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qu9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502.夜半河搭橋(翻身求推薦票哈)熱推-beyyj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王七麟与镖师们聊了好一通,甚至在一起吃了个午饭喝了顿酒。
酒后吐真言,谢蛤蟆酒量很好,他主动出击,将一群镖师灌了个烂醉如泥。
被他喝下去的酒水有两大坛子,期间他都没有去撒尿,这腰子的蓄水能力让王七麟和徐大开了眼。
徐大大为钦佩并虚心请教怎么能把腰子锤炼成这样,谢蛤蟆淡淡的回了一句:“你这辈子别想了,这是童子功。”
听到这话徐大就不羡慕了。
既然一辈子当童子,那何必要一个铁腰子?
但他还是向谢蛤蟆辩解一句:“大爷就是个童子!”
谢蛤蟆冷笑道:“童子这个词因为你一句话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王七麟说道:“耻辱柱认为它与徐爷产生联系,这是耻辱柱的耻辱。”
调侃着徐大,他觉得谢蛤蟆身上发生的事不科学——虽然在鬼神世界里寻求科学本来就是一件不科学的事,可他就是觉得谢蛤蟆不应该喝了那么多酒水却不撒尿。
平时他又不是没有跟谢蛤蟆一起喝过酒,以往老道士都是喝酒之前先找茅房。
于是他偷偷盯着谢蛤蟆,发现谢蛤蟆时不时就把手指往屁股下伸。
起初他以为老道士的痔瘻毛病又犯了,后来他才意识到,谢蛤蟆屁股下面坐着的不是凳子,当时凳子不够,他要了个空出来的大酒坛子。
等到谢蛤蟆起身去招呼镖师,他打开酒坛盖子一看:
酒水快溢出来了!
王七麟目瞪口呆:这是把酒全给逼出来了?老道士真是老江湖,还有这一手本领!
当即他拍板决定,日后与绥绥结婚的婚宴上,他就找老道士来挡酒了。
喝完这顿酒,他们收获了一些东西。
镖队属于铁马镖局,总镖头就叫铁马,带队的镖头是铁马的堂弟叫铁中开,与王七麟一样修武道,但修为相对差一些,只有二品炼骨境。
铁马镖局本家在蜀中,铁家是蜀中锦官城传统名门,他们家族开枝散叶很繁茂,人丁众多,居住在锦官城西北灌县,而灌县又有半铁县之称。
之所以有这么个绰号,与武平阳类似,意思是灌县有一半是铁家的。
这样的说法自然夸张ꓹ 但灌县确实有众多人丁和行业与铁家相关。
铁家历代的主家都很能生养,每个均为十个妻妾起步ꓹ 五十个子女打头。
而且铁家乐善好施,他们有镖局有许多生意,行走天下会遇到乞丐和流浪汉ꓹ 凡是愿意加入铁家的他们都会带回灌县给一份生计,但要求便是改姓铁。
所以灌县中姓铁的人格外多ꓹ 相关生意也被他们把持。
这些人或许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可是绝对与铁家有关系ꓹ 历经几十年前的战乱ꓹ 许多人家已经无法认祖归宗,便把自己认作了铁家人。
不过铁家人所操持的都是基本生计,柴米油盐、吃喝住行等等,像钱庄、马市、铁器行业并没有怎么涉足,故而他们的名气只局限在锦官城,在外界默默无闻。
这点与九州闻名的蜀中唐家不一样,唐家药理暗器双绝ꓹ 高手辈出,名人不断。
铁家没有高手ꓹ 他们其实就是从村里崛起的地主家室ꓹ 一直到今天铁家本家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五品熬精境ꓹ 四品境以上都没有几个人。
简单来说蜀中唐门是九州武林泰山北斗ꓹ 灌县铁家只是个寻常大家族,只是他们家族铺展的格外大ꓹ 人多而不精。
而且铁家祖训是不惹江湖事、不染朝堂风ꓹ 铁家子弟没有去名门大派拜师学艺的ꓹ 也没有醉心科举特意去考取功名,绝大多数找一个能填饱肚子的营生就心满意足。
名門財女(完結) By鳳七 鳳七
这也是金戈铁马镖局的镖队在大苇河遇上麻烦ꓹ 镖局没有派高手前来救援的原因。
他们没有高手,要救人得现找高手,所以还不如老老实实靠听天监庇护呢。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没有问题,但是喝酒时候王七麟隐约听出来,镖队也没有主动去镖局求援。
这支镖队有秘密。
不过镖局送货送人,藏有机密倒也是正常,王七麟并不能判定这些人在合力保守的秘密与大苇河中淹死这两人有关。
他在饭后歇息了一会,醒了醒酒让毛一奇将大苇河案情卷宗全给搬了出来。
好家伙,一搬就搬出来一箱子案宗,最早的都已经落满灰尘生了蠹虫。
他拿出最早案宗吹掉灰尘,说道:“大苇河的诡事肯定有规律,我们要找出其中规律。”
“你们看,它每次害人都是一拨一拨的害死,没有一次是单独害死一个人,为什么?”
徐大打着酒嗝问道:“是不是河中诡物杀性很大?”
王七麟摇摇头道:“不一定,我觉得不是,得查出多年来受害者们的共性,找到共性就能解决这事了。”
毛一奇无奈的笑了,道:“王大人所言极是,我们也在找这样的共性,可是却迟迟没有找到。”
他指向一卷案宗说:“这是历年案件中受害人最多的一次,是一次婚宴,参加婚宴总共一百一十人,死了二十二人!”
他又翻开一卷案宗指向后头:“这是受害人最少的一次,两个兄弟。”
“这些案子和受害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共性?”
他苦笑着摇头。
王七麟说道:“他们之间一定有共性,我曾经经历过一个案子,叫做山村老尸案。”
萬古金身 觸龍神
“案中有人不断被鬼所害,但那鬼并没有无缘无故的害人,它害的都是喝过它尸水的人。”
毛一奇等人吃惊的看向他。
王七麟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它的坟墓成了水潭,然后谁喝了里面的水,它就去纠缠谁、杀死谁。”
徐大说道:“这么凶?”
王七麟说道:“老凶了,这女鬼生前是个戏子,未婚夫为了攀高枝把它给害死了,所以它怨气很重。”
谢蛤蟆轻叹道:“无量天尊,这就是人心啊,再凶的鬼也没有人心凶!”
王七麟摆摆手道:“我举这个例子不是给大家伙感叹的,是告诉你们很诡事是事发有因的,只要能找到原因,再去处理这事会简单的多。”
毛一奇点头道:“卑职明白王大人的意思,大人是说我们应当调查大苇河诡案受害人之间的联系,到时候我们斩断这层联系。”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可是卑职确实找不到这些人之间的联系,他们有的一起喝过酒有的一起参加过宴席,但也有的近期甚至没有联络,只是发现他们的身份后卑职去调查,发现这些人互相认识而已。”
谢蛤蟆提议道:“七爷,要不然咱们带镖局的人去大苇河上转转?有咱们三个还有八喵九六守着,河里不管是什么东西在作祟,恐怕都没法子来害人吧?”
王七麟点点头。
毛一奇像是有话要说,但嘴巴张开后他想了想又给闭上了。
见此王七麟问道:“毛大人有什么要说的吗?该说就说,本官不搞一言堂。”
毛一奇抱拳道谢,又说道:“王大人,不知道您打算带谁去大苇河?不知道您是打算带一个人还是带一群人?”
王七麟说道:“带一个人,若是直接带上一群人上河,一旦出事怕是看管不过来。”
毛一奇习惯性苦笑一声,王七麟道:“大苇河投河溺水而死的人,有先后顺序,是吗?所以咱们随便带一个人,很有可能于事无补?”
听到这话毛一奇惊奇的看了他一眼道:“王大人真是明察秋毫,卑职确实猜测有这么个规律,因为曾经有几个书生出事,卑职带人将他们给看管起来,结果当时连续几天,他们都没出事。”
“卑职一时放松警惕,”毛一奇苦笑一声,“嘿嘿,结果其中一个书生当天淹死,后面连续两天,每天淹死一个书生!”
王七麟说道:“我也有这样猜测,那要不然换一下,改成每次带两个人河里,上半夜带两个人下半夜再换两个人,这样一天能查四个人。”
徐大忽然问道:“这样为什么不是一个时辰两个人?一晚上就能差不多把十六个人给查完了。”
王七麟瞥了他一眼道:“你给大苇河玩走马观花呢?河中鬼怪要害人,那也得需要准备时间的,你看道爷发大招的时候,每次还得念个法诀呢。”
“就这样,上半夜两个人,下半夜两个人,足矣。”
毛一奇抱拳:“卑职这就去安排,从今晚开始查吗?”
中午一场酒就喝到了半下午,此时已经临近傍晚,王七麟看看天色说道:“你去找一艘船——”
他想起造化炉炼制的渡忘船,又改口道:“算了,我亲自去找一艘船吧。”
渡忘船已经炼成有一段时间,只是这玩意迟迟没法放出来。
现在既然是要解决河中诡事,他决定将这船给放出来,看看造化炉到底炼出了一艘什么船。
结果他正准备自己去河边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渡忘船给放出来,一闭眼内视造化炉,发现原本已经熔炼结束的小黑船又开始转悠起来……
他在牛郎沟收获数道青色烈焰又收获数十道红色火焰,缠绕在造化炉上的螣蛇将青色烈焰全数吸收给炼成了一道玄黑熊火。
这道火焰如今给小船来了个二次熔炼!
励学天禄和两张美女皮还在排队。
见此王七麟只好对毛一奇说道:“等等,毛大人,还是你去找一艘船吧。”
毛一奇满头雾水,这接连变卦是啥意思?
驿所院子里有竹躺椅,王七麟拉过来躺下闭眼想去看看小船情况。
阳光西斜了,八喵想晒太阳,跳到他头顶趴下准备揣手手念佛。
王七麟睁开眼睛看了看它笑了:“八喵真孝顺,知道爹没有枕头躺着很难受对不对?主动过来做枕头对不对?”
他抓着玄猫塞在了脑袋下。
八喵是爹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不过它确实适合当枕头,黑色皮毛被阳光一晒就会暖呼呼的,他枕着感觉很舒服,像是枕了个自动发热小枕头。
黑色熊火所炼出来的法宝向来霸道,比如他挂在腰上的天王轮回钟,这玩意儿是他杀手锏,已经给他好几次绝地翻盘了。
仙宮之主逆襲 衣落成火
所以他空前的期待起来,或许这艘二次熔炼的渡忘船可以给他个惊喜?
夜幕初临,一切安排妥当。
上半夜跟随他们去大苇河的是两个趟子手,死掉的阿武和槟子也是趟子手。
毛一奇给他们找了一艘乌篷船,四月天气转暖了,荆楚之地暖的更快,乌篷里头铺上一套被褥就能睡一觉。
为了打发时间,毛一奇还给准备了锅子和食材,晚上可以自己弄点宵夜。
徐大吃着盐水豆子说道:“毛哥,大爷对吃喝不是那么热衷,大爷喜欢那个,咳咳,那个。”
他提了提裤腰带给毛一奇使眼色。
毛一奇对他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史上最強召喚生物
这是耂渋赑的笑。
他说道:“原来徐大人喜欢这东西,那王大人……”
“王大人对这毫无兴趣。”王七麟接了他的话说道,“你把徐大人伺候好就行,徐大人喜欢刺激的,你可得找好场子给徐大人过个瘾。”
徐大低调的说道:“不用太刺激,咳咳,有美女就行。”
毛一奇说道:“行,卑职明白了,大人们今夜先忙,明天天休息好了卑职安排!”
王七麟说道:“明天不行,这还有十二个人要带上大苇河呢。”
毛一奇道:“可以白天嘛。”
徐大搂住他肩膀拍了拍他的肩头:“够生性,大爷喜欢,行了,你先去歇着,河里的事交给我们。”
他信心十足的看向汩汩流淌的大河,脸上露出一道狞笑:
“大爷管他什么鬼在作祟,难道还能打得过天兵天将?看大爷今晚怎么收拾它!”
两个趟子手分别叫铁耀建和老明,都是壮硕汉子,没有什么修为,只是在镖局跟着练过几趟拳脚功夫,估计能打两三个寻常人,对付个孤魂野鬼。
上船之后王七麟给他们两人倒酒,让他们两人指引着去阿武和槟子投水的地方转转看。
乌篷船逆水上行,一路飘荡。
王七麟与两个趟子手随意的聊:“走镖这碗饭怎么样,好吃吗?”
老明沉默寡言,铁耀建喝了酒后则善谈:“不好吃,风餐露宿的,翻山越岭有讲究,过河过桥得小心,路上要拜官也要拜神,一趟下来挣个三瓜俩枣罢了。”
“这个我知道,”徐大说道,“我有个朋友就在镖局里当差,他说挺好的,走南闯北,美景美食美色,天下美人他都经历过了。”
铁耀建摇头道:“小的对美景美食美色的兴趣不大,小的就想跟老婆孩子一起平平淡淡过个好日子。”
狼性夫君請自重 景一寶
“已经有老婆孩子了?”王七麟问道。
铁耀建笑道:“对,我老婆又漂亮又贤惠,孩子又懂事又聪明,小的下半辈子就冲着她们活呢。”
他笑了两声脸色又阴郁起来,低声道:“但小的不一定还有下半辈子,这河里的事小的以前听说过,很邪。”
王七麟又给他倒了一碗酒说道:“放心,我保你能安然无恙的回去见到老婆孩子。”
铁耀建举起酒杯向他道谢:“大恩不言谢,王大人,一切都在酒里了。”
他一口闷掉一碗酒,但脸上愁闷之色却更甚。
一直没开口的老明说道:“信七爷的话,七爷厉害。”
王七麟诧异的看向他。
老明说道:“小的亲兄弟也在你们听天监当差,他听说过你的威名,过年吃饭特意给我们讲过你遇到的案子,七爷很厉害。”
王七麟受宠若惊,我现在有这么大名气啦?出圈啦?
無極始神
徐大磨磨蹭蹭的问道:“那啥,咳咳,你兄弟只提到过王大人吗?他就没有,是不是,你懂的。”
他使了个眼色。
“徐大人是天下第一力士。”老明说道。
徐大皱眉道:“这种话不要说,大爷问的是谢道长,不是问自己!”
他面露不虞之色,但身体很诚实,立马拎起酒坛给老明倒酒。
说说笑笑中,乌篷船往上游奔驰,河段越发狭窄,水流越发湍急。
“再往上走有个叫韩阳门的地方,那里水流更快,”铁耀建说道,“阿武就是在那里出事的。”
“因为水流很急,所以当时有小孩掉入河里我们没感觉奇怪,阿武赶紧下水去救孩子了,结果出事了。”
说着他面色黯然起来:“阿武刚娶妻才不到一年,这回去怎么给他家里头交代?”
老明苦涩的说道:“走镖的,家里头早就有所准备了吧。”
船行驶的很稳当,谢蛤蟆时不时就会伸手在水里摸一摸,每次他站起身都是默默摇头。
河水没问题,他们没有发现异常。
王七麟问道:“阿武救上来的那个孩子有没有问题?你们有没有问过他怎么掉入河里的?”
铁耀建一愣,说道:“那孩子没问题,当时太阳老大,我们也都是阳气充足的汉子,他要是妖魔鬼怪肯定会露出点马脚,他没事。不过他具体咋回事我们没问,因为当时谁也没想着会出事。”
老明说道:“或许毛大人问了吧。”
王七麟往四周看了看,说道:“继续往上走。”
徐大去操船,乌篷船逆流而上的速度加快了。
老明和铁耀建继续喝酒,很快两人都有些醉意了,王七麟让他们两个自由活动,五把飞剑蓄势待发。
但船上船下、两人身边都没有什么问题。
乌篷船一路逆流行驶,终于快要接近韩阳门河段,这时候王七麟看到趴在船头打瞌睡的九六抬起头来看向前方。
鳳棲昆侖
春天夜里起雾急,河面上一时有些缥缈。
夜色不佳,王七麟没看到什么问题,不过他侧耳倾听,却在湍湍流水声中听到了一些吵闹。
现在已经要进入子时了,一路船行这么远,他们只遇到过听天监雇佣来守夜的船工。
船工们安静不出声,他们很怕会吵闹到什么东西,引得水中东西来找自己麻烦。
现在却顺风听到吵闹声,王七麟就觉得古怪了。
他对徐大做了个手势,徐大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推开摇橹的胖五一拿出浑身力气开始狂橹:“大爷要冲刺了!”
有追求的清穿
乌篷船迅速提升速度,逐渐的几道火光冲破雾气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吵闹声越加响亮:
“不行啊,呜呜,呜呜,老尊长您行行好,呜呜,我家就根子一根独苗……”
“红嫂算了,反正带着根子你还不能改嫁,现在没了根子你改嫁不正好?”
“就是,这都是命嘛,红嫂都到现在了,你还不认命?”
“红嫂,根子不是咱自己挑出来的,是高僧算出来的,你也看见了,当时水老爷就是要根子的……”
船行到这一河段,水流越加湍急,河段变得狭窄起来。
黑洞洞的夜色中,两岸出现模糊的人影和巨大的黑影,黑影从岸边往河流中伸展,像是两条巨臂要合拢起来。
谢蛤蟆看到这一幕说道:“无量天尊,这是在建桥?”
随着乌篷船靠近,岸上的人发现了船踪嚷嚷起来:“一艘船,来了一艘船!”
“这个时辰了怎么还会有船?不会是……”
“呸呸呸,别瞎说,快去把高僧请来,这时候可不能再出错了。”
王七麟挥挥手,徐大将船摇到了岸边,顿时有十几条大汉一起围了上来。
“你们是干嘛的?”询问声七嘴八舌,“你们要去哪里?”“你们什么人?”
王七麟问道:“这话该本官问吧?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在干嘛?”
一听‘本官’两个字,围上来的汉子们纷纷闭嘴。
接连高升,又总是与官员们打交道,王七麟身上已经有了几分官威,特别是板起脸用眼神扫人的时候,更是让人忍不住在心里称赞一声:好一个帅气的狗官!
此时汉子们感受到了他的外放的气场,顿时讪讪然。
徐大喝道:“没听到大人在问你们话吗?大半夜得你等百姓不去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大人息怒,我们、我们就是在建桥。”有人急忙走出来说道,“我们白天里头还要下地干活,这不春天地里活计多嘛,所以就趁着晚上来搭桥。”
听到这话王七麟冷笑。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里说是要建桥?若是当地没鬼他把头拧下来给鬼当皮球踢着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