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hrd精华都市言情 明尊 愛下-第二百零七章相伴-llc0d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谢安目光垂落,感应着远处那只似乎能吸引所有目光的拳头,只是平平常常的握着,便足以与一切法宝争锋,还有那划破黑暗,燃烧着嚣狂的黑色魔焰的锁链。
他袖中飞出一道剑光,细长如弦,划破虚空,阴风吹拂而过剑光。
剑弦颤动,心灵随着剑光一并颤动,聆听天地之声,一颗心陡然升起,与虚空共振。
这一刻,他目光之中只有那两个老魔头,甚至忘记了岌岌可危的刘裕,忘记了还有一位无相妖僧在旁边,忘记了可能埋伏在暗处,随时会出手的不死道人……
“刘裕只是一个弃子!”方才昆仑镜的镜光之中,钱晨如是对谢安这般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李太白是我的身外化身,重伤之后,我只能勉强能对上一位阳神,我的真身在祭神台处,只要你我联手拖延他们一段时间,真身那边,便可杀入祭神台。就算没法破坏司马炎的晋升,也能窥破魔道最关键的布置!”
谢安沉默无言,凝视着剑光之中奋力反抗,银枪犹如长龙一般挑起的刘裕,低声道:“刘裕乃是我麾下将士!老夫何忍弃之……”
“他秉承季汉余气,最多吃点苦头,不会有大碍!”
“气运之事,谁能说清。若有气运庇佑便能遇难成祥,你我还修什么道,不如都去投了大气运者!”谢安不满道。
钱晨平静道:“也好,不努力就放弃,也不是我的作风……我可以拦下无相妖僧,帮助刘裕恢复大半战力,但傅老魔和段老鬼只能由你拦下,此二人非同小可,适才我能从他们手下逃脱,大半还是侥幸!”
钱晨想起段琊那能打破天罗伞的拳头,不禁都有些微微色变,刘裕这等最重杀伐的武道修士,都不是其一合之敌。
此人若是认真起来ꓹ 凭着他现在的状态,够呛!还好有个谢安!
谢安闭目沉思片刻ꓹ 骤然睁开眼睛,一道神光凛然道:“那老夫就试一试!”
…………
有情剑滑出,挑起铜钵。
钱晨蓦然回首ꓹ 看到谢安此刻的状态,不由有些微微心惊ꓹ 这老货终于拿出了真正的实力。‘王导之下,世家第一人’ꓹ 身负这般名望ꓹ 纵然也是阳神之尊,又岂可小窥。
魔道那边,段琊隐隐强上傅老魔一线,谢安此刻的实力,又隐隐强上段琊一线。
而且自己阴神被削弱三成,除了有情剑,其他得力法宝都不在身上ꓹ 真身那边更要全力应对祭神台处的魔道布置,无法分神ꓹ 只凭这个身外化身之力ꓹ 纵然状态攀升至了此刻能达到的巅峰ꓹ 更有昆仑镜可以借助罗天仙器之力ꓹ 一身剑术蓄势待发,要对付一个真正全力出手的阳神……也是困难至极。
钱晨前番的布局ꓹ 乃是逼迫魔道做出选择ꓹ 是全力袭杀自己最重要的目标ꓹ 还是困守祭神台,无论是何种策略ꓹ 都要步入钱晨算计,困守祭神台固然是死局,让钱晨可以慢慢扫除魔道那边的布置,汇聚己方所有力量,然后决战,但贸然出击,钱晨也能反袭祭神台,直捣黄龙,只不过这般便需要弃子。
没有真身那边的神意呼应,身外化身的一身剑术发挥不了六成,放弃刘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钱晨布局之中,还有一处未定,那便是谢安的实力,前番几次出手算是勉强摸清了魔道那边的阳神实力,纵然可怕,却也在算计之中,但这个一直慈眉善目的老头儿,却是钱晨最为拿捏不定的。
虽然两人算是一方的,但钱晨从来不习惯把己方的希望,放在其他不知根底的人身上。
“也好,若是谢安那边能支撑住,保下刘裕便有四分的希望!能努力一下,我也不想放弃……毕竟,我还是正道来着!”钱晨微微吐出一口浊气,将此刻浮动的心湖复归平静,种种算计,还是真身那边在主持,自己这个身外化身纵然是神念最强的智狼王所炼,但与阳神的真正差距,还是在神魂之上。
毕竟身外化身可没有道尘珠的加持!
此刻真身无暇顾及,这边只能全力应对无相妖僧。
黑暗之中一轮黑色的大日升起,却没有光明划破黑暗,照亮此地,那黑色的大日之上,流淌着的是漆黑的火焰,让周围的阴影犹如石油一样,成了有质感的‘黑’。
沉凝的黑暗,嚣狂的大日,让人陡然升起无可匹敌之感。
无量魔火自大日之上喷薄而出,缠绕成条条锁链,最后一条锁链勾起大日,将漆黑的大日砸了下来,化为一把短柄巨斧,瞬间划过千丈,飞斧带着破灭一切,无可匹敌的威势斩向谢安。
十绝日魔道之——裂天神斧变!
猎猎的火光犹如跃动的黑暗,漆黑的魔火恍若疯狂的魔头。
每一缕魔火都带着如跗骨之蛆的阴毒,烧的虚空都塌陷了,丝丝缕缕的魔火缠绕在短柄巨斧之上,衬托其犹如黑铁所铸,狰狞凶悍,带着极为凌厉的凶厉。斧影显化在黑日之中,又如黑洞一般吞噬着虚空,撕扯一切。
斧影的前方,出现了道道空间裂痕,随着斧刃的挥动不断破碎和愈合。
这一斧之下,阳神难当,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要破灭。
谢安微微抬头,他眼中倒映的便是这越来越大,渐渐占据了他眼中反射的所有光彩的巨斧,手中的九韶定音剑顺势挥出。
这柄奇形的飞剑古朴雅致,剑缘呈波浪形,其上有九个明灭不定,似虚似实,犹如九口混洞的孔洞,每一枚大小不一,内中似有一个宇宙。
剑光颤动,发出无形的天音波纹,横扫一切,这一刻甚至连无形的魔火都随着音波震动了起来,掠过斧影,似乎直接深入了构成魔火的元气粒子,化入了裂天神斧变激烈的阴阳变化之中。
随着音波的横扫,一切波动尽收谢安心底。
九韶定音剑随即斩出,九枚孔洞吹出的剑气颤动,共振之下,破灭了魔火的元气结构,消弭了一切元气变化,除了谢安本人,便只有参悟希夷神雷,得悟雷音某些变化的钱晨,能看到这一剑的精微之处,其他人,纵然是魔道阳神之尊也只能看到,随着这一剑横斩,嚣狂炽烈的魔火在剑刃所向之处,无声无息的泯灭。
那魔火组成的,犹如天罗地网一般封锁虚空的锁链,也在哗啦啦的不断瓦解!
裂天神斧变威力极为强大,便是同列的阳神,也难挡其锋,但这一招唯一的缺陷,便是发动的速度有些缓慢,因此需要那无穷锁链的天网,先困住敌人,然后在发斧命中,绝难有生还者!
这一刻谢安的天音剑气抢先瓦解了天网,便为他创造了转圜挪移的空间。
剑光轻灵飘逸之下,纵然裂天神斧结构极为强横,不是天音剑气能够轻易瓦解的,但一剑不行,有第二剑,两剑不行有三四剑,数百计天音剑气刷下来,任由如何强横的神通,都要破灭了!
此时,在旁边等候许久的段琊却动了。
他紧握双拳,如陨石坠落一般砸出,封锁了谢安挪移的一切变化,逼迫他退回远处,承受一斧一拳联手的夹击。
这一刻,钱晨长剑轻轻弹,希夷神雷于焉迸发,天音剑气和希夷神雷交错虚空,一瞬间笼罩方圆数十里的虚空。
谢安只是飞剑横斩,便破碎了希夷神雷,将那破碎的雷音化为万万道天音剑气,瞬息之间,无数无形无色的天音剑气纵横交错,割裂了这片空间,此时谢安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段琊的一拳砸在了空处,击碎那些密密麻麻的微弱剑气。
特工教師 笑看雪舞
下一刻,剑气斩裂虚空,九韶定音剑光带着谢安的身影,从他身侧的虚空浮现,一道凌厉的天音剑气斩出。
“剑光挪移,瞬剑术!”段琊喝破谢安这一剑的玄妙,他身躯屹立在黑暗中,气势暴涨,历经九次天劫的半仙之体在谢安、钱晨的眼中节节暴涨,犹如接天一般巍峨,通体犹如美玉一般,太阴之气内蕴,几近完美无缺的身躯只有头顶卤门有一线阴暗,似透彻美玉中的一丝裂纹。
拍賣妖孽壞老公
几近完美无缺的体魄,缠绕着毁灭之相,天雷、地火、阴风、弱水九种奇异的元气缠绕其上,似乎是重重劫数在身上烙印留下的痕迹,这九种元气的神通,只要未曾超越段琊所承受的天劫,便对他毫发无伤。
此时,钱晨也再不能对谢安加以援手,无相邪僧托着铜钵,与他战到了一处。
那年那蟬那把劍
朵朵青莲在剑尖盛开,却又在铜钵之下,轻易泯灭。
无相放声大笑,声音回荡于虚空,仿若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传来,动摇着他的心神。
“这便是青莲剑歌,这便是你仗之横行天下的青莲剑气?可笑……适才若非我等没有拿出真本事,哪轮得到你有逃生的机会!”
无相妖僧一声暴喝,铜钵之中无数诡异的禅唱之声大作,他背后浮现黑色佛陀与明妃天女之相,一时间,无穷光色转动,代表世间万象迷离的华盖笼罩了他的头顶。
随着禅唱之声转动,钱晨的身周万象,在华盖轮转之下支离破碎,一切外相被重组,仿若事物的外形破碎,被胡乱的拼接起来。
邪神旌旗 楚白
“无相,乱相!”
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愛妻
在钱晨眼中,世间的一切形体已经失去了意义。
他对事物的感知骤然割裂了起来,完全无法正确的认知所有事物,手中的有情剑,乃至他自身,都成了无数碎片胡乱拼接的古怪形状。
“若是道尘珠在,一切神魂之上的攻击,都只是杏花春雨。但离开了道尘珠,便十分的可怕!”
钱晨心中淡淡道,他封闭了自己的五感,只听手上的剑说话,剑光颤动,天音剑气与有情剑共振,在他心中形成了一个有些模糊,但却更加简洁明了的形象。
钱晨一剑斩出,劈碎了无相扫来的魔幢。
无相蓦然一惊:“你不是已经封闭了五感,就算没有封闭,错乱之下,又是如何看清真相?”
谢安一剑斩破了段琊的半仙之体,剑光割裂了那天雷,地火,阴风……天音剑气的锋锐居然斩开了段琊的强横肉身,划破了一寸深的血口,他甚至有时间回头看了钱晨那边一眼,将天音剑气感知到的一切化为震动,传到了钱晨的有情剑上。
“十绝魔日凌天下,裂天神斧破海变!”
傅老魔扯动锁链,短柄巨斧犹如流星,横扫在锁链的牵动之下横扫而来,斧刃所经过的地方,虚空裂开,呈现镜面一般的裂隙,裂隙说过之处,劈开了一切,直往钱晨、刘裕和谢安所在之处蔓延,交错的斧痕,似要将一切绞碎。
谢安再无法像瓦解魔火一般消解这道斧痕,因为魔火乃是元气阴阳变化的特定结构所化,乃是元气构成的一种物质,但如今的这道斧痕,却是虚空被破坏产生的裂隙。天音剑气的共振可以扰乱元气结构,瓦解一切物质,却无法在空间被破坏的基础上瓦解空间裂隙。
因为已经被破坏的,无法再次被破坏。
若是在地仙界,凭着傅老魔这道神通,想要破坏虚空还差得远呢。但在空间更为脆弱的洞天世界,却成了可能。
谢安挥舞九韶定音剑,无数悦耳的天音剑气交织成韶乐,引动天地的共振,想要加强周围的空间结构,但段琊的双拳汇聚了无数太阴寒气,恍若冥古之时太阴星巨大的冰山,一拳,两拳,以力破巧,砸在了天音剑气交织的阵势最核心处,登时曲调再不成形……两位阳神联手,威力绝非一加一那么简单。
阳神强者妙至巅毫的配合,往往能联手让比他们强上许多的同境界强者,落於下风。
就在这时,钱晨已经斩破无相的华盖,剑光化虹电掣,剑气荡出,幻出重重青色莲瓣——“没有真身神意牵引,魔念镇压,想要施展这一招有些困难,毕竟,这是超越我如今境界的一招……但借助罗天世界,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钱晨心念一定,手中的剑光牵引青莲浮动,直视无相妖僧道:“和尚,你不是要见识真正的青莲剑歌吗?”
食戟之最強美食系統
三國小霸王 獵於密林者
“那就看一看这一剑吧!”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昆仑镜在钱晨身后翻转,一道镜光照在有情剑的剑刃之上,剑光明澈如镜,映照着一个难以言喻的宏大世界,它仿佛被托在一个半人半龙的魔神的掌心,魔神骤然睁开了眼睛,凝练的剑光斩出,周围的一切豁然被剑光分成两半,整个世界都被剑光劈开。
裂天神斧与剑光碰撞在一起,傅老魔赫然看到,神斧竟然也被平平分开。
三位老魔敏锐的感知到,那道剑痕,并非空间裂隙,而是一个世界。
罗天降临……
牵引九幽堕天!
诸天交错的力量顿时重塑了整片空间,虚空裂隙在九幽和洞天的交错之际,完全泯灭。随着那一线剑痕,黑暗从中涌出,整个洞天从这一线开始,时序扭曲,日夜颠倒,黑夜于这一线之中降临。
这并非九幽不能降临的地仙界,而是由九幽控制了夜晚的——无日之国,烛龙洞天!
裂天神斧、残余的华盖、段琊拳上的冥古寒气,都被这一线裂隙吞噬。随着黑暗涌出,众人坠入了九幽的黑夜之中,同时失去了其他人的痕迹……钱晨和谢安通过剑音共振,交错找到了三位老魔的位置,两人联手拖着三人陷入了九幽最深处。剑光交错于黑暗中,让靠近的九幽魔物连连嘶吼,魔火锁链、拳头和扭曲的佛门八宝也连连震动,在黑暗的最深处不断轰鸣。
昆仑镜没有随着钱晨一起落入黑暗,而是飞到了刘裕的怀里,他耳边听到一声银铃般清脆的女声。
“我将法力加持给你,快逃!师兄他们拖不了太久!”
鬼說
刘裕微微失神,突然感觉到一个沛然得法力从昆仑镜中涌出,一圈神光悬浮在他的脑后。神力缠绕,固定了他碎裂的骨节,强横的法力涌入,让他的伤势缓缓平复。
刘裕连忙抱拳道:“多谢公主!”
“快走,我用昆仑镜接应你!”
青铜古镜调转,镜光照耀了前路,这时周围密密麻麻的尸林骤然涌动,无数炼尸如海一般朝着刘裕扑来,在昆仑镜的映照下,分外狰狞。镜中的女声惊呼道:“那些魔头果然留有后手……如今师兄他们拖住了三位老魔,自己也抽不出手来。剩下只有靠你自己了!”
刘裕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将黑大汉扔进了镜光之中,坚定道:“我晓得的,谢过公主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