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f4b精华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156、講故事分享-5zpsg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你小子要是有本事,何止于来守大门。
孙邑自讨没趣,心里很生气,老东西,次指不定有你求我的时候。
下次进门,不让你多晒一会太阳,我就不姓孙!
善琦一回布政司,第一时间就颁布了募兵令,虽然和王爷没有规定具体时间,但是不好总拖延下去,好歹先招个二千人。
一万两千人,这是三和眼前的极限了。
哪怕是再多一千人,就养不起了。
三和的财政本就入不敷出!
最为难的还是何吉祥,卫所总教头的人选着实不好选啊!
洪应昏迷不醒,叶秋受伤,包奎在受罚,韩德庆、沈初在放鸟岛节制温潜,余小时是个糊涂蛋加懒蛋。
而善因是善琦的侄孙,陈心洛是副官,卫所已经不是初建,这两人理应都该避嫌的,不能什么权势都往二人身上加。
刑恪守道,“可惜明月和紫霞是女子,要不然当作不二人选。”
陈德胜道,“您这不是废话吗?”
王庆邦突然道,“实在不行,就让孙邑那小子来吧。”
善琦皱眉道,“这小子才是个五品而已,如何服众?”
还不如从王府里随便找个六品、七品,都比这小子强。
王庆邦摇头道,“此言差矣,据老夫所知,知道会元功完整功法的,且得到洪应亲自教导的,可就这么几个人。”
他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和王府养鸽子,了解的自然比别的老头子多一些。
大部分人,包括白云城的居民,好像都会一点会元功,但是有会元功完整功法的,只有明月紫霞、沈初、孙邑、余小时、洪安这寥寥几人!
何吉祥道,“那又如何?”
没有洪应的应允,这几人还敢私自把完整功法给透露出来?
王庆邦再次摇头道ꓹ “您们啊,又说错重点了ꓹ 这孙邑亲自得过指点,对功法的理解自然比别人深一点。
像我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何去教别人?”
“不错ꓹ ”
刑恪守也点了点道,“孙邑这小子大概只是天资有限ꓹ 可记性不错,一招一式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
让他去做教头ꓹ 大概是比其他人好一点。”
善琦想了想ꓹ 终究还是无奈的道,“那就让他来吧。”
这种事情,都无需跟林逸说,他让善因去直接去找副统领麻贵,麻贵直感叹孙邑这小王八蛋运气好。
最高兴的是方皮,他跟孙邑完全没有共同语言,聊天聊不到一块ꓹ 他积极向麻贵推荐自己的好朋友崔耿仁。
麻贵没反对,反正也找不出更好的人选ꓹ 府里的侍卫肯定是不愿意干的。
不是钱不钱的事ꓹ 是丢人!
人家一问ꓹ 你什么职位?
看大门的!
盜情奪愛
说出去跌份!
越来越热。
林逸没心思做别的事情ꓹ 就搬了一把椅子,守在洪应的边上ꓹ 不时的迷瞪一会ꓹ 偶尔睁开眼睛ꓹ 看看洪应有没有什么反应。
吃好中午饭,大概上午睡得多了ꓹ 反而没有了困意。
抱着茶杯,对着昏睡的洪应叹气。
“咱们这么多年了,说你是我兄弟吧,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有什么稀罕没有,”
林逸叹气道,“抱歉,这么多年,着实有点忽略你,没在意过你感受。”
“王爷,无须自责,”
小喜子笑着道,“师父说了,能听您讲故事,能看您的小说,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
一劍蕩九天 血染驕陽
林逸一拍脑袋,“他最喜欢本王讲故事了。”
小喜子点点头道,“王爷,有些故事,师父就快能背下来了。”
無限之創世紀
“真他娘的是个天才啊,”
林逸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叹气道,“既然他喜欢故事,就特意替他说一个故事。
说什么故事好呢?”
小喜子道,“只要王爷说的故事,师父都喜欢听。”
“让本王想一想。”
林逸仰着头半晌。
说权游?
太西幻了,洪应不一定理解。
黑衣人?
科幻的,更难懂。
他记得洪应喜欢古典神话。
《东渡记》、《济公全传》太长了。
突然灵机一动,没有比聊斋更合适的了!
一篇又一篇的短篇故事,虽然自己之前说过一点,但是并没有说完!
“本王就继续讲聊斋吧。”
“王爷英明!”
小喜子眼前一亮,他也喜欢聊斋。
“拆楼人这个故事我说过没有?”
林逸问。
“王爷,说过了。”
“那于子游呢?”
“说过的。”
“外国人、王十、韦公子呢?”
林逸一口气问了好几个。
“也都是说过的。”小喜子道。
“那五通呢?”
“不曾。”
“白于玉说过没有?”
“也不曾。”
“那便好了,”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道,“我就先说这两个。”
“是。”
小喜子站在旁边侧耳,准备仔细听着。
“那就先说白于玉。
故事是这样的,有一个人叫吴青庵,从小就非常的有名气。
当地的葛太史每次看到他的文章都要赞叹一番……”
林逸说的很慢,生怕躺在床上的洪应听不见。
原本一个小篇幅的短篇故事,经过他的润色加工,硬是让他改成了长篇,说了一个半个时辰才说完。
紧接着,又说了一个《五通》。
说完后,肚子饿了。
太阳也渐渐西移。
躺在葡萄藤下,喝茶都感觉不出什么滋味。
齐鹏推着轮椅走过来道,“王爷。”
林逸道,“有什么事?”
齐鹏自顾自的倒完茶,抿了一口后道,“确认了,确实是静宽。”
林逸冷哼道,“寂照庵对雍王对照顾的啊,堂堂首座,跑到岳州替人看场子。”
“是叶秋与洪总管追到了川州。”
齐鹏一边说一边看林逸的脸色。
“叶秋居然没跟我说!”
林逸腾的站起来,气呼呼的道,“王八蛋!”
跑人家地盘上,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要不是因为叶秋受伤了,非好好教训他一番。
“据说这唐缺乃是首座静宽的亲外甥。”
齐鹏道。
“也说不定是她儿子。”
林逸恶意揣测道,“谁知道她们背地里有没有什么勾当!”
“王爷英明!”
齐鹏笑着道。
“嗯?”
林逸不解的道,“猜对了?”
“江湖有这个传闻,静宽在年轻之时,乃是名满江湖的侠女,”
齐鹏笑着道,“与当时的双刺盖七州的褚百里乃是一对羡煞人的神仙眷侣,后来褚百里为人所杀,静宽便遁入空门。
据说她入寂照庵之前留下一个孩子。
有可能便是唐缺。
但是,也有传言,就是因为孩子病世,静宽才万念俱灰。”
“随便吧,跟咱们也没什么大的关系,”
林逸没好气的道,“总之本王将来一定要让这两个人好看。”
“王爷,”
齐鹏犹豫了一下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说呢?”
妃本輕狂之傻王盛寵
林逸白了他一眼。
“是,”
齐鹏把杯子里的茶喝完后道,“善锦投靠了太子。”
“善锦?”
林逸对这个人不是太熟悉,“善家的人?”
“正是,”
齐鹏正色道,“善锦乃是善琦的侄子,善因的叔父,德隆十八年武状元,川州都指挥佥事。
每”
林逸问,“善琦知道了吗?”
齐鹏摇头道,“不曾。”
“哼,”
林逸笑着道,“这帮子老东西,狡兔三窟。”
转念一想,挺正常的。
名門暖婚:老公太腹黑
齐鹏问,“需要告诉善大人吗?”
“为什么不告诉他?”
林逸笑着道,“做人啊,心里还是要有点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