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y42优美都市小说 《留裏克的崛起》-第483章 老埃裏克的家族便是這一時代瘋狂的維京商人的縮影熱推-7emu7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当晚吃饭之际,留里克向家人们分享起自己手里的宝石。
绝美的天蓝色宝石,简直是唯一的蓝色矿物颜料,它可以磨成粉后镶嵌在各种金属器具上!也包括熔进玻璃液里,制造出天蓝色的镜片。
奥托对有关丹麦的事想法都非常单纯且干脆,“杀死遇到的丹麦敌人”只是一句随口的话,他满脑子都是让自己北狩的猎人大军都有一副保护眼睛的墨镜,再说了留里克佩戴墨镜的形象给了他巨大的触动,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说明的英俊,还显得出佩戴者深不可测的内心,以及智慧。
青金石的出现让大家非常新奇,至于在家中接待丹麦人,奥托的抵触也非常直接。
“爸爸,我可不怕丹麦人,我甚至希望和他们发生海战,这样就能凭借我们的船只、武器优势,让这些敌人变成鱼饲料。那些丹麦人去过遥远的东方,那是一片未知的世界。他们还是住在海泽比的商人,那是比维斯比更大的城市,当地人只想着做生意,他们对于战争毫无想法。既然如此,和他们好好聊聊,我们也可以销售一些皮革等东西去那边,赚取我们需要东西。”
留里克觉得自己的话毫无问题,奥托突然头脑极度清晰:“你……我怎么觉得你是打算和丹麦媾和?”
“我并非这个意思。”
“无所谓。你任何善意的想法啊,想必那些丹麦的领主都不满意。记住,罗斯大军在你的指挥下可是杀死了一万个哥特兰战士,我就不信丹麦人会忽略这个,而和你舒舒服服做生意。”
留里克耸耸肩:“这不是更说明我们罗斯人实力强劲吗?我对于海泽比的商人们非常感兴趣,现在的情况是,梅拉伦的那些生产财富的普通人被梅拉伦的大家族祸害得痛苦不堪,我们已经不能再奢望从他们那里捞到大量好处。我们需要开辟新的市场,我有两个想法,第一,去东方,沿着河道直接南下到罗马碰运气。第二,我们发展和海泽比的关系,我们不便于亲自做生意,就找一些中间商。”
“有点意思。”奥托点点头,“所以那个叫埃里克的老家伙就是可以使用的工具了?我看你还是要小心点。”
“爸爸!我会的ꓹ 我有信心。”留里克拍着胸脯保证。
突然间电光一闪!奥托猛然抽出自己切肉的小刀,一瞬间的事ꓹ 刀锋抵着留里克的脖子,惊得他当场头脑空白。
奥托无比冷静地说:“你看,我和你非常近ꓹ 一瞬间便能要了你的命。小子,我怀疑你的恶名已经在丹麦人那里流传。罗斯军队的大胜就是丹麦人的耻辱ꓹ 你是指挥官你就要承担丹麦人的全部愤怒。你如何保证那些商人不是刺客?”
“啊这……不应该吧。”
奥托收了刀,小刀直接插进桌子里ꓹ 嘱咐道:“我去处理眼镜的事ꓹ 你让耶夫洛和阿里克在这间房子里,再派些战士护卫。记得,那些商人觐见之际全部搜身……”
“是否太谨慎了。”留里克有些不耐烦,但他知道老爹的谨慎是有必要的。身为一个实质上的王者,留里克想想自己也该做好自身安全的防护。
“干脆这样。”留里克灵光一闪:“明日招待觐见的商人先去洗一个蒸汽浴,给予他们肥皂洗干净身子,换上我提供的衣服再来觐见。事后ꓹ 他们的所有衣服再归还。他们倘若藏有什么凶器立刻拿下。”
奉子成婚:第一皇後 旖旎萌妃
“好想法,就这么办。”奥托拍手称快。
弄到一批宝石能有怎样的作用?当然是拿来妆点自己的权势。
留里克也萌生的一种可以落实的想法ꓹ 便是赏赐给立功的战士一种纯粹的荣誉性质的信物——勋章。
他并不清楚历史上的勋章文化确切的起源ꓹ 想来一定和贵族战士的家纹徽章文化有关系。最终ꓹ 民间以及军队都能认可君主发放的勋章具有光荣的意义ꓹ 战士们为了得到它而抛头颅洒热血。
也许罗斯人的血统、精神后裔们,注定成为最热爱荣誉勋章的一批人ꓹ 其中还涌现出以勋章做鱼鳞甲的好大喜功之辈。
留里克攥着那块作为信物的青金石休息ꓹ 在入睡前他不得不仔细思考这方面的前景。
单纯的给予立功的战士金钱、粮食和女人就完全够了?对于之前贫穷的战士ꓹ 如此赏赐真是美妙至极。只是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当一个人有足够的财富和妻妾ꓹ 他们会渴望得到跟多。他们不一定会堕落为追求极高权力的野心家,但一定会想办法得到荣誉,成为被其他人赞美的对象。
“确立一个勋章,一个名为罗斯英雄的勋章?”
何为英雄的战士?英雄需要被量化!凡英雄者,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信物在象征他是英雄,以区别于普通人。
“以金子或是银子熔化成圆形的底座,其上涂抹铅白,再以研磨的青金石粉涂抹出交错的天蓝色条纹,最后浇铸一层玻璃液。勋章背后安装铁丝拧成的挂钩。勋章再凿一孔以穿线绳……”
留里克估计,当前的青金石大抵是这样使用,自己的想法与古代的那些君主并无不同。
新的一天清朗而寒冷,阳光因满世界的冰雪变得格外刺眼。
就在罗斯堡海岸兴起的冬季集市,罗斯公爵奥托,带着一批随从浩浩荡荡地摆出一个摊位。
关于留里克大人又弄出来一个有趣宝贝的消息已经在整个罗斯堡疯传,据称那是一种保护双眼的器具,可让再刺眼的眼光都变得柔和。有的人觉得此物可有可无,有的人却觉得此乃珍宝。
墨镜的价格定在了二十个银币,而今罗斯的精壮男人们人人享受了战争红利,他们得了钱先是改善自己的生活,剩下的钱明显还有不少,就自然而然的想去买些奇特的东西。二十个银币不算多,好事者纷纷跑到公爵设立的摊位,一是先来看看二闹,二是择机购买。
数百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听着奥托站在一处小雪堆上的演讲。
今天的奥托样貌变得非常奇怪,阳光下的他仿佛有了一双蟋蟀的巨大眼睛。那就是所谓的墨镜,它遮掩了奥托年老的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精神。
他们高举着手里的钱袋子相互簇拥,生怕自己完了一步就让同族的兄弟把有限的墨镜抢购干净。
这一天的傍晚,等待出售的多达一百五十副眼镜销售一空。有幸买到的人纷纷换了一幅形象,他们佩戴墨镜后整个世界也有了巨大变化。
看吧!冰封的海面不再反射几乎刺杀双眼的阳光,人们再不用眯起眼睛。
那些没有买得的人心情失落,唯一欣慰的是,公爵大人许诺了克拉瓦森家族仍在制造这一非常特殊的玻璃器。
视角转到另一边。
还是在清晨的时候,早起如厕的一名丹麦商人,忽然察觉到户外存在着一些鬼鬼祟祟的眼线。此人急忙回到温暖的室内,向自己的父亲报告所见所闻。
“父亲,我们……大意了。我们被他们盯上,是否会惹来杀身之祸?”
老埃里克说不紧张是假:“如果罗斯人要杀我们,在夜里动手不是更加稳妥?等等看,也许今天罗斯首领要见我们父子。”
不久,一众罗斯战士前来敲门。
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披着白熊皮革,身里面套着缝着蓝色布条的白布长衫的耶夫洛。这位身材略显矮小的面目也略扁平的芬人战士,如今以公爵信使的身份,“逮捕”了这些丹麦商人。
耶夫洛和他的伙计们动作比较粗鲁,直接扭送这五个男人前往一处溢散浓烈蒸汽的房间外。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你们的首领要求我们父子在这桑拿房你和他坦诚相见?在你们的罗斯堡我可真是大开眼界。”老商人埃里克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他有点担心自己一家被罗斯人锁起来,之后被活活蒸死。
这不是不可能,见多识广的老埃里克知道“东方之地”的那些人们喜欢蒸汽浴,他在与当地部落交易皮革之际,也受当地酋长之邀尝试过多次,个别的尝试机会他一度感觉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被蒸汽弄得火辣辣的疼。
他真的想不到,说着诺斯语的罗斯人特别喜欢东边人的那一套?
“别废话!立刻脱掉你们的皮衣,卸下所有武装。这是大人赏赐你们的洗澡机会!大人无法忍受一个肮脏的人与他见面。”
“哦,罗斯首领可真是讲究。”
接下来的事情也是活久见,因为这所谓的桑拿室里还有别的洗浴设备,是淋浴。
房间高处有一木桶,桶内提前准备了热水,桶侧部有木塞,打开即为热水。室内光线非常昏暗,然黄白色的散发硫磺味的肥皂清晰可见。
異界都市之神遊
老埃里克当然见过肥皂,也知道它是如何制作的。在海泽比,以及南方的那个小城石勒苏益格,有些匠人专做洗涤的工具,它价格较高,倘若不是它洗涤效果好,根本无人忍受它糟糕的品相。
黄白色的肥皂居然还有硫磺味?他想到了那些硫磺矿石就是这般颜色。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老埃里克做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主儿。
他见到室内还挂着一张条状的粗麻布,自然而然用它蹭起身子。
终于,他体验到了非常极致的洗澡体验,仿佛洗掉了笼罩在自己全身的泥壳,整个人一身轻松,出了蒸汽房间整个人甚至有些恍惚。
他们父子被迫换上了朴素而整洁的新衣服,内有白色细麻布,外有保暖的皮革。帽子也是有的,那是细布与柔软的松树背皮混合缝制。
这下老埃里克完全弄清了罗斯首领的意图,察觉到自己的儿子们居然对罗斯人“赏赐”的衣服沾沾自喜,便立刻绷着嘴训斥:“别高兴了。我的旧衣服被他们彻底检查过,罗斯人居然担心我们是刺客。”
此言正好被耶夫洛听到,他也不给好脸色:“我劝你好自为之。听着,你们是丹麦人,在我们这里必须低调。”
“是。我们现在手无寸铁,也毫无恶意。”老埃里克即可低头致意,以示自己的配合。
须臾,他们一行终于来到了罗斯公爵的宅邸。
这场面让老埃里克有些吃惊,他并非吃惊于这一片的房子都是斯拉夫人的那种木刻楞建筑,还在于所谓的罗斯首领宅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磅礴。
“走吧,我的主人正在屋內等你们。”耶夫洛最后催促。
与此同时,留里克与阿里克一身华丽衣装盘腿坐于室内的不大的客厅,同时在场的还有十多名由阿里克挑选的最强壮的战士。
进屋的老埃里克如何不忌惮?木墙之上挂着两排熊头,室内布置的战士穿戴完全统一不说,他们一个个都怀揣着宝剑。
“你们就是丹麦商人?有一个老者名叫埃里克?就是你?坐下吧。”
说话者是一个女孩?不!那声音分明是一个男孩,一个英俊的男孩。
在极度的尴尬中老埃里克携儿子们纷纷坐在门口,他察觉到了现在的情况,罗斯人就是忌惮外来者是刺客的可能。不过还好,对方还没有草率到听闻来者是丹麦商人的因素就动刀子。
老埃里克的眼睛看察觉到室内的另外一人,这个憨厚得好似一头象海豹的老家伙,他华丽的绒服上不是金丝就是宝石吊坠,此乃一个大商人。
“我……我是埃里克·托鲁尔夫。感谢罗斯首领的不杀之恩……”事到如今老埃里克收起那份惊异,他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男孩就是罗斯的大首领,哪怕这非常奇幻。
“哦?你非常确信我就是首领?”留里克与老埃里克对视,心情毫无激动。
殺青罪案 強強 無射
“正是。你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你的背后是一团篝火,就就死最珍贵的人。”
“你很有眼色。听着,我就是罗斯公爵留里克,我是你所见到的罗斯堡的最高权力者,也是我,指挥军队进攻哥特兰岛歼灭了当地一万个敌军战士。也是我指挥军队参与到了远征丹麦的卡尔马。”
留里克完全不像遮掩自己的战绩,他根本也不怕丹麦人的海军力量,甚至期待一场粉碎堆放权势的海战。他在期待丹麦商人的愤怒表情,可是瞧瞧老埃里克的表情,他们居然不以为意。
遡源
“怎么?你是否觉得我只是一个孩子,我说的这些话都是荒谬的?”
“不敢!这些消息我都知晓了。”老埃里克右拳拍打起自己的心脏,“丹麦的大盟主哈夫根,我又不是此人的手下?我们一家只是海泽比集市的普通商人,甚至整个海泽比也仅仅是名义上承认那个男人的统治。
我们是来做生意的,正是因为听说了罗斯军队伟大胜利的消息,我们才慕名而来。你们一定从哥特兰抢掠了大量财富,正好我们一家有从遥远的东方沙漠之地进口的青金石。我们缺乏一个合适的买家,也许你是最合适的。”
一瞬间留里克动了心,不过身边的古尔德立刻示以眼色。
“好吧。”留里克叹了口气,“我姑且相信你们是诚实的。你们自称来自丹麦的海泽比,那是很富庶的存在?”
老埃里克犹豫了一下,他自觉嗅到了战争的气息。他必经见识过很多狂妄的丹麦领主,有的越过石勒苏益格长城去袭击法兰克王国位于萨克森地区的村庄,更多的小领主的亲自上阵,带着几十个兄弟划着两三艘长船,就到西部海岸的弗里斯兰地区打谷草,甚至一路漂到了塞纳河入海口,把入海口的几个修道院的金银抢了个干干净净。
罗斯人说着诺斯语,罗斯首领看似只是一个孩子,他居然给自己“普林西普(公爵)”的头衔,此举就是证明了其野心!
他们没有对自己动杀心,难道很像知道有关海泽比还有丹麦地区的情报,以为未来的大规模入侵做准备?因为老埃里克一家化妆成梅拉伦商人,划着船跟着浩浩荡荡的罗斯船队抵达的罗斯堡,那真是一支无敌舰队!故而当留里克亲自说自己歼灭了一万个哥特兰战士,老埃里克根本没有怀疑。
老埃里克犹豫了一阵子,开口道:“大人,如果你想只有任何有关丹麦的事,我会倾尽我的认知,完全真诚的告诉你。海泽比的确是富庶的,可她哪里有法兰克的巴黎富庶?丹麦的那些满是野心的领主,他们收拢了大量萨克森难民,也在盘算着进攻巴黎。
可是巴黎又算得了什么?我们的家族还去过东方的名为罗马的国家,但愿睿智的罗斯首领能够理解。”
一听此言,留里克瞪大双眼猛然站起:“你们还去过罗马?你们去过君士坦丁堡。不对!你们去过伊斯坦布尔?”
这下轮到故作低调的老埃里克失态了,他大惊:“你!罗斯首领留里克大人,你竟然知道那个俗名?”
我在民國當道士 樂樂神
“我的确知道伊斯坦布尔这个俗名,是希腊语,‘到大城市去’的意思。”
老埃里克的心脏在狂跳,他的儿子们也因为兴奋躁动不安。作为漫游世界的商人,他们渴求一个知己,想不到罗斯的这位年幼的首领居然知道这么多,罗斯人根本不像是表面的那样,是窝在极北之地的专业猎手,他们明明知道很多。
“你们还去过哪里?”留里克追问:“是否真的去过阿富汗?我是说,那是一片干冷的荒地,充斥着各种危险,却也是青金石的产地。”
这下老埃里克实话实说:“我们并没有去过那里,倒是知道阿富汗这个名词。传说东方有一座大山,当地喜欢戴头巾的商人说,越过大山又是沙漠,如果走过了沙漠便是东方的尽头。在那里存在一个极度强盛的国家,是比我所知的罗马还要强盛。”
“我知道那里,一个梦幻的地方。”留里克没有再问下去,因为当今时代的唐帝国正在藩镇格局中走向没落,真是一个悲怆的演变。仅从这只言片语他可怕判定,这个埃里克一定是为了商业一路探险到了中亚世界的边缘。这个家族,就是这个时代维京商人的一个疯狂的缩影。
留里克郑重宣布:“我可以庇护你们,不会因为你们是丹麦人就动刀子。我也完全不担心你们将在罗斯的见闻告知丹麦人,我们完全不怕一场全面的战争。我喜欢你们得宝石,我会离开拿出银币全部买下来。而你,一定要告诉我有关海泽比的一切。放心,我对纯粹的商人毫无敌意,罗斯欢迎商人前来贸易。而我们罗斯人有意开拓丹麦的市场,只是当前局势不易我们亲自下场,我们需要一个代理人,也许你们家族是合适的。”
事情有了突破性进展,老埃里克拍手称快,他觉得自己赌对了一切,当即开始了滔滔不绝,成了彻头彻尾的故事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