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oe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第620章 真實?真香·方小年(盟主‘EasonTam’+2更)鑒賞-oely6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破碗求订阅月票.
…………………
并不风和日丽的上午。
因灯光而亮堂的数千平实验室里,并未因视察而显得混乱,依然井然有序。
除了几个领头的教授外,多数工程师依旧各司其职,沉于工作。
早在实验室创立之初,招聘门槛就定得很高,基本硕士、博士、教授这一类,整体素质不错。
更主要的是行政人员相对较少,且基本跟在视察群体中,随时接受安排。
给视察队伍的感觉还是不错。
虽然方年明知已经视察过一遍,但也还是很快挑出几个重点。
“面向公开市场的开发测试团队和面向厂商的稳定性能团队没有太多出色的地方,无非是一步步追赶、缩小差距……”
“精力主要集中在预研团队。”
“……”
“这边是实验室预研团队的一个新项目,系统融入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已经通过跟申城各大名校合作成立的前沿院成立交叉研究中心提供支持……”
“……”
“这是另外一个功能模块的研发小组,主要针对生物识别的部分研究……”
“……”
“这就是女娲实验室的整个工作流程:
预研团队进行大量的前瞻性研发工作,部分合适的功能特性在相对成熟后交由开发测试团队加以深入推进,再推向公开市场,最后合入稳定版本……”
“……”
在方年侃侃而谈时,视察队伍都没开口。
包括主动提议再看看的平领导。
方年做了总结告一段落后,苗为沉吟着开口:“方总,听说你们这个女娲实验室上线四个月便消耗了数亿研发经费?”
盛華雙傑
“目前依旧处于严重的入不敷出状态,是什么支持你们继续投入资金研发?”
苗为的语气平淡,意思却可以说是非常尖锐了。
就算只是分析表面,也能听出一点点的质疑味道。
女娲实验室是抱着什么样的目标在运营?
如此入不敷出的原因明显是因为在前瞻性研发工作上的巨额支出。
无人区研发工作并不一定有效,更现实的结果是十有八九一场空。
为什么不深耕明显有落后的细节模块?
如果深层分析的话,苗为的话可以理解为,前沿是不是抱着巨大的其它目的?打了某些特别的主意?
迎着苗为平淡的目光,方年微微一笑:“是商业利益。”
“我想苗部可能对我们前沿有所误解,前沿只是一家商业公司,领先同行才有肉吃。”
末了,方年轻笑着补充:“最近的事实证明,领先带来的商业价值无可估量,一个微不足道的NYun,让女娲系统的全球用户很快突破500万,昨天晚间已经到了600万。”
工地詭事錄
听方年说完,苗为没有太多情绪,淡声说了句:“是吧。”
见状,方年忽然笑了两声:“看来苗部应该是对我本人有所误解了。”
“怎么说?”苗为背着双手ꓹ 看了眼方年,不置可否。
方年礼貌道:“女娲实验室也好ꓹ 前沿也罢,并没有愿景是利国利民,甚至我更直白一点说ꓹ 前沿没想过要成为所谓的良心企业;
我本人更没想过要成为良心企业家,自古以来商人都重利ꓹ 很抱歉,我并不是那个例外。”
现场气氛仿佛一下子变得凝固了。
很多人脸上的笑容直接消失。
尤其是陆薇语眉头已经皱起。
包括吃惊于方年真实身份的石新荣ꓹ 也皱紧了眉头。
没什么表情变化的也就只有平领导等那么一两人了。
苗为都是悚然一惊ꓹ 望向方年的目光一凝,一字一顿道:“受教了!”
“我说话直,请苗部见谅。”方年礼貌的一弯腰。
苗为连道:“方总客气。”
“……”
这时,平领导做了个手势,和气道:“方总,不请我们去会议室坐坐吗?”
方年从善如流,微微一笑:“各位领导ꓹ 这边请。”
“……”
能进入会议室的人少了许多。
连石新荣都没混上。
前沿这边只有方年、关秋荷、陆薇语,视察的领导更是只有苗为、平领导等少数几人。
分别落座后ꓹ 很快有人送上茶水ꓹ 中间的复杂流程自不必说。
会议室的门关上以后ꓹ 苗为率先开口:“方总真是给我好好上了一课ꓹ 果然是年少有为!”
“的确,从国家层面从未有宣传、甚或期待过私营企业往利国利民的方向去发展ꓹ 只是强调企业发展过程中可以稍微兼顾承担一定量的社会责任。”
“方总你很不错!”
说到最后ꓹ 苗为的语气里面有着浓郁的赞许ꓹ 乃至欣赏。
他们久居高位,好听话听得太多。
一个个恨不得朝闻道夕死可矣。
恨不得往头上揽一万个名头ꓹ 什么民族企业、国民企业、良心企业、优秀企业、荣誉名企……
实际上却一门心思在想怎么攫取最大的利益。
不管是消费者的还是各种项目补贴。
大包大揽。
方年的态度却十分明确,商业公司就是挣钱的,前沿绝对不给自己标榜各种名头。
虽然看起来前沿为了发展国产基础科技操碎了心,但这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方年的话锋中很坦率的表达了这一点。
没有不计后果的投入。
理想归理想,但不会因此耽误挣钱。
没钱发展下去,理想几毛钱一斤?
迎着苗为赞许的目光,方年微笑道:“不敢当苗部谬赞。”
并没有多做解释。
解释太多反而不美。
方年可是打算好了要抱大腿的,并不是简单的迎合视察就行。
他要把自己老实、本分、踏实、现实、真实的人设立稳,以徐徐获取到更多的好感。
但这一切都要不带有任何目的性的表现出来。
本来就挺难的,偏偏还遇上了苗为有意无意的‘刁难’。
方年也不得不明确一些事情:
女娲实验室做这么多事,中心思想是图利。
跟所有正常的商业公司一样,只是为了商业利益,不存在说有什么崇高的理想。
反正……
现在距离方年的预期越来越远了。
简单聊了几句后,苗为话锋一转:“部里最近在考虑发展一批核高基项目,女娲系统也在其列,不知道女娲实验室这边是什么想法?”
闻言,方年稍加思索:“苗部,老实说女娲系统并不需要这些,不过……”
冥王夜敲門:老婆大人我錯了 慕希言
“也不抗拒能被核高基收录立项。”
见状,苗为忽然伸手虚点了方年几下:“方总啊,如果不是知道你的身份年纪经历,我都怀疑你身体里装了一个老灵魂,是不是有点太谨慎了。”
“可能是看多了书,懂一些皮毛道理,会认为有所得就需要有所付出。”方年诚实回答。
陆薇语:“……”
‘信了先生的鬼话。’
关秋荷:“!”
‘唉……’
她们俩这会已经渐渐回过味了,以她们对方年的了解,有此表现,一定是有所图谋。
而且……
图谋不小。
更显然的是,方年明显在弄险。
只是两人都不明白,还能有什么比核高基立项更重要的利益?
“……”
苗为稍作沉吟:“方总能说说为什么害怕接受吗?”
方年并未犹豫,言辞诚恳:“有幸耳闻过发展规划,天底下没有免费午餐,女娲系统目前已经走稳了商用化的第一步,虽然看起来入不敷出,但这都只是暂时的;
而且去年女娲实验室收入了将近五千万的授权费,随着市场份额的进一步扩大,保守估计最晚能在明年中下旬就会扭亏为盈,所以……”
说到这里,方年顿住了话头,微笑着望向苗为。
方年话里的意思很明白。
女娲系统已经成功证明了它的商用价值,立不立项都不影响未来发展。
如果真要立项的话,应该更早一点。
就算是后立项后补贴也可以在10月份之前,那时候女娲实验室才是真的艰难,需要立项补贴。
苗为正要说话,平领导忽然插嘴:“方总是不想女娲实验室再承担额外的研发压力?”
“平校,不是不想承担研发压力,而是不想背负过大的期望。”方年苦笑道。
“……”
平校看了眼苗为,苗为接过话头:“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吗?”
“苗部,女娲实验室没有抗拒立项的意思。”方年连道。
苗为想了想,望着方年,平静道:“我想,方总应该已经猜到了任务是什么。”
“大概吧,如果只是单个任务,不管有没有项目补贴,女娲实验室都可以努力试试。”方年点点头,没有推脱。
看起来像是在打机锋,但其实意思已经很清晰了。
苗为身为部里领导,单独视察一个系统研发实验室,还故意‘刁难’,无非就是为了……
真正的操作系统。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就是上面希望女娲实验室能在个人电脑操作系统领域有点表现。
国产商用操作系统喊了很多很多年,喊出来一堆要钱的项目,实际成果……
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要么是在Linux的开源内核上修修补补,要么干脆国外开源国内自研,糊弄了事。
别提商用,真正被用起来的都少得可怜。
距离自主可控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听到方年这句话,苗为也没再藏着掖着:“如果女娲实验室愿意承接国产桌面级操作系统项目,部里可以在前期给予项目补贴,希望方总认真考虑。”
闻言,方年忽然态度180度大转弯,斩钉截铁道:“不用考虑,我同意。”
“哦?”连平领导都有点不解。
方年微微一笑:“刚才我就提过,如果只是单个项目,女娲实验室并不介意努力,因为……
女娲实验室早就在做桌面级操作系统了。”
“不知道苗部跟平校是否听说过女娲实验室在国外开源社区GitHub上发布的KuaFuOS,那款基于浏览器实现的开源桌面操作系统;
这个项目的另一个分支被单列了出来,项目组并不在这里办公,在另外的地方保密进行中。”
“这个分支就是通过开源社区的广大应用开发者的支持反馈,来发展出闭源的桌面级系统……”
说到这里,方年略作停顿:“事实上……如果只是轻量级的桌面级操作系统,KuaFuOS已经基本可以投入商用了;
跟谷歌的ChromeOS一样,甚至可以像谷歌那样直接跟硬件厂商合作推出类似于Chromebook的KuaFubook又或者其它名字的上网本,而且开源并不会影响系统的性能或者安全度。”
苗为真的有那么一片刻的愣住:“这……”
萬象之主 中原五百
然后又不解道:“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为什么刚才要先推脱?”
方年耸耸肩,坦然道:“女娲实验室乃至前沿的发展很不容易,远比当康游戏更难,我比较保守,不是很愿意承担外界过高的期待。”
“我也不否认我有理想,说好听一点是满足了身外需求的自我实现,说白了其实是钱挣多了闲得没事干,本质上我就是个普通商人。”
听方年这么说着,平领导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有点感慨道:“难得真实,还不错!”
方年眼睛眨了眨。
然后心平气和且诚实道:“劳平校夸赞,我也想留下个好印象,只不过……”
“哈哈。”苗为笑了两声,没多说。
接着把话题拉了回来:“部里是希望这款桌面级操作系统能有足够的应用生态,并不只是上网本。”
“明白,这也是研发团队正在做的事情。”方年点点头。
“……”
就着这个话题,苗为跟方年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交流。
主要是简单细分目标。
当然也不可避免的提到了项目补贴的规模。
只不过数字说出来后,方年差点后悔自己之前那么推脱了!
他真傻,真的。
他单知道项目补贴向来大方,不知道补贴竟然高到如此规模。
第一期支持5个亿现金,一次性支付。
视项目进度支持第二期10个亿现金,同样一次性支付。
视项目进展顺利度,再追加投入。
要求很简单,绝对的自主可控,有不错的生态环境,具备可替代性。
补助这玩意。
不交税,还不用回报……
真香啊!
方年脑子里念头一转,面露期待,热情道:“平校,苗部,如果我说……女娲实验室的秘密实验室还有一些单列项目,是不是……”
“嚯!”苗为嚯了一嗓子。
平领导没说话,只是乜了眼方年。
方年讪讪的笑了两声:“那什么,过去太穷了,习惯兜里留一点粮食,领导们别见怪……”
天才兒子笨蛋媽
见苗为盯过来,方年赶紧道:
“秘密实验室还在进行的项目有:基于女娲内核的配套编程语言研发、编译器研发、通用应用转译器研发、跨平台应用接口自有专利……”
“真没有了,就这些。”
苗为是半个懂行的专家,自然听得懂方年说的这些项目的意思。
“也就是说,女娲实验室早就做好了桌面级商用系统研发的全部准备工作以及配套研发准备工作?”
方年点点头,随意道:“系统内核开发不会太难,复杂的是应用生态、应用接口等等,所以难免多准备了一些。”
“……”
方年说得其实很简单。
没有人比我准备更充分,国内没人比我走得更前面。
比方说很多人都认为KuaFuOS开源项目就是女娲实验室弄出来当噱头的;
而两个来月过去,已经直接可以用于商用上网本了。
轻量级桌面系统早就做好了。
别的,女娲实验室也已经着手准备了。

======
PS:肯定是还有一更的,FD以后说我恶心的人越来越多了,怎么说呢,我就虚心接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