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爲王、創新傳播 國產影視如何“出海”又“出圈”?

內容爲王、創新傳播 國產影視如何“出海”又“出圈”?

《我和我的家鄉》《姜子牙》《奪冠》海報

奧迪A4L價格很意外 配置價格及圖片

《我和我的家鄉》《姜子牙》《奪冠》等“國慶檔”電影在多國影院陸續上映;電視劇《外交風雲》被髮行至北美、非洲、印尼等國家和地區,並將通過網絡平臺登陸26個國家……近日,多部國產影視作品相繼“出海”,再度吸引了衆多海外觀衆的目光,在收穫粉絲和口碑的同時,多角度體現了中國社會的飛速發展,展示中華優秀文化,進一步讓世界更瞭解中國。

加速“出海”促進交流與共情

近年來,國產影視“出海”步伐不斷加快。2019年,《流浪地球》在北美、澳大利亞等海外市場同步上映,成爲近五年來北美票房成績最好的中國電影。此外,同樣在海外上映的《戰狼2》《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2》,以多元的題材和精良的製作,也收穫了不少海外觀衆好評。

這些優秀的國產電影,不僅體現了中國電影工業化水平不斷提升、電影產業生態不斷成熟完善,也在潛移默化中加深了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促進民衆之間的情感共鳴。

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所長丁亞平認爲,具備獨樹一幟的人文氣質,中國影視作品才能在國際市場上真正站穩腳跟。海外電影觀衆已不滿足於停留在認識某些中國文化元素的簡單層面,而渴望進一步瞭解、挖掘中國文化深層的精神內核和文化底蘊。因此,海外傳播的成功案例講的都是中國故事,展現的都是中國人獨有的精神風貌,並在人類共通的價值理念之中着重渲染了中國文化的厚重底色。

除了國產電影,國產劇集在“走出去”方面也展示了喜人成績。數據顯示,電視劇在中國電視節目國際貿易中佔比已超過70%,遠超其他節目形態,並已出口到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

在非洲,《琅琊榜》《小別離》《歡樂頌》等電視劇被譯配成當地語言在多國播放;在東南亞,緬語配音版《紅樓夢》《西遊記》和《婚姻保衛戰》等電視劇相繼播出……無論是反映中國現代都市生活的家庭劇,還是展現中華傳統文化的經典作品,都在當地受到了歡迎,收穫了大批海外“鐵粉”。

此外,隨着流媒體技術和平臺不斷髮展,海外視頻網站也購入中國電視劇版權,海外網友紛紛“在線催更”。其中,《長安十二時辰》還以“付費內容”形式上線北美,這是“出海”國產劇集首次進入海外平臺的包月付費區。

姚笛控股的北京橙花影視文化有限公司註銷

努力“出圈”故事與傳播兼備

保羅被交易至太陽!雷霆獲盧比奧等三將

《小別離》《長安十二時辰》《琅琊榜》海報

阿斯頓馬丁DB11報價 限量超級跑車抄底開售

在全球化發展,各國之間交流變得更加密切的當下,國產優秀影視作品“出海”也日益成爲常態。如何用國際表達講好中國故事?什麼樣的作品在海外更容易“出圈”?成爲了業界矚目的焦點。

“分析在海外市場取得成功的影片,可以發現一些規律。”在近日舉行的2020年“金熊貓”國際傳播高峯論壇上,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喇培康表示,要講精彩的、能夠讓外國人接受的中國故事;要具有足夠的商業元素,比如有壯觀的特效技術、場面呈現,以及先進的敘事、拍攝手法;此外,還要有品牌影響力。

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同道認爲,要真正做好國際傳播,需要放在國際座標體系下,才能更好地跨越文化障礙,引發共情。

股市內參早報:全球最大自貿區誕生 東亞藥業今申購

對於影視的表達方式,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表示,“所謂的共情,就是我們在講述的時候要讓別人願意聽,讓別人能夠產生這種共鳴。要用真正好的故事細節,然後用審美、用表達來吸引和感染觀衆。”

未來,國產影視的海外傳播還有哪些創新模式?在丁亞平看來,當下,互聯網技術發展帶來了傳播革命,除了傳統的形式,中國影視作品還可以選擇不同航道“出海”,通過互聯網走出國門,實現線上線下同步播出放映。

丁亞平認爲,未來,“互聯網+”模式將成爲趨勢,在這種背景下,中國影視創作也應該與時俱進,着手研究海外互聯網用戶的收看需求,通過多種渠道,展現一個更加立體、真實的中國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