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oik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七百七十二章懷疑相伴-rjzmx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李靖想的不错,在殷商的大营之中,虽然此次夜袭并未斩杀西岐的伪王姬发,但是从效果上来说,殷商军队是大获全胜的,殷商这头损失的大将三人,吴龙、常昊以及杨显,可是斩杀西岐将领不下二十人其中姜子牙的两个弟子全部身陨,西岐损失兵马不下十万。
可是在此时的孟津军营的中军之中,所有人都是唉声叹气,一副战败了的样子,特别是金大升等与陨落的吴龙等人俱是梅山兄弟,此时得知兄弟陨落,就是不住的唉声叹息,要知道梅山六怪相交何止百年,现在其中三人已经陨落,怎能不叫他们唏嘘。
超級洞府 無底深淵
龍魂武皇
“诸位将领,今次偷袭本就是大胜,何故如此唉声叹气,仿佛是我们吃了败仗似的,特别是邬大帅,此时大胜之下,应当立即书写奏功表文,为麾下将士向大王表功,这样才能保持气势之旺盛,而且也要大王为已经殒身的几位将军追加封赏,以慰几位将军的在天之灵。”
看到这大帐之中的这个情形,神功便看不下去了,打了胜仗还如此,诸位将军都是如此,那要让下边的士卒看到了,该如何自处?众位将军如此,不得不说,那是对士气的极大的伤害,现在理当振作,趁胜继续打击西岐的武王和姜子牙才是。
不过听申公豹开口,金大升的气便不打一处来,瞪着一双微微有着血丝的眼睛,盯着申公豹开口道:“国师真是好嘴皮,你跟邬大帅前往西岐营地,邬大帅等人大战正酣之时,你在何处?我几个兄弟身陨之时ꓹ 你又在何处?现在还来对我等说教,哼~!”
听到了金大升的话ꓹ 申公豹原本如玉一般的面庞上闪过一丝怒气,不过很快便压制下来,慢慢的踱步走向金大升ꓹ 伴随着申公豹一步一步的向前,申公豹的一身的气势越来越强ꓹ 最后还差三步到金大升跟前之时,金大升坐下的椅子便不堪重负ꓹ 一下子碎裂开来。
穿越只是一份工作
而金大升在椅子碎裂的瞬间往后退了几步ꓹ 这才稳住身形,而金大升的几个兄弟戴礼和朱子真瞬间闪身来到金大升身后,浑身的法力爆发,合三人之力,这才勉强的稳住阵脚,可是在申公豹的气势还在加强,眼见着几人便要再次不支。
“国师ꓹ 刚才金将军也是在悲愤过度之时,说了胡话ꓹ 还请国师大人有大量ꓹ 绕了金将军一次ꓹ 一会本帅必然对其另有惩罚ꓹ 到时候必然给你一个交代,不过本帅也好奇ꓹ 就在我等酣战之时ꓹ 国师是被什么事情羁绊住了?国师说出来ꓹ 我等也好下次有个防备不是么?”
申公豹听了邬文化也如此询问,身上的气势猛的一收ꓹ 也不管踉跄着差点倒地金大升几人,眼睛上下打量着邬文化,不过片刻之后,邬文化收回了眼神,眼睑低垂,轻声开口道:“邬大帅,也怀疑我消极备战么?”
申公豹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让在场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听的一清二楚,必死申公豹的言语平静至极,但是在场之人都知道,此时申公豹此时已经出离愤怒了,不过是强行压制而已,见到这种情况,无论是邬文化、金大升、戴礼、朱子真还是高明和高觉,都感觉到大帐之中的气氛变的诡异起来。
“国师,邬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要看看这西岐之中还有何高手,能让国师这等人物都抽不开身!告诉我等的作用不仅仅是为了防备他,而且之后的计划,我们也要对其要提前估算入内。”
骨生花:鬼夫纏綿太銷魂
听到了邬文化的讲述,申公豹脸色好了一些,但是其眼中闪烁不定的光芒,无不显示着其内心的波动,不知道过了多久,申公豹面色和眼神都恢复了寻常,其实按照申公豹的城府,今日不应该如此出格,只不过今日被李靖的实力扰乱了心神,这才如此失态。
“既然你们想要知道那阻拦贫道的是谁,那贫道便告诉你们,其实拦住贫道之人便是黄河对岸,还没有过河的滨海侯李靖!”
“李靖?”
“怎么可能?”
暴君,我來自軍情9處
“不可能!”
……
巨星從創造營開始
在申公豹说出这个人名之后,大帐之中便响起各种惊呼之声,在场之人都认为李靖不可能来这里,毕竟李靖的军队已经从西岐兵马之中脱离,树起了自己的旗号,而且姜子牙为了遏制李靖,还把李靖留在了黄河对岸,按道理说,二人之间应给有很大的矛盾的呀!为何李靖还是救武王和姜子牙?
要知道这个世间,除了西岐之外,实力最强的诸侯便是滨海侯李靖,无论是战略纵深,还是粮草补给,都是不下于西岐的存在,若是西岐武王战死,正是李靖趁势而起的好时机呀!为何大好的机会,他李靖却拱手让人?难道李靖就是一点野心也没有么?
網遊之波濤蕩漾
众人想不通,就算是申公豹如何就能想得通?原本申公豹也是如众人一般,已经笃定李靖会作壁上观,等待着两败俱伤,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也不容许申公豹不相信。
“你们在杀到伪王姬发大帐之时,从其大帐之中杀出的几员小将便就是李靖的三个嫡子,分别是文殊广法天尊的弟子金吒,普贤真人的弟子木吒,以及太乙真人的弟子哪吒,李靖的三个嫡子埋伏在武王大帐之侧,那么李靖为什么便不会出手?”
邬文化乃是凡人,不知道李靖阐教弟子的身份,而金大升等人却是知晓,而且金大升听说埋伏在姬发大帐之侧的是李靖三个儿子,眼中寒芒一闪,他的几个兄弟不就是被这三人害死的么?但是若要找金吒几人寻仇,便要过李靖这一关,于是金大升开口问道。
“国师,那李靖的修为如何?按照阐教二代弟子的实力估算,应该也是金仙的修为吧!”
听到金大升询问李靖的实力,申公豹这等机敏之人,在扫过金大升的面庞之后,便已经猜到金大升的心中所想,叹了口气,开口道。
“若是金仙的修为,贫道也有一拼之力,就算耗费些代价,也要助你们斩杀伪王姬发,可是那李靖的实力已经不止是金仙层次那么简单,就是比之寻常大罗之人还强上几分,具体实力,贫道还是没有看出来,不过贫道建议你还是熄了复仇的想法,就算你的几个兄弟尚在,你们加一起,也不是李靖的对手!”
捉鬼筆記
此时申公豹一边讲述,脑中不由的浮现出李靖那滔天的气势,还有能萦绕在身侧的那巨大的压力,即使申公豹爆发全部实力,都扛不住,而且申公豹对上李靖之时,总有一种生死由人之感。
“他怎会如此强大?不可能!”
金大升听了申公豹的讲述,顿时大吃一惊,要知道现在的申公豹在几人眼中便是深不可测,甚至对上申公豹之时,即使没有动手,就是申公豹一个动作,就让金大升感到莫名得压力。
“既然李靖实力如此厉害,为何不与金吒等人一般埋伏在伪王姬发的大帐之侧,若是那样的话,他要是突然爆发,我等便都会被留在那西岐的营帐了,那还容得我们如此轻易的突围?”
听道李靖实力那么强,邬文化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或许包括在申公豹在内的众人从未如此考虑过,一时之间众人尽皆陷入了沉思之中,邬文化见众人陷入沉思,也不打扰,眼神望向大帐的棚顶,仿佛也陷入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