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i2r5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起點-第686章 神侯府2鑒賞-wr9q5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不是别人,正是客栈的老熟人邢育森和燕小六。
只不过现在的燕小六,却穿着捕头的一副,而邢捕头则是穿着捕快的衣服。
听到钱掌柜的嚎叫,燕小六就上前几步,一把抓住钱掌柜,开口喝问道:“谁死了?”
钱掌柜还在演戏之中,看也不看就怒道:“我娘子被毒死了,你还问……”
一回头,却看到是燕小六和邢育森,顿时就是被吓得瘫坐在楼梯上,忍不住的结巴道:“燕燕燕……你们怎么在这里?”
燕小六冷笑一声,又是扭头看着邢育森,开口道:“师傅,这是有案子啊!”
邢育森点了点头,抓着钱掌柜拉到桌子旁边,开口问道:“说吧,是怎么回事?”
钱掌柜瞬间怂了,结结巴巴,连话也说不清楚。
倒是旁边的佟湘玉,此刻还想着隐瞒下来,急忙上前拦住邢育森,开口问道:“老邢,你先别管他,你和小六这是……”
“嗨,六扇门里搞什么换位思考,让我们做捕头的,体验一下下属的心情,这不是小六最近就变成捕头了,我来做捕快嘛!”
听到佟湘玉的问话,邢育森开口苦笑道。
“这样啊?那小六现在就是捕头了?”
旁边的老白忍不住的好奇道。
“暂时还不是,不过我们六扇门可发话了,如果这次换位成功的话,那就可以考虑直接转正,也就是说,到时候我很有可能直接成为捕头!”
燕小六则是得意洋洋的一笑,开口道:“不过就算是换了又咋样?在我心里,他永远都是我最亲最爱的好师父!”
佟湘玉闻言急忙陪笑道:“也是额们心里最亲最爱的……好捕头!”
邢育森连忙摆手,显然对佟湘玉的话极为受用,又是上前几步,在桌子前坐下和林寒等人打了个招呼。
不过燕小六却有些不高兴ꓹ 忍不住的开口道:“这就算了,从今天起ꓹ 咱们这条街只有一个捕头,那就是我!”
说完之后,他才是捏着邢育森的衣角ꓹ 大大咧咧的坐在主位上。
邢育森有些不自然,显然是对燕小六的这些做法感到有些不满ꓹ 不过却也没说什么。
倒是旁边的佟湘玉连忙开口附和道:“哎呀,恭喜恭喜!”
燕小六低笑一声ꓹ 又是开口学着邢育森平时的样子ꓹ 开口摇头道:“何喜之有?官职越高,压力越大,我们当差的,风里来雨里去,图啥呀?不就图个百姓安居、苍生乐业嘛!”
旁边老邢忍不住的无奈道:“你小子还学会打官腔了?”
一听老邢这么说,燕小六就干咳了几声。
邢育森一看小963六这样,就忍不住的把手中茶碗放在桌子上ꓹ 开口喝道:“咋了?我还说不得你了?没规矩的东西!”
“说得,说得……”
燕小六急忙点头ꓹ 不过随后却是撇着嘴开口道:“我在没规矩ꓹ 也不可能不遵守六扇门的命令!”
一句话ꓹ 把老邢给气的手指颤.抖ꓹ 指着燕小六半天,却也说不出什么来。
倒是旁边的林寒ꓹ 看到老邢如此ꓹ 就连忙扶着老邢坐下ꓹ 开口苦笑道:“郉叔您放心吧,小六这捕头还没当过瘾ꓹ 过一段时间等您换回来就好了!”
一看是林寒,邢育森才算是消气,只不过依旧是忍不住的埋怨道:“小寒啊,你是不知道这小子有多过分,昨天开始换了之后就颐气指使的,真拿自己当个官了……”
林寒一阵无奈,而旁边的燕小六看到老邢真生气了,也急忙开口道:“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嘛,那啥……你……钱什么来着,(b你刚刚不是说你娘子被毒死了吗?”
一看燕小六指着自己钱老板就急忙摇头,连忙否认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可没说……”砰!
老邢把手中的茶碗一摔,目光凌厉的瞪了过去,口中更是低喝道:“说实话!”
“我我我……”
冥王絕寵:金牌殺手妃 蘇暖色
钱掌柜一缩脖子,顿时给吓了一个激灵,急忙指着旁边的佟湘玉开口道:“是他们,是他们毒死我娘子的!我娘子的尸体就在楼上……”
到了此刻,钱掌柜也不敢隐瞒下去了,心里更是惴惴不安,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钱夫人压根就没死。
燕小六和老邢则是对视一眼,都是急忙冲到楼上去,没多久,就看到了客房之中假死的钱夫人。
旁边的佟湘玉此刻却忍不住的扶额,她花了几百两银子,就是想要息事宁人,揭过此事,只不过没想到现在还是被老邢和燕小六给指导了。
等到燕小六和老邢两人走向下来的时候,两人都是眉头紧皱。燕小六更是走走停停,作思忖状,不过旁边的众人,却都是冷眼旁观,准备看看老钱是怎么圆过去的。
钱掌柜此刻则是满头大汗,紧张不已,那蘑菇究竟能够让钱夫人昏死几天,钱掌柜也不清楚,此刻他生怕钱夫人醒来,就急忙问道:“燕捕头,这事到底咋办嘛?您倒是发句话呀!”
燕小六微微一愣,他虽然做捕快有些日子了,可是哪里有这种事情的经验,此刻也只能随口道:“那好……先把遗体抬下来吧!”
一旁老白忍不住的无语到:“抬尸体干嘛?那不是放房间里好好的吗?”
燕小六一瞪眼,老白顿时无奈道:“好好好,我这就去!”
同居契約:寶貝別使壞 魅魘star
不过旁边的老邢则是开口道:“慢着,我认为,遗体还是放在屋里比较好!”
老白一笑,开口道:“还是邢捕头知道疼人!”
老邢闻言则是摇头说道:“这跟疼人没关系,放屋里,是为了保留犯罪现场!”
一听老邢跟自己唱反调,燕小六顿时就不乐意了:“现场早就被破坏了,还保留它干吗,赶紧抬去!”
老白一阵无语,只能看向老邢。
谁知道燕小六却又是瞪着眼睛喝道:“怎么着?我说话不管用是不是?”
一看燕小六这架势,老白就忍不住的无奈道:“管用管用!”
只不过才刚刚动脚,老邢就再次开口道:“慢着……”
“……”
众人都是齐齐无奈,小郭更是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哎哟,您老二位能不能商量好了再说啊?”
老邢和燕小六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满,却又是异口同声道:“不能!”
“不是,那你俩这样,我到底听谁的?”老白摊手。
老邢和燕小六则是再次对视一眼,又是齐声道:“你自己决定!”
看着两人此刻的样子,谁都知道老邢和燕小六此刻是在斗气,这一幕,也让老白感到有些头大。
倒是林寒忍不住的开口道:“这既然是钱夫人,那不如让钱掌柜来决定吧!”
钱掌柜原本缩在角落里,还想着怎么解决现在的事情,此刻一听林寒的话,就连忙满脸沮丧的哀嚎道:“娘子,你死得好冤呐,这就叫白发人送黑发人……”
不得不说,此刻钱掌柜这哭声震天,倒是还真有那么几分丧妻的样子。
这也让客栈众人看的鄙视不已,不过燕小六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也不知该怎么办。
旁边的老邢则是面呈嘲弄之色,低笑了两声,显然是准备看笑话了。
看到老邢的目光,燕小六就猛的一咬牙,低吼道:“别哭了!我来问你……”
这一声大吼,果然是把钱掌柜给震住了,只不过这忽然来的安静,却也让燕小六瞬间忘记了自己要问的问题,一时之间更是大脑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问。
愣了片刻,燕小六才忽然开口道:“你娘是怎么死的?”
钱掌柜面色一变,急忙说道:“什么我娘怎么死的?”
一听燕小六说错,老邢也在一旁提醒道:“是他娘子!”
“对,他娘子怎么死的!”
燕小六顺口接过来,就指着钱掌柜开口喝问道。
钱掌柜又是装着抽泣了两下,随后才开口道:“什么他娘子,是我娘子!”
到了此刻,燕小六才终于是缓了过来,连忙改口道:“你娘子是怎么死的?”
陸門七年顧初如北
钱掌柜一指旁边的老白佟湘玉等人,急忙开口道:“就是他们,被他们的小鸡炖蘑菇给毒死的!”
一看是客栈里的众人,燕小六瞬间就有些发愣。
倒是老邢这时候开口问道:“谁炖的鸡?”
众人一指李大嘴,齐声道:“他!”
寵物嬌妃不要臉 楚夢浮
就算知道钱夫人没死,此刻李大嘴也忍不住的开口道:“不是我啊,我只管煮水下锅!”
说罢,又是指着小郭,开口道:“鸡是她杀的!”
一看李大嘴推到自己身上,小郭也忍不住的慌张的指着老白:“毛是他拔的!”
老白也同样不愿意沾染此事,又是指着李大嘴,开口道:“盐是他放的!”
李大嘴瞬间就不乐意了,又是指着佟湘玉道:“盘是她装的!”
佟湘玉原本还想说是林寒送上去的,结果看到林寒之后,却又是无奈道:“菜是他夫人吃的……”
一看众人你推我我推你,老邢就忍不住的无奈道:“这么说,你们都有嫌疑?”
众人一阵无语,都是摆手道:“没有!跟我没关系啊!”
燕小六却大手一挥,开口喊道:“这可就由不得你们啦,全部带走!”
说罢,就准备带着众人离开。
只不过老白等人却都是无奈的看向了林寒,毕竟林寒和柳若馨可都是知道钱夫人是假死的。
此刻看到燕小六要动真格的,林寒就开口笑道:“小六子,郉叔,其实蘑菇是小贝采的!”
钱掌柜也连忙点头道:“对,是莫小贝,她采的毒蘑菇!”
燕小六和老邢都是对视了一眼,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那她人呢?”
冷情總裁的豪門新娘
众人微微一怔,再次看向柳若馨,只不过柳若馨却始终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不用问,燕小六和老邢两人也能够看出来,这件事情恐怕只有柳若馨知道了。
只不过柳若馨的身份,却让两人都是有些忌惮。
此刻的燕小六,只能看向老邢,想知道到底该怎么说,老邢则是一扭头,假装没看到燕小六求救的目光。
见此,燕小六也只能咬着牙开口问道:“柳姑娘,莫小贝呢?”
柳若馨摇头,却依旧是不说话。
这倒是让燕小六彻底的犯难了,愣了片刻,他才无奈的开口道;“柳姑娘,西厂现在不能办案,莫小贝现在是嫌疑人,你要是不交出来,那就是窝藏罪犯!”
一席话,燕小六可是说的严厉无比。
柳若馨却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随后才开口笑道;“你说我带走了莫小贝,证据呢?说不定小贝早就逃了呢?”
“逃了?”
燕小六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忽然开口笑了起来,也笑的众人都是莫名其妙。
“不是,你笑啥啊?”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旁边的李大嘴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燕小六却是看着众人乐道:“逃得好啊,我终于可以签发通缉令了!”
“……”
众人一阵无语,都是满脸黑线的看着燕小六,旁边的邢育森更是满脸无奈的扭过头去,假装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徒弟。
燕小六确实欢天喜地的跑了出去,老邢也只能无奈跟上。
而另一边,钱掌柜看到众人鄙视的目光,一想到莫小贝要被通缉,也同样是无地自容,只能垂着头回到楼上去。
等到钱掌柜离开,佟湘玉才开口叹道;“唉,若馨啊,小贝到底去哪里了?”
柳若馨低笑一声,开口低声道:“搬救兵去了!”
半尾龍魚 貓二爺
“你也不要瞒着额了,展堂都跟额说了,你带她去了神侯府,这件事情,说到底是咱们滴错,现在事情真闹大了,小贝可咋办啊?”
佟湘玉一脸担心的开口问道。
而柳若馨闻言则是摇头道:“掌柜的,你就放心吧,钱夫人又没死,他们凭什么会没事的!”
佟湘玉一愣,她只想着息事宁人,却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此刻听到柳若馨这么说,她才忍不住的叹了一声,却也不在多说。
这边几人正说着,那边的燕小六和老邢两人就捧着一张通缉令走了回来。
看到上面的画像,老白就忍不住的开口夸赞道:“哟,小六你这画的还.挺.像的嘛!”
听到夸奖声,燕小六洋洋得意道:“那当人了,你也不看看是谁画的!”
、说罢,还喜不自禁的看着那通缉令,开口笑道:“这可是我签发的第一张通缉令啊!”
看到燕小六这得瑟的样子,旁边的老邢就忍不住的无奈道:“有功夫多练练字,瞅瞅你这签名,写的那叫什么啊?你不嫌弃丢人,六扇门还嫌弃呢!”
一听老邢这话,燕小六瞬间就蔫了,有些无语的看着旁边几人,然后对着老白和林寒开口,打断了老邢接下来的话;“那啥,还是赶紧贴出去吧!”
老白和林寒都是对视了一眼,谁也没动,倒是旁边的老邢接过通缉令看了几眼,继续开口笑道:“贴出去也没啥用处,都没赏银,谁给你通缉去?”
众人都是一愣,佟湘玉也忍不住的问道:“赏银不都是衙门出的吗?”
老邢则是摇头道:“那得上头特批,或者是……民间赞助!”
众人都是一愣,忍不住的惊讶道:“赞助?”
老邢重重点头,而众人此刻则都是齐齐的看向刚刚走下楼梯的老钱。
一听到赞助这两个字,老钱瞬间就是一个哆嗦,扭头就想要往楼上跑,只不过却被林寒和老白眼疾手快的拽了回来。
他们可都是知道,这钱夫人压根就没死,老钱根本就是来讹人的,现在逮着机会,自然是要找老钱了。
“别……你们干嘛……我没钱!”
老钱忍不住的哀嚎了起来。
老白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开口道:“那可是你的娘子!怎么着?你还准备扔下你娘子不管了?”
“我……”
老钱抱着双手,说什么也不肯撒开,只不过在看到燕小六和老邢的目光之后,却只能是悻悻的松开口,从怀中取出一小块银子,低声道:“就这么多了……”
众人看到钱掌柜这一副守财奴的样子,都是忍不住的讥讽道:“两小无猜?”
钱掌柜苦着脸,又是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不能再多了!”
众人都是乐不可支,忍不住的再次开口:“干柴烈火?”
钱掌柜的胖脸猛的一抖,满脸的肉痛,又是掏出了一点:“最后一点,我还得留着盘缠回家呐!”
这一次,连老邢和燕小六都看出不对劲了,这个老钱就算是在小气,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小气啊!
而众人则是再次开口道:“情投意合?”
钱掌柜已经是欲哭无泪了,猛的咬了咬牙,把自己的衣服兜翻了出来:“好吧好吧……全都在这儿了!”
看到老钱这副德行,佟湘玉就忍不住的气到:“比翼双飞!”
钱掌柜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也不顾众人看着,就脱掉那臭烘烘的鞋子:“这是我的保命钱啊!”
众人都是一愣,看着钱掌柜最终取出来得几个铜板,忍不住的问道:“你就剩这仨铜板啦?”
钱掌柜委屈无比的抽泣道:“这还是趁我娘子没注意,偷偷藏下的(被小六抢走)你省着点花啊……”
到了此刻,先前佟湘玉给钱掌柜那二百五十两银子,现在已经全部吐了出来,非但如此,钱掌柜还把自己的保命家底三文钱也倒贴了出来。
偏偏现在他还不能不出,毕竟现在他们想要讹诈同福客栈,他要是演砸了,到时候坏了钱夫人的好事倒是没什么,关键就在于以后她和钱夫人的日子,恐怕是再也过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