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iol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 愛下-493【新官之火】展示-l5q2o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礼科。
一位年轻给事中拍桌子大喊:“朝会规矩怎可妄改,那王若虚一做尚书,便视大明祖制为儿戏。更改朝会之事,断不可予以通过!”
“不但要拦下来,还应该弹劾王若虚!”另一位给事中也吼道。
誘妻再
腹黑男的萌寵小獸 子夜舞殤
朱鸣阳感觉这些属下都是智障,想邀名买直也得选对目标啊,你弹劾王渊能捞到啥名声?更何况,减少每月早朝次数,这是文武百官都乐意的事,礼科跳出来反对纯属放群嘲大招。
“咳咳!”朱鸣阳咳嗽一声。
右给事中吴廉问道:“朱掌科是何意见?”
朱鸣阳道:“我觉得,应该放行。”
“胡闹!”
吴廉指着朱鸣阳的鼻子:“你与王若虚乃同年进士,难道便想趁机投靠于他?你枉为礼科掌科,竟视礼制为无物,我定将你也一并弹劾了!”
单位三把手,指着单位一把手的鼻子,当着众多同僚的面破口大骂——这便是六科!
他们骂起来毫无心理负担,因为一把手和三把手之间,既不是上下关系,也不是堂属关系。他们都是独立的言官,遇到事情可以单独奏报,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
而且在张居正改革之前,六科不受内阁制约,他们直接对皇帝负责。
内阁的票拟,有可能皇帝通过了,却被六科给打回去,因为违反了规章制度。六部的工作内容,也可能被六科问责,因为他们代表着皇帝。
各部门的题奏本状,都由六科抄写成册,五日一送内阁;各部门奉旨处理的事件,也由六科负责督查,五天验收注销一次。
他们不属于都察院,也不属于六部,更不属于内阁——从本质上讲,六科才是皇帝的秘书机构,而内阁则是皇帝的顾问机构。
谁若是穿越成晚明皇帝ꓹ 第一步就该把六科从内阁剥离,通过六科来掌控内阁和六部。如果太监也不听话ꓹ 那就再重用通政司,因为六科可走通政司途径,直接向皇帝汇报大小事务。
“我懒得与你胡搅蛮缠。”朱鸣阳生气道。
吴廉冷笑:“定是被我说中了心思ꓹ 你身为都给事中却想攀附权贵!”
“你便去弹劾吧。”朱鸣阳表情自若。
一把手毕竟是一把手,拥有最终处理权。而三把手再看不顺眼ꓹ 也只能上奏章弹劾,无法将王渊更改早朝的文件打回去。
吴廉真没有看错ꓹ 朱鸣阳的确打算投靠王渊。
朱鸣阳是杨廷和提拔的言官ꓹ 严格来说属于杨党,且多次上奏章弹劾王渊。
但那又如何?
朱鸣阳是王渊的同年,当庶吉士的时候,宿舍跟王渊只隔一道墙。他身为礼科都给事中,现在投靠过去,王渊是肯定接纳的。
而且不需要做得太明显,就事论事ꓹ 严格办事,谁还能说他背叛恩主杨廷和?
做不做尚书ꓹ 王渊的权柄变化不大。
但做尚书之后ꓹ 瞬间就不一样了ꓹ 礼科都给事中竟也主动投靠!
有礼科都给事中配合ꓹ 朝会改革议案顺利通过,改革之后情况如下……
大朝:元旦、冬至、皇帝生日举行ꓹ 为礼节性的朝会。
航海紀
娶夫納侍 姽婳輕語
朔望朝:每月初一、十五举行ꓹ 同样是礼节性朝会。
早朝:每月逢三、六、九举行ꓹ 允许四方奏事。
午朝:每日举行,仅通政司、六科、守卫官、有重大军情者可奏事ꓹ 主要商量军国大事。
極品少帥 雲無風
文武百官,激动得悄悄落泪,他们每月只需九天熬夜,其余时候都可以睡得踏踏实实了。当然,在高兴的同时,也少不了数落几句,埋怨王尚书不该如此草率就更改祖制。
新官上任三把火嘛,王渊这第一把火,烧得还算笼络人心。
第二把火,提倡节俭,从伙食方面入手。
吃饭的事儿,归礼部精膳司管,又牵扯到太常寺、光禄寺和鸿胪寺,有死人饭、活动餐、招待餐之分。除了死人饭不能轻易改动,其他伙食标准都被王渊精简,虽让人很不爽却没法反对,谁还敢提倡奢侈不成?
第三把火,打击贪污!
趁着这次礼部人事调整,同乡进士兼好友田秋,被王渊弄来当礼部精膳司郎中。
“彻查三寺厨役和账目。”王渊叮嘱道。
田秋问道:“一查到底?”
王渊说道:“可捅上天,可插入地。”
田秋笑言:“怕是丢官的不少。”
能不能捞好处,都用“油水”来比喻,而太常、光禄、鸿胪三寺那是真的有油水,他们管死人饭和活人饭啊!
捞钱捞到什么地步?
光禄寺、鸿胪寺接待藩邦使臣的时候,不但每盘菜装得少,且骨头比肉还多。还往酒里面掺水,饭全是冷的,以致“夷人到席,无可食用,全不举箸”。
有位朝鲜使者,记载了他在大明参加招待宴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各国外宾还未入席,就来了一堆光禄寺的杂官佐吏,从桌前走过每人随手捞一份,等外宾上桌时已经空无一物。
以上这些,都是低级官吏的贪污手段,更高级的寺正、寺丞之类,则从购货款和膳食物资里打算盘。
厚愛,天價婚約 緣小萌
更可怕的是有厨役,老百姓需要为政府宴会服役,还需要缴纳、出售肉、蛋、菜等物。官员贪墨、吏员偷盗之后,那些东西不见了怎么办?全都推到纳户头上,说对方根本没把东西送来,逼得许多百姓倾家荡产。
網遊之黑暗強者
还有那些服厨役的,被太监和官员各种压迫,甚至是敲诈勒索,每年都有厨役户逃亡。太监和官员们,还让服厨役的百姓,免费给他们做私活,就跟军官役使军士是一个操作。
王渊既然执掌礼部,礼部又兼管三寺膳食,当然要从民愤最大、且整治难度最小的地方着手!
朝廷给厨役编订有青册,类似赋役黄册,一式两份,分别放在光禄寺和礼部。
田秋把青册翻开一统计,北京厨役竟有8000多人,仅次于宣德年间9000多人的巅峰。这是不正常的,弘治皇帝下令逐年减少厨役,朱厚照继位时只剩下六千多了,怎么反而涨了将近两千?
田秋从物理学院,借用二十个学生,由礼部支钱雇佣,让他们依据青册暗中走访探查。
我乃浩克
只用了几天,就查出一只老虎。
尚膳监提督光禄寺太监梁恩,长期逼迫上千厨役百姓,给他自己造院子、种地和充任家仆。
田秋回来找到王渊:“王尚书,事关尚膳监,礼部无法处置。”
王渊说道:“将详情告之礼科,他们自会帮忙。”
礼科都给事中朱鸣阳,立即带着一群喷子出动,把太监梁恩吓得不敢出宫。
梁恩找到张永,普通跪下磕头,带着哭腔说:“求督公做主!”
张永闭目养神道:“弹劾你的是礼科,挑起此事的却是礼部。王二郎新官上任想放火,不巧烧到你头上,你只能自怨倒霉。咱家帮不得你,否则就是不给王二郎面子。这样,你主动送那些厨役回家,没人发放一些盘缠做补偿。再把你提督光禄寺以来,吃下的银子吐一些回来,再告病请辞就能回乡养老了。”
梁恩张大了嘴巴,万般不情愿道:“都把钱吐出来了,还得告病还乡?”
张永突然睁眼:“王二郎是什么性格,你难道不晓得吗?他就盼着你顽抗到底,正好可以杀鸡儆猴!”
梁恩失魂落魄离开,打算掏出大半家底儿保命。
而太常寺、光禄寺、鸿胪寺的大小官员,此时同样如坐针毡,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自寺正以下,有一个算一个,都绝对属于贪污者。更高级的寺卿和寺丞,反而有可能是清白的,因为他们平时不经手具体事务。
正七品以上京官,王渊打算至少揪出十个来立威,七品以下会被彻查一堆。到时候,太常寺卿、光禄寺卿、鸿胪寺卿,全都得因此引咎辞职,只看皇帝是否同意他们辞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