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gx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824章 異世界,石匕熱推-zlay2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仿佛在虚化的泡沫里行走,朦胧而梦幻,到处都是流光溢彩的宇宙星空,色彩斑斓,但金色是主题。
这里,就是时空长廊。
青麟怪物的黄金天门后的时空长廊!
柳六海带着老祖宗的嘱托和祝福,踏上了时空长廊,去救援老祖宗特别行动队。
“大海,五海,你们等着我,六海我来了!”
“老祖宗派我来救你们了!”
柳六海眸光坚定,极速前进,一步落下就是数个宇宙的距离。
他速度极快,但时空长廊无比深长。
肉眼望去,不见尽头,
时空长廊笔直的通向远处,像极了玻璃栈道,脚下,四面,全是透明的,可以清晰的看到无数宇宙星空在环绕,星云在漂浮,五颜六色,如梦似幻。
这是盛世美景,可惜凡人无福消受。
因为这里的时间流速太快了,凡人哪怕只停留呼吸时间,一辈子就过去了,瞬间会化为白骨。
就是这么可怕!
外界一年,这里五十万年!
柳六海在时空通道里,奔行不断,全力冲刺,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实际上已经五十万年岁月流逝了。
他当年龙精虎猛,精神矍铄,现在却变得腐朽沧桑。
这里的时间流速,让柳六海心中骇然。
本以为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可以无视岁月和时空的力量ꓹ 但此刻,他不由深深地反思ꓹ 自己还是头发长见识短了。
魔潮起時
拿出了老祖宗赐予的精血,柳六海想要吞服,却瞬间又收了起来。
“老祖宗的精血ꓹ 是好东西,留着后面再用!”
柳六海沉吟ꓹ 转手拿出了牛长老和马长老给的续命神药,吞服使用。
药力滚滚ꓹ 滋润干涸的肉身。
他的气色好转ꓹ 脸上有了血色。
“继续冲,一定要冲出去!”
柳六海疯狂冲刺,速度达到了极限,在时空长廊里快速前进。
不多时,他的气血再次衰败,不得已又吞食了一颗续命神药。
如此这般,直到将所有的续命神药吞食殆尽的时候ꓹ 时空长廊尽头终于可望而可即了。
柳六海大喜,嗷嗷大叫着一个俯冲ꓹ 冲了出去。
青麟怪物的家乡——异时空ꓹ 到了!
“轰”
时空的力量爆炸ꓹ 在虚空变成了恢弘的漩涡。
我竟然在守望先鋒 巟延
柳六海坠落ꓹ 同时将仅剩下的续命神药全部吞***气神在刹那间恢复了巅峰。
他在虚空凝望这个世界,不由暗暗惊骇。
这里血色云海翻滚ꓹ 天穹深处ꓹ 有黄金色的禁制神光闪烁ꓹ 封锁天地,不知是何种生灵布置。
那种禁制ꓹ 柳六海只看了一眼,就差点吐血晕倒。
“这禁制神光,比老祖宗布置的天帝城禁制还要高深!!”
柳六海吃惊。
他俯视大地。
職場裏的女人們 拓文
地面山岭都是墨黑色,却高达数万丈,仿佛魔窟世界,怪物的吼声此起彼伏,震动苍穹。
荒野漆黑,草丛密集,却长得比长生界的树还高大,像极了草丛形成的原始森林。
没有多少古林,大多都是折断的古木,可依旧非常高大,是长生界树木的数倍。
甚至柳六海看到了一截断裂的树茬,比神山大岳还要高大,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存在可以折断那样大的古树。
“这树,至少活了数千万年!”
柳六海大致扫视了下那树的年轮,得出了一个让他心惊的答案,但偏偏这些古木没有任何灵智。
似乎这个世界,不允许草木成精!
因为……
“吼!”
有怪物出没,铺天盖地,长满了鳞片,在互相厮杀。
这是一个怪物的世界。
没有活人!
头顶出,有恐怖的阴影袭来,柳六海大惊失色,神通一显,迅速消失在原地,落在下方第一个山涧石缝中。
菊花滿天下
下一刻,一只浑身长满黑色鳞片的怪物,将他刚才所在地那片虚空,一口咬了一个窟窿。
那片虚空,仿佛真的被咬掉了似的,直接变成了一个残缺的黑洞。
“嗷呜——!”
那黑色鳞片怪物,形似恶狼,坠落下来,疯狂吼叫,血红色的眼眸煞气腾腾,凶恶的气息让柳六海窒息。
他心头大骇,这只怪物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
便在此时。
“轰”
一只巨大的血色爪子落了下来,将那黑色鳞片怪物踩成了肉泥抓起,带起大片阴影,迅速消失在了这片山涧中。
山地里,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爪印。
柳六海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动弹,打算休整几日再出发。
然而。
不多时,山涧外,又有长满鳞片的怪物出现了,浑身是伤,眼睛都瞎了,在不断的流血。
尤其是它的脖子上,插了一把白色石状的东西,刺破了它的鳞片,深入它的血肉中。
它似乎在找疗伤之地,胡乱闯进了这片山涧,所过之处,巨大的山岳直接被它撞击塌陷,高大如树木的草丛,被它践踏到底,轰隆隆落下。
而后,好巧不巧的,这只怪物朝着柳六海藏身的山涧而来。
柳六海面色一变,就要想办法逃离此地。
但这时候,那怪物停了下来,依靠着山涧而蹲坐。
它受伤极重,身上的鳞片都脱落了大半,露出黑色的血肉骨头,侧对着柳六海藏身的山涧裂缝坐着。
它呼吸粗重,口鼻间发出道道白气,只剩下半个手掌的爪子,带着黑色的血液抚摸着自己受伤的眼睛,似乎碰到了伤口,嘴里不可控制的发出了凄惨的吼叫,声音非常愤怒,身上煞气汹涌,似乎又想起了刚才伤它的敌人。
脖子上,那白色石状的利器,插在它的血肉中,它在尝试拔处此物,却发出更加痛苦的嚎叫声,声音震得山涧岩石滚滚。
柳六海收敛全身气息,心跳和血液流动也被他全部控制,小心翼翼,不敢动弹,甚至看这怪物的时候,都是用余光看的,不敢用正眼盯着看,生怕被怪物察觉。
有的人,如果你盯着他看,他就会有所感觉。
哪怕他背对着你。
这是先天神觉,因人而异。
现在,坐在柳六海藏身的山涧缝隙外的怪物,长者双腿和双臂,和人类极为相似,却浑身鳞片,脑袋中间有一个尖尖角。
这个怪物虽然重伤,但那股凶悍的气息更甚之前那个偷袭他的怪物。
柳六海感觉自己出去,就是个死!
他只能耐心的等待着,隐藏着,等待时机。
賊首 山頂一寺一壺酒啊
时间流逝,怪物在不断的哀嚎,身上的鲜血淋漓,滴落地面,带有强烈的腐蚀性,如硫酸一样,地面的岩石都熔化了。
不知过了多久,怪物忽然大叫一声,带血的双爪握住脖子上的白色石状利器,猛然拔了出去。
“嗷呜——”
怪物痛的嚎叫,但声音戛然而止,身子一僵,当场倒地不起。
它似乎昏迷过去了。
“哐当!”
从它脖子上拔出的白色石状利器,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晰的撞击声。
柳六海凝目看去,发现此物竟然是一把白色的石制匕首。
只是,这石制匕首看起来做工粗糙,非常原始,似乎只是随意打磨而成。
但是,柳六海没有丝毫小觑这石匕。
虽然感知中,这石匕没有任何神物气息,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东西,可此物能伤了那怪物,并且沾血而不被腐蚀,定非凡物。
石匕就在柳六海藏身山涧裂缝的十步之外,而那怪物,因为受伤太重陷入了昏迷。
这,似乎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柳六海心动了,眼眸里光芒璀璨。
“老祖宗,保佑子孙!”
柳六海心中念叨,而后身形猛然冲出,如一道闪电,迅速划过,捡起那石匕的刹那,已经消失在了百丈之外。
这个世界,空气压力极大,柳六海的遁速也被大大的削弱。
它刚离去,山涧里,那昏迷的怪物陡然苏醒。
它太警觉了,生在这方危险的世界里,在睡梦中苏醒也成了它的本能。
“吼——!”
它仰头就是一声咆哮,虽然眼睛受伤,已经瞎了,但它敏锐的感知却发现了逃遁的柳六海,也感知到柳六海拿走了那件石匕。
它顿时怒吼惊天,不顾及自己的伤势,轰然冲了出来,向着柳六海追杀而去。
“轰隆隆”
大地震动,山岳爆炸,怪物所过之处,毁灭一切。
柳六海大骇,怪物的速度太快了。
他脚底流光飞逝,极快的速度让肉身与空气摩擦,发出阵阵爆鸣声。
感知中,前面不远处,有其他怪物在厮杀,柳六海一咬牙,直接冲了上去。
瞎了眼的怪物横冲直撞,愤怒的大吼,也跟了过去。
它庞大的煞气和愤怒的杀意,引起了那两头正在厮杀的怪物的警觉,然后同时冲出,迎了上来。
三只怪物,当即厮杀在了一起。
柳六海被它们厮杀的气浪冲击波掀飞了出去,他趁势落下,收敛气息,小心翼翼的远遁而去。
走了千里之遥,柳六海寻了一个隐秘的洞穴,查看石匕。
他直觉此物非凡物,可无论他怎样输入神力,甚至滴血炼化,神火煅烧,此物都没有丝毫变化。
石匕打造的非常原始,没有任何雕刻。
他拿出了一柄法则神剑,对着石匕斩了下去,咔擦一声,石匕没有丝毫变化,法则神剑却当场断裂两截。
柳六海眼睛大亮。
拿起石匕,随手挥舞,虚空无声息的被刺破,仿佛纸糊的一样。
柳六海的眼睛更亮了。
“这是一把利器啊!”
柳六海啧啧称奇。
这片世界的空间,非常牢固,他太虚境巅峰的修为,都无法撕裂,可这平平无奇的石匕,竟然轻而易举的可以刺破虚空,当真惊人。
“好宝贝!!”
“等我回去的时候,就将此物献给老祖宗,老祖宗定会龙颜大悦,认为我才是最爱他的崽!!”
柳六海美滋滋的想着,将石匕贴身收好,方便随时动用。
有了石匕,他在这个陌生而危险的世界里,实力也能增强不少。
“唰”
掌心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血脉罗盘。
这是老祖宗赐予他的神器,可以根据血脉之力,感应柳大海等人得所在方位。
“滴溜溜”
罗盘上的指针,飞速旋转,最后,指出了一个方向。
柳六海收齐罗盘,迅速起身,往那个方向小心翼翼的潜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