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yt9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txt-第778章 別的途徑讀書-68znb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你怀孕了?”
此夜綿綿
陈牧继续懵逼脸(•o•)。
他之前一直在猜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却完全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儿。
这事儿来得有点突然,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反应完全跟不上来。
维族姑娘继续说了:“你之前去异色烈,我们不是那个了吗?刚好那天没打伞,所以这个月我就没来亲戚了。”
女医生补充说:“我刚刚带着阿娜尔去了我家的医院做检查,让医院里的人帮忙加快拿到检查结果,结果显示阿娜尔已经怀孕。”
陈牧静静听着,没吭声,他需要一点时间消化。
那天刚去异色烈,因为也没准备,没有雨伞,两个人又干柴烈火,所以就冒险上阵了。
可没想到这么准,一次就中了。
都不知道该说他枪法准,还是维族姑娘的地好。
维族姑娘说道:“我发现这个以后,就只能先请假回来了,想检查清楚。”
女医生看着陈牧:“现在怎么办,你拿主意。”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啊。”
陈牧惊讶过后,总算恢复了一点智商,连忙肉麻的说:“这可是我们的爱情结晶,肯定得生下来。”
说完,他笑眯眯的起来坐到维族姑娘的身边去:“哎呀,你现在怀孕了,那就不能再去异色烈了,累着可不行。”
维族姑娘瞪了他一眼:“都是你,我们在异色烈那里的水稻正在最关键的时候,我突然这样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怎么可能出意外……嗯,出意外就出意外,什么也比不上你和孩子重要。”
邪王傳
陈牧滴水不漏的说着。
他的话儿也不能说不是真心,只是他这时候尽拣着维族姑娘顺耳的说。
女医生看见维族姑娘有点抓不住重点,轻咳一声,插嘴道:“现在阿娜尔怀孕了,孩子是一回事儿,阿娜尔又是一回事儿,你不准备给阿娜尔一个名份?”
總裁的叛逆情人
“这必须给啊……”
陈牧给予一个非常坚决的回应,同时脑袋瓜子高速运转起来ꓹ 完全是朝着四核八线程来跑的:“要不这样好了,我们去一趟默哀国辣死维加斯ꓹ 听说那里可以办理简化的结婚登记,我和你还有曦文都一并办了,怎么样?”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完美方案了。
自从他们仨在一起ꓹ 他就在想这事儿了。
在夏国国内领证肯定是没戏了,他自知理亏ꓹ 也不好去麻烦公家。
所以特地上网查了一下,据说在默哀国辣死维加斯那里ꓹ 能办理一种并没有多少法律意义的结婚登记。
办理结婚登记的双方ꓹ 甚至不用身份证明,只要双方到场签字就可以获得一份在默哀国和枫叶国都认可的婚姻证书。
这事儿主要是走一个形式,象征意义比法律意义更大。
陈牧觉得自己这辈子除了女医生和维族姑娘,不会再在外头折腾,既然没办法在夏国给她们一个名分,只能另想办法。
女医生和维族姑娘想了想,他们仨都已经这样了ꓹ 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说干就干。
打定主意后,三个人立即开始计划起出国事宜。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川東第三帥
陈牧觉得既然要到默哀国去ꓹ 那就索性也去一趟枫叶国。
外公外婆在枫叶国ꓹ 他正好可以把俩媳妇儿带过去ꓹ 让两老见见。
之前在网上和两老视频ꓹ 两老都已经见过女医生和维族姑娘,只是因为没能当面见见ꓹ 他们一直觉得很遗憾。
这一次去枫叶国看望老人ꓹ 也算了了他们的一个心愿
对于陈牧的想法ꓹ 女医生和维族姑娘都没意见,所以他们商量好细节ꓹ 把事情都定下来,决定第二天就去办签证之类。
维族姑娘的兴头很高,聊到凌晨十二点还不肯睡觉,要不是女医生以保胎为由,她怕是能熬到大半夜。
“你这样可不行,异色烈那边和我们这里有时差,这时候你应该早就睡了,再这样对身体可不好,小心影响胎儿正常发育。”
異間 日月青冥
女医生是专业人士,她说的话儿相当于权威发言,看见陈牧跟着维族姑娘想进房,她一把就把陈牧拉住了:“你别跟着进去,她现在胎还没稳,你不能和她同房。”
陈牧有点害羞的摸了摸后脑勺,说道:“我不乱来,就是好久没见她了,守着她睡一觉。”
女医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拉着他:“不行,你这人喜欢乱来,信不过你。”
最终,维族姑娘自己回房睡觉了,陈牧被女医生假公济私,直接拉回房间去了。
这一晚上,陈牧被女医生折腾得不轻。
女医生似乎因为维族姑娘怀孕的事情受了刺激,坚决采取粗暴且无节制的方式,对陈牧进行了毫无人性的压榨。
第二天,陈牧直到中午才从床上爬起来,腰都有点不稳。
刚睡醒,还没吃饭,成子钧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成哥,今天怎么样有空给我打电话?”
陈牧一边吃着红烧面,一边说着。
这一段时间,成子钧的农场彻底休息,他每天都在忙他那栋大别墅的事情。
大别墅已经建好,现在已经进入装修的阶段,成子钧一心想着要在农历年前把大别墅的装修弄好,然后把京城的老婆孩子接过来,一起过年。
正好陈牧这一段先去了异色烈,之后又去了滨海,两人平时除了通通电话,也没怎么见面。
外八行 木遙之
成子钧说道:“你来一下我这里,有人想见见你。”
“谁?”
“是一个叫做宫常年的,托人找到我这里来了,那人我得给个面子,你也给我个面子,过来一趟。”
“居然找到你那儿去了?”
陈牧也不客气,直接把宫常年的来历说了一遍,顺带把二哥领导找他茬儿的事情也说了。
成子钧听完,说道:“我明白了,不过你还是过来一趟吧,没事的,我就当还个人情,你来了有我在,吃不了亏。”
陈牧想了想,觉得人家既然已经盯上自己,躲也躲不开,索性见见好了。
反正就像成子钧说的,有他在,自己吃不了亏。
所以,吃完面,陈牧扶着酸软的老腰,直接就朝着成子钧的农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