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餘燼之銃 線上看-第三十六章 進化與昇華讀書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前进!”
那人站在船首,放声大吼着,随着他的吼声响彻,脚下的铁甲船也开始逐渐加速,伴随着躁动的锅炉,激起重重浪花,宛如一把利剑般劈开了海面。
这是疫医起航的第四天,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他判断他的位置大概贴近英尔维格海域,再有大约十几天的时间他便能脱离英尔维格的周边海域,抵达英尔维格与维京诸国之间空旷的公海之上了。
近些年人类的科技在快步前进,但在航海定位上却没有多大的进展,一旦步入这茫茫的大海之后,能依靠的便只剩下个人的经验以及海图、指南针、六分仪等工具,也因此诸国对于海域的把控都很薄弱,疫医倒不担心会遇到什么。
“船长,这些就交给你了。”
享受了一阵海面的微风,疫医对着一旁高大的男人喊道,男人则冲他点点头,指挥着其他的水手们。
疫医没有什么远航的经验,为此劳伦斯给他弄了一个靠谱的船长,据说原本是高卢纳洛军方的人,但在劳伦斯出现后,成为了他正教的一份子,同样的也拥有着秘血。
在步入船舱前疫医看了一眼船后方的海面,还有数艘这样装有火炮的铁甲船跟着他们前进,铁甲上打满了铆钉,汽轮机轰鸣作响。
仙武召唤系统 我真是老王啊
这一切都要感谢于劳伦斯的资助,没有他疫医好像还真没有能力组建出这么一支船队。
走进昏暗的船舱内,疫医接着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在海上的生活是枯燥且无趣的,而且人们常说遇到海盗什么的,其实概率也蛮小的。
这辽阔的大海就像一座迷宫,不走主要航道的话,你很难遇到另一艘船,这里也算是人类尚未完全征服的地带,它风云莫测,谁也不清楚它的想法。
船舱微微摇晃,连带着那些摆在桌子上的实验烧瓶也跟着一起摇晃了起来,不过疫医已经事先做好了固定,就连瓶口都逐一严密地封装了起来。
在这被可以改造过的房间内,另一端还有着较大的空间,上面摆着一张手术台,一个人被固定在其上,因为没有光线映亮这一切,不清楚他具体的生死。
突然船只剧烈地抖动了起来连带着船舱也晃动了几下,这似乎是吵醒了手术台上的人,他发出了一阵无意义的呜咽,但那声音很轻微,转眼间便被舷窗外的海浪声覆盖。
疫医好像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走到办公桌前。
海上的生活很无聊,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因此焦躁不安,但疫医不同,每当有这样的时间时,他都很高兴,这样疫医可以暂时地将自己从世界之中抽离出来,沉浸于某个事情的研究中。
比如他的学术……如果这东西真的算得上学术的话。
拉开抽屉,其中藏着的是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仔细看去,在这本笔记下,还有着更多本和它一样的黑色封皮笔记,不过其他的笔记都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表面布满划痕,书脊也微微开裂。
疫医自认为是一名医生、一名学者,在他这无比漫长的生命力,为了追寻生命的真谛、所谓的真理,他就如同其他学者一样,进行了数不清的研究,也留存下大量的实验记录与笔记。
这是他最新的一本笔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多半也是最后一本笔记了。想到这里疫医带着几分兴奋的情绪,触摸着笔记那崭新的表面。
窗外的海浪声不断,渐渐的乌云密布,似乎有暴雨将至,但这些都影响不到疫医的心情,他所渴望的知识,就存在这航道的尽头,等待他去挖掘。
翻开笔记找到最新的一页,疫医准备接着之前的想法继续去写,但不知为何突然间他想起了劳伦斯和自己的对话。
在帮助自己在船上安置这些实验设备时,劳伦斯问过自己,如果真理真的存在这航道的尽头,那么现在疫医所追求的行为还有什么意义呢?他的答案就在终点,只要抵达那里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努力呢?
疫医笑笑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劳伦斯这样的战士,自然难以理解自己的想法,他肯让自己离开追求真理,已经是莫大的宽容了。
他当然自己在这航道的终点会迎来所有的答案,可那毕竟只是结果,疫医更愿意享受的是过程,那种绞尽脑汁、不择手段,用一个又一个血腥残酷的实验,去证明一个又一个的线索,直到得出真相。
这就像拼图游戏一样,疫医渴望着最终的答案,但同样他也醉心于这追求的过程。
“那么从哪里写起比较好呢?”
疫医沉思了一下,似乎有了思绪,动笔写了起来。
“有时候我在想,我所认为的‘进化’或许与炼金术师们所认为的‘升华’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可以说这两者都是使其原有的形态,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一种‘升格’。
炼金术师们认为经过神秘的炼金术,能让凡性的物质升华到更高的存在,就像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神明那样。
好吧,得承认这样的形容确实有些夸张,但从我所了解的炼金术里来讲,确实如此,他们杀死金属,然后锻造出更强大的金属。
那么进化呢?”
疫医停住了笔,这是他近百年来一直所研究的问题,但至今他也找不到答案的所在,或者说他找到了答案,但这似乎是错误的答案。
“我一直觉得人类与猿猴是如此地相似,是否说我们便是猿猴的‘升格’呢?通过某种我们尚不清楚的方式,从一个个体‘升格’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个体,当然这些只是形容而已,我不是什么文人,措辞干燥的不行。”
疫医常在笔记里写这样的话,似乎他准备把这个笔记给谁读一样。
“最初给我带来启发的是那场该死的黑死病,人类在这疫病面前毫无抵抗力的死去,但我又听闻某些生物有着抵御其的力量,疫病完全无法影响它们,那时起我就在思考人类能不能变得像它们一样。
之后我便遇到了妖魔,这真是一种完美的生物……如果它们可以被称作生物的话,本质上它们都是人类,一个又一个被侵蚀扭曲的人类,但在这种神秘的扭曲之力下,人类变成了近乎完美的生物。
综说出来就会被查水表的男人 申屠此非
从繁衍的角度来看,妖魔产生同类的方式便是诡异的侵蚀传播,而它还具有着可怕的模因效应,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或许人类的一次失误,便会导致所有人类变成妖魔那样的存在。
妖魔本身也有着足够奇异的特性,以我目前所发现的来看,它们自身会根据环境的不同产生变化,面对强大的敌人便长出鳞甲,无法物理杀伤的敌人便用以幻觉来干扰,更不要说它们自身还有着可怕的自愈力等等。
幽冥武神
所以有时候我便在想,是否说这是名为妖魔的升华、名为妖魔的进化、名为妖魔的……升格呢?”
疫医又停了下来,他抬起左手,然后摘掉了手套,露出那扭曲猩红的手掌,其上的血肉还在缓慢地蠕动着,邪异却充满了力量。
“有人说,人类与妖魔是不同的,而且妖魔这样扭曲憎恶的存在怎么可能是‘更高的存在’呢?但我想说的是,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妖魔确实是一种可怕该死的怪物,但从绝对的理性来看,从生物的角度,妖魔比人类强大太多了。
也会有人质疑所谓的‘升格’,可就像我的比喻、那个猜测一样,人类是由猿猴升格来的,从猿猴的角度来看,人类又是何等的残忍与诡异呢?我们奴役它们,随意地玩弄着它们的生死,我们对于它们而言是否说是另一种妖魔呢?”
疫医一边看着自己猩红的左手一边在笔记上匆匆写道。
“对,就是这样,我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证明人类是由猿猴升格来的,但我们都很清楚人类是怎么变成的妖魔,这是摆在眼前的证据。”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从疫医自己的理论来看,他已经完成了他所认为的“进化”,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一点点地替换了自己身体的器官,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变成了与猎魔人相似的存在。
“炼金术师们之中也有人尝试过‘升华’,但他们大多都‘升华’失败了,有的死去,有的则遭到了巨大的反噬,也有的人成功了,但他们‘升华’的并不彻底,似乎我和他们一样,我确实做到了‘进化’,但我‘进化’的不够完整。
这是残缺的升华、残缺的进化、残缺的升格。”
那么……究竟缺失了什么呢?疫医至始至终都想不明白这一点,他仿佛已经站在了真理的大门之前,但被它拒之门外,只因为他没有踏入门中的【凭证】。
疫医放弃思考这些事了,在他看来自己与妖魔之间唯一的差异便只剩下了自我的认知,可唯独这一点疫医产生了畏惧。
前方的道路是一团迷雾,疫医能做的只有去猜测这一切的轨迹,可猜测不一定是对的,这是一场赌局,而他很有可能赌输一切。
因此他不敢赌,他不敢去将自我的认知赌在这进化之路上,如果疫医失去了自我的认知,那么所谓的“疫医”恐怕在完成进化的那一刻便被杀死了。
自己杀死自己?疫医无法接受这些事,为此他也久违地感受到了所谓的绝望,路途就在那里,可他一旦踏上便有可能死去,无法窥视这一切的答案。
希冀于航道的尽头?
实际上疫医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找到所谓的真理,无论是他的《进化论》还是真理,这一切的一切都基于他自己的认知与猜测下,甚至说现有所有人对于妖魔的认知都是基于这样的试错,一点点有了雏形的。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疫医放下了笔,叹了一口气,他追寻这一切已经很久了,早已养成了平静的心态,倒也不急于什么。
把笔记收了起来,放回抽屉里,随后他走向了船舱的另一角,停步在手术台前。
“你现在的感觉如何?孩子。”
疫医说着拿起了手术刀,点亮了灯光。
手术台上响起痛苦的呜咽,随着光芒的亮起,这时才能看清它的样子,之所以用它来形容,是很难评定它的性别,甚至说是否为人。
在似人的身体上有着多处的缝合刀疤,有的已经愈合,有的则还在渗血,仿佛是一具用数不清的破布缝合起来的洋娃娃,而且还不止如此,在多处的身体上已经失去了人该有的模样,它的腿部似乎经历了某种可怕的手术,骨骼被打碎,然后再次重组,变成野兽那样的反曲。
“哦哦哦,真是抱歉,我忘了昨天刚为你做了肺部的移植与气管的修改,你的舌头太碍事了,只能先切掉了。”
听着它痛苦的低鸣,疫医连连抱歉。
“那么我想想,今天该从哪里开始呢?”
疫医拿起挂在一旁的记事贴,上面写着这几天手术的安排。
“哦,今天该更换心脏了,先稍等一下,我给你挑一个绝对有力的心脏。”
疫医说着发出了一阵令人恐惧的笑声,他为这个逐渐非人化的生物插上输血管,挂起来的血包开始向这躯体导入鲜血,这都是些含量极低的秘血,能维持它的生命,但又不至于让它失控。
转过身,拉开手术台旁的隔帘,在这隔帘之后的是另一个手术台,上面束缚着一个狰狞的妖魔,可此刻这暴戾的妖魔温顺的就像小猫一样,在疫医变态的学术心理下,它已经被分割的差不多,胸口刨开一个巨大的伤口,其下的骨骼也早已被切断,跳动的心脏清晰可见。
对,一切都是未知的,无论是自己的《进化论》还是航道尽头的真理,唯一真实存在的东西是实践,只有实践才能证明真实。
就像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样,曾经疫医没有这样的资源,他只能将自己作为小白鼠去修改,可在与劳伦斯的互相成就下,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源。
如果前方的道路充满迷雾,那么就创造另一只小白鼠、另一个疫医吧。
疫医这样想着,手术刀向下切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