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ptt-第八百七十九章 脣槍舌劍鑒賞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谢忠军走入会议室的时候,发现只有屈阳明在那里,谢忠军来到屈阳明身边坐下,低声道:“安局呢?”
屈阳明撇了撇嘴,表示不知道,他已经来了十分钟,到现在还没见安崇光露面,明明说好了是十点开会,可现在已经到了时间。
谢忠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只好等着,他们两人一起又等了十分钟还是不见人来,别说是谢忠军,连屈阳明都有些不耐烦了:“说好了时间怎么不守时呢?”在他的印象中安崇光很少迟到,今天不知为何一反常态。
谢忠军看了屈阳明一眼,心中暗忖老屈这次是被自己连累了,安崇光通知开会,他自己反而迟到,这种行为肯定是有意为之,安崇光就是想给自己难堪,究竟是狗急跳墙的绝地反击还是自以为真正掌握了主动权的转守为攻?
谢忠军不知道,现在问题的关键还是楚江河,如果他回来了,而且落在了安崇光的手中,那么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安崇光足足晚了十五分钟才姗姗到来,屈阳明故意起身倒了杯茶:“茶都凉了。”
往生记
谢忠军这会儿居然能够沉得住气,一言不发地望着安崇光,今天倒要看看这厮想搞什么花样。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安崇光歉然一笑:“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我刚刚在处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安崇光坐得下之后道:“咱们可以开始了。”
谢忠军道:“安局这么急把我们找过来为了什么事情?”
安崇光道:“当然有事,不然也不会把两位从百忙之中请过来。”
屈阳明道:“什么也比不上工作重要,安局有事尽管说吧。”屈阳明在局里的资历要比安崇光深,但是却不得不接受居于人下的事实,虽然他心中对安崇光并不服气,接受学院,学院表面上从神密局剥离出去,但是学院终究还是摆脱不了为神密局储备人才的本质。
安崇光道:“楚江河回来了。”说完之后平静望着谢忠军。
谢忠军早已听说了这个消息,只是无法证实,即便是刚才在文明巷和安崇光正面相逢的时候,他询问这件事,安崇光也没有承认。现在安崇光亲口说出这件事,等于证实了楚江河的回归,但是楚江河回来为何没有找自己?难道这小子担心自己会对他不利,所以先去找了安崇光?
屈阳明道:“张弛回来没有?是不是有米小白的消息?”他关心得是他的学生。
安崇光道:“只有楚江河一个人回来了,据他所说,张弛和米小白目前仍在幽冥墟。”
屈阳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三人之中以他的能力最弱,他若是能回来,其余两个肯定可以回来。”
谢忠军道:“人在什么地方?”
安崇光道:“人在我的控制中,不过我已经消除了他的记忆。”
谢忠军一听就火了,怒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安崇光道:“我做事之前还需要通过你的允许吗?”
谢忠军道:“你明明知道他是在执行任务,这次的任务是由我来指挥,我还没有见到他,还没有听取他的汇报,你就擅作主张删除了他的记忆,安局,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崇光道:“局里有局里的规则,老谢,你加入神密局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对局里的规则还是不清不楚,像楚江河这种情况,必须要删除他关于幽冥墟的记忆,虽然任务是你指挥,可神密局的领导是我,我想我还是有权听取他关于行动的报告的。”
屈阳明知道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他也懒得插话,虽然安崇光的做法有些欠妥,可是如果从规则上说,的确又是合理的。
谢忠军道:“安局,好大的官威啊!”
安崇光道:“身在其位,不谋其政,那叫渎职,越俎代庖,知情不报,那叫越权,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屈阳明适时的插口道:“我看大家都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不如都消消气,对了,安局,楚江河回来都说了什么?”
安崇光道:“老屈,当初他们调走张弛参加任务的时候都跟你交代了什么?”
屈阳明一提这事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交代什么?什么也没交代,神密局的秘密任务让我们学院出人,你们神密局自己没人吗?”说话的时候不满地看着谢忠军。
余罪:我的刑侦笔记(共6册) 常书欣
谢忠军明白安崇光这是在挑事,屈阳明当然清楚安崇光的用意何在,不过他在这件事上的不满由来已久,刚好借题发挥。
安崇光道:“老谢,在这次任务开始之前你并没有向我报备。”
谢忠军不以为然道:“我事后不是写过一份详尽的报告给你了?”
安崇光呵呵笑了一声,将复印好的两份报告分别扔给了他们:“看看是不是这份?”
谢忠军拿起来翻开一看没错,于是就点了点头。
安崇光道:“报告上写得清清楚楚,这次的人物是押送曹诚光去血灵湖,可事实情况到底怎样?发生了什么?你作为这次任务的发起者和带头人对血灵湖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
谢忠军道:“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只字不提?报告中我写得清清楚楚……”
“你自己清楚!”安崇光大吼一声,怒视谢忠军。
谢忠军毫无惧色地望着他:“你对我有成见,怎么说都行。”
屈阳明恰到好处地煽风道:“小谢,跟领导说话要注意态度。”他看安崇光不爽,可是他看谢忠军更加不爽,真不明白这个家伙是怎么突然混进了神密局,还扶摇直上成为副局长,老子英雄儿好汉,难道就因为他义父是前局长的缘故?怎么看这厮都有些德不配位,现在都是如此,如果他取代安崇光当了神秘局局长,整个神密局还不得乌烟瘴气。
谢忠军呵呵冷笑一声,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屈阳明:“怎么?一个人对付我还不行,还要找个帮腔助阵的?”
寻宝手札
屈阳明道:“小谢,你什么意思?大家在谈公事对你可没什么私人恩怨。”
“有没有你们自己清楚。”
安崇光道:“我给你们放一段录像。”
他打开了早已准备好的投影。
幕布上出现了楚江河的身影,谢忠军心中一沉,暗叫不妙,楚江河果真回来了,而且落在了安崇光的手里,事情变得越来越棘手了。
音箱中传来安崇光的声音:“江河,你不用紧张,你告诉我,这次你们去血灵湖的任务是什么?”
“开始我们以为是去押送曹诚光的,但是等我们到了地方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怎么不对?”
“先是发现白云生潜伏在我们的队伍中,他拟态成了王向阳的样子,等我们进入血灵湖秘境之后发现,原来男生宿舍的门房秦大爷他……他居然也在那里。”
“后来呢?”
“后来秦大爷不让谢局和白云生进入血灵湖,还说他们想要为患人间,于是就打了起来。谢局当时连我们都想杀,我们几个辛辛苦苦逃了出去,我们逃到血灵湖边,看到秦老在那里……”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
会议室内异常寂静,静到可以清晰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安崇光却在此时按下了暂停键,灯光大亮,屈阳明有些不解,有些不明白为何安崇光不把这一段放完,可转念一想在,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就是不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谢忠军,让谢忠军无法得悉楚江河究竟说了什么。
安崇光望着谢忠军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谢忠军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样假的东西谁都能做出来。”
“欲加之罪?你也觉得自己犯罪了?”
谢忠军道:“安崇光,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口中的秦春秋是我的大伯,我怎么可能做出危害大伯的事情,我更不可能和白云生为伍,别忘了当初是你亲手把白云生父子放了出来!要同流合污也是你们。”
屈阳明虽然身为学院院长,但是对这些内情并不知道,今天的这场会议信息量有点太大了,不过有一点能够肯定,那就是他被边缘化了,神密局内部的机密一直都瞒着他,屈阳明心中愤愤不已,瞒着我还用我的人,实在是太欺负人了,这俩货没一个好东西。
安崇光道:“谢忠军,你居然还记得秦春秋是你的大伯,那你告诉我,秦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又是什么缘故?”
谢忠军怒道:“我的家事和你有关吗?”
安崇光道:“你的家事我没资格过问,可是如果关系到国家利益那就另当别论,楚江河亲口承认,所谓的押送曹诚光的任务,从一开始就是你的计划,你要通过这次的机会让他们重返幽冥墟,以复生曹明敏为条件胁迫曹诚光去盗取镇魔珠。”
谢忠军哈哈大笑:“安崇光,你是不是有病啊?什么幽冥墟,什么镇魔珠?你应该去做个精神测试,以你目前的状态,好像无法继续担任领导的职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