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mjd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愛下-第1517章 催促閲讀-xhku8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神圣希兰帝国,莫辅城外,布列颠尼雅军,本阵。
和刚兵临莫辅城下那时相比,此时的邓佳尔憔悴了许多。
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眼眶周围有着以权因为没有睡好而残留下来的黑眼圈。
为了恢复精神,邓佳尔不得不将手臂支在桌上,用手掌撑着脑袋,打着盹。
然而——她才刚迷迷糊糊地睡着,一声焦急的大喝便自本阵大帐外传来:
“主帅!有来自中央的信件!”
“又是中央的信件吗……”
冷總裁的克星 蜜見
被这声大喝给吵醒的邓佳尔,一边苦笑着,一边缓缓睁开双眼。
在从迷迷糊糊的沉睡状态中苏醒过来后,邓佳尔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抱怨中央又寄信给她。
从进帐的卫兵手中接过这封信后,邓佳尔便随意地将信封拆开,然后抽出里面的信纸。
一目十行地看完信纸上所写的全部内容后,邓佳尔长叹了口气。
“果不其然啊……”邓佳尔嘟囔着,“又是来催我出兵、进攻的……”
说罢,邓佳尔便满脸疲倦地将这张信纸扔到了一边。
虽然此次送来的信和以往一样,都是来催她快点进攻、速战速决的,但此次写信的人却并不一般。
此次写信的人,是邓佳尔他们的皇帝陛下——伊尔莎。
信件最后的署名,是伊尔莎·奥古斯都,同时还盖有皇家的印章。
伊尔莎给她写了亲笔信——这本应是一件感到高兴的事情,这封信都能当传家宝代代相传了,但邓佳尔却并不高兴。
不仅并不高兴,还相当地苦恼。
“陛下啊……”邓佳尔低声呢喃道,“并不是我不愿意速战速决啊……找不到速战速决的时机,下官也没有办法啊……”
自兵临莫辅城下后,中央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传信给邓佳尔,催促邓佳尔尽快出兵进攻,与希兰军速战速决。
邓佳尔猜测——可能是因为布列颠尼雅帝国的国库快要跟不上战争的消耗了……因此中央才这么着急地要求她尽快速战速决。
邓佳尔明白中央的难处。
身为前线总指挥的邓佳尔,其实比谁都更渴望速战速决,尽快打败埃尔,攻灭神圣希兰帝国。
这是邓佳尔第一次统率如此规模的大军,同时也是她第一次肩负如此重的任务。
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此次的战役中有任何的闪失。
但是——即使已经下定了要速战速决的决心,做不到的事情还是做不到。
为了攻陷莫辅城及其周边的另外两城,邓佳尔想了很多种方法。
结果她想出来的这些方法统统以失败告终。
莫辅周边的另外两座城池——明科城与齐格勒城,都与莫辅城一样,被加固成了一座座强悍堡垒。
呆萌少女在網王
不论邓佳尔怎么率军猛攻,都攻不下这两座城,只能灰溜溜地率领主力重新回到莫辅城的城下。
反正另外两座城池也是怎么攻都攻不下,倒不如将主力重新调集到莫辅城下ꓹ 把兵力与精力都留在对莫辅城的攻略上。
莫辅城毫无疑问是他们这条防线的核心。
攻陷一座莫辅城所带来的收益,起码在攻陷明科城与齐格勒城的十倍以上。
仙獄 煮酒論咖啡
只不过——即使把兵力与精力重新集中在了对莫辅城的攻略上ꓹ 邓佳尔的脑袋还是一片浆糊,不知该如何攻下这座铜墙铁壁。
邓佳尔目前唯一能想到的招,就是每日不间断地派人到城下辱骂城中以埃尔为首的所有将官ꓹ 希望能借此来激怒埃尔等人,然后引埃尔率军出城与他们对阵。
“唉……”邓佳尔抬起手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ꓹ “如果先生在这里就好了……”
鳳逆九天:一品毒妃傾天下 葉雲兮
邓佳尔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苏诚现在能在她身边。
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得到苏诚哪怕一丁点的建议……
我的老公是冥王 見字如面
……
……
此时,莫辅城内——
“埃尔·伯纳德!你这个连蛋●都没有的孬种!”
“神圣希兰帝国的将兵们有你这样的指挥官真是可怜!”
“窝囊废!窝囊废!”
……
九章錦 光環嘟
即使是待在指挥室内ꓹ 室内的埃尔与加布里埃尔二人都能隐约听到城外的布列颠尼雅军将兵们的叫骂声。
在来到莫辅城后ꓹ 埃尔便征用了莫辅城最高的建筑物——城主府,并将最宽敞的那个房间改造了指挥室。
埃尔平时就坐镇在这间指挥室内,军令皆由此地发出。
听着这无止无尽的叫骂声,加布里埃尔满脸的愤懑。
“真是气人啊……这些混账到底有完没完……”
“加布里埃尔,别理他们。”面带无奈之色的埃尔笑了笑,“你若是理了他们,那就如他们所愿ꓹ 上了他们的套了。”
“埃尔……我真是佩服你啊……”加布里埃尔轻叹了口气,“听到这些辱骂ꓹ 竟然还可以无动于衷……如果我是你的话ꓹ 我可能早就统率大军杀出去ꓹ 将这些口无遮拦的混账统统都给斩了!”
“所以加布里埃尔你不适合做一支军队的指挥官啊。”埃尔拍了拍加布里埃尔的肩膀ꓹ “如果让像你这样脾气暴躁,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人去做一军的指挥官ꓹ 那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我知道啊。”加布里埃尔耸了耸肩ꓹ “所以我对我自己的定位一直都很清楚——只适合跟在埃尔你的身边ꓹ 做埃尔你的护卫。”
“哈,你这话说得……听上去感觉怪怪得……”
“埃尔你不在意那些辱骂也就算了ꓹ 但城外的布列颠尼雅军你总得在意了吧?”
“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击退城外的布列颠尼雅军啊?”
“这个嘛……”埃尔的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只要继续像现在这样固守城池就可以了。”
“哈……?”加布里埃尔扬了扬眉,“我还以为你要使出什么很厉害的计策呢……结果搞了半天,你竟然只是想和布列颠尼雅军打兵粮战……”
“不。”埃尔摇了摇头,“并不是和布列颠尼雅军打兵粮战。我之所以固守城池,纯粹只是为了消磨布列颠尼雅军的斗志、士气,同时为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而已。”
“加布里埃尔,再忍一阵吧。”
“忍过这一阵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