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yng精品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線上看-第四十二章 神仙般的日子相伴-l8m08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宝库清点完毕,三人开始分赃,不是,是按劳分配战利品。
约好的分配比例是四点五、四点五、一。
金蟹将军率先表态,他要所有灵酒,以及那套阵盘,其余均可放弃。
顾佐盘算了一下价值,金蟹将军索取的东西尚不到宝库总值的一成,可以想见,他其实就是奔着这套阵盘来的。
顾佐原本想把四件法宝都吞下去,从别的方面给金蟹将军补偿,但对方这个表态,委实就很难办了,再加上阵盘钥匙还在对方手里,硬抢的话不合情理。
報告boss夫人嫁到 鬥兒
與神婚:狂戀三千年
也不知他怎么会有钥匙,当真是处心积虑!顾佐心下忿忿。
何况金蟹将军对他笑脸有加、恭敬有加,还主动传授他水下饮酒、水下传音的法门,所谓一日为师……
滚!不提这句!
超維術士
算了,大方一些,给就给了吧。既然法宝都给了,干脆也别枉做小人,从第一层宝库中分出十个箱子的金银器皿和珍珠翡翠来,给他补齐了一成之数,喜得金蟹将军连呼“太师高义”。
别以为这些东西就没有用,在四大部洲中,这些都是硬通货,可以换取各种物资。除此之外,对于各种妖物来说,喜爱这些这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本能。金蟹将军愿意放弃,是为了确保自己能够拿到法阵,顾佐又重新给补回来,他当然欢喜无限。
剩下的东西,顾佐和龟丞相一家一半,三件法宝里,龟丞相只选了一件方天画戟,用来给刚刚破境合道的青龟侍郎当拐杖用。
洛瓦蘭之帝
水族化形之后,最大的问题就是走路别扭,所以这些水族合道大妖们,几乎人手一件长兵,作为拐杖的用处更甚于斗法。青龟侍郎是自己人,顾佐也没什么好说,痛快答应了。
龟丞相的龟壳自带储物之效ꓹ 东西塞进去后犹有富裕,很是神奇。他还眼馋那些灵酒ꓹ 又私下找金蟹将军协商,用了些灵草兑换了十多坛,这才心满意足。
顾佐也把属于自己的那份装进了大型储物法盒中ꓹ 同样心中欢畅,满足得想要呻吟。
唯一遗憾的是ꓹ 夜叉一族在收集宝物时只捡成型的东西,矿石、矿物几乎没有ꓹ 这和玄龟一族什么破烂都要形成鲜明对比。
萬古劍尊
也难怪ꓹ 水族们缺乏炼制之能,既不识货,也没兴趣,玄龟如果不是为了堆积甲山修筑巢穴,对这些东西同样是不会捡拾的。
将宝库和大将军府搜刮干净,金蟹将军极力邀请龟丞相和顾太师前去阳城做客。
龟丞相倒是无所谓,玄龟一族寿元悠长ꓹ 日子向来过得安逸,今年拜访这家ꓹ 明年再去那家ꓹ 这都是常有的事ꓹ 也正是混沌世界的生活常态。
極品老公很囂張
顾佐则积极得多ꓹ 来混沌世界快二十年了,生活实在单调枯燥ꓹ 日子闲得鸟放南山ꓹ 多交几个朋友ꓹ 多去别家世界看看,借此机会了解一些混沌世界的情形ꓹ 怎么看都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欣然接受了邀请。
阳城位于东海西北,与湆澹滩、南吴州之间的距离都在五天的海路,金蟹将军和龟丞相习惯从水中游走,顾佐却不是很习惯,原因无他,太慢。
因此,在他的提议下三位合道从海面上飞行,先是认准方向飞出一天,然后再落入海底查看地形地势,找到方位后,再浮出水面飞上半天,再下海查找路径,两天工夫便赶到了阳城。
逍遙全才 醉影
顾佐对自己想出来的赶路方式很是自得,名之曰“蛙跳战术”,但两个大妖却脸色惨白,进入阳城之后,立刻转回将军府,躺倒在大蚌床中,各自吐得昏天黑地,都说是呼吸不畅,颠簸难耐,此为晕空。
于水族而言,虽然合道,短期升空斗法没有问题,但这种长期在空中飞行的旅程便倍感煎熬了,倒让顾佐心下抱歉,连道“不好意思”。
蠻王
金蟹将军和龟丞相都去歇着了,对顾佐这位上仙,将军府不敢怠慢,同样安排了一张大蚌床让他歇息。
顾佐很是好奇,围着这张大蚌床转了几转,蚌壳紧闭,也不知该如何躺进去,想用手掰开,却无从着力,取出短刀试了试,还是放了回去——这种法器杀伤力巨大,把人家那么好的蚌床搞坏了可就成恶客了。
在这座珊瑚洞中四下踅摸,想找根撬棍或者铁钎之类的物件撬开,却一无所获,最后看见立在床边盛放夜明珠的架子。
架子下的支撑腿坚硬锋利,似乎可以一用,于是取了过来,一脚踩在蚌壳上,一手抓着架子的支撑脚就往里插。
萬古武帝 異能專家
一只小虾托着个盘子进来,见状立刻上前,钳住顾佐的裤腿向后轻拽。
顾佐只得停下手中的动作,拍了拍虾头:“怎么了小家伙?给我带什么来了?”
小虾将托盘递到他手中,上面扣着个碗,碗里是粒滴溜溜滚动的银丹。银丹在顾佐灵域感知中反馈出了一点灵力,没有杂质,无毒,不问可知是个好东西。既然放在碗里,同样不问可知,是用来服用的。
顾佐将灵丹服下,稍顷,小腹内立刻腾起一股火焰,哎,我去!比最新改进版的保精丸还强一个等次!
正无语兼焦急时,小虾爬到蚌壳边,钳子轻叩蚌壳,“咄咄”声中,蚌壳缓缓打开,里面坐起一位蚌娘,身着轻丝罗衫,媚眼如丝,伸出玉臂,扯着顾佐的衣袖,将他拉进蚌床。
網遊二戰之亞洲風雲 天空之承
顾佐如临大敌,正天人交战时,蚌娘已将他推倒。在蚌娘的强迫下,顾佐除去衣袿,被一双柔软的手从头一直按到了脚,这力道是如此合适,顿时令他舒爽到了极致。
按着按着,顾佐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何时,他醒来后,睁开眼睛,见那蚌娘还在按,按着按着,他又睡着了……
再一次睁眼,顾佐无语,这特么还在按,敢情是真按啊?
按摩来、按摩去,服下银丹后的药力被散发于肌肉骨骼中,只觉身子骨也轻了好几两。
顾佐很是好奇,观察蚌娘片刻,忽然将她放倒,再次研究之后发现,还真是只能按摩,既然如此,那就按吧,这手法,的确舒适之极。
连续享受了不知多少回,似乎已经忘了时辰,才终于接到了金蟹将军的邀请,请他前去赴宴。
顾佐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蚌床,伸了个懒腰,暗叹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