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mvh精品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討論-第769章 道成(萬更求訂閱)展示-x4fe6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黑暗。
无边的黑暗。
连灵魂好像都沉寂了。
体验死亡,说的简单,真正遭遇到了死亡,谁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但是这一刻,苏宇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他好像看到了一条大道,好像是死灵大道,那条道,好像想接引自己,但是……但是这是混沌之地,那条大道,好像没办法来接引!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苏宇隐约已经看到了那条大道了,却是过不来,看来,死灵大道的确无法覆盖到这里,真可惜。
那我现在该做什么?
意志,稍微有些浑浊。
好像在泯灭。。
“闲得慌!”
这一刻,苏宇忽然诞生了这样的想法,真的闲得慌,开什么大道啊,体验什么死亡啊,小时候天天做梦,天天死亡,还不够吗?
梦醒了,我就活过来了?
对,梦醒了我就该活了!
可是,我该怎么从梦中醒来?
“生死之道……”
“我该开道?”
“开什么道?”
一个个浑浊的念头在浮现,好累,好像就这么沉寂下去啊。
累了,就该休息,不是吗?
6岁开始,就没睡过一次安稳觉,到了18岁,梦境渐渐消失了,然而,18岁之后,四年来ꓹ 战争不断,无论我怎么努力ꓹ 我都无法摆脱一切。
文王,人皇,万族的规则之主ꓹ 混沌,天门ꓹ 地狱之门,狱王……
这个世界ꓹ 秘密太多了。
活了几十万年的人ꓹ 都没办法解析全部秘密,为何让我来解析?
为何要让我来承受?
因为时光师选中了我?
时光师选中了我,我就该承担这一切吗?
我太累了!
我想睡一觉,从6岁之后,我好像从未好好地睡一觉,战斗,不停的战斗ꓹ 我太累了。
苏宇这一刻很清晰地知道,自己该开生死道了。
开了ꓹ 他也许可以回归现实。
但是……他忽然不想开了。
“就让我就此沉眠吧!安心睡一觉ꓹ 睡到天荒地老……”
是的ꓹ 他的意志虽然浑浊ꓹ 但是他知道,他该开道复生自己ꓹ 他有能力开道ꓹ 他做好了准备去开道。
可是……不累吗?
“让我当一回懦夫吧!这个世界ꓹ 不是少了我就没法转动的……”
……
外界。
天门炸裂。
一个龙头逃离了出来,而苏宇……彻底无影无踪了!
所有人脸色凝重。
苏宇呢?
他在哪?
死了吗?
万天圣脸色难看ꓹ 下一刻,低喝一声:“包围它!”
他要看到苏宇!
苏宇若是死了,他要杀了这头龙!
一瞬间,上百强者,纷纷杀出,一瞬间,将想要逃离的巨龙头包围了。
巨龙断了半截身体,气息大减,但是依旧强悍,哪怕断了半截身体,它也是顶级强者,不弱于天尊,在场的这些人,它真拼死一战,不敢说杀死全部,杀死几位顶级强者还是可以做到的。
万天圣气息有些波动,声音低沉:“他人呢?”
巨龙巨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也有些低沉:“他是个疯子,他撞破了天门,哪怕只是天门之影,那也不是我和他可以去的地方……他……也许死在天门中了!”
万天圣脸色渐渐难看,他看向四周,陡然喝道:“醒过来!苏宇,你在哪?”
他脸色很难看,这不对劲!
按理说,苏宇此刻该开道复生了!
不管是复生为死灵,还是生灵,他都该复生了。
而不是一直不出现!
苏宇既然敢开道,就是有把握的,为何……不出现?
一旁,通天侯走了出来,带着一些凝重:“他……他不会陷落在了天门之中吧?”
万天圣陡然看向他,咬牙,愤怒,绝望,“什么意思?”
“天门是什么?”
“陷落天门……天门内部是什么?天门不是开窍之后的一门技法吗?难道……天门背后还有神秘存在?”
通天侯被他看的有些发憷,结结巴巴道:“这个……天门……宇皇是知道的……他知道的!我……我不知道他为何……为何要撞破天门……但是他真的知道天门的事!”
心劫難逃 王的九月
万天圣冷冷看着他,“告诉我……陷落在天门内,会有什么下场?”
“我……我不知道!”
通天侯紧张道:“我也没经验,不知道什么情况!还有,宇皇……宇皇……”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按理说,苏宇不该撞入天门中的,他明知道天门可能封印了一个时代,为何还要这么做?
还是说,他觉得,自己的天门,只是技法修炼出来的,所以没太在意。
通天侯结结巴巴的,而万天圣,咬着牙,死死看向巨龙:“他若是死了,你今日必死!”
巨龙兽不语。
但是它已经做好了大战的准备,那家伙,可能真的死了。
天门……文王……
它好像听到了文王的声音!
可怕的存在!
四周,一位位强者,此刻都很沉默,苏宇不是该开道了吗?
为何……始终不出现!
为什么?
……
同一时间。
无边黑暗之地。
白衣男子还是没忍住,再次朝远处看了一眼,微微皱眉,“周武,你真没听到声音?”
“真没有!”
壮汉怒道:“我要是听到了,我能不告诉你吗?你一直问,烦不烦!不行就去看看好了!”
“好的,就等你这句话了!”
他刚说完,壮汉骂道:“神经病啊!别乱跑,那边危险,一旦遇到了……”
“少废话!”
白衣男子皱眉道:“我得去看看,真的,我好像看到了一头龙!”
“龙个屁!”
壮汉怒骂一声:“哪来的龙,我怎么没看到?我若是看到了,我早弄死了,弄死了吃一顿,多少年没吃了,我都饿死了!”
“废话真多!”
白衣男子不理,整理了一下衣衫,迅速朝那边飞去,壮汉见状,再次怒骂一声,扭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好像有些紧张:“你他么别乱跑,动静太大,被那些家伙看到了就麻烦了……”
“我怕他们?”
“废话,你不怕的话,你去打啊!”
“再说!”
“……”
两人斗着嘴,迅速朝那边飞去,好像跨越了时空,飞了好一会,甚至跨过了一道道长河,一条条山岭巨脉,这才抵达了白衣男子刚刚看到的地方。
壮汉四处看了看,骂道:“白痴,我说没有龙吧!”
说完,微微一怔。
虚空中,若隐若现,一条巨大的龙尾巴出现了!
壮汉愣住了!
奇怪!
他么的,哪来的?
还真出现了!
他陡然看向白衣男子,带着一些震撼:“哪来的龙?”
白衣男子不理他,随意看了一眼龙尾巴,很快,转移了视线,朝四处看去,渐渐地,眉头皱起,“这里……好像死了一个人!”
“死了人?”
壮汉上前把龙尾巴捡了起来,有些兴奋:“新鲜的!新鲜的,你看到了吗?管他呢,我们有吃的了!”
“闭嘴!”
白衣男子脸色微变,忽然,额头上,天门开启,一瞬间,他好像闪花了眼,使劲摇摇头,侧头看向壮汉,“你开天门看看!”
“啊?”
壮汉一怔,开天门干嘛?
好吧,开就开吧!
很快,他天门开启,也一下子被闪花了眼,“卧槽!”
壮汉一惊,骇然道:“卧槽,我好像看到了万道之力……什么鬼?闪瞎我的眼!”
那天门所看之处,好像有万道呈现,但是肉眼看不出来。
將謀天下 鄰家公子
而在那万道的一头,好像有一枚大印,大印上,睡着一个人。
此刻,那人影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
实际上,此刻外人看来,此地只有一片死寂。
但是对于白衣男子而言,他再看,果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年轻人,正懒洋洋地睡在那大印上。
白衣男子关了天门,面前空无一物。
再开,又被闪了一下。
豪門第一長媳 竹玉兒
那大印上,的确睡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头顶万道,正在酣睡。
他愣了一下,半晌才道:“真的有人!我……我好像看到了……看到了……他枕着一本书!”
“又是个读书人?”
壮汉呆滞道:“这什么状态,闭眼看不到,睁眼看万道,什么鬼?”
“他死了!”
“嗯?”
壮汉一怔:“可我开了天门,看到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
壮汉晕了,怒道:“说人话!”
白衣男子微微蹙眉:“他死了,也活着,但是……他好像在开万道,可是……这万道太弱了!也不对,这家伙……不对不对……什么个情况?难道……难道开万道之生死道,中途出错了?”
“也不对……他好像还可以开生死道复活?”
“也不对,不对劲……他枕着的书,怎么看……怎么像我妹的?”
此刻,白衣男子也是头疼了,奇怪!
奇怪的状态!
这是什么个状态?
他其实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状态。
很快,他看到了一道有些残破的门,是的,快要消散的门,他微微一怔:“天门……这是个开了天门的家伙,他应该误闯到了此地……不好!天门一旦彻底消失,他就没办法复活,要彻底陨落了!这是人族的家伙?”
壮汉也是一惊,“开天门的家伙?也是,不开天门,几乎来不了此地……他还能复生?”
“能!”
白衣男子点头,迅速开启天门,朝那个酣睡的青年看去,下一刻,天门波动:“醒醒!”
“快点醒来!”
“再不醒,你就彻底死了!”
天才萌寶:給娘親找個相公
……
睡梦中。
苏宇听到了声音。
有些烦!
就跟冬天窝在被窝里,被一个烦人的家伙,掀开被子,使劲摇晃你一样!
陡然睁眼,那声音,太烦人了!
聒噪!
“大胆!”
一声冷喝传出,苏宇睁眼,抬头看去,一瞬间,在天空中好像看到了两道门,微微皱眉,冷喝一声:“何人?”
此刻,一声厚重宏大的声音传来:“你是哪个?你死了没?你还不走?再不走,天门要关闭,你就走不了了!”
这是壮汉的声音。
壮汉好奇道:“你开了天门进来的?可你这进来的不对劲啊……你是人族?你到底死没死?你开了什么玩意,开了那么多道,什么鬼,闪瞎了我的眼!”
“好了,别问了,来不及了……”
一声较为柔和的声音传来:“你赶快离开,此地不宜久留,你好像在开道,开道途中出了意外,你再不走,你就走不了了!会彻底陨落!”
闻声识人。
这一刻,苏宇隐约其实知道了什么,一瞬间,无数想法涌现,下一刻,皱眉道:“你们出不去?”
“呔,你小子瞎说什么大实话……”
“……”
武王?
一听这声音,苏宇瞬间明悟,出不去!
“我特意来找你们的!”
苏宇盘算了一下,感应了一番,迅速喝道:“少废话,闭嘴!你个莽夫别插话,耽误我时间!”
……
外面。
壮汉愣住了,我……我他么被人骂了?
这话……这话为何这么耳熟?
他扭头看向白衣男子,这话……我经常在这家伙口中听到。
此刻,他忽然再开天门,再看,这一刻,他看清楚了,那闪瞎他眼的万道之下,有一位白衣白发的年轻人,气度不凡,白衣飘飘!
此刻,那人好像也在看他们,可能看不到,可能看得到,谁知道呢。
壮汉觉得,这家伙刚刚好像就是对自己说话!
他发愣了一下,再看白衣男子,忽然一惊,带着骇然,眼睛瞪大!
白衣男子微微皱眉,扭头一看,眉头皱的更紧!
“你……儿子?”
壮汉骇然!
哪来的?
我为何不知道?
可怕!
卧槽!
他有儿子?
白衣男子瞪着他,再看那残破要消失的天门,轻声道:“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我有分寸!”
下方,苏宇沉声道:“天门消失还有30秒,若不是你们吵醒了我,我起码可以再睡20秒,真正意义上的深度睡眠,你们这俩个家伙,干扰到我了!我定了时间,破碎10秒前,我会醒来的!”
我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他不给这两人说话的机会,迅速道:“时光师还活着吗?别废话,直接回答是和否!”
……
外面。
壮汉愣住了,再看白衣男子,震撼,卧槽,你儿子好刚猛,比你还乱,咋办?
“活着!”
白衣男子也是震动,他没管壮汉,因为时间太少了,那门,要破碎了。
“你们出不去?”
“是。”
“这里可以从天门进入,但是平时不行,强大到什么地步可以进入?”
“周武这个地步就差不多了!”
“遭遇了强敌?”
“是!”
“天门有真正的实体门户存在吗?”
“有!”
“在哪?”
“不好说,会移动!”
……
下方,苏宇迅速询问了一些问题,很快再道:“你开天了?”
“开了!”
“比人皇道强?”
“不强,不知道他现在开到什么地步了。”
苏宇皱眉,再次道:“时光册为何会飞回万界?”
“寻求帮助……我妹快死了,我也受伤了,在这没办法开天……”
“我下次还能过来吗?”
“不好说。”
这次,白衣男子忍不住了,“我问你,你在开天?”
“是。”
“这么弱开什么天?”
“非要强才开天,我有病?”
“……”
蒼天有淚之人間有天堂 瓊瑤
白衣男子无言以对,又道:“你在开生死道?”
“是。”
“生死难开,你……”
“我有把握,你不来捣乱,我自己就醒了,自然会出去,我太累了,休息一下,都是你们干的好事,否则,我岂会这么累?”
白衣男子一愣,我们干的?
这话说的!
我居然背锅了?
“时间来不及了!”
此刻,苏宇迅速道:“万界除了四大屋子,还有什么好处吗?笔道别说了,太垃圾,我融了几次,感觉不符合我,没继续融了!”
……
外面。
壮汉张大了嘴巴,看向白衣男子,卧槽,你儿子真的狂到没边了!
笔道垃圾?
他融了几次,不融了!
而白衣男子,也瞬间想到了之前的几次感应,脸色微变,“笔道不弱!”
“对开天者而言,太弱!”
无言以对。
白衣男子迅速道:“我没留下太多东西,四间房和笔道就是全部。”
“你坑苦了人族,居然不留下别的?”
“……”
我……我他么到哪说理去!
第一次遇到这种咄咄逼人的家伙,他迅速道:“你来找我的?”
“算是,我猜测你可能在这,但是没想到真能遇到,遇不到,我很快就会回归……”
苏宇迅速说着,还有5秒。
得马上走了,外面的人也许急了。
他给自己定了时间,想睡觉是真,想逃避是真,但是……现实不允许!
他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才闯入了天门,至于出去……他自然可以出去!
“真没好处了?”
“没了!”
白衣男子抑郁,为何……为何我他么要给你好处?
凭啥啊!
笔道和四间房,难道还不够吗?
“算了,走了,问了也白问!”
苏宇也抑郁,还真没好处了,白瞎我来这一趟了。
虽然早就猜到了,真听到没了好处,还是抑郁无比,转身就要朝破碎天门飞,回去了!
不在这和这俩家伙浪费时间!
而此刻,壮汉急了:“你从万界来?我后裔咋样了?”
“死了!”
“……你……你胡说……”
“被你害死的,跑什么跑,你跑了,万族叛变,世界大乱,文王大概猜到了,文王就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文王好歹留下了点东西,你是一点后手都没……都懒得搭理你!”
“呔,小子猖狂,老子有后手……别急着跑,老子封印了……”
“武皇,我知道,走了!”
“……”
一瞬间,残破的天门消失。
与此同时,白衣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陡然喝道:“你能复生,记住,复生星月……开生死道有希望复生星月……记住了!”
他咆哮了一声,脸色有些发青,我擦,刚刚被这小子唬住了,没来得及说。
这小子,听到了没有?
壮汉愣住了,扭头看向白衣男子,怔怔道:“你儿子……好狂!还有,你还惦记星月呢?真不是人!”
“你兄弟差不多!”
白衣男子微微皱眉,没接星月这话茬,很快继续刚刚的话题道:“果然,你这蠢货当年追来,我就知道,万界要出事,果不其然!此人继承了我的笔道,拿到了时光册……结果自己跑来开道了,居然还来了这……此次……居然只是想见我一面?”
“寻父?”
壮汉震撼道:“真孝顺!”
至于星月的事,他也没再提,算了,好兄弟,不提这些伤心事。
“少废话!”
白衣男子皱眉:“万界局势恐怕不好,否则,他这么弱,就来开道,这不应该,而且……看样子是和这巨龙发生了战斗!”
他迅速推测着一些东西,许久,看向壮汉:“你这家伙,果然不干好事,看看,麻烦了!”
“……”
壮汉憋闷,很快郁郁寡欢:“我儿子好像死了!”
白衣男子微微一怔,片刻后才道:“也许化为死灵了,若是能回去,我帮你找,想办法复活!”
“那好吧!”
说着,很快将这事压下,这事没法管,他迅速道:“刚刚那个真不是你儿子?感觉……比你还狂,还要拽!”
“那是你兄弟!”
“……”
壮汉盯着他,你在骂我!
别他么以为我听不懂,信不信老子揍你!
白衣男子刚想说什么,脸色微变:“走,麻烦来了!”
壮汉也迅速跟着撤离,声音隐约传来:“你真没留后裔?刚刚那小子,真的跟你有点像!我的天,居然破门来找你,这感情……真深厚!”
“闭嘴!”
“你看,说话语气都一样!”
“你再不闭嘴,我弄死你!”
“读书人,注意分寸,……”
“我……”
两人迅速消失在原地。
……
混沌中。
大战一触即发!
苏宇,迟迟没有复生!
可能真的出事了!
巨龙也是气息勃发,混沌气息溢散,做好了大战到底的准备。
而就在这一刻,空间微微波动了一下,下一刻,一道有些虚幻的声音传出:“开!”
一声低喝,响彻世界。
一瞬间,一条黑漆漆的死灵大道呈现,这一瞬间,一道人影浮现,凭空出现,但是白衣化为了黑衣。
“陛下!”
众人大喜!
那巨龙也是一震,他……还活着!
虚空中,苏宇踏着那死灵大道,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皱着眉头,低吼一声:“开!”
一条生之大道呈现!
苏宇一脚踏上去,黑色气息,却是无法消散。
死气无法消散掉!
生死冲击之下,他没办法化为生灵,苏宇皱眉,再次低喝一声:“复生!”
轰隆隆!
一股强悍的气息,在他身上升腾而起,然而,死气始终无法消散,反而越来越多。
苏宇脸色微变,再次低吼一声:“复生!”
他一脚踏入生之道,生死气息冲击,嗤嗤作响,却是依旧无法让他化为生灵,苏宇怒吼一声:“再开!”
一条条大道呈现!
“生死开!”
那无数大道留下的两条缝隙,被两条大道填补上了,然而,却是没办法连接上。
生死有些分明!
没办法融合!
苏宇皱着眉头,看向万天圣众人,带着一些无奈,耸耸肩:“别看了,我就知道,我可能化生为死没问题,这化死为生……大概率会失败!”
苏宇叹息一声:“我能经受住死亡,不需要河图给我什么感悟,什么提醒!我不是第一次经历死亡,哪怕只是梦中,我的韧性,还不至于抗不住一次死亡!”
哪怕是真的死亡,他也能撑住。
关键就在于,死亡之后,此刻,他算是死灵了,现在,他走不回来了!
没办法化为生灵!
这样一来,大道就没办法完善了!
而那巨龙,却是惊呆了,看向苏宇,有些结巴:“你……真能复生?”
“废话!”
苏宇皱眉道:“没复生,没看我是死灵状态吗?眼瞎了?我开道失败了,你满意了?”
“不是……你……你最后一刻,你……是不是在喊谁?”
苏宇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你的运气不错,我想着你可能会留在其中,你居然跑出来了!哦,你尾巴好像被人拿走了,具体是不是,我也没看到,不过……大概率会被拿走,被人吃了!”
巨龙脸色变幻不定,他猜测,是被谁吃了……但是不敢说什么。
苏宇看向它:“可以走了,你阻拦我一次,算是尽职了,再不走,真以为我的人杀不了你?”
万天圣沉声道:“不杀了它?它迟早会成祸患!”
苏宇笑道:“算了,真杀它,他自爆了的话,炸死我们一些强者就不划算了!让它走好了,它实力可不弱!”
巨龙看向苏宇,再看万天圣,巨眼中闪烁一抹光芒:“你开道,真的失败了?”
苏宇眯眼,“失败又如何,成功又如何?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杀不了你?”
唐朝貴公子
他气息陡然强大起来,只是,都是死气,缺乏生机。
此刻,比之前和对方大战的时候,要更强一些。
巨龙沉默一会,渐渐后退,一直退了很远,沉声道:“你在混沌中开道,迟早会和混沌为敌!”
“闭嘴吧你!”
苏宇没好气道:“我现在状态不好,别招惹我!”
巨龙再次沉默,转身就走。
此地,不能留了。
文王!
那位恐怖的存在,它之前听到了声音,苏宇能否召唤出来?
谁也不知道!
它有些怕了!
巨龙退去。
苏宇微微松了口气,那家伙还有极强的战力,真爆发战斗,这边死一些人,不划算,没必要的争锋,能吓退它最好!
可他松气了,其他人却是紧张了。
火云侯看着死气纵横的苏宇,紧张道:“陛下……你这……怎么办?”
真死了?
这是化为死灵了啊?
由生到死简单,这从死到生,苏宇开了生之道,都没办法复生,是不是完蛋了?
苏宇没搭理他,而是看向远处的归墟之地,沉默了一会,许久,深吸一口气,再吐一口气,吐出来的都是死灵之气。
“生死一念间罢了!”
苏宇倒是没太在意,他在思考,下一刻,声音震荡:“开吧,牵引生死之力过来,我再尝试一下!”
说罢,看向万天圣众人,低沉笑道:“去吧,全部去归墟深处,震慑那些封印的家伙!另外,威慑北王他们,让他们低调点,别给我捣乱,我再尝试一下,真不行……死灵就死灵!我自己再想办法!”
万天圣皱眉,很快点头:“我去威慑北王他们,肥球前辈,你带着其他人震慑封印之地的家伙,若是他们捣乱,强行破阵,弄死他们!”
“……”
肥球无言,真的假的?
打不过啊!
好吧,你说了算。
它迅速离开,不过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苏宇,有些疑惑:“你……那个……我……”
“见到你主人了,不过隔着一个时空,隔着一个生死……”
肥球一怔。
苏宇笑道:“还活着,时光师小题大做,说是要战死了,屁,都还活着!武王中气十足,我看一点也没要死的迹象,受伤的确是受伤了!”
他没说时光师好像不在,可能是出事了,这个没必要提。
肥球眼神雪亮,他……看到主人了!
真的假的?
苏宇又道:“别问真假,就是真的!文王说,很想你,嗯,就是这样!”
“骗子!”
肥球忽然伤心了,“主人不喜欢我,他喜欢豆包……”
“……”
苏宇无言!
一旁,豆包眨眨眼,没吭声,不出声最好,肥球可能要揍它!
苏宇无言以对,迅速道:“没有的事,文王说了很想你!爱信不信,只是他现在出不来,他说了,他需要援军,让你早点跨入规则之主境去找他!”
“真的?”
“我从不骗人!”
苏宇点头。
反正……你又不是人!
肥球迅速摇起了尾巴,忽然欢快了起来,“主人真活着?我就说,我好像闻到了味道!”
而此刻,其他人也是微微一动。
文王?
苏宇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为何感觉不是那么太相信呢!
苏宇没理他们,爱信不信,他闯入天门,这一次其实就是为了试探一下,果然,他真遇到了。
自己开的天门,也许就是一个契机。
当然,此刻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苏宇喝道:“好了,都去吧,我要尝试逆转生死!”
宇之道,到现在都没完善。
真弄成了死灵,我还怎么出去?
黑乎乎的,一点不潇洒了。
众人纷纷离去。
很快,虚空颤动,整个死灵界域,一道道气息升腾而起,威慑四方!
……
死灵大道中,大周王脸色凝重。
此刻,他正和岚山侯开辟生死通道,大周王身上,生机之力不断溢散,岚山侯身上,死气也在溢散,他们构建的通道中,一股黑白之力交缠到了一起。
此刻,岚山侯面色痛苦,几次问道:“还没连接到墨道吗?”
身后,南王在长河中抵御各方强者的威压,没吭声,看向前方,墨道,还没到。
大周王咬着牙,低沉道:“快了,坚持一下!记住,别死了,只要你不死,陛下就有希望复生你……复生了,你机会就来了……也许……这个时代,你就是岚山王了!”
“真的?”
岚山侯兴奋:“封王的感觉……一定很好!”
“真的!”
大周王笑了,岚山侯也笑了:“封王了,你欠我的粮饷,会不会还我?”
“……”
大周王无言,许久才点头:“活着就还,死了就没了!”
他已经看到岚山侯的死气在溢散,溢散速度极快,生死之力,岚山侯这种纯粹的死灵,是很难承受的,其实苏宇和刘洪都可以承受。
可惜,一个在混沌之地没法走,走了,大道就崩了。
一个得开墨道,而且刘洪实力不够,未必可以把生死之力牵引来。
岚山侯笑道:“那行……欠钱的家伙,别看了,我死不了……何况,我本就死了一次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
她死气不断溢散,隐约间,身形都虚幻了一些,后方,南王见状,刚想上前帮忙,忽然脸色一变,冷喝一声:“地支罗,你还真敢捣乱!”
神筆聊齋
轰!
死灵长河中,一道虚影从水中呈现,带着一些厉笑声:“擅闯我的领域,玉紫绮,你才是找死!”
轰隆!
大战爆发,那是规则之力的战斗。
南王还要维持通道不被破坏,此刻,虽然对方被封印了,但是在死灵长河中,在对方的领域,打起来依旧艰难。
……
同一时间。
封印之地之外。
肥球居然一怔,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道光柱剧烈波动,好像知道了什么,下一刻,愤怒无比,“大胆,你找死!”
轰!
一个巨大无比的靴子,从天而降,直接朝封印之地踩去!
这一踩……地支罗没当回事,你踩啊,你踩爆了封印最好!
然而,当那靴子接触到封印,忽然,封印闪烁了一下,好像感受到了文王之力,一下子,封印忽然好像失去了作用,轰隆一声巨响!
这一脚,直接将地支罗所在的光柱,跺的有些破碎!
肥球也是一怔,咦,打进去了?
下一刻,它吓了一跳,急忙操控靴子飞了出来,而此刻,最深处,死亡帝尊的光柱一闪而逝,刚想冲击而出,砰地一声,封印再次出现!
死亡帝尊人脸浮现,甚至浮现出一道虚影,陡然看向外面的肥球,眼神异样:“这是……文王的靴子?”
“不错!”
小白狗急忙收起靴子,有些欣喜:“咦,明王居然给我主人留了后门……你们完了,我没事就要来踩你们几脚!”
而直到这一刻,地支罗的脸庞,才在关注上呈现,带着一些痛苦之色,狂怒道:“混蛋,你……”
“踩!”
地支罗瞬间防御,却是发现小白狗只是吓唬吓唬他罢了,而肥球也有些欢喜,乐滋滋道:“不踩你,那个家伙居然想跑,真跑了,那就麻烦了!除非那家伙不跑,我才来踩你!”
死亡帝尊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它,再看看地支罗,平静道:“好了,不要节外生枝了!”
大道中的动静,他也感应到了。
但是,现在还是封印状态。
非要和这些人斗个鱼死网破吗?
地支罗就是闲的!
而地支罗被踩了一脚,大道内争锋,也被南王趁机揍了一顿,此刻有些憋闷,也不再搞事。
……
片刻后。
归墟之地深处,刘洪脸色一动,下一刻,大道之力震荡,看向远处的苏宇,吼道:“要来了,你行不行啊?”
苏宇瞥了他一眼,没理会他。
而就在此刻,刘洪也不再说话了,大道之力剧烈颤动,下一刻,暴吼一声,一条大道呈现了出来,“引入其中!”
轰!
一股生死之力,顺流而来。
下一刻,大周王带着岚山侯飞出,此刻,大周王头发白了许多,而岚山侯,气息弱了一大截,却是还活着。
苏宇见状,微微松了口气。
大周王露出笑容:“放心,她真要死,我会阻拦的!我知你心思!”
真为了开道,死了人,那苏宇恐怕会找他麻烦的。
而苏宇瞥了他一眼,忽然道:“你好像消耗了许多生机之力,你活不久了!”
大周王笑了:“和陛下同命!陛下若能打破封印,让我成为规则之主,我便能活!陛下都只有短短十多年寿元,我何须多留?”
苏宇笑了:“周天,你不再等待下一位了?”
“不等了!”
大周王露出笑容:“因为……我等到了!再等,人皇陛下就回来了……恐怕不是太顺利,否则早就回来了!一直阻拦着,恐怕是希望人族能有援军出现!”
他猜到了。
人皇那边的局面,恐怕不是太好。
要不然,早就不会阻拦,直接回归了!
苏宇微微点头,也没多说什么,此刻,一股黑白之力,从刘洪身上溢散而出,他本就在生死交界处待了许久,对这股力量倒是没有太多的负担。
刘洪暴吼一声,一步步走到混沌边缘,吼道:“别聊了……快……快点接引啊!”
还聊什么啊!
而苏宇,一步步走到混沌边缘,笑了,“刘老师,看在今日为我接引生死之力的份上,当年你强夺我的几万功勋,这笔账,我就给你清了!”
“……”
刘洪呆滞。
我的天!
几万功勋,你还记着呢?
我的老天!
那都多久前的事了?
那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还有,几万功勋……你现在还在乎功勋?
那都是养性时期的事了,这……这他么是个人就该忘了吧?
居然直到此刻,苏宇才给他清了这账。
刘洪忽然想哭,我是不是该感动一下?
“我……谢谢你啊!”
刘洪哭着道谢,苏宇点头,“不客气,应该的!”
我艹你祖宗,应该个屁。
这一次,总算见识到了这家伙的小气。
而此刻,一股黑白之力,涌入混沌之中。
苏宇笑了起来,大道呈现,那粗壮的大道之力,瞬间勾连上了黑白之力,无数生死之力汹涌而来!
“向死而生……死而复生……”
苏宇吸收着大量的生死之力,喃喃一声,“死亡,新生,半生半死……也许,我应该最清楚才对!时光册让我体会了无数次,我应该比谁都清楚!”
而刚刚那瞬间的真死,也让他感悟更深。
此刻,黑白两股力量在他身上交织!
而这一刻,苏宇忽然知道,自己为何不能向死而生了?
他陡然扭头看向一个方向,忽然笑了:“抱歉了,先断一断,合着……你还给我输死气呢!”
苏宇叹息一声,哭笑不得:“我不是死气不够,我是生气不够,女人啊……哪怕死了,都容易办坏事,不靠谱!”
刘洪几人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一刻,苏宇头顶上,一条无形的通道,忽然断裂开了!
死气偏重了一些!
和这条通道有关,干扰了我的生死平衡。
通道断裂的瞬间,苏宇身上,生死平衡瞬间达成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方向,一座古堡中,一道身影忽然浮现,看向归墟之地深处,看着看着,带着一些落寞之意,缓缓落下。
断了!
也好!
断就断了,我早就想断了!
“哼!”
一声冷哼传出,轰隆一声,古堡大门关闭,古堡外,一些麾下死灵,纷纷寂静无声,吾王好像很愤怒,算了,此刻不能打扰吾王。
……
而这时候的苏宇,笑容灿烂:“大概很不爽吧?”
大概是!
可是,不断不行,星月不懂自己在做什么,看自己消耗大,一个劲地输入死气,通道不断,自己永远别想复生。
“回头再说吧!”
苏宇也不着急,这一刻,身上生死渐渐平衡了起来,死气被驱逐,生气开始复苏。
接着,生死再次产生了偏差,生气压过了死气。
“合!”
一声低喝,震荡四方,大道之中,生死两道忽然爆发出璀璨光芒!
而这一刻,整个混沌之地,忽然剧烈颤动!
轰隆隆!
豪門通緝:逃婚少奶奶 西西裏河的小蝌蚪
一条巨大的大道,横贯天地,所到之处,混沌气息纷纷消散,开始退避!
那大道覆盖之处,所有混沌之力,纷纷消散!
天地开辟!
这一刻,真的好像天地初开,混沌虚空中忽然诞生了大地,诞生了天空!
一直朝深处蔓延,大道蔓延之处,这天地就开始蔓延!
整个死灵界域,好像都颤动了一下,接着,死灵大道好像都在颤动,好像感应到了什么。
不止如此,这一刻,万界的时光大道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微微颤动起来。
上界,人皇大道也在颤动!
这天地间,又多了一片净土!
苏宇开辟的那天地,有些浑浊,和死灵界域不同,和人皇大道也不同,和万界的时光大道类似,但是,多了一股生死之力!
这时候,苏宇身上气息越来越强!
轰隆隆!
混沌万界,都在颤抖,但是很微弱,因为,苏宇开的天太小。
但是再小的天,也是天!
那宛如彩虹般的大道,一路开始延伸,延伸到了千米之外,万米之外,万米之外后……戛然而止!
苏宇也是脸色一变,很快,叹息一声:“弱!”
太弱!
人皇的道,哪怕开的不完全,也造就了道源之地那么大的地盘,地盘的大小,往往代表了大道的强弱!
而我的天,万米方圆!
这天,算天吗?
好吧,勉强算是吧!
大道蔓延的瞬间,整个混沌再次开始震荡!
天地开始稳固!
而苏宇的气息,一路提升,也越来越强!
“此道,暂时便为宇宙文明道吧!”
名字很大,其实很弱,但是苏宇却是希望,有朝一日,这道,真能成为真正的宇宙文明核心!
万米方圆的天,又如何?
我迟早要把它扩大的比万界还大!
这一刻,苏宇生气爆发,信心满满,下一刻,大笑一声:“武皇,老子来陪你玩玩!”
轰!
一股滔天气息升腾而起,苏宇飙射而出,撕裂虚空,瞬间消失在混沌之中。
去找武皇练练手!
……
小子,夠拽 叛逆娃娃
同一时间。
时光大道深处。
一股微弱得波动,渐渐扩散开,扩散,继续扩散!
一直蔓延!
直到到了上游深处,忽然,那虚影再次呈现,带着一些疑惑,又发生了什么?
什么鬼!
最近万界到底在搞什么?
正想着,轰隆隆!
长河之水,忽然颤动起来,咚咚咚地震荡!
虚影微微一颤,很快,露出茫然之色:“又死了规则之主?”
天!
到底什么情况啊?
我感应不到太远!
这震荡,难道是武皇死了第二次?
见鬼了吧!
不是武皇死了,难道还有其他规则之主在万界,现在被人干掉了?
“陛下,又发生了什么?”
有人疑惑。
金色虚影迟疑了一下,半晌才道:“武皇被杀了!”
“……”
古怪的情绪爆发。
不对啊。
不是前一刻才被杀了吗?
又被杀了一次?
金色虚影觉得,也许缺乏点说服力,想了想,再次补充道:“前一刻,是武皇大道崩断了,现在,是意志海被击碎,彻底陨落了!”
对,这个就没错了!
间隔时间也不长,大概就是这样吧!
要不然,他也没办法解释,为何最近时光长河,动不动就颤动一下。
众人无声。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勉强相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