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88r熱門都市小说 第五界點-第一千零二十三章一個條件看書-2tk7p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
一个看起来十分平凡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任何华丽的装潢,也并没有多少用于装扮的摆饰品。有的只是一张简单的书桌,一台老旧的电视、新颖的电脑以及一张看起来并不算太大的双人床。
“女人这种生物还真的是令人感觉到麻烦…”
雲鬢花顏:風華醫女
坐在这个简陋房间书桌面前的男生轻叹了口气,就像是在埋怨什么一样开口说道。
“你这样的话,我可不介意让你那个小女朋友知道哦~”
一个听起来有一些妩媚的声音从房间内响起,可房间内依旧是除开他一个人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存在。这样的情况看起来倒像是鬼片里面的场景?只不过现在外面正当艳阳天,房间内也并没有任何阴湿的气氛,完全就没有鬼片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说话人的声音里面充满了生气,光是这一点就可以断定了结果。房间内坐着的男生也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
“我想她大概是不会相信你所说的话吧,还有我应该是要称呼你为天照大御神还是…玉藻前?”
在他的声音之下,一个身穿着蓝色短袖短裙巫女服装的女性出现在了房间内。那短袖的蓝色巫女服并不算是她吸引人眼球的地方。更加令人在意的是那Cosplay一样的狐狸耳朵以及狐狸尾巴。
“天照大御神这个称呼我并不喜欢,现在我也只是主人最喜欢的贤妻狐哟。”
傾城紅顏王妃要下堂 胖瘦子貨貨
令人感觉到十分惊艳的五官之下露出了明媚的笑容,这样的容貌大概就连历史上的美人也比不过吧。
“虽然迟了,但…打扰了齐木楠雄君…不,世界之子冕下。”
话语声之中是充斥着敬意,可她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是表现的十分轻松甚至有一些不在意?
“女人这种生物还真的是令人感觉到麻烦…”
同样的声音再一次回转在房间之内,声音的主人听起来和之前房间主人的完全一致。可他却从来都没有说过一次话,发出声音的来源也并非是他。
“如果我将这个东西给你的小女朋友听的话,她大概会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我很好奇。”
依旧是笑眯眯地说话,可话语里面的内容让他感觉到十分无奈。
“和权呆久了大概也会产生一点缺点,比如偶尔会将自己的想法透过口说了出来。”
齐木楠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情绪,甚至维持着一贯的平静与冷静。说出刚刚的话甚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声音是从玉藻前脑海里面传来的。
“咪咕!”
玉藻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吃痛了一声连忙松开了刚刚拿着录音笔的手。
掉落在地面上的录音笔上面还散发着薄薄的黑雾,不过从任何的地方都可以证实它已经被齐木楠雄给弄坏了。原因完全不明,而且只是薄薄的火焰理论上玉藻前倒也不会产生什么痛觉反应才对。
齐木楠雄见状倒也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就这么盯着玉藻前。
“我的反应大概也是被你计算到了吧,毕竟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妲己对吗?”
齐木楠雄的声音不停在玉藻前的脑海里面回荡,可不知为何玉藻前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尴尬的讪笑,也并没有露出对于未知强大的畏惧,她手上拿着几张符纸指向了齐木楠雄。
“出于您的身份,我仅此一次警告于您,回收您刚刚所说过的话。”
话语里面的确是拥有敬称不错,可语气之中的寒意却更是露骨,让人不寒而栗。
“我似乎是说错了一些什么,我为我的鲁莽而道歉。”
齐木楠雄眼神一亮,也并没有固执的不道歉。因为他是知道玉藻前和王权之间的关系ꓹ 要是她真的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情,齐木楠雄也无法做出什么太过强硬的反抗…
当然他对于玉藻前为什么会抗拒妲己这个身份ꓹ 他表现的并不好奇,又或者说他的确是压根就不在意这一件事情。
“权家里面的女性多多少少都令人感觉到望而生畏…”
看着玉藻前那没有丝毫弱下来的气势,齐木楠雄也一改之前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ꓹ 挤出了一抹苦笑。
“对于之前的话,我抱歉。”
这一次大概是十分认真的道歉ꓹ 他甚至是开口说了出来。
玉藻前倒也不是会得寸进尺的人,她显然也接受了来自于齐木楠雄的道歉。
既然是道歉的话ꓹ 那自然就有道歉礼的对吧?
玉藻前十分精明的转动了一下眼睛ꓹ 趁着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如果要我原谅你倒也不是不可以,我希望你能够送我到主人那边。”
齐木楠雄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着玉藻前脸上那狡猾的表情,哪怕是她在演戏也逃脱不了他的预测。更不用说,他实际上是能够读透玉藻前的内心。
“这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能够为你而破例。”
几乎是想也不想,齐木楠雄拒绝的声音就回转在玉藻前的脑海之中。
“那我换一个措辞ꓹ 我们来交易吧。”
玉藻前也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她也从其他人那边得到齐木楠雄会读心的能力。索性也干脆抛弃了思考。
“我能够无偿为你做一件事情ꓹ 前提一不能够做对主人有伤害的事情ꓹ 前提二不能够做对主人伤心的事情ꓹ 前提三不能够影响我和主人之间的感情。”
專治各種不服末世
三个看似十分简单的问题ꓹ 并且还全都没有关于自己的安危问题。
可这一只狡猾的狐狸又怎么可能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对付,三个前提看似一个都没有牵扯到自己ꓹ 实际上倒是把握住王权是他的好友甚至重要棋子ꓹ 他不会轻易或者完全不会对王权出手这一点作为出发点。
第一个前提对王权产生伤害的事情可并非只限于表面ꓹ 连心伤大概也是被算计上了。如果他主动攻击甚至抹消了玉藻前的存在,那么王权和他之间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模样?
无非也就是形同陌路ꓹ 恶劣一点甚至兵刃相向。这是王权不想要看见的事情,更是齐木那你先不想要看见的事情,王权作为挚友也是他手里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他可没有可能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培养另外一个。
而且,他拥有一切齐木楠雄所需要的条件。要是换成其他人,事情还要麻烦上几倍。按照现在的状况来看,那是断然没有可能在那一件事情爆发之前培养出来的。
这一点大概也就能够稳定让齐木楠雄不能够做出伤害玉藻前的行为。
前提二,不能够让王权感觉到伤心的事情。这一点更是让齐木楠雄对于玉藻前进一步失去掌握力。一旦玉藻前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被追根到底的话,王权大概也会十分生气吧。
其三也更不用说了,是为了彻底根绝如果齐木楠雄对她产生了什么不良的想法。虽说齐木楠雄本来就没有那一些想法…相对于偏向于暴力,并且还有那么多心机的女性并不符合齐木楠雄的口味。
他还是继续守着照桥心美一起过就可以了。
现在问题也就是拥有那么多限制的一件事情,可以说得上是基本上没有任何用。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人情债,对方想起来了想要为他做什么事情,到时候自然会抵上。
不过现在他好像也正缺这么一个忙…
“可以,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齐木楠雄的话让玉藻前眼神一亮,对方的才智不可能不理解她的话,这也就是说她能够前往现在王权所在的地方…
“这对于权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看着面前双眼发亮的玉藻前,齐木楠雄也感觉到有一些心累的叹了口气。
,…..
“你让他过去找权真的好吗?狂三。”
“那妖怪贤者小姐,您有什么办法吗?”
如果是王权在这里的话,大概会感觉到十分惊讶,因为这里是他的房间。
歐皇饒命 新風舊雨
在那张看起来偌大的床上,坐着一个绑着长短不一,身穿红黑色哥特式裙子的女人,半空之中还诡异的被撕开了一个裂口,那里同样也出现了一个一头金色头发,看起来十分用来华贵的女人。
这两个人也正是时崎狂三以及八云紫,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看起来并不怎么对付。
“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不是吗?”
这一句话从时崎狂三的口中吐露出来,听着时崎狂三说话的八云紫也露出了一个颓废的表情。
“啊…工作工作,咱好想要摸鱼找地方好好睡一觉啊。”
獨愛毒辣小妻子 桃桃兇猛
“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吧,DEM社社长,艾扎克已经确认作为敌人。”
“那个不应该是留给权来进行处理吗?这样的话,也用不上咱们吧,他的实力以你现在的水平可远远不及哦。”
八云紫无所事事的开口说道。
“哼!”
看着散漫的八云紫,时崎狂三也冷哼了一声,她身上的灵装开始渐渐泛白,原本哥特式裙子开始向白色的军装更换…但并未完全进行更替就再一次恢复成红黑色哥特式裙子。
“灵结晶反转吗?看起来是很不错的能力。”
八云紫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在意,只是露出了赞叹的表情看着时崎狂三。
可惜,对于八云紫的赞叹时崎狂三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她,也没有打算主动开口说出一个字。
“算了算了,咱知道了…澪那边的状况也很稳定,差不多也能够一劳永逸了。”
澪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时崎狂三的脸色变了一下,不过很快也就恢复了正常。
“你那边的状况也要盯好…”
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时崎狂三的身体就慢慢沉了下去,不是躺在床上,而是直接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还真的是麻烦的女强人…咱可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八云紫也打了一个哈欠,将半空之中的间隙给拉了起来,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一些什么。
……
元旦算是如期而至,在到元旦的这一段时间,王权基本上都是在找瓦利进行对练。
现在王权已经算是领先了瓦利一段距离,这样的差距让瓦利感觉到十分不是滋味,于是在元旦前的一天他也提出了辞呈。他是想要回到北欧神话也就是他义父那边更进一步进行训练。
走前瓦利自然也对王权放了狠话,回来绝对会打倒他之类的。
瓦利这么一个对手王权也感觉到十分敬重,也因为有他的牺牲,王权这一段时间倒是掌握了许多以前从未应用过的战斗技巧。令他感觉到惊喜的是,赤龙帝之力可以和体内那两种奇怪的力量混合使用。
罪妃指腹為婚 夢妞
能够让赤龙帝的力量对冰或者风进行倍增…这是一个很好的发现。只要加以利用,他的实战可就不仅仅只是依靠近身作战了。
除开瓦利这个小插曲,其他人倒也是很好的在享受元旦节日气氛。
和圣诞节不一样,元旦算是全世界共同的节日。在霓虹这边也可以算作是新年…
本着入乡随俗的想法,王权也跟随着家里面的一群人去参拜神明。
这样做倒也不是为了什么,算是为了祈祷新的一年之中神能够庇护参拜的平安幸福。
嗯…参拜的并非是西欧神话又或者说是圣经之中的神,仅仅只是霓虹这边的神而已。
驹王镇那边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神社,唯一一个大型神社也因为姬岛朱乃搬过来而几近废弃。于是他们也十分干脆的转移了参拜的地点…他们的目的地也是之前抵达过的地方——东京。
东京这一座城市看起来一如既往的繁华,因为今天是新年的缘故,哪怕是十点也有很多人在外面游荡。大概也是想要到十二点之后直接去参拜吧…
王权他们选择的地方也自然就是伏见稻荷大社,之前在修学旅行的时候拯救了这里的妖怪大将八坂,还和对方的女儿九重关系很好,这才会让这个地方成为他们的目标。
来到神社低下,王权并没有看见九重说好的出来迎接…
不仅如此,他身边得人似乎都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又是邪恶之树的袭击吗?
这样的状况发生,王权也并没有感觉到慌乱,他即刻露出了十分警惕的表情环顾着四周。
“您最喜欢的巫女狐,小玉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