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45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長子-第六百四四章 年關到來 時間膠囊讀書-9gzr1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儿臣李恪拜见父皇…!”
李恪被叫到了李世民的面前,等李恪行完礼之后,李世民不耐烦的指了指下面的广场之后被打翻的十一团问道:“恪儿,你是十一团的教官…这…这…你这教官也太不称职了吧?”
“额…!”李世民的话,让李恪微微有些难堪的道:“父皇…这确实是儿臣的错,不过,儿臣也是无奈呀!”说着,李恪偷偷的看了看李世民身边的那些重臣道:“这群人占着自己的父辈是大唐有功之臣,进入了虎贲团之后,就从来没有完成过一次满额的训练。
站军姿一天两个时辰,他们站一个时辰,就不站了,我曾经想要惩罚他们,可是还没有惩罚,他们自己就倒了,还说是我虐待他们。
他们要回去禀报家族,要儿臣好看。
就在昨日,这群人还闹着要吃鹿肉,如果不给吃鹿肉就要罢训,儿臣很害怕他们回去和他们的父辈告状,这样会引起各位大人对我的偏见。
所以儿臣只能任由他们闹,儿臣有罪,儿臣请父皇责罚。”
说完,李恪干脆的一躬到底,等李恪说完,那些旁边的大臣们,脸色都不太好看了起来,他们也听懂了李恪的话语,自己的这些子侄,用自己的名义在虎贲团依旧纨绔不已,不训练,辱教官。
“混蛋…!”忽然,韦正突然发飙,一句混蛋出口。
一边的韦挺连忙的拽了一下韦正,但是韦正却不顾一切的来到了李世民的面前道:“陛下…此罪不能怪吴王殿下,一切都是我等教子无方,这些混蛋,我等以为在虎贲军中,可以望子成龙ꓹ 但是可以,这些混蛋ꓹ 依旧敢狐假虎威。
请陛下治我等的罪…!”
说完,韦正苦涩的跪了下来,而这一跪ꓹ 也是让其他的十一团的父辈,露出了凄苦的表情ꓹ 跟着这些人也都一一的跪了下来,向李世民乞罪。
在场下ꓹ 欢呼声连连ꓹ 七团的父母兄弟姐妹大声的欢呼着,这些欢呼声十分的刺耳,这些贵族之子居然不是百姓之子的一合之敌,这真的让人无法接受。
欢呼声越大,耻辱感就越多。
就在所有人都请罪的时候,忽然,李恪看着李世民道:“父皇ꓹ 如果各位愿意将自己的儿子教给我训练,按照训练其他团一样的模式训练。
当然了ꓹ 那种训练很苦ꓹ 恨累ꓹ 而且还会被打ꓹ 受罚,甚至我们要摧残对方的心理。
不过ꓹ 只要训练成功ꓹ 就会像下面的七团一样ꓹ 不知道,在坐的各位愿不愿意放手一次…!”
“吴王殿下的意思ꓹ 我们这些儿子还有机会?”韦正看着李恪问道。
李恪点头道:“当然有机会…以前这段时间,我是担心你们,如果你们可以授权给我,那我就可以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了。”
“好…!”韦正还没有说话,虞世南在一边喊了起来。
虞世南是“十八学士”之一。贞观年间,历任著作郎、秘书少监、秘书监等职,封永兴县公,故世称“虞永兴、虞秘监”。他虽容貌怯懦、弱不胜衣,但性情刚烈,直言敢谏,深得李世民敬重,时称“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
刚刚十一团中,也有他的族侄,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就被打的哀嚎乱叫,说真的,虞世南的眼睛中都快要冒火了。
你好我叫蘇小茶 abbyqi
听到李恪还愿意训练自己的侄子。
虞世南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好’跟着就听虞世南道:“吴王殿下…我不能代表别人,但是我虞家的子侄,请随便…一切以军法为主,如果他们不遵军法,打也打得,罚也罚得,我虞家绝不偏袒。”
虞世南说完,杜佑起身…这位杜佑乃是杜家的中流砥柱,现在官拜吏部侍郎,杜佑一生清廉,他在地方官的任上调回长安时,下属想送他一些钱财,杜佑坚决不收,只收了当地百姓的一百张纸,以做纪念。从此杜佑的清廉之名传于天下。
“杜家子弟如果有任何一人敢违反军中之规,杜家绝不袒护,请吴王殿下秉公执法…!”说完,杜佑再次坐下,眼神透出一股坚决。
随着虞世南和杜佑的率先表态,其他的大臣也是一一的表态,而表态的意思也是出奇的一致,就是只要你无望不直接弄死自己的子侄,按照军规来,那么请随便。
当吴王得到了这么一个尚方宝剑之后,嘴角也是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七团赢了,赢的很漂亮,李战下令,今天七团放假一天,和自己的家人团聚,七团的战士发出了开心的谢恩声,只是十一团的人都懵了。
他们被李恪全部带回到了训练基地,本来他们还想见一见自己的父母,可是谁知道,当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己之后,全部都掩面而走。
这种感觉,让这些纨绔们第一次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滋味,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掩面而走,这是一种多大的刺痛,第一次,纨绔们有些心碎了。
“知道吗…?”李恪看着耷拉着脑袋的纨绔们道:“刚刚你们和七团对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崩溃了,跟着全部被捕,知道两边的观众心中是什么想法。
他们的想法很诧异,因为就是一千头猪,也不会输的这么快,输的这么惨。
你们呀…连猪都不如。”
李恪的话,让纨绔们全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可是当他们自己想到自己刚刚的表现之后,愤怒变成了苦涩,因为李恪没有错。
第一次,那些纨绔们的羞耻心也被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吴王李恪用心训练这群纨绔,而这些纨绔们也开始拼命的训练,到底成龙成虫,这是他们最后也是唯一一次的机会。
我的皇後
李战这招用的狠,李战并没有直接的用处罚,因为李战知道,这群纨绔逆反心理很大,要是闹的大了,搞不好会出事情。
所以李战直接将这些纨绔的自信心给扒的一干二净,让所有人奚落和谩骂,这样才能激起这些纨绔们唯一还不从的优点好胜心。
等好胜心激起了,这些纨绔们其实还有的救。
………………………
贞观十年年末…李战走进了李世民的藏宝库,从里面取出了一件物品。
物品不是别的,就是那颗时间胶囊,因为胶囊上面写着一年后开启,按照李战想的,应该是贞观十一年的开启,所以李战向李世民直接将这颗时间胶囊给要了过来。
而且还是秘密的。
李世民也没有怀疑,既然自己的长子想要,他也就给了,只是李世民却并不知道,他的长子手中拿着这颗胶囊心中是有多么的不安。
本来李战对于自己的穿越和他自己以前看的小说一样,就是那种很意外的穿越。
可是当这颗时间胶囊出现之后,李战就知道,自己的穿越根本就没有那么的简单,自己的穿越有点像人为操控,这就让李战有些不寒而栗了。
如果李战的穿越是人为操纵的话,那么李战此时拥有的一切,就应该画上一个大大的引号,儿子,女儿,妻子,父母,这是李战不想看到的。
不过,因为时间没有到,时间胶囊还不能开启,而且现在李战又有一件事情要处理,年关将至,那些使臣终于一一的到达了长安。
禄东赞的吐蕃使团则是最后一个到的…掐点掐的很准。
可是禄东赞去并不知道,就在他刚刚到达了长安之时,就在长安的西南三十里的地方,一支万人的骑兵,也启程了。
这支骑兵是由李战的鳩虎军和虎贲军组合而成,这一万人一共带了五万枚的手榴弹,此时的他们日夜兼程前往肃州之外埋伏,等着李战的军令。
吐蕃以为自己吃定大唐了,李战的妹妹他们的娶定了,可是他们却并不知道,李战可以为他的妹妹弄出什么东西来,注定吐蕃要成为李战的祭品,告诉整个世界,千万不要惹怒大唐和他李战。
“好热闹呀…这里就是长安…!”松赞印加看着繁华的长安,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呵呵…!”对于松赞印加,禄东赞还是很喜欢的,小伙子聪明好学,为人也谦卑,所以禄东赞还是教了很多有用的东西给松赞印加。
“大唐最重要的节日就要到了,当然很热闹,不过,等我们将李战的妹妹给娶回吐蕃,也会这么热闹的。”禄东赞呵呵一笑。
这个时候,松赞印加有些不太明白的看着禄东赞道:“大相,为什么我们不娶公主,非要去那个李战的妹妹,这是为什么?”
看着松赞印加,禄东赞问道:“你知道李战吗?”
“当然知道…一个让王兄吃了瘪的人,我很不喜欢,所以也不明白,为什么王兄要娶这个人的妹妹?”
因为李战打败过松赞干布,让松赞干布吃过瘪,所以这位认为自己兄长是偶像的松赞印加,对李战自然是很讨厌的。
“呵呵…!”看着松赞印加那傻傻的样子,禄东赞微微的笑道:“为什么…因为李战可以给吐蕃带来改变,这位李战可不仅仅只是大唐的秦王这么简单。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位李战还有自己的商业帝国,并且拥有很多我们吐蕃想要的技术。
所以我们一定要交好这位李战,在后面的时间中,我们用了很办法,终于才知道了李战的一个弱点,那就李战太在乎自己的家人了。
跟着我就和大王商量,向大唐求娶公主,不过,这位公主我们要指定为李战的妹妹李倖,只要李战的妹妹成为了我们吐蕃的人,那他李战也一定会答应我们所需要的技术。
这样我们的吐蕃就会得到更大的发展。”
“可是…李战要是不同意怎么办?”松赞印加看着禄东赞问道。
“哈哈…!”禄东赞大声的笑了起来道:“所以我们才会和土谷浑一起陈兵肃州,他想不同意,但是我们就逼着他同意。”
“原来是这样…!”松赞印加慢慢的点点头。
禄东赞哈哈一笑道:“走…我们先去大唐礼部,等安顿好了之后,我带你去长安转转,让你好好的看看长安。”
通天魔相
“真的…那就多谢大相了!”松赞印加开心一喜。
寄宿 木恒
……………………..
甘露殿中,李世民看着李战笑道:“各国使臣都到了,来了之后,都吵吵着要求娶公主,朕准备过了年之后,就开始出题考考他们。”
逆著陽光說愛你
血染風華之傲天 雲顏風輕
李战也点头微笑:“父皇,那我也会过了年之后离开长安,前往肃州。”
“让李君羡去不行吗…你就放心吧,李君羡做事很稳妥的…!”李世民并不想自己的长子前往肃州。
竹林裏的吸血天使
誘妻成癮,腹黑總裁的秘密
“这次我必须要亲自去,别人我不放心…!”
“是不是要用你新制作出来的秘密武器?”李世民问道。
“呵呵…总要人第一个尝一尝,吐蕃其心太大,我这次一定要给吐蕃重创,顺便镇压四方,只要这次这一战打好了,那么我想大唐十年内,将不会有太大的战争。”
“哎…!”一声叹息,李世民道:“辛苦你了…过年还要为大唐打仗。”
“父皇,这算什么…不过,这次我想带李恪,李佑,李愔一起出征…希望父皇可以应允。”
“可以…!”说完李世民看着李战笑道:“战儿,父皇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父皇还真的拿你的这些弟弟没有办法,现在你看看多少。
兄友弟恭…父皇真的很欣慰,当然了,父皇更知道,这里面你的功劳是最大的!”
“父皇…这都是儿臣应该要做的,他们都是我的弟弟,所以我不会让他们误入歧途的,这些弟弟们,以后我也都会带他们去外面见识见识。
我想等见识完了外面的风光之后,他们就会有更大的格局。”
“对了…!”李世民来了兴趣道:“战儿…什么时候你也带我出出海…朕其实也想去见识见识大唐以外的风光。”
李战呵呵得笑了起来道:“父皇就不要想走了,父皇乃是大唐的天,您要是走了,那就是天变了,不过,以后如果父皇有机会的话,可以去我登州看一看,出个短海也可以,对了,我可以带父皇去海上捕鲸,那也是很壮观的。”
“捕鲸…!”李世民哈哈一笑道:“那咱们就说好了,你可不许糊弄朕。”
“父皇放心…不会的。”李战呵呵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