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xsf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 起點-第六十四的 太初紀前看書-zu4y7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这是为何?”
杨眉不解,“此前吾证道大罗,溯反时光,可是一路行至太初纪元,唯有太易纪元,近乎于无,吾实在踏入不去,其余四个纪元,皆是畅通无阻。”
鸿钧道人瞥了杨眉一眼,“你以前就没有超出过太初纪元,更别说接触太易纪元。”
顿了顿,他继续看着眼前,又说道:“眼下眼前这太始纪元,的确状态有异常,女娲、后土、杨眉三位道友,尚未触及太易,不能抵御无中生有,有中化无的变化,是以不能踏入其中。”
叶昂点点头,“的确如此。”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此,鸿钧道友便和我一同前往太始纪元之前,前去探寻一番。”
“善!”鸿钧点头赞同。
叶昂又看向女娲等人,“洪荒总不能一直没有大罗镇守,你们便先行回去,若是我们有了收获,再告诉你们不迟。”
女娲怔怔地看着叶昂,片刻之后,她缓缓点头,“务必小心!”
叶昂拍拍祂的肩膀,“放心!”
后土祖巫和杨眉都没有再说什么,和女娲站在一起,很快他们撤去了逆转时光的大罗道韵,先天不灭灵光一晃,三位大罗迅速顺着来时的序刹那间远去,仅仅瞬息之间,便退出了混沌,来到时光长河之上,顺流而下,朝着开始的道标而去。
看着三位大罗离去,叶昂这才转过身,看向鸿钧,忽然问道:“你现在这个状态,算是突破到太易了吗?”
鸿钧沉吟片刻ꓹ 摇摇头,“不算ꓹ 不过由于我跟脚特殊,所以已经有了太易特性,而且随时可以迈入太易。”
天後的煉成法 晴天小喵
鸿钧说完ꓹ 忽然好奇地看着叶昂,问道:“太易之间的差距很大吗?”
“为什么这么问?”叶昂奇怪地反问。
“我感觉自己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太易的大门ꓹ 但是看你的时候,依旧是能够感觉到你太过高深莫测ꓹ 不可琢磨。”
叶昂了然地点点头ꓹ 他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同样是大罗尊神,也有太极大罗、太素大罗、太始大罗,那么太易大罗之中,自然也是有强有弱。”
“不过还好,目前我所能够感知到的太易范围内,尚未有本质的差距。”
鸿钧闻言ꓹ 这才稍稍放心,只要没有本质上的差距就好。
对于女娲等人来说ꓹ 太素纪元前皆是一片虚无ꓹ 但是对于叶昂和鸿钧来说ꓹ 前面依旧有路。
“走吧。”叶昂一马当先ꓹ 直接“跨入”太始纪元,入目所见ꓹ 一片虚无。
所谓太始ꓹ 太始者ꓹ 形之始,阴阳交合ꓹ 混而为一,自一而生形,虽有形而未有质,是曰太始。
它是形的初始而尚未有质的阶段。阴阳虽然没有具现出来,但是却开始有了形,在信息上比太初纪元进一步。
叶昂和鸿钧一抵达这里,就开始将目光肆意扫荡在太始纪元,他们在搜寻各自熟悉的景象。
然而……
天堂·人間之——我的青春從愛你開始 桔子樹
没有!
“我等当初在太始纪元一切演化的痕迹,全然没有。”鸿钧道人面色凝重,眼中有疑惑,“我等先天神魔,源头应是在太初纪元,在太易纪末转太初的那一刹那。”
“所谓太初有道,神与道同!这太初纪元前,太易纪元末,转换的刹那,便是混沌神魔孕育的最初。”
“混沌神魔最后成就,应该是形体神质具备,落在太素纪元,而后活跃在太极纪元。”
“是以从太初纪元到太极纪元,都应该有我等的痕迹才对。”鸿钧道人看了一眼沉吟不语的叶昂,“这里没有任何痕迹。”
叶昂没有接话,“走吧,继续。”
鸿钧也不追问,他心中也是有一些明白,因此神色不变,轻轻嗯了一声,跟上叶昂的脚步。
很快,两位渡过太始纪元,抵达太初纪元。
一曲君天下
霸道艷福王 妖白菜
太初者,始见气也!
是气刚刚出现的阶段。
太初,有名无实,虽变有气,而未有形,是曰太初。
它是阴阳这个概念诞生,基础信息有了意义,阴阳的概念在变动,在演绎,但是信息却没有更进一步,演绎出形体的时期。
太初,意味着大罗“有”的演绎的起源,如果说大罗孕育在这里,那么必然是应该有痕迹的。
可是当鸿钧和叶昂抵达这里的时候,依旧是一片空无。
没有任何痕迹。
叶昂和鸿钧都没有说话,两人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朝着更加古老的起源行去。
到了太初纪元,两位大罗已经没有了具体的形态,因为这里根本没有物质基础。
鸿钧在这里的外显,只是一道名为“鸿钧”的信息结构与一道先天一炁的总和。
叶昂在这里的外显,同样只是一道名为“伏羲”的信息结构和先天祖炁的融合体。
而且越往更古老的起源行走,他们外在的信息构架便越来越浅薄,越来越淡,而他们所有的先天祖炁,更是在迅速褪去。
当叶昂和鸿钧再次停下的时候,他们已经“抵达”了太初最初。
黎明行動 衍聰
鸿钧看向更前方,那是一片恢漠太虚,“有”与“无”的概念在其中变幻莫测。
他们在这里的时候,身上的先天祖炁已经彻底褪去,只剩下一道信息结构,包裹着一点根本的先天不灭灵光。
“整个太初纪元,依旧是什么也没有。”鸿钧道人沉声说道。
他没有形体,也没有“说”,更没有低沉的声音。
有的只是纯粹的信息波动。
但是同为大罗,这样的信息,叶昂念头都不用动,直接就转译出来了,所以在叶昂眼里,有鸿钧的道人形象,也有他的“言语”,更有他演绎出来的语气。
所以在鸿钧“眼”里,也能够“看”到伏羲白衣锦绣,面色平静,回望了一眼整个太初纪元,然后面带询问之色地问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鸿钧微微一愣,他狐疑地又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才摇摇头,“没发现什么。”
“太初纪元、太始纪元都在被重置,或者说,在被重置。”叶昂淡淡地说道:“应该说,我们看到的太初纪元,已经不是最初始的太初纪元模样。”
“比前我等存在的痕迹,被渐渐抹去。”
鸿钧道人面色微变:“这涉及到修改大罗存在的跟脚!”
“呵!”叶昂冷笑一声:“大罗跟脚?你觉得我们的跟脚就是这里吗?”
“别忘了。”叶昂瞥了鸿钧一眼:“你的跟脚,如你所说,应该是天道之灵化身,与这混沌太初,有什么关系?”
“那这里为什么会被重置?”鸿钧道人问道。
叶昂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混沌中的种种,很有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