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frt好看的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二長老VS冰海女神閲讀-0hldp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离开了,名与重跟木冉是看着陆水离开的。
顺便还恭敬的说了句:
“前辈慢走。”
他们自然没有跟着的打算,哪有自己把自己送进虎口的道理。
等陆水走远了,名与重才嗖一声,退出了许远,他主要担心净土木冉对他出手。
其实木冉确实想要动手,但是她受了伤,很难说能不能拿下冥土千羽名与重。
如果能够直接击杀自然没什么,可万一没能击杀对方,反而影响她后续疗伤。
而且这里受限严重,还是先离开再说。
“我走后面,你走前面,再让我看到你…”净土木冉冷眼看着名与重道:
“都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名与重看着木冉,俨然道: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无期。”
说完名与重转身离开,一点没有落荒而逃的样子。
这一次彻底脱离了危险,彼之海岸任他往返。
他名与重千战而不败的神话即将续写。
“无耻,太无耻了。”木冉看着名与重离开,气的咬牙切齿。
要不是没办法,她真的想碎了这个冥土千羽。
她也不是没见过冥土的人,但是这么无耻的,真的是第一次见。
很快木冉恢复了平静,目光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贵族气息。
她也不是个分不清形势的人,当务之急自然是恢复伤势为重。
其他的等之后再说。
如果可以她想要找转生树苗,她父王需要。
没有的话,就找几个冥土的人,出气。
这些人指不定脑子还想抓她。
不过她也不确定冥土有没有来百炼以上的人,如果有,她还是低调一些好。
万一知道她这个公主在,肯定会过来针对她。
随后净土公主木冉,往忘川河道另一边而去。
她觉得那边应该不会有问题。
————
陆水走在忘川河道中。
上去大概需要半天的时间。
也就是晚上的时候。
忘川河道并不普通,仿佛土地都被拉长了一样。
陆水倒是不在意,对他来说只要暂时没有发生大事,问题就不大。
这个时候同样可以用来看书。
天地之力只会越来越充裕。
届时拳打大长老,脚踩三长老,瞪哭二长老。
只是ꓹ 该用什么借口呢?
他们貌似也没不让娶慕雪。
愁呀。
收了这种乱七八糟的心思后,陆水就安心走路看书。
只是刚刚收心没多久ꓹ 一掉微光突然在他脑海中闪过。
陆水停了下来,下意识的开口:
“有光?”
彼之海岸本就是昏暗的地方,更别说忘川河道ꓹ 这里自然没有什么明亮的光线,所以那道光足以引起陆水的注意。
真武真灵立即四处查看ꓹ 可是他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更别说发光的物体。
“少爷,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武开口说道。
陆水闭上了眼睛ꓹ 而后天地之力扩散开来。
刚刚他应该是意外触动了天地之力ꓹ 而后察觉到了光。
天地之力扩散没有多远,陆水就睁开了眼睛:
“找到了。”
随后一道光闯进了陆水的眼中,他转头望了过去。
執卡者 突然光和熱
发现忘川河道中,有一颗发着光的小树苗。
看到这树苗的一瞬间,陆水便知道这是一颗什么树的树苗。
转生树。
“看来转生树就是彼之海岸的特产,这里被认为是轮回之所,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陆水心里暗自想道。
随后陆水迈步来到了转生树苗跟前。
他试着用手去触碰转生树苗ꓹ 然而他的手却直接穿过了树苗。
“不在这边吗?只是投影?”陆水心里猜测。
而且他能清楚的知道,这树没有被使用过。
转生树貌似也只能使用一次。
限制非常大。
如果不大ꓹ 就有些过分了。
陆水看着转生树苗ꓹ 思考了下ꓹ 无声自语:
“倒也不是不能从里面弄出来ꓹ 只是位置不是这里,会引起什么影响ꓹ 也未知。”
转生树虽然特殊ꓹ 但是对陆水来说没有丝毫作用。
可对其他人来说ꓹ 处理的好简直是一条命。
“要把上面的情况弄乱吗?”陆水想到了之前落在他身上的目光。
对方要是对他出手,会很影响他。
“给他们找点事吧。”
下了决定之后ꓹ 陆水开始在转生树苗边刻画阵法。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个位置投影过来的。
但是让它出现彼岸荒地,还是可以的。
就是有些麻烦。
但是不给进彼岸的强者找点事做,他之后可能更麻烦。
尤其是盯着他的人。
一个二长老已经够麻烦了,再来一两个,很头疼。
至于最后转生树苗会落在谁的手中,他不在意。
妖靈師 罪塵
就算落在三大势力手中也没事,帮他们加快复苏,也好。
省得他跟慕雪大婚后,这些势力不堪一击,导致东躲西藏。
找起来太麻烦。
陆水不停的刻画阵法,真武真灵在后面看着,总感觉少爷在对着空气斗智斗勇。
这要是以前,他们都会怀疑少爷是不是发病了。
中二病。
现在自然不敢有这种失礼的想法,毕竟少爷是真的厉害,不是中二病。
就是不知道少爷到底看到了什么。
少爷眼中的世界,跟他们有着本质的差别。
许久之后,真武真灵看到陆水停下了动作。
一幅复杂的阵法随之出现,真武真灵看向阵法,有一种深邃的感觉,阵法的玄奥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
让人有些心悸。
随后阵法出现了光芒,这光芒开始向上涌去。
没有向上多高,光就开始消失不见。
并不是消散,而是涌入了他们看不到的空间中。
很快光芒完全消失,一切恢复平静。
真武好奇道:
透視之眼
“少爷是在做什么准备吗?”
陆水看向真武,摇头道:
“给彼岸的人一些福利。”
转生树这种福利,他们就是想见都见不到。
说完陆水便带着笑意往前方走去。
应该要开始了。
真武真灵不懂,少爷做事果然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
随后他们两个立即跟了上去。
他们有种感觉,这次回去,他们的修为就要接近五阶了。
跟着少爷,哪怕没有一直修炼,境界也不会止步不前,反而快的出奇。
这才几个月啊。
————
叶新站在转生树前。
他看了好久,因为突然的意外,让他担心转生树会出意外。
好在没有丝毫的意外。
此时站了许久的叶新,终于动了。
他把剑匣放在树边,人则盘膝坐在大树下。
等彼岸之地关闭,他就决定陷入沉睡。
这个时代没有可以帮他的人,所以他不需要外出。
等下一次开启,再外出,再去看看是否有真神的踪迹,是否有可以帮助他的人。
如此反复,不曾停止过。
他不担心寿命问题,他可以打不过所有人,但是没有多少人能活过他。
他有真神给予的天赋,生命几乎没有尽头。
只要让他修炼,让他进阶。
哪怕只能晋升到七阶,他也能一直活下去。
更别说他的尽头不是七阶。
數據大魔王 筆下驚魔神
叶新坐在树下,他背对着大树看着外面的双月。
“倒是希望外面的异常能多一些。”
叶新低眉叹息:
“可惜,没有任何异常。”
轰隆!
轰隆!!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又一次从天际中传来。
这一次比之前还要强烈。
不仅仅如此,双月的颜色出现了异常,白色的月光开始变成红色的月光。
叶新一时间愣住了。
“红,红月?
彼岸红月?”叶新激动的站了起来。
红月,红月是一切的开始。
轰!
天际中出现了雷痕。
哗啦。
转生树突然晃动了起来,仿佛在跟什么地方共鸣一样。
此时一道月光从遥远的天空落下。
月光之中有一棵小树苗。
“转生树苗?
怎么会?”叶新有些无法理解。
转生树苗居然真的有。
他在这里无数年,从未见过。
更未曾见过红月。
或许这次会出现真神留下的那些话,或许能够出现无数年都无法出现的转机。
毕竟红月已经出现。
这般想着叶新抬头看向高空的双月。
然而这一看他却愣住了,原先激动的心,又一次冷却了下来。
红月,消失了。
又变成了洁白了月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新看着天空看着双月喃喃自语。
他无法理解这些现象。
以前从未有过的。
“心中执念如红尘业火,地狱恶鬼,何不放下呢?”突然的声音传进了叶新所在的区域。
他转头望了过去。
目之所及没有人。
但是他知道在很后面的地方,有一个和尚在往这边来。
“幽罗古佛?”叶新有些惊讶:
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
“没想到你的来世已经恢复到了这种地步,可为什么我在修真界从未见到过你的身影?”
对方没有传来声音,大概距离太远,刚刚的话是对方以神通传来的。
为的是告诉他,有故人即将登门。
……
二长老跟冰海女神依然在对峙着。
她们都没有行动的想法。
不过她们都很好奇,陆水去哪了?
这都一天多了,为什么还没有上来?
“又想做点什么吗?”二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忘川河道。
以往也就算了,但是冰海女神盯着,就很危险。
“被他人发现,就等于被淘汰。”二长老不会打断陆水的做法。
但是他的做法要是让他自己陷入了长期的危险中,那么就是他自己的过失,从而在修真界惨遭淘汰。
届时就别出门了。
冰海女神自然疑惑,陆水到现在都没有上来。
她要亲眼看一下陆水今生路的表现,对方要是不走。
那就说明有问题。
要不是有陆有婷在这里,她就会去看一下陆水到底在干嘛。
轰隆!
轰隆!!
轰隆!!!
天空出现了声响。
这次的声响比之前大了许多。
二长老跟冰海女神立即望向双月位置。
只是这一看她们就有些吃惊。
九陰弒神訣 九世夢
“红月?”
红月的出现代表着什么她们不知道,但是她们知道,彼岸之地绝对在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
这种变化接二连三的出现,让她们不得不重视。
尤其是二长老。
“第二次了,而且陆水还是没有出现。”二长老觉得十之八九跟陆水有关。
而就在此时,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道月光,月光之中赫然有棵小树苗。
这棵树只要看一眼,二长老跟冰海女神就直接认了出来。
“转生树苗?”
这一瞬间二长老想要直接冲过去抢夺。
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种在后山没什么不好的。
但是动身的一瞬间,她迟疑了。
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怀疑跟陆水有关。
可二长老没动,冰海女神动了,只要得到转生树苗,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巅峰,甚至可以唤醒他们神众真神。
这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他们的神一旦苏醒,仙庭,佛门,就直接落败。
所以陆水的事完全可以延后一些。
这是意外收获。
仙庭佛门绝对没有发现。
就算有,来的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冰海女神要过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在她前方出现。
冰海女神没有迟疑直接出手,她要碾碎突兀间出现的力量。
轰!
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
而让冰海女神意外的是,她居然无法碾碎这突然出现的力量。
“好强。”冰海女神心里有些惊讶。
这时二长老站在冰海女神前方,故作好奇道:
“女神打算去哪?”
“你要拦我?”冰海女神冷眼看着二长老。
她周身有寒气冒出。
“看那些小家伙过桥,不是更有趣吗?”二长老对周围的寒气视若无睹。
“她不去抢转生树?还是说已经有人去了?
刚刚一瞬间她貌似迟疑了。
这又是为什么?”冰海女神一时间不明白陆有婷是怎么想的。
是担心这边的陆水,还是别的?
她无从得知。
但是这些都可以放一边,她现在必须过去。
一旦被他人得到,想要找到难度就会大很多。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转生树附近要是有仙庭或者佛门的人,那才是最糟糕的。
“你拦不住我的。”冰海女神直接动用属于自己权能的力量。
她没有小看陆有婷,一动用就是分身最强的实力。
这一刻汪洋大海般的力量直接涌向了二长老。
可怕的力量带着可怕的意念,那是主神的意念。
在这意念面前,人类如同一叶木舟,而这木舟面对的是苍茫大海。
渺小是人类唯一的认知。
畏惧,绝望,是人类当有的情绪。
“力量攻击的同时,还在攻心?”二长老看着冰海女神平静的开口。
她自然能够清楚的感知到冰海女神的攻击,更能知晓对方的强大。
冰海女神恢复的程度,比她预想的要好很多。
面对着冰海女神强大无比的力量攻击,二长老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只手。
随后按下。
轰!
隆!
一股超越了冰海女神的力量,直接化作一个巴掌将冰海女神的力量按入荒地。
轰隆!!!
爆炸声从大地中爆发。
可怕的力量风暴随之暴动。
轰!!!
大地震动,周围的土地瞬间瓦解,巨坑随之出现。
沙尘肆虐,狂风吹拂。
而二长老就站在巨坑边缘,看着巨坑中心。
她没有乘胜追击,也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
没有轻视更没有凝重。
只是默默的把伸出的手放回衣袋中。
大风从她身边成吹过,吹动着她的衣角,轻抚着她的发梢。
二长老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大坑中心。
那是冰海女神的位置。
此时,力量的风暴开始停歇,沙尘开始散去。
只是在沙尘即将散去的时候,巨坑中开始弥漫出寒气,土地正在被冻结。
一股冰冷的寒气在巨坑中心凝聚。
呼!
所有的力量风暴消失,一切沙尘落地。
冰海女神站在中心位置冷眼看着坑上的二长老。
她的嘴角溢出了鲜血,崩溃的身体在快速的愈合。
“我以为我已经高估你了,可还是低估了你。”冰海女神冷声的开口。
一招。
就一招。
火影之妖帝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分身一招就被对方击败,而且是轻松击败。
在她看来,就算这具分身不是对方的对手,也不应该没有逃离的能力。
现在她错了。
大错特错。
对方根本不能用正常境界去对待。
如果陆家大长老一样。
他们都是各自境界的独一无二的强者。
“不是我强。”二长老低头看着狼狈的冰海女神道:
“而是境界高于我的你,忘了一件事。”
“忘了什么?”冰海女神站在那里,她的身体一直在恢复,而且力量也在变强。
她自然不会放弃转生树苗。
既然对方给她恢复的机会,她也不介意陪对方多聊两句。
这样也方便她沟通本体,借助本体的力量。
不过本体那边自然也在防备着反追踪。
一旦有这种迹象,她就会中断一切。
冰海女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甚至变强。
二长老看着,只是干看着。
仿佛一切对她来说都不足以引起过多的情绪变化。
还不如冰海女神多看陆水一眼。
“你的境界确实比我高,我也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二长老盯着冰海女神,顿了下,继续道:
“但是,你想过你自己在全盛期吗?
想过自己来的是本体吗?”
冰海女神自然想过,她力量恢复的速度应该超过了三大势力所有人。
理论上一个陆家二长老不应该是她的对手。
可惜的是,理论永远比不上实践。
但是冰海女神并不着急。
“那么你觉得现在的我,从你目光下离开,难吗?”冰海女神浑身冒着寒气。
她的伤势已然完全恢复,本体的力量成为了她的后盾。
这一瞬间,寒流往四面八方肆虐,半个彼之海岸,仿佛被寒气入侵。
温度开始下降。
话音落下的瞬间,冰海女神动了。
她化作一道寒流开始离开这里。
这是力量的体现,是主神的权能。
寒气所触及的地方,就是她所在的地方。
寒气之内,处处皆是她,又处处不再有她。
冰海女神并不认为陆有婷可以阻止她离开这里。
就算陆有婷可以打败她的分身,但关于主神的权能,她拦不住。
这一刻所有被寒气笼罩的人,都感觉到了一丝畏惧。
仿佛本能的害怕。
仿佛自己身处无上存在的领域中,生死只在对方一个念头下。
奈何桥边大量的人,都在惶恐。
他们下意识靠近,想要抵抗这种可怕的寒气。
虽然没有感觉到太过强大的力量,但是力量的层次早已超越了他们认知。
苗瞳抱着双臂,后悔了,这里太可怕了。
早知道让他道侣一起来了。
这时候还在望着红月的老者,收回了目光。
就是他,都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的可怕。
“彼岸来了很多可怕的存在。”
这次没有人多问,甚至没有人听清楚。
他们一直被寒气的恐惧支配着。
二长老看着肆虐的寒气,没有过多的在意,这寒气能为他人带来惊恐,在她这里就显得普通了。
等冰海女神离开之后,她便伸出一只手朝着巨坑中心位置,点了一下。
这时一棵小草在巨坑中心生根发芽,而后破土而出。
在小草长出的瞬间,它的周边仿佛有日月环绕。
看到这一幕,二长老化指为掌,而后五指开始收拢:
“草木一界。”
“日月,囚笼。”
声音落下,五指并拢。
这一刻日月之光开始扩散,草木之影在大地穿梭。
顷刻间就覆盖住了冰海女神寒气所覆盖的所有范围。
原本已经离开二长老位置的冰海女神,原本已经接近转生树苗的冰海女神,突然间感觉身体受到了阻碍。
接着她的脑中传出一道声音:
“草木一界,日月囚笼。”
她有些惊讶:
“发生什么事了?”
然而在她还在惊讶的时候,她的眼中突然出现了日月之光。
看到这两道光的一瞬间,冰海女神心中就有股不祥的预感。
“不好。”
她想要逃离,然而日月之光直接将她覆盖,而后带着她退了回去。
冰海女神气急,但是一时间她竟对这日月之光毫无办法。
只能任由对方将她束缚。
不过眨眼之间,所有的寒气消失了,冰海女神化身的寒流也直接消失在远处,最后在巨坑中聚合。
冰海女神的身影随之出现。
一切的一切,不过在几个呼吸之间,就直接完成。
没给其他人带来更多的变化。
唯一的变化就是天气转暖,恐惧的感觉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
冰海女神败了,败的非常彻底,彻底的让冰海女神有些不敢置信。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被击退回来的冰海女神站在巨坑中冷眼盯着陆有婷。
她有些愤怒了。
甚至有些难以理解。
她的境界更高才对,就算还没有恢复,也会有高境界带来的优势。
可是她一点没感觉到。
二长老站在巨坑边缘,风依然吹动着她得发梢以及衣角:
“大道之下。”
******
推荐薪意一本轻松欢乐文《大胆妖参放开我》,人参成精,论一百种妖怪的不同玩法,日常向,懂的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