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護士在副院長家樓頂自殺 官方:違紀問題已立案調查

女護士在副院長家樓頂自殺 官方:違紀問題已立案調查

(原標題:安徽郎溪縣人民醫院一護士非正常死亡,官方通報)

2020年10月14日20:00時許,郎溪縣公安局接報警,建平鎮某小區頂樓一女子上吊死亡。經縣公安機關連夜開展現場勘察、調查走訪,排除刑事案件。事件發生後,郎溪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相關部門已介入調查,該醫院涉事副院長陳某已被免去黨政職務,其涉嫌違紀問題縣紀委監委已立案調查。

凡爾賽附體的萬博CBD神盤:5萬+一平很貴嗎,認籌爆到不行

目前,縣衛健委正協同相關部門處理善後事宜。

回顧:

《風平浪靜》熱映 排片上座率逆勢上揚

女護士在副院長家樓頂死亡遺書曝光 父親:女兒被騙做情人 生前遭毆打

11月15日,有媒體報道稱,安徽一名女護士在所工作醫院副院長家樓頂死亡。據澎湃新聞報道,警方恢復的短信顯示,副院長已婚,鄧琳琳曾爲他墮胎。醫院迴應在調查。

澎湃新聞採訪該女護士的親屬“郎溪縣的鄧先生”,鄧先生稱女護士死亡是醫院副院長的好朋友在樓頂發現的,公安偵查過死者事發前的行蹤,事發當日她騎車到了副院長所在小區,上了副院長所住的樓頂,就再也沒有下來。

瀟湘晨報記者找到一個名爲“郎溪受害者父親鄧福兵”的用戶,從微博內容及發佈時間推斷,該用戶高度疑似上述新聞報道中護士的父親,其於10月中下旬在微博上連續發佈關於此事的信息。

男乒世界盃三連冠創歷史 樊振東:將外界期待變動力

護士在副院長家樓頂死亡,警方排除他殺官方正調查(來源:澎湃新聞)

該用戶發佈的微博內容顯示,女兒是安徽郎溪縣人民醫院護士,10月14日晚8點10分左右家人得知女兒死亡。

田溯寧:5G雲網安全,需具備阻斷、控制和免疫能力

家人找到女兒的一份遺書,遺書中稱“世上要是有後悔藥,我這輩子都不想認識他,他就是個快子手(應爲劊子手——編輯注)”,同時,也有“我已經很努力了,發病了我真的控制自己”的表述。

新發地市場疫情以來首次亮相招聘會,招聘100餘管理員

美國銀行悲觀看待2021:疫苗一旦有進展 就應該賣出股票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目前尚未發現涉事醫院及當地有關部門對此事的公開回應信息。

瀟湘晨報綜合

【來源:瀟湘晨報】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向原創致敬

新京報:別把家長滿意度調查搞成形式主義秀場


“銀十”助力樓市成交回正 價格漲幅保持平穩回落態勢

新聞推薦:

女護士被上司“潛規則”,誰知只騙色不辦事,結局令人唏噓!

哈神迴歸6連勝收官首階段 鞏曉彬:還有問題待解決

在河南鄭州,一位實習女護士,被男醫生利用升職“潛規則”,誰知男醫生只騙色,使護士心生怨恨,最後聯合男友將男醫生殺害。

"全民科學 +"科普展回顧|科普走進生活,近距離感受科學精神

這位女護士名爲郭爽,大學時期學習醫護專業,畢業後進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起初郭爽並不是正式工,要想正式編制,還需繼續考試。而作爲郭爽的上司,名爲方偉召的男人,是位海歸博士,在醫院任職人事處處長,對於年輕漂亮的郭爽早就心懷不軌。

某次方偉召生日,便邀請同事參加生日聚會,聚會上,方偉召接二連三的灌酒,方偉召作爲上司,自然不能得罪。宴會結束後,方偉召看着醉醺醺的郭爽,提出送郭爽回家,醉意加上色心,方偉召沒有把持住。

查看大圖

CBA第四周周最佳出爐:孫銘徽本賽季第二次當選

隔天看着身邊躺着的方偉召,她驚訝地大叫,隨即就哭個不停,方偉召聞聲後,擔心自己的前途,便想向郭爽保證:只要不將此事說出去,他便幫郭爽拿到醫院編制。在這樣的誘惑下,郭爽便答應了。

本以爲就這麼過去了,誰知方偉召賊心不死,再次將郭爽約出來,郭爽明白他的意圖,但爲了編制,她還是去應約了。就這樣,方偉召連續多次“潛規則”郭爽,經過半年的時間,郭爽終於考試通過,但給她安排的只是護士職位,於是郭爽便找方偉召理論。

女子搭便車遭遇車禍身亡,判決結果……

查看大圖

誰知方偉召稱自己沒辦法給她安排編制,說到底就是老色痞,只圖色不辦事,當郭爽意識到自己被騙時,便決心要報復他。爲了報復成功,郭爽聯繫了高中學生王子健,兩人一來二去就確定了戀愛關係,隨後郭爽將自己被上司強暴的事情告訴了他,並引導王子健幫她報仇。

查看大圖

英空軍大規模軍演看點不少

王子健聽後既心疼又氣憤,於是就答應幫她報仇,經兩人計劃後,便開始實行:郭爽聲稱是最後一次見面,便將方偉召約出來,爲了擺脫這麻煩事,方偉召欣然答應。見面當天,王子健也跟隨,並稱是郭爽的表弟,就這樣三人坐在一輛車上。

2020年搜狐第三季度總營收1.58億美元

路上,王子健拿出手術刀插向方偉召,方偉召一臉驚愕的看着王子健,隨即掙扎着從車上爬下來。但逃跑未果,王子健很快追上,並手持鐵錘砸向方偉召的頭部,這一錘便要了方偉召的命,隨即兩人駕車逃走。

32歲舒暢被曝隱婚生子 房中疑有嬰兒牀和玩具

查看大圖

護士

把法庭“搬”到家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