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a9a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線上看-第217章讀書-01xrx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这是梦境吗?还是于半睡半醒之间,沉浸在纷乱思绪中。”
“只要闭上双眼依然记得看见俺金色那是啰音在世界身处不可磨灭的记忆。”
“在这科学支配世界的时代,你会相信生命的时代吗?”
“每天看着她们我深信不疑,然而生命究竟是什么,老实说我也不清楚。”
“在其他国度,生命就是远远立于人类之上,拥有无比力量的尊贵统治者吧。”
但是在极东之地,似乎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这片土地的生命是和哦我们共同弄生活在一起,像是守护万物的父母。
“然而曾几何时,渐渐徐汇各种科学的人类,一步步挣脱了双亲的怀抱。
科学的进步使得生活变的无比便利,意料的进步让我们大幅远离曾是不治的病痛。
过去那个一直依赖父母庇护的孩子,一年年成长了。”
“岁月流逝至今,人似乎变的已不在依赖生命,可是有得就必有失。
往昔那块美丽的金色稻田。”
现在耸立起大量水泥色的建筑。
往昔那篇绿意盎然的树林也被道路和汽车掩盖。
到了这个时代。
霸愛囚情:就是吃定你 番茄炒西紅柿
即便是神明也难掌握人心和世界的流向。
而人们对自然对神明的敬畏与感恩之心也纷纷忘记。
‘’我们闵琳的是这股无法抵抗的时代洪流。
与其默默等待消逝,神柰子大人决定做些什么来抵抗现状。
青蛙子倒是接受了这一切,打算和珍爱的地方共存到最后一刻。
俩位都是我所敬爱侍奉的生命也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然而那个时候却怀抱着各自的信念对立者,目睹她们俩位的战斗。
让人感叹这就是人和神的茶具吗?
彼岸花開艷
我们哈不容易达成共识,决定一起继续向前走下去,说不定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
自已才对这俩位大人开始有了真正认识,而自已也终于对继承来的风祝身份有了一些直觉。
在那以后花了一番时间做各种准备。
百般复杂的情感,也总在那种时间里面才会用上。
季节很快到了夏天,等明天早上将故乡最后的金色牢记于心。
就要告别这里前往新天地了。
幻想乡据说存在于日本某一角落。
被隐匿起来的最后乐园。
因为属于幻想所以才会聚集在那里,还是说,因为到了这里才成为幻想?
化为幻想的速度又是如何?
是有如走路一般一步步前进,还是说进入的那一刻开始。
就已经是被世人遗忘。
那些曾经认识过,相处过,喜欢的人们,还会记得我吗。
假如再次回到故乡,映入眼中的景色又如何是如何,全都归零一般的重新开始。
会连那之后的未来也无法延续。
“即便如此,早苗还是决定一同前往那里。
为了自已敬爱的那俩位。
似乎可以看到的金色就在眼前,在蔚蓝色天空下凝视所见的一切直至尽头。
萬古第一帝 天下青空
和大气一同翱翔共舞感受风的流动。
美丽的金色崭新的世界。
风,在幻想乡吹起。
喂,快点回过神来。”
“啊?”
“是的,青蛙子大人。”叶不负说。
“注意一点,飞刀一半别发呆了。”青蛙子说。
“都没有注意到自已正在下降ꓹ 要是不小心倒下去就悲惨了。”
“不好意思在想一些事情的关系,想着想着好像脑子放开了。”早买哦说。
蔚蓝色的广阔画布ꓹ 仅仅被一层白色棉花所覆盖,万里晴空下,飞扬在天际的白云。
是的并非好像的感觉ꓹ 是货真价实的人,先行的是红衣少女ꓹ 后面是白衣和蓝色一,磉人在天空中悠闲飞行。
祥和的日长进射ꓹ 表示今天也是个悠然的上午。
原理受到常理束缚的环境ꓹ 一旦来到这里以后飞翔这种行为就不再只属于鸟类。
在这里,现代人的常识不完全适用。
砸这里是非日常所渲染的日常。
苍蓝天际和翠绿色大地之间,面膜拿着若有若无的神秘气息。
怀念的气氛,让人感觉仿佛回归了远古之地的怀抱。
这里是就是失落幻想的最后乐园幻想乡。
“至少有我在的话会立刻救你起来。”
小心翼翼的牵着祈求,等到确认少女飞的稳定以后。
少女才慢慢松开了她的手指。
虽然外表看起啦是少女,但是少女的飞行水平依然远在对方之上。
话说回来飞翔的感觉很棒吧。”青蛙子说。
“嗯,虽然在妖怪山上已经练习过不少次ꓹ 却怎米业不会腻。”
“想要继续做各种测试,想要飞去各种地方ꓹ 想要挑战自已的极限。”
“有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早苗说。
“很有趣对吧。”
“不用依靠车子或者飞机ꓹ 评级自已的力量就可以随心移动。”青蛙子说。
“如果力量足够的话ꓹ 就像是这样环游一圈日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妙賊神偷
混沌修道 想念
“周游日本吗可以的话也想要试试看ꓹ 但出发没多久就会上头条新闻了吧。”
‘’搞不好会被抓走哦。”叶不负说。
“不过似乎也蛮有趣的,飞行少女叶不负ꓹ 像是这样被采访上电视的话就成为名人了。”
良辰
“抓去实验室研究。”
对眼前莫名得意气啦ID少女ꓹ 青蛙子二话不说在空中轻轻踢了一脚。
轻飘飘的气球就连一点点冲击也禁不起ꓹ 少女立刻失去平衡。
空中你谁一般挣扎着,费了一番功夫才取回了原本还算顺畅的飞行姿势。
这证明了她刚才说的话有多么不切实际。
我说啊ꓹ 你连回到神社和市区都肺不好,还在幻想什么飞行。“
“非常抱歉”叶不负说。
“一副拿少女没辙的模样,青蛙子只是笑了笑,填了一下头上那招牌草帽。
稀松平常帽子上面温度多了一对装饰用的眼睛。
说它可爱似乎不至于,但确实很醒目。
说诡异的话又似乎真有那么一回合,有一种它真的会看人。
女孩与少年俩人人六目相对,就在这个时候叶不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早苗说。
“这么说起来好像有些奇怪。”叶不负说。
“来到这里以后不知道怎么总觉得飞行这回事变的轻松了许多,本来以为是我多心,但又不是这样。”早苗说。
“青蛙子大人没有提起的话还没有去注意,在之前明明没有办法持续这么久这么高。”
“哦,你有注意到啊。”
“可能和市区信仰的外面不同,幻想乡很独特,否定之力菠萝的地方自然就容易施展力量。”
“在这里,大气中的灵力明显浓厚许多,加上你的力量也在慢慢恢复,都有这些条件了,还么有变顺畅可说不过去哦。”
青蛙在说。
“原来如此,力量能快点变强就好了,才可以多班上俩位大人的忙。”叶不负说。
“我会在这个幻想乡全力替你们收集信仰这次绝对没有问题。”
“真是干劲十足,那就依靠你了。”
‘说实在的,只靠某个人的话实在让我不安呢。’
“是在刻意这么说呢。”
“有意义的话不需要指定对象,能察觉含义的人自然会有反应。”
“带头的红衣少女停顿了下,是想要回头。”
随即又收回来实现,将这俩个人的行为收尽眼中的早苗,指头一淡淡苦笑来作为评价。
“总之我会努力的,青蛙子大人。”
“毕竟和神柰子大人询问古偶这里的情况以后,可是为此做了许多准备,这都希望能让俩位早点见到信徒满堂的景色。”
‘嗯。’
“掀起来,在决定绑架亿欧你每天都在这边,常常忙的不可开交。”
“各方面的准备都花了好多共怒放,能够顺利派上用场的话就好了。”早苗说。
叶不负紧握着双手自信满满。
然而,青蛙子没有给予正面回应,反倒是轻声叹气。
“你啊。”
“嗯?”
“从小就是投入以后很容易将事情坐过头,听你说全力以赴的时候狝让让步UAN,就和过站不停的爆冲列车一样。”
‘有那种事情?’叶不负说。
“怎么会没有起。”
闭起双眸,青蛙子偷笑着,回想着眼前受案从小到打掀起的奇迹。
“应该没有那么夸张吧。”
‘充满斗志也不错,总比死气沉沉的好多了,但先不说这个。’青蛙子说。
“穿越来这里感觉如何。”
‘我吗,是说进入这个幻想乡。’叶不负说。
青蛙子点点头。
“其实目前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因为太突然了。”
“本来以为会花一阵子,怎么知道牵着神柰子大人的手飞行,不知不觉就进来了,回过神来周围的金色已经全变了。”早苗说。
“说是在激动和质地某处,结果就在这很近的地方,还这么一大片。”
“这样滴定法不会被人发现。”
“好问题,观察力和直觉还不错。”
“详细构造我没有办法断定,只不过别太确信这地方真位于激动之地。”
‘我们进来以后通过了一个规模非常大的结界。
那东西漂亮隔绝了内部和外部,让内部形成截然不同的环境。’
“所以不要将这里当成自已熟悉的地方比较好。”
“是说这里可能根本不是极东之地。”
‘是的,那只是入口,透过这个门扉一样的地方才进来。’
“可能世磉有许多地方都有类似的入口,所以才收容了幻想乡。”
“这就是和空间差不多。”
“高度的科学和魔法本来就一线之隔,但以上也只是猜测不要当真。”青蛙子说。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姐姐,想要离开这里似乎有点难度,但也不至于没有办法。”
“哈哈哈,刻章店说就和神柰子说的一样,来到这里就没有退路了。”
重生成精靈 無限火炎
“果然是这样吗。”
青蛙子将双手服昂在通后面用轻松语气说着严肃的事情,相较之下,早苗原本明快的表情立刻被一股沉重的心情给拉下了。
先不管还行啊ing小真正位置在哪儿。
乱世看大姐姐的分割,它有独特的法则。
姐姐是为此世界存在的关键,其中一个特点就是很难从外面进来。
普通来说,来到这里以后不管是人活着幻想乡,都难以在回去原本的地方了。
从根本来说,这里是专门收容难存现代之物的地方。
当幻想决定来这里的时刻,都是失去荣生植物的时刻了。
前往最后的乐园,也代表着和过去的一切离别。
“好像不该说这个,这种话题对早苗你来说沉重了点,就当我这个老人家在胡言乱语就好了。”
老婆,婚你一輩子
“啊哈哈。”青蛙子说。
“没关系的青蛙子大人,我也是做好觉悟才追随俩位过来的。”
“是吗,可是你的脸色不太好哦,没问题吗?”
“那是因为,我想请问还要飞多久,目的地到底是哪儿?”叶不负说。
“虽然说飞行便你的比较轻松,但持续飞了这么久真的快不行了。”
“哎呀。”青蛙子用小动物一般的语气说。
听着这话青蛙子苦笑着,提高音量施以嘲讽的询问。
“又听到啊前面的人,我们神柰子领队大人。”
“啊,在一下就好了。”
“这话20分钟之前就听你说了。”
‘喂,该不会是迷路了吧,瞧你一直东张西望的。’
“少啰嗦青蛙,狮子啊确认这一代比较合适的位置安置神社,可不是随便挑地方。”
首席的獨寵新娘
“何况我才第二次进来这里,要好好观察低星。”
‘心虚了?之前还自信满满说搬家的事情包在你身上。’
‘结果现在最基本的事情你都搞不定。’
双方其实和提醒差距成反比,青蛙子挖苦对方而取乐。
神柰子面色变的生硬,感觉的出她知道自已站不住脚,但是那咬牙切齿欲言不止的态度,显然就是不服输的那种。
正当早苗要打圆场时。
“唉,懒得说你了,赶快找个地方吧,不然早苗顶不住了。”
“先飞过这片森林前面有平原就暂且在哪里落脚吧。”神柰子说。
“抱歉添麻烦了,我的力量不足。”
“别在意,了来那个什么得。”
‘臭青蛙你说什么。’
‘不是你年龄大了?’
“不中用了。”青蛙子说。
“唉,算了,不和你斗嘴了”
‘搞定就在这里休息吧。’
“神社都直接绑架过啦璃。”
“神柰子你是四次元口袋吗?”
‘只是一个偶尔不认识的家伙。’
“你这个加厚又有什么用。”
“哼,至少我的很漂亮。”
“自已家里的生命子啊斗嘴,真是麻烦啊
对早苗哦来说,多久以前还想要劝告,但是之后就灭与偶了。
可是她相信,朝夕相处俩个人,只是损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