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q7優秀都市小说 生活系大佬討論-第一百三十二章 地牢推薦-k8gjl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直播继续,粉色车厢。
惊鸿一瞥的双腿,如瓷器般乳白耀眼,设计精美的红色高跟鞋,更是令人遐想联翩。
有幸看到的一众网友,似是打了鸡血,手速飞快。
转瞬间,林凝几人的视线里,全是与腿有关。
“有意思吗?”
腿玩年,求踩,三年血赚,眼瞅着弹幕里的内容越来越过分,作为当事人的叶玲菲,开口说道。
“林红,你搞什么?你。。。”
“打住,没必要给我唱双簧。”
林凝生气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假,叶玲菲撇了撇嘴,一边说,一边玉手轻点。
“飞零叶:皇家礼炮,X999。”
“妈耶,上手就是近八千万票,我大叶总当真恐怖如斯。”
“单价66666音浪的礼物,叶总一上就是999个,懵逼(表情)。”
“叶总:我也不想这么麻烦,奈何最贵的只有这个。滑稽(表情)。”
“对面的小明星不是号称粉丝两千万吗,怎么票数还没我们荼荼零头多,哈哈哈。”
“。。。”
特效不断,弹幕漫天。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成功骗了不少打赏的林凝,这会儿却是一副怏怏的样子。
“你怎么啦?”
林凝左手边,唐雯佳轻咬了咬唇,疑惑道。
“叶玲菲说的没错,我是挺没意思的。”
看着屏幕上刚刚过亿的打赏,林凝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没给你俩说一声就直播ꓹ 的确是我不对。”
“晕死,这有什么。”
“你挺不自然的ꓹ 我看得出来。”
“还好啦,我就是第一次,有点不习惯。”
“叶玲菲呢?这样上票ꓹ 正常吗?”
“无聊,我只是看弹幕不爽ꓹ 拿礼物刷个屏,仅此而已。”
“额。。。”
叶玲菲看起来还挺云淡风轻ꓹ 林凝挠了挠头ꓹ 必须承认,是个人都比自己豪的感觉,真不怎么样。
。。。。。
伦敦西区。
荟萃众多奢侈品牌零售商,顶级拍卖行,画廊,餐厅和酒店的奢华伦敦,是全球最负盛名的奢逸圣地。
这个汇集全球42个知名街区的场所ꓹ 在过去的十年里,每年吸引的消费ꓹ 不低于30亿磅。
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萨维尔街ꓹ 一直传承着精湛的传统工艺ꓹ 是伦敦文化的地标ꓹ 是腐国手工艺剪裁传统的发源地。
作为腐国最古老和最长的购物拱廊街,伯灵顿拱廊购物街ꓹ 则拥有近百家奢品旗舰店ꓹ 及设计师品牌店。
“伦敦的天气ꓹ 真够烂的。”
缓缓驶停的粉色幻影旁,下了车的林凝ꓹ 皱了皱眉,感慨道。
“最贵的消费,最烂的天气,不少来过这儿的华人,都这么说。”
林凝身后,唐雯佳一边说,一边顺势搀上了林凝的胳膊。
“没事儿穿什么男装,比我矮这么多。”
林凝右手边,叶玲菲翻了个好看的白眼,一脸嫌弃。
“哪来那么多事儿,说吧,放着那么多景点不去,为什么要来这儿?”
“知道网友喜欢看什么吗?”
“腿。”
“去死。”
“我有说错吗?”
“懒得理你,听着,你说的那些景点,没人爱看的。”
林凝的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真挺难理解,叶玲菲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既然要直播,就去消费场,那帮网友,就喜欢看这种。”
“看别人花钱,这有什么意思?”
“哪来那么多问题,照做就是。”
“哦,做什么?”
“把荼荼放地上,这么多旗舰店,让她自己挑,进哪家买哪家。”
“给这蠢猫买?”
“得亏你出身好,不然就你这欠费的智商,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林凝一脸茫然的样子,看起来还挺萌。
叶玲菲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猫买东西好玩,还是人买东西好玩?”
回到三國做強者
私寵嬌妻:老婆乖乖蓋個章
“猫怎么买?”
不等林凝开口,听得一头雾水的唐雯佳,疑惑道。
“我去,你俩这是蠢一家了?荼荼在前面挑,我们在后面买单,不行吗?”
“这也行?”
“还是说你想抱着荼荼入镜?给那帮网友当素材?”
“我觉得叶姐这主意挺好的,凝凝,你怎么看?”
“我没意见,对了,你刚说的素材是什么?”
“没什么,行动。”
见过笨的,就没见过这么笨的。
叶玲菲深吸了口气,一边说,一边示意林红将荼荼放置于一旁的人行道上。
“喵。”
保镖包围,美女跟随。
随着荼荼落地,这个普通的下午,奢华伦敦,多了个一身大牌,吊炸天的布偶猫。
LV旗舰店前,乔丹亲签的小鞋子,轻飘掠过。
Gucci旗舰店前,荼荼路过的时候,头都没抬。
爱马仕旗舰店,小家伙应该是看到了感兴趣的东西,粉舌轻吐,蠢蠢欲动。
大概半分钟的样子,万众期待的荼荼,走着最标准的猫步,总算进了店。
“泪目,总算进去了。”
“9万多在线观众,就为了看一只猫溜街,这年头都这么无聊的么?”
“我尼玛,榜一上了一亿音浪?这飞零叶脑子有包吧?”
“这才哪到哪,那帮公主团的大佬还没来呢。”
“已经来了。。。”
“孙凌宇:嘉年华,X100。”
“孙凌宇:荼荼小公主,我来晚啦,喵。”
妖都危情 伍歌
“雨城:嘉年华,X100。”
“雨城:刚有应酬,晚了点。”
“打嗝:皇家礼炮,X100。”
“PaulBao:嘉年华,X100。”
“墨染:嘉年华,X100。”
“。。。”
礼物太多,无暇顾及,弹幕满屏,没人在意。
待看到爱马仕家柜姐那夸张的身材,荼荼身后不远的林凝,笑着挑了挑眉,小家伙进店的原因,找到了。
“喵。”
“欢迎光临,额,喵小姐。”
F小姐姐反应还挺快,一句喵小姐,惹得直播间里的众人,好评不断。
“但凡她碰过的,全要。”
“她停哪,买哪。”
“全要,打包,送家。”
三道女声,同时响起,三张黑卡,同时入镜,面面相觑的三人,同时笑出了声。
荼荼的直播间里,哀嚎遍野。
“百夫长黑金卡,百亿通行证,铂金质地,我酸了。”
“招行工作多年,第一次见我们行的私行无限卡,懵逼。”
“那张古堡图案的黑金卡,上面有族徽。”
“呵呵哒,这只小奶猫,富可敌县。”
“笑抽,富可敌县,可还行?”
“F小姐姐的表情,滑稽有木有。”
“第一次见这么热情的爱马仕柜姐,撇嘴。”
。。。。。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
天快黑的时候,荼荼的打赏合计,近两亿音浪。
得偿所愿的林凝,压根没带犹豫,没等在线的10几万观众有所反应,原本热闹非凡的直播间,瞬间黑了屏。
“约翰那边找你。”
等车的功夫,快步上前的林红,贴着林凝的耳侧,低声说道。
“约翰找我?呵呵,关荷那事儿有眉目了?”
“应该是,听约翰的意思,他灌了孙凌宇不少酒,那家伙连4岁尿床的事儿都说了。”
翩翩為你,情謎一生 顏灼灼
“哈哈,这老东西,不坐车了,叫架飞机来。”
“好。”
有飞机的男人,就是这么任性。
威斯庄园,停机坪。
“今天谢啦,先忙。”
下了飞机的林凝,微欠了欠身,不等两女说什么,连忙带着林红快步离开。
“这家伙咋了,一路火急火燎的。”
看着林凝离去的背影,唐雯佳微皱了皱眉,疑惑道。
“刚等车的时候,林红贴着她嘀咕了会儿,想来应该是有事儿吧。”
唐雯佳身侧,叶玲菲一边说,一边动作轻柔的抚了抚怀里累了一下午,正在打盹的荼荼。
“有嘀咕吗?我怎么没看到?”
“你那会儿正在刷直播间,打赏了一组嘉年华,顶了孙凌宇两句。”
“晕死,你这是什么脑子?这你都记得?”
“记忆是可以练的,观察也是,不难。”
“服了,难怪凝凝说让我离你远点。”
“呵,她是不是还跟你说我这老女人心黑,爱算计,小心被我卖了还帮我数钱?”
“额,那倒没有,先走了,餐厅见。”
“呵,善意的提醒下,她远没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
唐雯佳明显没说真话,想到林凝一整天的表现,叶玲菲眯了眯眼,淡淡道。
“我从来没觉得她简单。”
摊手,耸肩,唐雯佳轻笑了笑,打在公主楼起,唐雯佳就知道林凝不简单。
“你倒是不笨,不好奇吗?”
全職無雙 黑馬行空
“这有什么好好奇的?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她有,我有,你也有。”
“呵,你很有意思,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实则心思细腻,心里明白的很。”
“你不是也一样,看起来很强势,实则弱的一批。”
“呵呵,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弱,还是个19岁的小丫头。”
“你很强吗?你敢爱,敢恨吗?”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凝凝只是不想跟你计较罢了。”
一言不发的叶玲菲,应该是有所感触,唐雯佳捋了把头发,接着说道。
“虽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让着你,但我敢肯定,你一但碰了她的底线,你就没机会了。”
“没机会?怎么说?”
“这座庄园的东南角,有个地牢。”
“地牢怎么了,欧洲这边有年代的古堡,庄园都有。”
唐雯佳看起还挺神叨,叶玲菲咬了咬唇,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如果我说里面有人呢?”
“有人?”
“我从小就喜欢探险,尤其是这种大型建筑群。。。”
“我对你如何发现地牢不感兴趣,直说为什么觉得有人?”
“前晚失眠,大概凌晨两点的样子,我有看到约翰抱了两根法棍过去,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法棍没了。”
“那么远你怎么看到的?”
“我房间有把狙击枪,带16倍镜。”
“你房间怎么会有这玩意儿?”
“劫案那两天,我老做恶梦,凝凝叫人送来的,说是给我壮胆。”
想起床头那把粉色狙击枪,唐雯佳嘴角微扬,不得不说,这颜色和枪,真不怎么搭配。
“呵,送枪壮胆,除了她也是没谁了。”
“那倍镜不错,可以当望远镜玩,所以我当时看的很清楚。”
“我相信你,有地牢,有人,所以呢?”
“所以别把别人当傻子,别哪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话糙理不糙,谢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闪了。”
唐雯佳走得很干脆,临走时还不忘敲了敲荼荼的大脑袋。
留在原地的叶玲菲,捏了捏眉心,无心插柳柳成荫,失踪多日的三叔等人,应该是有线索了。
主楼,主人书房。
白色毛衫,米色居家裤,白色毛绒拖鞋。
换回女装打扮的林凝,携着香风进书房的时候,身着粉色马甲的约翰,已经等了有段时间。
“夫人。”
“坐,孙凌宇的事儿不急,我先问你个事儿。”
“好,您说。”
“凌晨两点,拎着两根法棍去地牢的那个人是你吧?”
显而易见,唐雯佳和叶玲菲的对话,林红一清二楚。
“是我,夫人的意思是?”
“我没意思,唐雯佳那晚失眠,亲眼看到的。”
“抱歉,是我大意了。”
“在我继位前,非法囚禁这事儿传出去是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抱歉夫人,我会处理好的。”
“叶玲菲应该已经猜到了,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处理?”
“事儿是我背着您做的,和夫人无关。”
“蠢货,你是我的家人,怎么可能无关。”
约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看在眼里的林凝,狠狠的瞪了眼约翰,没好气儿道。
“我。。。”
“我得家人不多,我不希望你出事儿,以后这类事儿,让别人去做。”
“夫人,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可以试着相信林红手里的那批人,这世上谁都可能背叛我,唯独他们不会。”
“我,我听您的。”
“倔老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是信不过他们。”
“嘿嘿,夫人明察秋毫。夫人,地牢那边?”
“已经解决了,等你处理,我怕你把自己填进去。”
“让夫人费心了,那叶女士?”
“暂时不用理会,先看看她怎么选,看看她站在哪边,再做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