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5s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芝加哥1990 txt-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潤物細無聲-8ae4e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处置完毕旗下两位重要经理人,第二天果然,吉姆克拉克拼命裱糊的利好消息还有科技英雄马克安德森在各种场合的大肆吹嘘,都随着网景公司四季度巨亏的财报披露如冰雪般消融了,股价完全失去了支撑,一开盘就笔直跳水。
“跌破我们上次卖出的六十七点五刀了!”
“五字头了!”
“四字头了!”
太快了,宋亚和奥格雷迪在电话里你一言我一语的怪叫,眼睁睁看着网景市值跌去百分之四十!
花邊狂徒
“真M-FXXK刺激!”
直到在四十刀关口反复震荡争夺,宋亚目光才得以从彭博机的K线上移开,“吉姆他们肯定提前跑了吧?”
“吉姆跑了一部分,马克安德森和巴克斯德等高层的少量期权也在前段时间行权了。”
奥格莱迪回答。
“SHXT,他们这样会不会被告?”
财报是公司自己出具的,当然可以用会计技巧控制,Q3和半年报可好看得很,Q4和年报突然成这样了?一家大公司的营收情况才不会出现如此断崖式的崩盘,宋亚感叹,“他们胆子真大!”
“只要卖股票合法,财报产生过程抓不到把柄就行。”
都是专业的,奥格莱迪笑道:“吉姆他们应该不会那么蠢给外界留下证据,当然,被蒙在鼓里的投资人们肯定不干。APLUS,互联网板块今天的表现都被拖累了,其实网景好歹像一间正常公司,其他很多网络股经营收入甚至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我们是不是出手掉一些?”
“嗯……我再看看。”宋亚开始查看手里仍持有的YAHOO等其他网络股。
“新闻提到你了,看CNBC!”奥格莱迪喊道。
情生意動 隨侯珠
“APLUS去年是不是全部出清了网景股票?”CNBC财经栏目嘉宾正低头翻找着文件。
“是的,出清了,在Q3财报出炉之前,价格是六十七点五刀。”
主持人回答:“网景的Q3财报出来后股价还小涨了点,当时还有人嘲笑APLUS,他更早的几次出手价格是一百三十五刀左右,同样也遭到了嘲笑,因为随后股价马上冲向了一百七十刀高点。”
“就像巴菲特先生说的,不要在意股价的短期波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恐惧的时候贪婪。对吗?”
嘉宾笑道,“看来APLUS被巴菲特先生邀请吃午餐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发财不完全靠运气。”
“总之现在网景的管理层有麻烦了,传言不少投资人和投资机构要发起集体诉讼,告他们不实披露,主要就是去年的三季度财报和半年报,和Q4反差太大……等等!”
主持人扶住耳返ꓹ “网景总裁巴克斯德刚刚发表了回应,他声称Q4的亏损和市占率下降主要由微软不正当竞争导致ꓹ 他们在操作系统中捆绑免费的IE浏览器巴拉巴拉……”
“一切节奏转微软。”
后面就是些没营养的老生常谈了,回过头来看,由于几次出手时机恰好没有可被质疑说嘴的地方ꓹ 财经栏目夸了几句后就没再关注自己这位前小股东,宋亚关掉电视机唏嘘:“现在来看网景想奇迹翻身只有将微软告倒一条路。”
“只要这个概念在ꓹ 在法庭作出不利判决前,网景不至于跌到一文不值。”
奥格莱迪分析:“所以有人在四十刀左右接盘吸筹。”
“你觉得呢?要再入手一点吗?”他突发奇想的问。
“不了ꓹ 微软会不高兴的。”
自己这时候再杀回马枪接盘网景ꓹ 很可能被吉姆克拉克拿去炒作,宋亚现在巴不得网景输官司,毕竟3DFX已经和微软深度绑定合作了,律所都用了首富父亲的PGE。
3DFX也刚刚出了Q4财报和年报,不过被网景抢了风头,这是好事,因为3DFX去年盈利同样大幅不如预期ꓹ 但同时披露出的VOODOO2显卡性能数据引爆了业界,二月初全面铺货ꓹ 有这个重大利好在前面勾引ꓹ 一正一反勉强稳住了股价。
“对了ꓹ 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报和告股东书也出炉了ꓹ 你可以研究一下。”
奥格雷迪说完挂掉了电话。
‘九七年本公司的净值增加了八十亿美元,每股帐面净值成长百分之三十四点一……年复合成长率约为百分之二十四……’
“百分之二十四啊……没跑赢纳斯达克大盘噢股神ꓹ 嘻嘻……学我多投资投资互联网嘛。”
再欣慰地看了眼网景和YAHOO一个地一个天的股价表现ꓹ 宋亚洋洋自得ꓹ 找来巴菲特的告股东书看,“嗯?”看完全文发现老头一句话没提之前在饭桌上聊过的迪士尼。
以前可不是这样ꓹ 宋亚记得在伯克希尔哈撒韦九五年的告股东书里,巴菲特可是对迪士尼和大都会/ABC的合并案长篇大论,字里行间颇有点掩饰不住的自鸣得意。
靈魂緣渡師
从他六六年迪士尼市值还不过亿时就独具慧眼持有它家股票谈起,再聊到大都会蛇吞象ABC……
由于巴菲特当时手里拥有大都会通信公司的大量股票,这个蛇吞象的合并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他主动促成的,加上后来迪士尼并购大都会/ABC,他的伯克希尔哈撒韦都得以大赚特赚,两次。
末日核時代
所以现在巴菲特手里有大量迪士尼股票,但老头在年报中却只字未提迪士尼,宋亚再翻找伯克希尔哈撒韦刚出的年报,普通股投资组合表中显示他减持了迪士尼。
先婚後愛:迷糊嬌妻吻上癮
“去年……”
由于知晓巴菲特是支持过奥维茨的,和迪士尼皇帝艾斯纳关系不睦,宋亚有点意识到了什么,让人找来伯克希尔哈撒韦去年的告股东书和年报,同样一字未提,也同样在减持。
“难怪吃饭的时候会谈起迪士尼……”
宋亚喃喃自语,“老头原来在试探我愿不愿意接盘啊……真是的,直说嘛,我哪听得懂暗示。再说我也不想接盘。”
中 郭
巴菲特看来是个厚道的行动派,对艾斯纳的经营风格不满就默默减持,但从不公开说艾斯纳的坏话,也可能想等股票出清后再骂?总之偏保守的老派风格和另一位高回报率的金融大亨卡尔伊坎截然相反,卡尔伊坎剑走偏锋,侵略性极强,总在真真假假咋呼,能抢就抢,搞得到处人憎狗厌。
当然九七年最出风头的是扛着大旗指挥对冲基金游资在亚洲兴风作浪的狩罗斯,那个家伙就更吸引仇恨了,听说几个受冲击最大的东南亚国家通缉他,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说起来我在麦道夫基金会投的五千万一年多了呢,也到该分红的时候了。”
宋亚结束胡思乱想,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基金会接引人,大亨皮考尔。
“小事情,古德曼上次找我询问那笔钱的时候,我就隐约意识到他表现不太正常,但……你知道我们不会为你做其他的。”
首先他感谢了对方在自己昏迷期间拒绝了古德曼提款的暗示,皮考尔笑道:“那笔钱已经存一年多了吗?我不太记得了,我正好和麦道夫先生在一起,对,纽约。你来吧……收益应该很漂亮。”
宋亚立刻跑去见皮考尔和麦道夫。
这位纳斯达克交易所主席又是走的另一条路数,神秘、守口如瓶,从不与他人分享财富密码,也从不像巴菲特那样唠唠叨叨,没卡尔伊坎那般野蛮,更没狩罗斯那般动辄掀起资本市场的腥风血雨,这才是真正的投资之神。
不过宋亚不担心收益率,麦道夫买自家的纳斯达克指数一年都能赚三成以上了,而且他很可能也在为狩罗斯等国际游资提供弹药,不站在台前罢了。
“呵呵呵……APLUS,你投资泰坦尼克号那件事……我们刚才都在聊你。”
经济好,股市好,麦道夫自然笑吟吟的心情很好,“来吧。”
宋亚抓起外套就出门,当晚顺利被皮考尔带进麦道夫的书房,有个老管家打扮的人用银托盘呈进来份文件。
“你的年化收益大概是百分之二十出点头。”
麦道夫接过来看了眼,遣走管家,把文件转交给宋亚。
“真得?”
宋亚狂喜,这比存银行强多了啊!由于存了不止一年,减去资产管理费和给皮考尔麦道夫等上线的分成,自己的五千万如今已经变成了六千五百万左右。
他双眼放光,什么巴菲特、卡尔伊坎、狩罗斯,一群渣渣,还是把分散投资的钱放在这里省心啊!
就这,自己上面应该还有皮考尔等好几个级别!层次越高越靠近核心,收益率应该更高!
升级,升级!必须想办法升级!再往上爬!
宋亚瞄了眼皮考尔,然后兴冲冲地走去酒柜,给两位大佬倒香槟,三人里自己年纪最小嘛。
“你要提款对吗?”麦道夫问:“明天吧,很快就能办理好。”
“不不不。”
怎么舍得提款,“我想再投一些。”宋亚把酒杯递给两人,“可以吗?”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皮考尔笑道。
“先生,法国兴业银行的人来了。”管家推门进来报告。
“让他们稍等一会儿……”麦道夫抬腕看了眼手表。
“凑够一亿?不!一亿三千万!”
确实听说大量欧洲银行业者都将米刀资产存在麦道夫基金,时间好像有点紧张,宋亚心算了下自己的闲置资金,干脆,再翻个倍,追投六千五百万进去。
“哈哈,看来你从私人律师和迪莱的叛乱里走出来了?”麦道夫应该也关注过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案。
“他们打不倒我!”
宋亚雄心勃勃的举起酒杯,“敬您,麦道夫先生。华国有句古话,润物细无声,意思是细雨湿润万物却从不事张扬,我想这就是您投资风格的最好注解。我非常尊敬和敬佩您,还有皮考尔先生。”
火影之次元卡牌系統 齊德龍東強
“哈哈,谢谢,干杯?”
“干杯!”
这杯酒必须破例喝,宋亚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