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y66優秀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七百七十章:納魯的墮落-el7jm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对,必须战斗。”兽人军官兴奋的大吼,随后低下头问道:
“敌人是谁?”
玛格汉兽人是为击败鸦人而来,所以渡鸦之神安苏是敌人。
但纳鲁阿达尔唤来了两名燃烧军团的将领,众所周知,燃烧军团与伊利丹勾结。
玛格汉兽人在黑暗神殿消灭了数不清的燃烧军团,尸体足以堆满整个纳格兰。
格尔坎.血拳眯起眼睛,冷笑道:“先干掉安苏。”
安苏背后的虚影越发凝实,黑色的羽翼遮蔽天幕。
反观风蛇之神赛泰,身躯出现大面积的破损,鲜血染红了大地,状态很不正常。
鲁克玛独自对抗两名军团将领,又有阿达尔在一旁虎视眈眈,安苏心中焦急,急于消灭飞蛇之神赛泰。
就在这关键时刻,三万玛格汉兽人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安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玛格汉兽人没有铠甲,多数赤裸着上身,使用木棒作为兵器。
安苏的羽毛如同漫天的利剑,如切豆腐般穿过玛格汉兽人的躯体,甚至无法消耗羽毛的威力。
风蛇之神赛泰见状大喜。
虽然这些兽人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对赛泰来说可是大补。
赛泰引导着软泥怪,撞向玛格汉兽人的队伍。
软泥怪在人群中爆炸,每一次都能带走几十名玛格汉兽人的性命。
吸收了玛格汉兽人的血肉精华,赛泰的伤势得到缓解,他清楚只要拖住安苏,胜利一定属于己方。
安苏见状大怒,黑色的羽翼激射,与赛泰争相消灭玛格汉兽人。
前后夹击之下,玛格汉兽人成片成片的倒下。
一名满脸是血的军官跑向远远观战的格尔坎.血拳,焦急的问道:
“长官,赛泰与安苏联手攻击我们,该怎么办?”
格尔坎.血拳瞪圆了眼睛,凶巴巴质问道:“你怕死么?”
“玛格汉兽人绝不怕死。”军官拍着胸脯保证。
“那么就去勇敢的战斗吧,无需多问,我自有安排。”格尔坎.血拳点了点头。
军官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领命而去,格尔坎低声嘲笑:
“真是一个傻子,玛格汉兽人都是蠢货。”
安苏越发的焦急,虽然玛格汉兽人伤亡惨重,但他们全然不怕死。
随着大量玛格汉兽人阵亡,赛泰维持住了僵持的局面,不远处的鲁克玛情况很不妙。
军团领主卡扎克活了无数岁月,作战经验何等丰富。
魔能机甲末日行者虽然刚刚组装不久ꓹ 程序中灌输了海量的战斗技巧。
都市之尋寶獵人
这两位都很清楚,只要将战斗拖延下去ꓹ 鲁克玛必然落败。
鲁克玛这种强大的远古神灵,若是不顾一切发起疯来,卡扎克和末日行者都可能受伤。
所以两位并没有发动疾风骤雨般的进攻ꓹ 而是慢慢消耗着鲁克玛的体力。
火光冲天,鲁克玛的荣耀烈焰击中了卡扎克ꓹ 却被末日行者趁机攻击,鲁克玛的翅膀受了伤ꓹ 发出了一声哀鸣。
安苏急得大叫ꓹ 赛泰死死的缠住他,不让他动弹。
阿达尔没有加入战斗,毕竟只是与燃烧军团的暂时合作,双方互不信任。
共同对敌,反而要小心翼翼防备彼此。
泰罗克低下头,内心一阵悲凉。
谁能料到,纳鲁阿达尔暗中与燃烧军团勾结。
“可怜的泰罗克ꓹ 鸦人的缔造者就快死了,你一定非常绝望吧?”阿达尔嗓音依旧温柔ꓹ 却毫不掩饰得意之色。
难道今夜就是阿兰卡峰林诸神的末日?
不远的山峰顶端ꓹ 悄悄开启了一道传送门。
人形态的克拉苏斯和罗比走出传送门。
克拉苏斯一双龙目闪烁着光芒ꓹ 黑夜间和白日一样视物:
“火鸟之神鲁克玛ꓹ 渡鸦之神安苏,从死亡中重生的风蛇之神赛泰ꓹ 卡扎克ꓹ 末日行者ꓹ 哦,哦ꓹ 这里可真是热闹,我觉得这不是咱们该来的地方,毕竟我只是一条小小的红龙,而你除了财富外一无是处。”
“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没信心。”罗比不动声色的评价。
“这叫做有自知之明。”克拉苏斯缩了缩头道:“若是我的女王在这里,或许还能起到些作用,我的实力差得远了。”
“没关系,我们有一个帮手。”罗比淡定的说道。
“帮手?”克拉苏斯一脸狐疑。
“我想,他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
就在罗比的身后,一道虚空门悄悄的开启,缓缓飘出一个深邃的影子,偷偷靠近阿达尔。
阿达尔光芒璀璨,比之前更加亮了几分,这代表他的心情非常愉悦。
突然,他的心中出现了警示,无端出现了心惊肉跳的感觉,匆忙支起圣光护盾。
重生之極品收藏家
这就是纳鲁的预言能力,能够预测到将要发生的危险。
阿达尔的身后出现了一团黑影,射出一道负能量束,击碎了阿达尔的护盾,身躯的边缘出现了碎裂。
“是谁?”
阿达尔发出了一声惊叫,光芒不在稳定,闪烁不止。
“感觉如何,阿达尔,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穆鲁?”
這個修士很危險
阿达尔的身后出现了一团浓郁的黑暗,无论阿达尔如何加大光亮,也无法驱散这可怕的阴影。
曾经的圣光军团绝顶天才穆鲁,已经转化成了黑暗的熵魔,与圣光对立的暗影生物。
“长老们的预言没有丝毫错误,穆鲁,你果然堕落了,瞧瞧你现在这幅样子,真是为圣光蒙羞。”阿达尔淡淡的嘲讽道。
“我的状态非常好。”
穆鲁的声音冷冰冰:
“在太阳井高地的时候我面临两个选择,用太阳之井的能量疗伤,却要忍受长达百年的虚弱期,可能无法恢复到之前的实力;或者彻底敞开心扉,接受暗影能量。前辈教导我们,一旦堕落就会失去理智,变成疯狂的熵魔,可惜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能赌上一切。
“瞧瞧,金科玉律般的教条,原来只是虚伪的谎言,成为熵魔后,我非但没有陷入疯狂,反而更加的聪慧。我恨自己,受尽了你的欺辱,为何没有早点接受暗影。阿达尔,你从前就不如我,现在更加不是我的对手。”
笼罩穆鲁的暗影迅速扩张,形成了黑暗的领域,吞噬了阿达尔的光芒。
阿达尔惊恐的大叫:“你已经疯掉了,彻底堕落入疯狂的深渊,你是圣光的敌人。”
生生不滅
“砰”
代理制雇傭兵 帶槍的稻草人
一道暗影波动打在阿达尔得躯体上,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
阿达尔燃烧了部分躯体,化作一道流光冲到玛格汉兽人的战阵中。
死伤枕藉的玛格汉兽人突然遭到阿达尔的攻击,残存的万人队伍瞬间烧成灰烬。
阿达尔吸收了大量的灵魂,延缓了伤势的扩大,同时燃烧大量的灵魂,如流星般逃回沙塔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