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啓德:科技史研究重在揭示規律指導當今

韓啓德:科技史研究重在揭示規律指導當今

11月14日,中國科技史學會2020年度學術年會開幕式上,中國科協名譽主席、中科院院士韓啓德致辭時,提了一個他最想和大家探討的問題:要做有意義的研究。他認爲,科技史研究“更重要的是要通過史料揭示規律、明白道理,指導當今”。


西班牙老人疫情期間興起剝奪子女繼承權

什麼樣的研究是有意義的?北大一位青年教師的一篇科學史文章《技術邏輯與技術民族主義》給韓啓德留下很深的印象。這篇文章挖掘、收集了我國20世紀60年代―70年代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研製紅旗轎車的許多鮮爲人知的史料,由此說明當時我國的實際科技能力並不像衆人心目中認爲的那麼落後,令人信服地證明只要我們堅持自立自強,加上正確的政策支持,誰也阻擋不了我國科技事業的發展壯大。他覺得這樣的科技史文章有史料有見解有意義。

韓啓德說,科技史研究要按時間來建構,史料是基礎,文獻學乃至考古學是基本功,沒有豐富的史料,尤其是新發現的史料,要做出原創性的研究成果是很難的。但是不能停留於此,更重要的是要通過這些史料揭示規律、明白道理,指導當今。我們常說“以史爲鑑”,研究歷史是爲了理解當前;知道我們從哪裏來,才能知道我們現在在哪裏,可能往哪裏去。

“但我也發現目前我們有些研究只是史料的堆積,沒有從這些史料中悟出有意義的道理。”他舉例說,例如從不同年代的典籍中比較同一名稱中藥的差異,得出它們並不是同一種藥的結論,“像這樣的研究作爲中藥學研究似乎還有一點價值,但作爲科技史研究就不足道了。”

保利碧桂園·公園大道 待售中 最新單價約48000元/㎡

還有的研究收集人家已經發表過的資料,歸納出一些淺顯公知的道理;有的文章看不出史料與結論間有什麼必然的邏輯關係,等等。韓啓德覺得這樣的研究給人的感覺就成了“爲研究而研究,爲發文章而寫文章”。

“我覺得要做出好的科技史研究,首先要建立追求一流學術的願望,‘板凳願坐十年冷’,捨得下功夫,摒棄浮躁,拒絕平庸。其次是要加強學術功底,擴大知識面,理工醫科出身的學者要特別加強史學功底,歷史出身的學者要努力補充科技醫學的基礎知識,大家都要更好地運用科學方法,加強哲學思考。”韓啓德說。

近幾年,作爲科技史界的一員,韓啓德多次組織、出席有關科技史的學術交流活動,並積極與研究人員溝通交流。他認爲,我國科技史學界對中國當代科技史的研究最爲薄弱,而恰恰當代史與現實聯繫最爲緊密,對當今科技發展的實踐最有實際指導意義。他在14日上午的活動中,建議鼓勵與加強這個領域的研究。

“科技史是小學科,學科力量比較薄弱,影響力不夠大,更需要加強彼此間的密切交流、共同發展,學會的作用顯得更加重要。”中國科技史學會今年已成立40週年,他建議中國科技史學會充分發揚學術民主,更加廣泛動員成員的積極性,組織更多形式多樣的小型專題學術研討會,辦好自己的學術刊物,反映大家的心聲,維護大家的權益。

他鼓勵科技史研究人員自覺把自己的研究與國家戰略聯繫起來,以紮實的研究成果爲我國科技事業發展提供借鑑,爲我國科學文化建設、國家科技自主創新作出實實在在的貢獻。


等了八年,TA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