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焦化行業去產能被指“一刀切”

石家莊焦化行業去產能被指“一刀切”

圖爲石家莊藁城區金鑫焦化有限公司廠景。記者 張彬 攝

今年是落實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的決勝之年,也是河北省重點行業去產能三年行動計劃的收官之年。中央多次強調,開展去產能工作要綜合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避免“一刀切”。然而,記者在石家莊市實地調查中發現,該市在進行焦化行業去產能過程中,非法產能5年間遲遲未關停,合法產能卻被“一刀切”式關停。專家表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給經濟社會帶來嚴重影響,落實好“六保”“六穩”至關重要, “一刀切”既影響和損害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也損害合法合規企業的基本權益。

執行走樣文件落實層層加碼

2016年,中央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淘汰落後產能是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和節能減排的重要舉措。今年6月12日,國家發改委等六部委發佈的《關於做好2020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的通知》指出,總量性去產能任務全面完成,系統性去產能、結構性優產能初顯成效;2020年重點領域化解過剩產能工作全面轉入結構性去產能、系統性優產能新階段,不斷提升職工安置和資產債務處置質量,全面提高行業治理能力。

阿里魚交“雙11”成績單:天貓潮玩爆發增長,衍生爆款全面開花

如何淘汰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手續不全的非法產能,如何實現合規產能的轉型升級,如何實現去產能、促發展、穩就業的平衡,事關去產能工作成效,也考驗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河北是鋼鐵大省,也是去產能的重點省份。焦炭是生產鋼鐵必備的原材料,焦化行業被納入去產能的重點行業之中。截至目前,石家莊市現有5家焦化企業,2家國企由省國資委負責壓減產能,另外3家民營焦化企業由石家莊市負責壓減產能。記者調查發現,這3家民營焦化企業都是4.3米焦爐,其中石家莊市藁城區金鑫焦化有限公司(簡稱金鑫焦化)是手續齊全的合法產能,河北力馬燃氣有限公司(沒有工信部的行業准入)是不合規產能,河北常恆能源技術開發有限公司(沒有排污許可證、安全許可證)是非法產能,石家莊市焦化去產能工作領導小組(簡稱石家莊市焦去辦)在落實焦化行業去產能任務時機械化、簡單化執行上級文件,要求3家企業於9月30日前一律關停。

事實上,國家發改委公佈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顯示,炭化室高度4.3米的焦爐項目屬於限制類項目,而非淘汰類項目。國家發改委產業發展司負責人就《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進行解讀時明確表示,對於限制類項目,禁止新建,現有生產能力允許在一定期限內改造升級。工信部於今年發佈的《焦化行業規範條件》也強調,鼓勵現有企業採用先進工藝技術,改造提升和優化升級。

2017年3月,國家十六部門聯合發佈的《關於利用綜合標準依法依規推動落後產能退出的指導意見》指出,實現工作方式由主要依靠行政手段,向綜合運用法律法規、經濟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轉變;實現界定標準由主要依靠裝備規模、工藝技術標準,向能耗、環保、質量、安全、技術等綜合標準轉變;建立市場化、法治化、常態化的工作推進機制。

河北省委、省政府發佈的《河北重點行業去產能工作方案》也指出,在對焦炭等重點行業去產能時,不搞“一刀切”“推平頭”,在壓減產能的同時,處理好去產能與保供應、穩價格的關係。鼓勵有條件的企業發揮產品、技術、資金、資源、區位等優勢,通過參股控股、承債收購等方式實施跨區域、跨行業、跨所有制兼併重組。綜合運用環保、能耗、水耗、質量、技術、安全等標準及相關法律法規,倒逼獨立焦化企業中炭化室高度4.3米的產能逐步退出。

2019年4月12日,河北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印發的《關於促進焦化行業結構調整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指出,對於炭化室高度4.3米的焦爐,2019年底前相關企業要提出改造升級或壓減方案,省屬企業報省國資委審覈同意,其他企業經當地市政府同意後,報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辦公室。對未依法取得排污許可證、逃避監管實施排放、超過污染物排放標準的焦化企業,依法予以高限處罰,並責令其改正或者限制生產、停產整治。

然而,河北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辦公室於今年3月6日印發的《2020年推動焦化行業結構調整高質量發展工作要點的通知》,要求對全省炭化室高度4.3米的焦爐年底前要全部關停,給石家莊市的壓減任務是50萬噸。石家莊市政府於4月26日發佈的《石家莊市2020年焦化去產能工作實施方案》要求,直接關停石家莊市5家焦化企業。

“有關部門在落實上級文件時層層加碼,選擇性執法,對於非法產能遲遲不進行關停,把我這合法產能列入去產能名單中,還不允許我購買產能就地升級改造。”金鑫焦化負責人李建偉表示。

《河北重點行業去產能工作方案》強調,要強化產能置換指標交易等市場化手段,鼓勵先進企業通過兼併重組去產能。2017年3月3日,河北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印發的《河北省焦化行業產能減量置換管理辦法》提出,產能減量置換分爲企業(集團公司)內部產能減量置換、企業間產能減量置換和市政府組織的本區域內產能減量置換等3種形式。“省裏文件是3種產能減量置換方式,石家莊焦去辦在落實時變成了市政府組織這一種方式。”李建偉表示。對此,石家莊市工信局在給記者的書面回覆也承認,雖然省裏文件規定了三種置換方式,但石家莊市只採取企業間產能減量置換方式。


重慶曝光一批造假、侵權案件

按照煉焦產能與鋼鐵產能綜合比來計算,河北焦炭產能並未過剩。《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要求,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實施“以鋼定焦”,力爭2020年煉焦產能與鋼鐵產能比達到0.4左右,也就是說,生產1噸生鐵需要焦炭400kg。記者獲取的一份河北省焦化行業協會統計月報顯示, 河北省2020年前8月生鐵產量15614.6萬噸,按河北省鋼鐵行業綜合焦比461kg/T計算,需焦炭7198.3萬噸,前8月全省實際焦炭產量3230.2萬噸,綜合平衡後有3968.1萬噸缺口,綜合焦比僅爲0.2,遠未達到0.4的閾值。

合法產能被關停非法產能享升級

金鑫焦化位於石家莊市藁城區城南工業園區,記者在藁城區和石家莊市工信局採訪時,市區都承認該公司手續齊全、是合法產能。

金鑫焦化環保負責人石紅強表示,該公司成立至今總投入20多億元,排污許可證、安全許可證、取水許可證、土地證、規劃證、清潔生產審覈等所有手續齊全,2010年通過工信部行業准入(石家莊5家之一)。近幾年,僅投資環保設備就達7.2億元,實現了超低排放,主要污染物排放值遠低於國家和省市標準,通過河北省環保廳強制性清潔生產審覈,達到清潔生產二級水平。氮氧化物排放方面,國家標準是150mg/m3,河北省超低排放標準130mg/m3(今年10月1日正式實施),金鑫排放標準小於40mg/m3。二氧化硫排放方面,國家和河北省的排放標準是30mg/m3,金鑫焦化公司實際排放低於2mg/m3。煙塵排放方面,國家和河北省排放標準是10mg/m3,金鑫焦化公司實際排放小於5mg/m3。

金鑫焦化產業鏈長,涉及從洗精煤到生產焦炭到煤氣淨化再到煤氣深加工的各個環節,該公司和關聯公司現有1200餘名職工。以該公司下游關聯公司河北金藁新能源有限公司(簡稱金藁新能源)爲例,它是利用金鑫焦化剩餘焦爐煤氣生產綠色、環保、潔淨的液化天然氣和液氨產品,具有良好的社會和生態效益。

國際觀察:陰霾中的希望與亮色

金藁新能源是金鑫焦化與藁城市化肥廠組建的合資公司。金藁新能源總經理董國良原來是藁城市化肥廠負責人,他表示,因化肥廠不符合環保要求,當時爲了利用焦爐氣,我們與金鑫焦化公司合資組建新能源公司,投資近5億元建設“2萬方液化天然氣應急儲備裝置項目”,這是2018年河北省重點計劃項目,承擔的天然氣戰略儲備量佔石家莊市冬季採暖季期間儲備總量的42%左右,去年已經投入運營,安排下崗職工155人,是符合產業政策。

“對於這樣一個合法合規企業,石家莊市政府焦去辦在落實省2020年壓減焦炭產能50萬噸任務時,私自擴大去產能指標,不分合法違法與否,不分環保清潔與否,不分產業鏈長短與否,搞‘一刀切’式執政,要求關停現有焦化企業,並且將我企業列入去產能範圍,這將造成我們20多個億的投資打水漂和社會資源巨大浪費,以及石家莊市2萬噸天然氣應急儲備無法保障。”李建偉表示,並且該辦違反省政府有關政策,2019年不允許我企業就地改造升級。

研究顯示《黑暗之魂3》《糖豆人》是最具壓力的遊戲

河北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印發的《關於促進焦化行業結構調整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指出,鼓勵採取市場化手段實施產能減量置換、產能交易,推動焦化企業向符合規劃佈局的煤化工基地、產業園區轉移。對於炭化室高度4.3米的焦爐,2019年底前相關企業要提出改造升級或壓減方案,經當地市政府同意後,報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辦公室。

“國家發改委公佈的產業目錄,對4.3米焦爐是限制類而不是淘汰類,中央和省裏文件是鼓勵通過產能交易進行升級改造的,而對於我們提出購買產能進行升級方案,石家莊市焦去辦不接受方案申報,我送過去他們壓根就不接收。”李建偉表示。

一方面是不允許合法產能就地升級改造,另一方面卻放任非法產能持續生產。《關於促進焦化行業結構調整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指出,對未依法取得排污許可證、逃避監管實施排放、超過污染物排放標準的焦化企業,依法予以高限處罰,並責令其改正或者限制生產、停產整治。

在去產能過程中,從中央到地方的文件,都是強調通過能耗、環保、安全、質量等方面,依法依規淘汰不達標的落後產能。事實上,河北力馬燃氣有限公司、河北常恆能源技術開發有限公司這兩家手續不全,但是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開展5年以來,這些不合規和非法產能卻遲遲沒有關停,反而可以將非法產能通過建新廠的方式置換成合法產能?“這些企業都是邊跑手續邊建設,至於爲啥非法產能還在生產,這不是我能決定的。” 石家莊市工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爲了完成去產能50萬噸的任務,石家莊市去焦辦的做法是讓三家企業關停現有產能,另建新項目進行置換。業內人士表示,這種方法並沒有減少污染,還造成重複投資。事實上,這種方案還因選址問題陷入僵局。

ATP總決賽:納達爾旗開得勝 亞軍蒂姆“復仇”成功

政府“拉郎配”選址非化工業園區惹爭議

石家莊工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金鑫公司和河北力馬燃氣有限公司、河北常恆能源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三家焦化生產企業已於2019年達成“整合共建”框架協議,這是自願的市場行爲,政府只是對它們引導。

“我們不願意籤整合共建協議,因爲這個方案強制選址在高邑縣鳳凰山開發區的河北力馬燃氣有限公司廠區,那裏不是化工園區,項目不可能獲批,但是當時我被關在屋裏,不簽字不讓走。”金鑫焦化相關負責人表示,就是按照減量置換,那也不應該是合規產能置換到非合規產能裏去。

金鑫焦化認爲,選址在高邑縣鳳凰山開發區的河北力馬燃氣有限公司廠區進行“整合共建”項目是不現實的。首先,選址位置不符合化工類項目入駐化工類園區的准入條件(鳳凰山開發區不屬於化工類園區);其次,選址位置東北向的白家窯村(直線距離僅666m)屬環境敏感點,不滿足衛生防護距離最低要求且涉及整個村莊的搬遷問題;再次,選址位置東北向與南水北調中線總乾渠最近距離爲2140m,易對南水北調水質造成影響;另選址位置南鄰邯鄲、邢臺,北離石家莊市51km,是南北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中心點,偏南和偏北季風易加劇邢臺、石家莊空氣質量指數(AQI)。

針對高邑縣鳳凰山開發區是否爲化工園區問題,石家莊工信局表示,鳳凰山開發區規劃的是化工園區,新項目批下手續沒問題。然而,記者從應急管理部門瞭解到,河北省共有72個化工園區,其中石家莊有12個,均沒有鳳凰山開發區。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河北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辦公室發的《2020年推動焦化行業結構調整高質量發展工作要點的通知》文件,通過三家企業合併置換產能的方式,兩家不合法企業通過建新廠獲得合法產能,合法產能卻被迫關停。這對這麼多年投入資金的合法企業是不公平的,另外,這個文件不是以河北省焦化產業結構調整領導小組的名義印發的,只是其辦公室印發的文件,效力不高,卻成爲最後落地執行的具體文件。

在中央“六保”“六穩”政策要求下,保就業和保市場主體任務重大。然而該地合法產能與非合法產能“一刀切”,企業債務問題、職工安置問題已經暴露,原定的9月30日5家企業全部關停沒得到執行,石家莊焦化行業去產能陷入僵局。

值得注意的是,10月23日,河北省省長許勤在主持召開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時表示,要堅持多排多限、少排少限、不排不限,對符合要求的國家和省重點工程項目、高新高端產業、穩定達標排放企業,及時動態納入正面清單,堅決防止“一刀切”。

針對石家莊市焦化去產能“一刀切”問題,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何哲表示,地方政府“一刀切”現象具有一定的普遍性,這有多種原因,一是下級政府應對上級的過嚴考覈,唯恐做得不夠,或者延期被上級追責;二是懶政庸政,很多地方政府藉着上級文件指示藉機加碼,試圖實現本地的跨越式發展;三是法治產權意識淡漠,缺乏對私有產權和企業合法權益的尊重。

《黃河邊上的棗妹妹》全網上線 歌手豔子佳作不斷

曝哈登盼另投強隊爭冠 希望被交易至76人或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