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臺球探:CBA第一階段收官 精彩開局喜憂參半

金臺球探:CBA第一階段收官 精彩開局喜憂參半

11月14日,2020-2021賽季CBA聯賽第一階段在浙江諸暨正式收官。28天、12輪、108場次比賽,作爲史上最漫長賽季的開端,這樣的開篇雖談不上恢弘,但精彩有餘;雖談不上遺憾,但仍有不足。遼寧、浙江、廣東三家初步形成“三足鼎立”之勢,一家獨大現象得到緩解;各路英雄奮起,吳前、孫銘徽、郭艾倫各領風騷,聯賽老將爭先、新人搶眼;爭議判罰、惡意犯規、天價罰款等問題引發矛盾,爲CBA職業化進程與打造CBA2.0時代敲響警鐘。

局面

三足鼎立 羣雄爭霸


該管管互聯網直播營銷了

遼寧男籃第一階段一路凱歌

在不平凡的2019-2020賽季中,廣東男籃以29連勝的常規賽戰績笑傲CBA聯盟,並最終完成十冠王偉業。彼時,遼寧隊在總決賽中成爲了廣東隊加冕的“背景帝”,而浙江男籃也只是位列第五。

然而,這一切在“不負所愛”的新賽季中,悄然發生了變化,聯賽的格局由一家獨大變爲三足鼎立。第一階段戰罷,CBA聯賽的排行榜前三位依次爲遼寧隊(11勝1負)、浙江隊(11勝1負)和廣東隊(9勝1負)。結合三支隊伍在首階段的表現來看,三家實力其實難分伯仲,差距也在毫釐間。

遼寧隊在“網紅”主帥楊鳴的帶領下一路高歌猛進,勢不可擋,他們在第一階段中成爲全聯盟第一支獲得11勝的球隊。浙江隊用夢幻般的開局十連勝,既創造了隊史,也昭示出其奪冠雄心。儘管如此,浙江隊主帥劉維偉反覆強調,這是一個暫時的階段,“路還很長,大家要擺正自己的位置,打好每一場球。”在缺少球隊內核易建聯的情況下,家大業大的廣東男籃仍可以在場上以“五上五下”的A、B雙陣容與聯盟任何一支隊伍過招,雖位列第三,但場均121.1分的進攻火力依然領跑聯盟,十冠王成色可見一斑。

三足鼎立之外,吉林隊成爲本賽季不折不扣的“黑馬”。第一階段中,吉林隊從開局就展現出了良好的勢頭,球隊高命中率、高進攻效率和出色的團隊配合令人眼前一亮。作爲上賽季的半決賽隊伍,新疆似乎尚未達到球隊的最好狀態,仍有着極大的上升空間。與此同時,浙江廣廈、北京男籃、青島男籃等羣雄爭霸愈演愈烈。正如楊鳴所言,“真正的比賽從第二階段開始。”

局內

英雄扛旗 豪傑爭鬥

保利閱雲臺 在售 最新單價約50000元/㎡

吳前帶領浙江男籃高歌猛進

常言道:時勢造英雄。新賽季CBA聯賽的新格局造就了一批新的英雄人物,在他們的帶領下,其所在的球隊所向披靡、無往不利。綜合統計數據看,孫銘徽以場均28.1分穩坐本土得分王寶座,而本土球員得分榜前五中,他與郭艾倫、吳前分別佔據了第一、第二和第四的位置,三人場均得分都超過了20分,而且還分別貢獻了場均9.3、8.9和7.9次助攻。

三亞一村民上山時抓到一條蟒蛇…

新賽季,吳前表現愈發穩定成熟,揭幕戰拿下39分14個助攻,率隊大勝衛冕冠軍廣東25分,他在攻防兩端以及球隊串聯方面都已成爲浙江隊當仁不讓的領軍人物。與吳前相比,有着“亞洲第一後衛”之稱的郭艾倫也是不遑多讓,他帶領遼寧隊一路高歌猛進,勢不可擋。而另一位國家隊後衛孫銘徽的表現則更爲搶眼,雖然其球隊戰績在初始階段難與遼寧和浙江“叫板”,但其個人全面的技術、多樣的進攻手段和出色的得分能力,幾乎無可挑剔。

與此同時,第一階段中,北京隊的方碩場均得分超過17分。轉會到南京同曦成爲球隊核心領袖的西熱力江踏上了他職業生涯的第十三個賽季,場均16.5分5.4板9.1助的數據均創生涯新高。遼寧男籃內線擔當韓德君,步入職業生涯第十四個賽季,場均貢獻18.1分12.6板1.9助,三項數據也同樣創造生涯新高。

發改委:三方面合力保障“十四五”重大工程實施

此外,初來乍到的“後浪”們在第一階段也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榜眼”祝銘震在廣州也站穩了腳跟,場均出戰31.7分鐘,可以得到8.1分3.8板1.3助。“探花”林庭謙在天津場均出戰23分鐘,也可以得到10.2分2板2.5助。四川隊前鋒朱鬆瑋,場均能得到12.4分3.5個籃板2.4次助攻1.6次搶斷0.6個蓋帽的全面表現,榮膺新秀得分王。江蘇隊的鄭祺龍,首場比賽就創造了通過選秀進入CBA球員最高得分紀錄(20分),在第一階段比賽中,他場均出戰27.7分鐘,可以貢獻11.7分4.4板1助,成爲球隊和賽場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張鎮麟在遼寧表現越來越好,場均26.8分鐘,拿下9.8分6.3板1.3助的數據,並多次上演暴力扣籃,展現出極好的身體素質,與遼寧男籃的體系“無縫對接”。

世衛組織:總部員工有65人感染病毒 未現疫情“暴發”

局勢

爭議頻出 引發深思

杜鋒與裁判爭論吃到技術犯規

突破技術壁壘,悠絡客實現戴口罩人臉客流準確率90%以上

在2020-2021賽季CBA聯賽“高開”的態勢下,一些“低走”的事件也無形中搶了戲。在第一階段的比賽中,圍繞着惡意犯規、判罰尺度以及天價罰款引發的諸多爭議不容迴避。

音樂成績將計入新中考總分嗎?武漢市教育局:不計入

本賽季,本着“淨化賽場風氣、提高比賽質量”的原則,裁判的判罰尺度較之以往有所收緊。這雖能夠有效遏制賽場“壞動作”的出現,但一些爭議判罰的標準和合理性也着實有待推敲:杜鋒幾秒鐘內連吃兩個技術犯規被驅逐,李根和趙睿被罰離場等爭議事件屢次登上社交媒體熱搜榜。

據瞭解,本賽季參與執法的68名裁判員中僅有6名是與CBA聯盟簽約的專職裁判,距離專職裁判佔比50%的五年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很顯然,裁判的青黃不接,專職裁判的比例不高,造成了聯賽判罰的專業度不夠,而這些也在某種程度上影響着聯賽的發展。CBA聯盟首席執行官張雄反覆強調“裁判員是CBA聯賽的核心參與者之一”,可見“裁判職業化”依舊是CBA聯賽改革的重中之重,

除此之外,臨近第一階段比賽收官時的“CBA聯盟公佈上賽季和本賽季的裝備違規罰單”事件,更是將CBA聯賽推到了風口浪尖。對此,張雄表示,CBA聯盟自2017年公司化運行以來,在聯賽職業化建設、商務推廣等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聯賽整體發展態勢平穩有序。不過,隨着公司規模及業務的快速擴張,加之疫情帶來的壓力和挑戰,聯盟內部治理方面的一些問題也暴露出來,“CBA聯賽要想長久、持續、健康發展,還需要充分尊重各方利益,以人爲本,以球員的健康成長爲共同目標,完善內部治理結構,進一步提升運營管理水平。”

2020-2021賽季是CBA聯賽的第26個年頭,同時也是CBA聯盟實施“CBA2.0”計劃的第二個賽季。第一階段,可謂喜憂參半。精彩之處理應肯定、讚揚併發揚光大,而糟粕之點也應當全力改之,防微杜漸,從心出發,謹慎前行。惟有此,CBA聯賽才能真正做到“不負所愛”,“成爲最受國人喜愛的體育賽事品牌”則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