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0f8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ptt-13 追蹤推薦-a9mxy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吕屏借另外二人的法器为陈航、周诗兰和汤海瑶又开了一次坛,而这一次的结果和陆凝的情况如出一辙。
“很明显,确实是参与那个接龙的所有人都带上了这个阴气标识。”宋采薇皱着眉,“这事比我想的还要大。”
“那个接龙……不知道是什么来历。”金云泰也是摇了摇头,事到如今陈航早就把之前的接龙内容给几个人看过了,但是看过又能怎么样呢?
不能退出——这是三个人一致的观点。当鬼怪制定的规则根源尚未被解明之前,任意打破规则框架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
“等下次轮到你们创作的时候,尽量给自己一些有利条件。很显然你们的遭遇和故事的发展有一定的关系。所有的规则都是逼着你们继续给自己增添危险而设置的。”宋采薇说。
“宋姐姐,你们在我们旁边难道还不是有利条件?”陈航问道。
“我们要是碰上那种大妖也会不敌的,善泳者溺于水,降妖除怪反而被杀的道士历史你想听多少?”宋采薇哼了一声,“金老,看起来这次和以往不同,我们不是除了他们身上的煞就能解决问题。”
“说的不错。”金云泰从颈间抽出一个挂坠,似乎是木雕的材料,暗红色。他伸手在上面轻轻抚摸,喃喃道:“大鬼,小鬼,阴气引鬼;得归,且归,吉时当归。”
陆凝感觉自己手上的白环稍微凝实了一些,随后有恢复成了相当虚无的模样。
驭鬼门顾名思义,善于使役鬼仆。不过和炼魂一类的邪术不同,驭鬼门使用的是和一些驻留世间的鬼定下度化约定,鬼魂借助道士在阳间行走积累阴德,以期入轮回得一个好的来世,而道士也同样得到了鬼魂之助,属于双赢。金云泰作为驭鬼门的前辈,手中订下了约定的鬼魂数量委实不少,在刚刚商谈的过程中,他已经放出了那些鬼魂帮自己搜罗消息去了。
在场的人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唯一的感觉就是周围稍微变凉了一点。
金云泰抚摸着挂坠默不作声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随后将挂坠放回衣服内,开口道:“我们就去枣园庄。”
“金老,难不成……”陈航有些惊讶。
“对你们那个接龙群的探究也要继续,但你们的问题有一部分来自于那个白礼,至少是一部分。”金云泰起身,“事不宜迟。”
“我来叫车好了。”陆凝说。
“我们恐怕这几天都要跑在路上了,我直接找租车吧。”陈航皱了一下眉,“我们这些人得两辆车,你们谁有驾驶证?”
“我会开。”陆凝在集散地已经学过这些基础载具了,而李文玥自己一个人也是拿了驾照的。另外齐眉和宋采薇两个人也会开车。
陈航这人的优点就在于做事利落,众人到了租车的地方,两辆车就已经被开到外面的停车场上等着了。
“一个星期ꓹ 咱们走吧,轮换着来?”陈航有些得意地看了看两辆三排座位的车ꓹ 伸手拉开车门,直接坐进了驾驶座。
棄妃狠絕色:王爺,請下榻! 南門七
陆凝开车的时候,齐眉、汤海瑶、滕璇几个人就开始搜索有关枣园庄的信息了。
如果按照那些还在举办白礼的村镇定义来说ꓹ 枣园庄实际上并不是完全符合。地处庚午市以北的枣园庄是个种植业相当繁荣的地区,连地名都是因为很久以前一位老财主在这里拥有的一座枣园命名的。当然这些过去的事情也就是APP上查得到ꓹ 按官方说法是这里有一大片枣林,不仅是当地经济的一大来源ꓹ 还繁荣了旅游业发展。
既然这样繁荣ꓹ 枣园庄也当然不是那种偏僻、落后、缺少教育的村子了,光是常驻人口就有七八千,还有不少外来务工人员,是个和回龙堡一样发展得很不错的城镇。
汤海瑶先说出了枣园庄的白礼那部分消息。
枣园庄的繁荣是当年的老财主用白礼换来的。可是后来的一系列事件中,老财主死了,家道中落,只有他换来的那片肥沃的土地依然在哺育着那里的人。白礼所能换来的繁荣也只是有限的ꓹ 随着那份恩赐即将迎来结束,枣园庄也将重新恢复为一个普通的村庄。大产量的农林业也会一去不复返。
有人说ꓹ 老财主其实没有真的家道中落。他既然知晓白礼ꓹ 也肯定懂一些道术ꓹ 他知道一些东西躲不过去ꓹ 那么不如散去明面的家财,转入暗处。即使他死了ꓹ 他的一些东西也留在了枣园庄ꓹ 他的后人也留在了枣园庄。
他的后人不会让祖先费尽心血的这片土地失去肥沃ꓹ 而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再一次的白礼。既然当年只有大约百人的小村庄能承担一场白礼的损失,那么如今已经发展成万人规模的枣园庄再进行一次白礼也是轻而易举。
神醫特工
“荒谬!”吕屏冷哼一声ꓹ “若此言属实,此人定然没有一一询问过枣园庄住民的意见!何况纵有千般理由,夺人性命实属作恶,执迷不悟!”
“白礼……不需要所有人一同举行吗?之前那个老爷爷不是说要全村子的人一同执行才可以?”滕璇问。
“啧啧啧,那鬼怪有人能吃,那么有人举行仪式就可以,这种送上门的好处怎么可能不要?”齐眉晃了晃手指,“别把它们想得太守规矩。”
“有没有关于白礼的鬼怪消息?”陆凝又问。
“没有,庚午志怪对枣园庄倒是有些鬼怪描述,但都是很确切的记述,看上去都不像是白礼所对应的。”滕璇看了眼陆凝的手机,然后又说,“文玥,有个视频组聊天邀请。”
“谁的?”
“突破天际的蟑螂……拉了一个群。”
“是陈航,接通。”
很快手机里就传来了陈航的声音:“哈罗各位。”
没等陆凝说话,就听见了一个沉稳的声音:“怎么回事?突然拉一个群,李文玥的那个怎么不是她自己?”
“开车呢。”陆凝回了一句。
巔峰神跡 王小凡
“好了各位,我把老钱,杨采,张欣晴和丹丹妹子都拉进来了,孙胜昔那小子有点问题,我们等会解决。”陈航说道,“现在我们就先这样商量一下吧。”
星鎧武裝 王屠聖明
“商量什么?”这次是一个女生的声音,语速很快,是张欣晴。
“各位,直接告诉你们好了,我们几个真的遇到鬼怪事件了,现在侥幸逃脱,都在一块儿。”陈航说道。
“这个玩笑可不怎么样,陈航。”沉稳的男生说道,这是钱义朋,也就是已经在枣园庄的那个人。
“老钱,我们正往你那里去,我们刚听说了白礼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那地方非常危险——你干什么要过去?”
“过年。”
“啊?”
钱义朋笑了一声:“我老家是枣园庄的,后来顺着当时庚午市开发搬到了市区,但过年还是要回去一趟,正好取材,那个白礼……就是那些APP上说的那样?”
“老钱,别不当回事。我们是真的遇到了才会和你这么说,你这两天就没碰到不对劲的东西?”
夢幻空間 玄雨
“没有……年节气氛很浓,家家张灯结彩的,和以往没什么区别。”
“啧……张欣晴,你那边呢?你去密城总不会也是回老家吧?”
“就是来看看情况,我也挺好奇这些事情的。你们说碰见鬼了?谁碰到了?”张欣晴问。
“我和诗兰,还有李文玥、汤海瑶她俩,都已经遇见了。我们身边还有几个道长。”
“唔……我还担心说出来会吓到你们。”张欣晴说,“我在密城已经遇到了。”
“什么?”陆凝听见手机里传来了好几个人的声音。
“这里简直是个鬼怪荟萃的地方,我到密城的晚上就碰到了窗外有鬼影飘过的情况。半夜三更能听见天花板上面有女人在哭,出门坐个车还得先看一眼司机在镜子里有没有影子。”
“你等等!你还是张欣晴吗?你真不是已经被鬼……”
“哈哈哈骗你们的。”张欣晴忽然笑了起来,“没那么严重啦,就是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我住酒店,可是每天我早晨走出来的时候,都能看到房间门口的那块地毯湿了一块,我们这一层的门口都是这样。我问过酒店工作人员,他们也不知情,监控当中也没任何显示。”
“宋姐姐,有什么头绪吗?”陈航大声问。
“总之先搬出来,如果是一层都有,那么不是锁定你的,先出来看看这种情况是否还持续发生。鬼标、鬼动、鬼径的可能都有,没现场看过我们也不能确认状况。”宋采薇马上说道。
“嗯?这就是道长吗?听起来很年轻啊。”张欣晴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样子。
“我说……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在家也没那么安全了。”另一个男生杨采也说话了,“故事里我陪卢江洋去了那个苇叶村,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故事本身就是有问题的。道长给我们算了一下,身上有问题的就是我们几个参与了接龙的人。”陈航直说了。
“那不直接查郑云亭?”杨采提高了声音。
“需要点时间。”略显有些小的声音传来,是燕子丹,“社长虽然和我们关系都不错,可你们谁知道他是庚午市哪里人?要想知道只能想办法从学校调资料,具体的住址之类的。社长好像没有把太详细的个人资料公开过。”
“你已经在调查了?”陈航问。
“那倒没有,我又不是当侦探的材料。我只是觉得有些古怪吧,不过在我周围还没发生什么鬼怪之类的事情。”
“丹丹妹子,你得相信我们,这件事一不留神可能会丢了命,还不只是自己的命。”陈航严肃地说道。
“我明白,那么这个群里的人就是你们认为比较可信的吗?”燕子丹问。
“算是吧。”陈航说,“我能筛选出来的就你们几个,跟别人我也不是那么熟啊。”
“根据我们从那个叫人间生死簿的APP上得到的消息,那里有人要再次举行白礼。”陆凝说道,“这个APP是专门搜罗一些涉及鬼魂人命的小道消息的,而这个消息目前看来是真的的概率很高。”
“所以……有人会在枣园庄举行白礼?那可不好办了啊……”钱义朋也认真了一些。
“怎么说?”陈航问。
“你们从地图上可能看不太出来,枣园庄发展到现在,虽然对外来说是一体的,但内部按照河流和地势实际上划分成了四片。用我们这里的称呼来说,是旧园,下河稍,大东路和草洼子。互相之间其实有一些距离的,面积也比地图上来的实际大很多,要想从这里面找出要暗中进行白礼的人可不容易。”
“没关系,白礼没办法暗中进行。”陆凝说。
“是啊,金老说白礼无论如何也一定有个白天的祭祀,还要准备十口棺材,一些基础的必要条件是不可能跳过的。”周诗兰也说道。
钱义朋叹了口气:“放在平时……要是想找这种倒是分分钟就可以揪出来。但是现在可是临近过年,家家户户都要祭祖,再不济的也会准备一些供品、灵位什么的,这算是传统了。我们又怎么从这里面找出来真的在进行白礼的那一家?”
“……十口棺材?吕道长,这棺材总不能用骨灰盒之类的东西替换了吧?要是那家能在桌上摆十个饭盒代替棺材的作用,我们可就真没办法了。”陆凝有点担心地问。
这是金云泰得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莫要担心,棺材必须是能够装入一具躯体的,如今看来白礼似乎尚未开始,理应是在考虑如何将尸体运送入棺材之内。当然,李文玥小姑娘的思虑也没有错,需要的仅仅是能够装殓一具尸体的容器,它可以不是正常的棺木形式,因此也不会很容易找。”
“金老,我问一下。如果那户人家在墙上挖了十个洞,或者将十棵树挖空……”陆凝的思维在这方面就很快。
至尊女相 恒河沙數
“应该是可以保证白礼顺利进行的,只要他们能想办法把尸体放进去。”金云泰说,“然而你所说的要注意一点——白礼的十口棺材必须提前全部准备好,不能死一个人现做一个,因此他们若是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十口棺材绝对已经筹备完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