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zsp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璀璨王牌 ptt-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決賽之強硬的壓制-6djkq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左右横拉的轨迹。
加上第一局里变化球印迹过于深刻的缘故。
这第三局里。
茂野信可以很轻易的使用直球来达成自己想要的压制效果,仅仅只是三球,便是拿下了第七棒矢部的一垒封杀出局数,旋即而后,面对第八棒的江崎,固然是被抓到了外角直球,顺利将小球横挑到右外野高空,可这明显被球威给压制住的打击,无法顺畅飞行的弧线,白州几乎只需要小跑几步,便是可以径直来到小球的落点位置,伸直的臂膀,稳稳将落下的小球接入到自己的球套里,斩获下第二个出局数。
二人出局,垒上无人。
迎来的最后一个棒次。
“第九棒,左外野手,杉君。”
以着喷射球起手的配球。
茂野和御幸选择猛攻内角。
有点顾此失彼之下。
这位稻实第九棒甚至连球锋都没有怎么摸到的情况下。
“咚!”
便是被强袭的球路直接逼迫到无路可退的境地。
然后。
就是被很轻易的斩获下三振出局数。
“好球,打者出局!”
彼此较劲的两位王牌大人。
这谁都不愿意服输的场景。
计分板上。
上下各自显现出来的连续三个“0”数值。
直接彰显出两位王牌大人的强势之处。
“看来这一场比赛会成为拉锯战啊?峰桑!”
不提那些一般观众们。
在观众席里最前排位置处的那些新闻媒体杂志的记者、编辑们也是个个流露出一缕肃穆的神情而来。
大和田秋子都是罕见的带着一抹认真的表情如此说道。
“这是当然的事情,两支队伍的实力无限接近,成宫君和茂野君都可以说是当代最强的投手,而且应该都是唯二属于最顶尖的存在,如果没有出现意外的话,这场比赛大概都会到最极限程度里决胜,哪怕是打到延长赛,我都不会感到奇怪,很有可能都是要看两支队伍的选手,们在精力和体力都达到极限之后,谁可以控制失误率,谁就可以斩获胜利!”
峰富士夫轻轻摇动着自己的黑色小铁扇,语气沉稳的说道。
实力几乎达到五五开。
而且都是顶尖名门的两支队伍。
若是在初盘里无法占据优势情况下。
中段对抗里。
各自队伍就更难找到机会。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
分出胜负的方式往往都是要末盘里的毅力对拼了。
谁更能坚持!
谁就更有可能取胜!
理由很简单。
一个人在全盛时期下不会犯的失误。
一旦到精疲力尽之际,就很有能犯错!
青道和稻实的两位王牌便是如此,现在看不出来,要看的是进入到末盘里,乃至于延长赛之际。
顶着最大的压力。
谁先犯错?
另一方可以首先抓住机会!
这场比赛的胜负才是可以真正决出来。
“哦?的确呢!”
不只是峰富士夫如此认为。
看台之上。
但凡有点专业眼光的观众于内心深处里都是浮现出了近似的念头而来。
也几乎就是在同一时刻里。
在这前三局。
两支队伍仍然还是保持着明晃晃的均衡态势情况下。
将要进入到中盘对决,第二轮打线。
国友监督和片冈监督都是很明智的下达了几乎一致的战术指挥。
‘稍退一步,以稳守为主!’
考验耐性时刻的到来。
要比拼反而不是技术、力量这方面的高下。
青衫計 蒹葭01
而是心态上的沉着!
“千万不要因小失大,明白了吗?”
“是,监督!”
一三垒板凳席里。
以着茂野、成宫两位王牌为首的两队少年们都是在这一刻迎着自家监督的视线,沉声应道。
“哟西!上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声势浩荡的呐喊。
所步入到的中盘对决。
“第四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击,第一棒ꓹ 游击手,仓持君。”
轮到的猎豹大人第二轮打席。
大踏步走上打击区的仓持。
那竖立握紧的金属球棒。
所直接选择的右侧打击区。
相较于左侧而言ꓹ 固然是距离稍远了一点点,但成宫鸣是左投,右侧打击区ꓹ 可以在更直观的角度上观察对应球路,这也是从去年夏季开始ꓹ 仓持少见的选用右侧打击区的站位,那段时间里几乎就是除了固定战术之外ꓹ 仓持都是选用左侧打击区来强化自己的上垒能力ꓹ 但今天这第二轮打席里。
片冈监督。
亦或者准确一点是落合博光给出的战术指导。
重生之文娛神話 聖炎冥火
主动让仓持在这个打席里站在右打击区上。
良人在水一方:康熙良妃傳
为的就是尽可能多观察到一些球路弧线,给予投手丘之上的成宫鸣施加必要的压力。
‘记住,仓持君,不要急着想要上垒,那样的话反而会给对面机会,咬住!利用右打击区的优势,但凡是半个球位左右的偏差ꓹ 以你的反应能力应该都是可以跟的上吧?有时候的打击,不一定说要攻击出去ꓹ 才会有压力ꓹ 明白了吗?’
这是临近上场之前。
落合博光对仓持所说的话语。
牢记于心的这位猎豹大人。
这还刻意握短的球棒。
“魂淡家伙!来吧!”
极度凶厉的表情。
“嘿!原来是这样吗?”
比对而上的视线。
“鸣桑!”
本垒上的多田野树那恻然移动的身影。
“嗯ꓹ 我明白的!”
投手丘之上微躬着身躯的成宫鸣便是重重点了点头ꓹ 并非是看穿的战术目标,而是多少有所预感到的一些气息。
“playball!”
只是成宫鸣仍然是有着自己的做法。
“第一球!”
不需要刻意变动的战术选择。
只需要加深的角度!
“阿树!”
“是ꓹ 鸣桑!”
投捕所对上的视线。
侧前应对的角度里。
愛你不過逢場作戲 野心魚
抬手之际。
“咻!”
这所飞扬出来的寒芒。
极致耀现的光影。
所朝着本垒位置飞奔过去的那一刻。
“来了!”
映入到眼帘里的小球。
仓持那明显在侧下位置调整而过的球棒。
“唰!”
根本就不做多余的思考。
这迅猛挥动而出的黑影。
交错而进的弧线。
“乓!!”
重叠的那一刻。
落下的一声巨响。
“还是低了一点吗?”
最直接范围里的感应。
“咻!”
那在球棒上疯狂挤压的小球倒飞出去的那一刻。
“砰!”
故意选择的左侧横空方位拦截。
那想要朝着横向位置抽打出去的小球。
遗憾的是。
这多少是有点被成宫鸣预知到的打击选择。
加重的角度压制。
无法轻易横扫过去的小球。
海賊王之天下由我 雪夜星月
落地发出的重响。
“不好!”
勉勉强强还是界内的这一球。
“哒哒哒哒哒!”
仓持脸色一变ꓹ 被迫扔掉球棒ꓹ 那疯狂朝着一垒方向狂奔过去的身影,果不其然ꓹ 几乎就是在仓持起跑那一刻。
“哒哒哒!”
三垒之上。
那提前拉出来的矢部。
纵身飞扑过去的举动。
“啪!”
堪堪就是在小球要窜出之前。
将其拦截下来。
旋即而后。
一个果断的翻身举动。
“嗖!”
掌心之上。
那又是被矢部猛然甩射出去的小球。
哪怕仓持将自己吃奶劲都使出来了。
名人堂之
却仍然无法打破那临界点的差距。
“啪!”
“岂可修!”
一垒之上。
山冈这所稳稳接住的小球。
距离垒包还足足三四个身位距离的仓持。
‘出局!’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拿下封杀出局数。
带着一抹不甘表情,停下疾驰的步伐。
想要拖延住。
却是往往拖延不住。
哪怕是多一球都无法做到的对抗。
“第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咻!”
“唰”
“哒!”
正面之上的交锋。
这屡屡被遏制下来的打击。
“砰”
“界外!”
一球接着一球不断威压而进的投球。
“鸣这家伙!节奏感也太好了吧!?”
不仅一球拿下了仓持。
更是利用着自己投球层次和节奏上的优势,稳步推进。
仍然高傲的王子殿下。
却是在这最后一年的夏季里变得极致成熟起来。
决不任性做出的任何判断。
让这位王子殿下变得更加强大,变得更加难缠起来。
“咚!”
“不好!”
“好球,打者出局!”
恢弘的格局。
完美的控球。
“噢噢噢噢!第四球!直插而进的正中央直球,打击区上的小凑君未能够做出及时反应,目送三振!!”
不要说瞄准目标球种来攻击了。
现在是连跟球都变得极具困难的局面了。
“二出局,二出局,二出局!”
“进攻到底吧,鸣桑。”
“王子殿下!今天就是你完美表演的时刻啊。”
“拿出你所有的实力来吧,成宫君!”
“王牌大人,上吧!”
超出预料之外的选择。
一向以着华丽表演为主的王子殿下的投球。
在今天所呈现的内容里。
却是极致的扎实。
更深层次的精准控制。
“第三棒,右外野手,白州君。”
面对着宛如是换了一个人的成宫鸣。
“playball!”
青道高中一方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咻!”
“唰”
“乓!!”
“!!”
“砰”
“界外!”
内外角的折射。
直球到变化球的交替配合。
“咻!”
高点之上。
看着成宫鸣肆虐而行的身影。
形迹亮丽的光影。
没入到本垒上空之际。
这所逼迫着打击区上白州不得不出棒的球路。
“唰”
“乓!!”
勉勉强强的打击。
很难挑飞出去的小球。
“咻!”
赤果果的内野滚地球。
“哒哒哒哒哒!”
“啪!”
一个纵身滑步的举动。
便是被白河轻松接住的这一球。
转身之际。
“咻”
“啪!”
再次将小球甩射出去。
一垒之上。
“出局!”
应对着那落下的清澈响声。
“三出局,攻守交换!”
狗帶吧青春 奇犽
外野之上。
在青道高中所有人那冷峻无比的表情之下。
“0”
那宽大的电子计分板上又是显现出这一令人感到憋屈的数值而来。
“虽然知道,这小子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但这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啊。”
一垒板凳席里。
踏步而出的茂野信。
看着那刚刚从投手丘之上小跑而下,返回到三垒板凳席里的成宫鸣身影,茂野撇了撇嘴说道。
四局下来。
一支安打都没有。
桃運邪少
哪怕是自己和御幸的打席里。
都未曾真正威胁到这位王子殿下。
‘黄金左肩!’
‘世代最强左投!’
这是今春甲子园结束之后,全日本观众们对成宫鸣的评价。
而这个评价。
真的是名副其实了。
“所以,我们才更加不能够松懈啊,阿信!”
穿戴整齐的御幸,踏步而上,微微侧身,见着自家王牌大人的侧脸,轻笑着说道。
“啊,就是说啊!”
茂野重重点了点头,应声说道。
只不过。
有时候。
某些话。
很是容易成为不好的flag!
就好比当下。
所进入到的第四局下半,稻城实业高中的第二轮上位打线里。
“唰”
“乓!”
“什么!?”
轮到的卡尔罗斯的第二轮打席。
就是那么直接的正面强袭。
升官發財死後宮 衣帶雪
径直抓住来的外角高位直球。
轻巧的位置。
電影世界大抽獎
绝妙的角度。
“咻!”
看着那倒飞出去的小球。
“二垒手!”
有点勉强的高度。
小凑春市已经是竭力跳跃起来了。
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球从自己头顶越过。
“啪嗒!”
径直弹射到更为深远的中右外野草坪之上。
落地所发出的重响。
“哒哒哒哒哒!”
“安全上垒!”
固然白州的反应已经很快了。
却也仅仅只是说阻止了卡尔罗斯强登二垒的意图。
一垒之上。
卡尔罗斯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脚程。
轻松至极的踩在垒包之上。
而也是在那垒审的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噢噢噢噢!!”
看台之上便是响起了一阵阵惊呼声而来。
“这都可以吗?”
投手丘之上。
茂野都是带着一缕惊奇的表情看着那踏上一垒的卡尔罗斯。
刚刚的球路。
自己都刻意选择了偏低角度了。
而且还是比较深入的弧线。
以着卡尔罗斯一开始的出棒姿势来看。
大概率是空挥吧?
居然在最后还可以调整回来?
而且还硬生生捞打出去了?
“这家伙的打击水平提升的太快了吧?”
茂野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旋即而后那下意识里回看向自家游击手方位得视线。
那仿佛就是在说‘瞧瞧人家的第一棒!’的表情。
“。。。。。。。”
让洋一童鞋的表情不由一滞。
第一次。
很罕见的在球场之上。
青道高中这位猎豹大人有点小心虚的撇过视线去了。
毕竟第二轮打席里。
自己可是被一球拿下出局数了。
那的确是没脸见自家王牌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