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z1i优美小說 逢春-第238章 不信不信-hbjfh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静尘说完,神情赧然:“好像没什么用,可小尼只记得这些了,印象中再无特别的……”
冯橙笑笑:“谁说没什么用,有用的。”
从静心对静尘透露的讯息可以得知,取药时间与采血时间隔了两日,与静纯这次是一样的。
她目睹静纯被放血,两日后再探梅花庵,看到了吴王从庵中走出来。
由此可以推测,吴王就是那个取药人,取药时间在初五、十五、二十五。
知道了吴王去梅花庵取药的时间,如果有什么计划,总比整日盯着那里要省力。
见再问不出什么,冯橙关心了一下静尘的饮食起居,告辞离去。
陆玄等在茶馆,望着窗外出神。
六月就要过去了,街两边的杨柳被烈日晒得无精打采,叶子蔫蔫的。
正如少年恹恹的心情。
昨晚冯橙那一脚虽然不怎么疼,却让人情绪低落。
怎么能把他和野狗一样对待呢!
每当想到这个,陆玄就想揪出那只野狗暴打一顿。
没有那只讨人嫌的野狗,他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冯橙心中的地位这么低。
门推开了,传来来宝的声音:“公子,冯大姑娘回来了。”
陆玄收回目光看过来。
正是晌午的时候,虽然没有几步路,冯橙额头还是沁出一层汗。
比起平日见到的那张冰雪般的脸,双颊有了血色的少女看起来越发动人。
陆玄摸起桌面上的凉茶喝了两口,并给冯橙倒了一杯。
来宝掩上门悄悄下了楼。
嫡女猖狂:麻辣世子妃
“有没有收获?”陆玄把茶盏递过去。
冯橙接过来喝了几口,茶水清冽微甘,暑气消了不少。
“静尘能想到的不多,在她印象中只有一次比较特殊……”冯橙把从静尘那里听来的连带自己猜测一并说了。
陆玄捏着茶盏,神色微凝:“想要验证推测是不是对的,等到初五就知道了。”
“那等初五咱们去盯着吧。”冯橙十分自然提出邀请。
陆玄定定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冯橙被看得莫名其妙。
陆玄张张嘴,想说他一个人去盯着就够了。
夜黑风高,到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可能又忍不住乱问冯橙问题。
话到嘴边,还是舍不得说。
比起管不住嘴的风险,他还是想和冯橙一起去。
“嗯,那就一起吧。”
冯橙弯唇笑了。
雅间中光线明亮,把少女的笑衬得越发明媚。
陆玄又忍不住说点什么了。
“冯橙。”
冯橙看着他。
“你家后边胡同怎么还有野狗?”
冯橙默了默ꓹ 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富贵人家随便扔出来点东西就够猫猫狗狗活着了,有野猫野狗流连有什么奇怪ꓹ 来福不就是我以前时常喂的野猫嘛。”
陆玄想到那只日渐圆润的花猫,牵了牵唇角。
主要还是耿耿于怀冯橙把他和那只野狗一个待遇。
来福当然不一样——想到窝在冯橙怀中吃小鱼干的肥猫,陆玄突然觉得心情更差了。
来福比他待遇高……
“那我先回去了。”
“嗯。”
陆玄没有提出送冯橙ꓹ 而是静静坐在窗边,目送那辆马车离开。
来宝借着添茶的由头走进来ꓹ 暗暗叹气:“公子,您怎么不送送冯大姑娘?”
宿緣依舊笑春風 語輕
陆玄睨他一眼ꓹ 没好气道:“嫌热。”
他又不傻ꓹ 当然知道来宝在想什么。
就是因为知道,看着这小子就烦。
来宝眼神发直回了大堂,满脑子都是自家公子理直气壮的那两个字:嫌热!
不多时陆玄走下楼梯,敲敲台面。
两眼无神托腮望着门外的伙计跳起来:“公子有什么吩咐?”
陆玄随意拣了把椅子坐下,语气淡淡:“问你个问题。”
“公子您说。”
唐人街13號
“一个姑娘对你有意,却死活不表露,这是为什么?”
他分析了很多ꓹ 凭着那些蛛丝马迹还是觉得冯橙喜欢他。
既然喜欢,为什么踹他呢?
来宝呆了呆ꓹ 又想到“嫌热”那两个字了。
毫无疑问ꓹ 这两个字对热心当红娘的小伙计伤害是巨大的。
陆玄见来宝发呆ꓹ 不耐敲了敲桌面。
咚咚声令来宝回神ꓹ 抹了一把脸问:“公子说的是冯大姑娘吗?”
陆玄凉凉看他一眼:“别这么多废话。”
来宝暗暗撇嘴。
清酒系美男
那不就是冯大姑娘嘛。
但公子是哪来的自信,认定冯大姑娘倾慕他?
虽然这般腹诽ꓹ 为了自家公子的终身幸福伙计还是认真回答:“公子啊ꓹ 正常来说姑娘家脸皮都薄ꓹ 就算心悦一名男子,也会等这名男子先开口吧。”
陆玄怔了怔。
是这样吗?
可冯橙脸皮不薄……
陆玄觉得来宝的话不太靠谱。
果然指望一个小伙计给出有用的建议不切实际ꓹ 或许……可以问问好友林啸?
陆玄想到就做,很快约了林啸一起去陶然斋吃烧鸡。
这么热的天,陶然斋生意依然不受影响,主要还是因为放眼京城这家烧鸡是独一份的好吃。
整只烧鸡端上来,色泽诱人,浓香扑鼻。扯下一块肉吃下,肉鲜味美,齿颊留香,再喝上半杯冰镇过的米酒别提多舒坦了。
超級少年韋小龍 韋小龍
林啸吃下一只鸡腿,喝了两杯酒,才有时间问:“最近不忙了?”
据他所知陆玄正忙的事不少,一是一直没放弃寻找陆墨,二是正查找那日劫走陆墨的人,再有就是苏贵妃兄长送给韩首辅的美人也要调查,看这些年是否有异常。
“那些事都安排了人盯着,一时还没消息。”陆玄捏着酒杯,神色平静,“再说,忙不忙都要吃饭。”
林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说吧,有什么事。”
陆玄轻咳一声:“林兄,有喜欢你的姑娘吗?”
林啸愣了一下,老实摇头:“没有吧。”
哪家姑娘听过他的传闻还敢喜欢他啊。
再说,就算有姑娘倾慕他,又没跑到他面前说,他也不知道。
“没有么——”陆玄声音拉长,难免透出几分嫌弃。
白请吃烧鸡了。
林啸心思敏锐,立刻听了出来。
陆玄这是鄙视他没有小娘子喜欢?
沉默了一瞬,林啸忍无可忍问:“陆兄,莫非有姑娘心悦你?”
他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