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pj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起點-164 沒有缺點·榮陶陶閲讀-dulje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荣远山开口道:“我们本打算回去歇一天,已经在这里练了一个月了。”
“奥,倒是有些可惜,我还想着,他能和溪溪一起组队历练,正好也让她知道知道,正常的队友是什么态度的。”说着,南诚又是扫了女儿一眼。
“怎么样,你累不累?”荣远山看向了儿子,道,“认识一下你们同辈的小友也好,将来,我们这些人渐渐老去,你们也该登上这华夏的大舞台了。”
美漫裏的變形金剛
南诚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上一辈之间的关系,如果能延续到下一代,自然是好事。
从刚才的聊天来看,这孩子是个很优秀的学员,家长的心情倒是都一样,都想要自家孩子和“学习好的”学生一起玩。
荣陶陶心里想了想大薇,又想了想南诚体内的星辰碎片……
现在回去,能和大薇聊一聊,甚至视频一下。
但如果抱上了南诚这条大腿,努力修行星野魂法,两个月后再回去,却是能和高凌薇一起在比赛中走的更远。
如此简单的道理,荣陶陶还是能明白的。
荣陶陶笑了笑,道:“我千里迢迢,从雪境赶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来休息的。”
“好!”南诚眉毛一挑,这孩子说话,是真的带劲儿!
“哈哈,倒是我要求你休息,耽误了你的正事了?”荣远山笑骂道,心中却是满意的很。
荣陶陶道:“我们去哪里训练?”
南诚询问道:“你现在的实力境界和魂法等级是?”
荣陶陶道:“魂士,星野之心·一星中阶。”
“魂士?而且还是一星·星野之心?”一旁,短发小姐姐一脸无语的看着荣陶陶,道,“你这水平ꓹ 还想参加全国大赛?你在做梦吗?”
“叶南溪!”南诚转过头,厉声呵斥道ꓹ “他是雪境魂武者。”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比赛是人打出来的,不是用账面的实力计算出来的。”
“嗯?”南诚看向了荣陶陶,也看到了他一脸的自信。
那自信绝对不是装出来的ꓹ 而是底气十足,这倒是让南诚很是疑惑。
再联想到梅鸿玉老先生亲笔给他写了一幅字……
南诚猜测道:“武艺应该不差吧?”
毫无疑问ꓹ 这孩子总得有些过人之处,又或者是智商很高?
据说几个月前ꓹ 雪境大军入侵了松江魂武ꓹ 估计荣陶陶在危境之中,发挥极其突出,所以梅校长才赐墨宝吧。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武艺还行,之前一直和好斗星熊单挑来着。”
“你个魂士,和好斗星熊单挑?”叶南溪上下扫了荣陶陶一眼,“荣叔叔专门给你挑的老弱病残?”
“嚯~你这小嘴。”荣陶陶却是笑了ꓹ “你确定打算用这种方式跟我相处?”
“呵?怎么?”叶南溪双手叉腰,饶有兴味的看着荣陶陶。
南诚想要说什么ꓹ 却是被荣远山制止了ꓹ 拽着她向牧屋走去:“让孩子们聊ꓹ 年轻人ꓹ 有自己的相处模式,放心吧。”
身后ꓹ 也传来了荣陶陶的声音:“我可警告你ꓹ 我这人嘴可碎ꓹ 真要嘟囔起来,你可别哭。”
叶南溪翻身上马ꓹ 低着头,打量了一眼荣陶陶,道:“你小心点吧,小小魂士,真把我惹恼了,我一巴掌打过去,怕把你碾死。”
荣陶陶坐上了南诚的嘶风赤兔,一脸鄙夷的看着叶南溪:“你的意思是,你是个魂尉呗?”
“哼,知道就行。”
荣陶陶策马前行,突然对着叶南溪勾了勾手。
叶南溪眉头微皱:“有话就说!少装神弄鬼。”
荣陶陶却是一扭头:“不听拉倒,我还不说了呢~”
“诶我……”叶南溪策马贴来,一手拽住了荣陶陶的衣领,“说!”
“魂尉,就别挂嘴边了,在我这里没排面的。”荣陶陶看着眼前刁蛮的小姐姐,他一手竖在嘴侧,对着她的耳朵悄声道,“魂校我都杀过。”
約戰次元學府
“切……”叶南溪撇了撇小嘴,“你就吹吧。”
“你可以试试。”
叶南溪一脸不屑的看着荣陶陶,去也看到了荣陶陶那认真的眼神。
这人…怎么……吹牛这么认真严肃的吗?
半晌,叶南溪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哪来的自信?”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杀出来的。”
自始至终,叶南溪没有听出荣陶陶半点玩笑之意。
终于,她那美丽的杏眼微微眯起,充满了警告之意,一股股的气势磅礴而出,震慑着身侧的荣陶陶。
而荣陶陶却是没有半点惊慌,对于这种级别的威慑,他仿佛习以为常,根本不当回事。
在叶南溪极度威胁的眼神之下,荣陶陶只是一手探后,缓缓的搭在了腰后唐刀的刀柄之上。
而且他的笑容愈发的放肆,也愈发的诡异:“试试?”
“咳咳。”前方,传来了南诚的咳嗽声音。
叶南溪下意识的扭头望去,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再次转过头来,悄声道:“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荣陶陶握着刀柄的手掌未松,只是重复吐出了两个字:“试试?”
这话语三番两次,的确是已经到头了。
叶南溪忍了又忍,恶狠狠的握了握拳头,带着马匹向一侧走开。
她刚因为闯祸,被无可奈何的学校叫了家长,现在又是第一天被母亲带出来,她是真的不想火上浇油,让母亲大人彻底爆炸。
但说实话,刁蛮任性的叶南溪,也的确快忍受不了了!
荣陶陶根本没有任何弱者应有的低姿态,句句回怼,字字邀战!
身背“前科”的叶南溪,能忍得了这一次,也绝对忍不了下一次。
而对于荣陶陶来说,其实一切都很简单。
打嘛…
来嘛……
我好怕嘛……
“溪溪这孩子,现在是个魂尉,在平均水准以上。既然我们准备让两人合力对敌,挑选怎样的对手比较好?”前方南诚与荣远山并肩而行,开口询问道。
毕竟她并不知晓荣陶陶的具体实力。
刚才,南诚听说荣陶陶一直与好斗星熊单挑,她根据自身的经验判断,的确也很难想象,一个魂士、而且还是一星·星野之心的魂士,该怎么与好斗星熊战斗。
不出意外的话,这初出茅庐的孩子,应该是武艺较为出色的,但南诚不好妄下定论,便将选择权交给了荣远山。
南诚的想法很简单,她真的很叶南溪的身旁,有一个正常人,告诉她一个正常的伙伴,应该如何交流,如何相处。
同是魂将之后,荣陶陶并不比任何人低一头,根据刚才他字里行间的回应,这反而是个极度自信的主儿。
“星斗藤师如何?”荣远山开口提议道。
南诚想了又想,还是开口道:“那孩子没问题?”
荣远山笑道:“没问题,就算是没遇到你们,我们这次休息归来,我也打算带他去星斗藤师那边。
这种魂兽,一个人打和两个人打都差不多。
如果是合作对敌的话,反而很考验彼此的配合,也能让他俩快些磨合。”
“嗯,行。”既然荣远山如此信心满满,南诚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他俩在旁边守着,也不可能出什么差错。
在好斗星熊的牧屋旁,两人租了两匹马,带着身后的两个小家伙,向远处跑去。
后方两人策马疾行,却是没人再开口说话,叶南溪根本不看荣陶陶一眼,她估计是真的害怕自己爆炸,想要教训荣陶陶。
如果…没有学校里出的那档子事儿,没有母亲大人在前面的话,她恐怕早就亲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了。
半个小时后,四人组来到了一座牧场边缘,借着手中的星星小灯,荣陶陶也仔细观察起了星斗藤师。
这是啥?
藤蔓组成的魂兽?
眼前的家伙,呈人形,但是它通体都是由树藤组成的,面部镶嵌着两颗璀璨的星眸,极其耀眼。
“星斗藤师,精英级~大师级魂兽,类人型。
拥有魂技:
1,星痕鞭:召唤一条由星野魂力组成的藤鞭,对敌人进行抽打。
2,星藤小掠:星痕鞭每一次抽打敌人,都会稍稍掠取目标体内的魂力,补充自身。
移动速度适中,攻速较快且密集,适合魂尉段位及以上的历练者。魂士期历练者,需要在两名及以上的专业人员看护下,进行训练。
注:本场地不接待魂卒期历练者。”
“进去试试?”荣远山笑着看向了荣陶陶。
而荣陶陶也是策马上前,从父亲的书包里拿出了几块糖,塞进了嘴里:“嗯。”
南诚无意间看了一眼那书包,却是吓了一跳,半兜子巧克力和糖?
这小子喜欢吃零…等等!
南诚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孩子的做派,怎么……
四人组一边进入牧屋,南诚也从行军包里,掏出了一袋巧克力豆,倒进了嘴里……
而她的眼神,也与荣远山对上了。
荣远山笑了笑,却是没说什么,办理好手续,四人组进入了牧场之中。
宽阔的草原之上,四人组一路狂奔,双方父母却是落在后方,面对着南诚那似有似无的眼神,荣远山策马贴近,点头道:“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
作为一名华夏魂将,尤其是拥有一块至宝的魂将,在她这个圈子里,荣陶陶拥有莲花瓣的秘密,她也早晚会知道的,荣远山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南诚面色一怔,小声道:“雪境…你的意思是,莲花瓣?”
“嗯。”荣远山看着前方远处疾行的少年,轻轻地叹了口气。
南诚却是面色凝重,道:“徐女士把她的莲花瓣给了孩子?不对,徐女士不是在龙河之上,无法移动么?”
荣远山摇了摇头,小声道:“不是我妻子的莲花瓣,是他自己从雪境魂兽的手里抢来的。”
“嗯?”南诚的呼吸微微一滞,这孩子,竟然身傍一瓣莲花!?
而且还是自己抢来的!?
“好小子!”魂将大人抬起眼帘,美眸明亮,看向了前方远处,那策马疾行得少年身影,“那我可要重新认识一下他了。这才是将门之后应有的风采,你再看我家那闺女……”
荣远山:“……”
傻夫惡妻 念無憂
说实话,荣远山还是喜欢之前那个威严满满、威风凛凛的女魂将。
但此时,一聊到孩子,这位魂将也太接地气了一些。
一直以来,荣远山已经很刻意的避免夸奖荣陶陶了,甚至还有意教训荣陶陶顽皮淘气,但是……
哎,真是苦恼呦~
將軍夫人要爬墻
星際機甲女王
让我好好想想,他还有什么缺点,嗯…能吃算吗?
……
起点开启了年终活动,角色笔芯,麻烦大家给荣陶陶和高凌薇笔芯,给角色打赏也可以加星耀值,角色是可以上榜单的,感谢(´▽`)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