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a5e熱門都市小说 《闢道立心》-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小皇子辯才無雙熱推-r10fr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大极王朝,中都城。
清晨,“啪,啪,啪!”三声净鞭落下,悠扬的钟声传遍整个城市,经久不息。
天子如常坐朝,百官如常上朝,商旅如常贩运货物,夜市与昼市相连,几无断绝,农夫如常耕田,织妇如常织布……
新的一天,但是众人的生活,和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只是具体的情况,略有差异而已。
一个正常的王朝,便是这种状态,如果不是矛盾锐利到不得不改革的地步,谁又愿意每日上街游行,上山为匪呢?
皇子的教育,无论是哪一国,都是无比重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却圣上生辰,祖宗祭祀典礼等时节外,几乎是日日都有课程,无有间休,而教导他们的老师,也是帝国之中,最为顶尖的一批人。
蛭儿皇子在三岁识字之后,就已经有三位老师在教导他知书识礼了,但是也是最为简单基础的一部分内容而已,每日教导不过三个时辰。
当然,和普通孩子比起来,也很多了,只是,你只需要知道,那些十岁以上的皇子们,每日读书练武至少八个时辰,就知道皇室的艰辛了。
射雕黃茹傳 琴瑤瑾墨
为了和帝国最为顶尖的智囊与武将们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每一位皇子所付出的努力,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这一日,教导蛭儿皇子古礼的老师ꓹ 和往常一样,来到专门为皇子开设的书斋内ꓹ 雍王在内的皇子,都在这里渡过了他们的童年,蛭儿皇子可预见的未来也是一样。
这位老师今日要传授的ꓹ 是古书《春秋》的开篇,即郑伯克段于鄢ꓹ 主要目的,不在于告诉小皇子这个故事背后的意义ꓹ 而在于教授小皇子识读这些文字ꓹ 若是能够背诵下来,那就更好了。
萬凰雙生
这个故事中,郑伯与段一母所出,而郑伯出生的时候,方位不对,其母险些因此而死,故而厌恶郑伯。
尽管依照古礼ꓹ 即嫡长子继承制,郑伯顺利继位ꓹ 他母亲还是钟意段ꓹ 并且为段谋反提供各种便利。
有人向郑伯举报段预谋谋反ꓹ 郑伯不急着动手ꓹ 等到段攻打过来的时候,瓮中捉鳖ꓹ 不仅杀死了段ꓹ 还顺势囚禁了自己的母亲ꓹ 一举两得。
在经书之中,段谋逆ꓹ 该受到斥责,但是郑伯在发现弟弟谋反之后,不仅没有循循劝导,反倒坐视之,也不是好人,同样持否定意见。
考虑到蛭儿皇子年纪太小,这位老师句读清楚,在口述的同时,省却繁文,力求将故事讲清楚,而且中途还不时停下来进行耐心解释。
尽管如此,蛭儿皇子表现地,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一手撑着小脑袋,回想着昨夜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完全没有认真听课,让须发斑白的老师,气得胡子抖动不已。
鬼眼嬌妻:早安,總裁夫人 果子粒
“蛭儿,”这老师高声提醒道,小皇子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道:“老师有何吩咐?”
“你来说说我之前说了一个什么故事!”
小皇子苦着一张脸,之前都在梦游,谁知道老师讲了什么东西,已经做好被教训的准备,但是依稀之间,好像在昨夜梦境之中,有关于这个故事的记忆。
帶燈 賈平凹
于是乎,在老师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小皇子侃侃而谈,讲述的内容,不仅比老师说的要详细,还将这个故事的后半段给说了出来。
重生西遊之天篷妖尊
当郑伯囚禁自己母亲之后,感到非常的悲伤,但是昔日曾经发誓不在地上相见,又拉不下这个面子,十分苦恼,有臣子替他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在地底挖一条坑道,这样就是在地下相见了,并没有违背誓言。郑伯大喜,母子二人得以团聚。
神探 平凡心
这后半个故事,经书是持肯定意见的,认为彰显了人伦之道。
我要當球王
小皇子侃侃而谈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过了早朝的父亲,也就是当今天子,正好朝这边走了过来,在窗外听见了这一番说辞。
随着推选制结束时间不断接近,天子权力不断缩水,朝臣都忙着站队了,朝堂之上,也无人听他言语了,就是上朝下朝了,闲来无事,便朝这里走来。
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决定,天子听到了这些,他并不知道后半个故事是小皇子自己加的,但是小皇子能够口齿伶俐地将这个故事还原出来,还是很让他高兴。
老师看见天子到来,有心行礼,天子摇了摇头,示意不要中断,让他继续教授。
这老师因为天子的突然造访,都忘记了小皇子复述的内容,很多他都没有提及,在他看来,一定是小皇子以前听人说起过这个故事。
既然小皇子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那么也就可以进一步传授了,他问道:“郑伯其人,你以为如何?”
會有天使替我愛
小皇子脱口而出,“是为睿智之君也!”
一个弑弟囚母的家伙,竟然被小皇子称为睿智之君,这是这位老先生所无法接受的,当即继续问道:“既然如此,你且说说,他究竟睿智在何处?”
“虽有嫡子之身份,然内有母亲不喜,外有弟弟谋乱,若非其深谋远虑,定是身死国乱。”小皇子说得头头是道。
“古者仁王以孝悌治天下,似郑伯之流,不孝不悌,是独夫民贼也!”老先生努力地想要纠正小皇子的观念。
京極家的野望 吉良上總介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不是在和一个四岁孩子在对话,而是在和一个继承了吴毅心智的孩子对话,本质上,就已经不能够称为孩子了。
“古书所载仁王之事,今人难以考察,为后人杜撰附会而成,出土古籍往往所言与之大异,实不可信也。”
这老师很难想象,自己竟然落入了下风,但是也不急,继续道:“不然,你看今之天下,上至天子,下至百姓,皆孝悌之人,可知古书为真也。”
一个小小的孩子,没有实践经验,还不是他怎么说,就怎么信。老先生想得很美好,只是蛭儿皇子一言就让他亡魂大起。
“不然,我的那些哥哥们,不就是希望父皇早些让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