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bc5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熟能生巧 (第一更)相伴-0joie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江易鸿看了看向南,笑着问道:“怎么?你想加入这个访问团?”
“我无所谓吧。”
向南想了想,撇了撇嘴,说道,“要是通知了我,我就跟着去逛一圈,要是没通知我,那正好,我这边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
他还真不是很想跟着去,这个性质的访问团,估计就是跟博临当地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组织交流交流经验,然后再四处参观考察一下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案例,大概率不会有太大的意思。
两个人在食堂里歇了一会儿,江易鸿便回自己办公室里去午休了,向南则是继续来到青铜器修复中心的大修复室里,准备开始对那件青铜龙形器进行拼对焊接处理。
忙活了一阵,卢国强两人也回来了,向南放下手中的烙铁,转头对他们俩笑道:“卢老师,我这边要配补一个残缺部位,可能要錾刻纹饰,要不,你们来继续焊接?”
十周年之最後的問候 韓錯
女配要種田
“行啊。”
卢国强点了点头,说道,“我来吧,你去忙你的。”
说完,他就在向南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和那位不知道姓名的青铜器修复师一起,开始分工焊接起来。
卢国强和那位都是资深修复师,拼对焊接这样的工艺并难不倒他们,做起来顺畅得很。
向南这边,已经根据这件青铜龙形器的残缺部位,裁下一块大小相当的素面铜板,然后先用锉刀和砂纸,磨锉光洁,再摹绘上与青铜龙形器上的纹饰相一致的花纹,紧接着,就开始了錾刻。
三个人坐在大修复室里,认真而又专注地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没有人说话ꓹ 只听得到工具和工作台偶尔轻轻碰撞发出的清脆声,越发显得安静。
……
在楼下的古陶瓷修复中心里ꓹ 覃小天和王民琦两个人依旧在大修复室里修复着长三角城市博物馆送来的残损古陶瓷器。
王民琦刚刚修复完一件元代青花缠枝葫芦橄榄瓶,正要歇一口气,师公江易鸿就笑眯眯地朝他招了招手ꓹ 说道:“小王,你过来一下。”
王民琦一个激灵ꓹ 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ꓹ 很快就来到了江易鸿的身边。
江易鸿伸出手指了指边上的一个古董箱子ꓹ 一脸和蔼地说道:“仓库里刚送来了一件残损古陶瓷,你拿过去好好看一看,要是没把握修复,你再找你老师。”
“哦,好的。”
王民琦瞄了一眼,觉得这件古陶瓷造型很奇怪,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ꓹ 俯下身子将这件古董箱子搬到了自己的工作台边上,然后一件一件地把箱子里的残片给取了出来。
前世輪回之殤愛
稍稍一拼对ꓹ 王民琦顿时就觉得有点头大ꓹ 这件古陶瓷器ꓹ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ꓹ 应该是清朝道光年间的青花缠枝莲纹粉彩十八罗汉图扁方瓶。
強葷:豪門俏寡婦
这扁方瓶不但釉色、图案十分复杂,它瓶底和瓶颈部位是青花缠枝莲纹ꓹ 瓶身部位则是粉彩十八罗汉图ꓹ 人物众多ꓹ 色彩绚丽,而且造型也跟一般常见的瓶子不一样ꓹ 不但是个长方形的造型,而且,瓶身还跟竹子似的,一节一节的大小不一,古怪得很!
造型古怪一点,王民琦倒是不担心什么,但看到这件扁方瓶复杂的釉色和图案,他就有点萎了,一直以来,他最怕的就是碰到这种釉色和图案都很复杂的古陶瓷器,因为他处理不好啊。
毕竟在修复秦始皇兵马俑时,又用不着上色,也用不着仿釉,他原本就处理不好复杂的釉色和图案,更何况之前还将这两道工艺扔下了长达一年之久。
覃小天就坐在王民琦的边上,他看到王民琦对着一堆古陶瓷残片在发愣,忍不住有些好奇,问道:“你怎么了?脸这么白?”
“没怎么,我就是看到这件古陶瓷,感觉心里有点慌啊,一点都没底!”
王民琦扭头看了覃小天一眼,抬起手来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汗,脸色有些难看地问道,“怎么办?我这是不是留下心理阴影了?以后不会废了吧?”
“你想太多了!”
冰心 夏娃
覃小天嗤笑一声,说道,“要是真有心理阴影也好解决,到时候就专门把你关起来,拿一堆图案和釉色复杂的古陶瓷器让你修复,你修着修着估计就好了。”
“去你的吧!真要那样,我估计得疯。”
愛在永恒
庶女重生:毒妻不低頭
王民琦深呼吸了几口气,下定了决心一般,一脸坚定地说道,“算了,我再等等看,实在不行,找老师给我开开小灶,我一定能克服这块短板的,我是最强的。”
蕪愛江湖
覃小天:“……”
你是不是最强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好中二啊!
……
楼下的王民琦和覃小天发生了什么,向南是不知道的,此刻,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总算是将这件青铜龙形器残缺部位的补块花纹錾刻完毕了。
而另一边,卢国强和那位不知道姓名的青铜器修复师才堪堪焊接好了三分之一的青铜龙形器,而且还是从相对较为简单的龙尾部位开始的,比较复杂的龙头位置都还没有开始动手。
“呵呵,向南,我们比不得你,速度比较慢,有点拖你的后腿了。”
卢国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道,“还好是你在錾刻纹饰,要是我们来,没个两三天时间,这补块肯定是完成不了的。”
“其实也没什么,熟能生巧而已。”
向南笑了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行了,咱们也下班吧,这件青铜龙形器也不是很着急,明天再来一天,估计就能修复完成了。”
“嗯,那行,下班吧。”
卢国强点了点头,和向南一起把工作台收拾干净,各种材料和工具都入柜之后,这才洗干净了手,三个人一同下了楼。
出了文保小院,三个人就各回各家了,向南也没再回公司,这时候许弋澄他们也差不多要下班了,再回去也没什么事,于是,他便踏着夕阳,往家里走去。
到了小区门口,向南先在对面的饭馆里简单地解决了自己的晚饭,这才施施然地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