后想要革鼎教规,那可就更难了。
而且云梦天女身为圣女,自然也是希望教派的情况好的,如今战局不利,求援乃是当务之急。在教主闭关,其身边三位护法都要随身保护的情况下,自己的地位在名义上的确是教中最高的,由自己代表教派出使,去见九山王,这身份也算勉强对等。
若能求来援兵,解了教中如今的困局,那就再好也没有了。
于是云梦天女并未有多少迟疑,很快便同意了前去芒砀山见九山王。简单地安排了一下金陵城的防务之后,云梦天女便即驾遁术而去,不多时来到了芒砀山。
一番通名求见,九山王自然也是立即接见了云梦天女。
云梦天女走进九山王的洞府,里面点着蓝幽幽的骷髅火把,将整座洞府弄得阴气森森。无数鬼魅尸怪在洞中守卫,都用泛着幽光的眼神盯着云梦天女看。
天賜福女之呆萌玲瓏妻 醉貓加菲
云梦天女乃是白莲教的人仙高手,自然对这些鬼魅尸怪们没有惧怕之心,坦然走了过去,来到洞府深处的一处洞厅。
就见一名头戴天子冠冕的大鬼高坐上首主位,见了云梦天女,道:“白莲圣女怎么有空来本王这山野之地?”
云梦天女施了一礼,道:“九山王,本座有礼!此次冒昧前来,是为求援。”
九山王闻言嘎嘎一笑,道:“凭你白莲教的实力,也要向本王求援?看来与王丰的战事很不顺呐!”
百萬英鎊
云梦天女默然片刻,点头道:“的确不太顺利!凭九山王的法力,应该也知道战况了。如今盱眙城岌岌可危,偏偏白敖麾下的淮北军还在不断袭击淮南,牵制了我寿州地区许多兵马。九山王可知,此举无异于助长王丰的威势?”
九山王闻言,不以为意地道:“那又能如何?莫非白敖就不能图谋淮南之地?”
云梦天女道:“倘若他真的想要夺取淮南,便该调集重兵,大举而来。但如今白敖的主力都在中原,驻扎淮北的韩祯所部其实也并没有动作,真正袭击淮南,暗助王丰的,其实是原徐州刺史的残部。”
九山王笑道:“不可能吧!徐州被王丰所夺,原徐州刺史不恨王丰就是好的了,怎么还会反过来暗助王丰?”
云梦天女摇头道:“王丰攻取徐州之时,与徐州刺史并未真正交战。事实上是徐州刺史主动放弃了彭城、邳州等地,换取了一百支雷音烈火箭后,大举南下攻打盱眙、泗州的。当然,徐州刺史的图谋,也是想要配合原扬州刺史潘树藩起事。这其中的纠葛,九山王若是仔细了解过,应该不难分析。那徐州刺史其实并非真心投效白敖陛下,只是势穷力孤,不得不寻求庇护而已。事实上他根本就是包藏祸心,欲要挑起我们两家争斗,好达成他趁乱起事,恢复前朝的目的。九山王试想一下,倘若盱眙城被攻破,淮南乃至整个扬州得局势必然崩溃,等到王丰拿下了扬州,再有徐州为援,凭借淮泗天险,退足以自保,进更可窥视中原。其必将超过方栋,成为白敖陛下夺取天下最大的威胁。”
九山王闻言,沉吟了片刻,这才道:“你这话倒也不错!那王丰道法十分厉害,当日他杀上芒砀山来,与本王相斗,最终两败俱伤。本王也是休养了好久才恢复过来。在兰陵城之战中,他更是连杀我三位师弟,并将我好不容易请来的一位帮手给逼得回山潜修去了。此人若是得势,倒的确是个心腹之患。”
云梦天女点头道:“九山王明见!绝对不能让王丰拿下扬州,否则的话,以徐、扬二州之富,兼以海贸之利,再引幽州铁骑为援,王丰兵马钱粮都将再无缺乏之虞。到时候天下何人能制?”
九山王轻笑了一下,忽然道:“据本王所知,你们白莲教炼制了威力巨大的红莲狱箭,那王丰再厉害,还能承受得住数十上百支红莲狱箭的密集轰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