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4r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第316章 番外·灰原同學瘋了(2)分享-i80v5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虽然说得轻松,还让姐姐不要担心。
但实际上,灰原哀早已经通过动物试验了解到,服用解药的体验实际上是非常痛苦的。
药效刚发挥出来,她就感觉自己像是穿着贴满暖宝宝的羽绒服在桑拿房里吃火锅的雪孩子,热得全身都要融化了。
她那白皙细嫩的肌肤上浮现出一片不正常的粉红,浑身汗涔涔、湿漉漉的,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高温很快触发了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使灰原哀的意识迅速变得模糊。
她看到了宫野明美那写满担忧的脸。
然后,在一阵无法抵挡的困倦中,灰原哀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似乎就在一秒之后,又像是过了很久。
灰原哀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黑暗之中,她什么都看不见。
只能到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像刚刚那么痛苦,像是药效已经褪去。
但灰原哀还是很快反应过来:
“成功了——”
她甚至没睁开眼去看看自己的身体,就知道,自己已经变回了宫野志保。
因为胸前那凭空多出的分量是骗不了人的。
服药前是一身轻松。
服药后是自带负重。
这种直观的感受,是不用睁眼看也能察觉到的。
“我变大了!”
灰原哀激动地抬起了头。
而这一抬头,一睁眼,情况又似乎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她之前明明是躺在家里的沙发上,让姐姐照顾着的。
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是趴在一个小房间的桌子上睡着。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也不是姐姐宫野明美,而是三张写满错愕的,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那是三个高中生。
官場遊龍
两男一女,都穿着帝丹高中的蓝色制服。
他们都跟灰原哀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看到灰原哀这样失态地大叫醒来,表情都显得极为震惊:
“灰原同学…”
“你是不是做什么奇怪的梦了?”
“灰原同学?”
灰原哀皱了皱眉头。
她仔细看了看眼前这2男1女三个高中生,越看越觉得眼熟。
再迅速观察一下自己所处的房间:
房间不大,窗外是操场和教学楼,结合在场三人的学生制服,可以确定这是在帝丹高中。
房间的门上还挂着一块寒酸的小木牌:
上面写着:“少年侦探社。”
最后再低头看看自己:
身体已经变回了宫野志保的身体,身上却穿着帝丹高中的制服。
而且,刚刚那三个高中生对她的称呼,也不是“宫野小姐”,而是“灰原同学”。
就好像她不是变回了宫野志保。
而是穿越到了十年之后,变成了长大后的灰原哀。
“失败了…”
灰原哀轻轻一叹:
她没有理会面前那三个莫名眼熟的高中生,也全然无视了他们那饱含担忧的表情。
她只是自顾自地拿起桌上摆着的纸笔,顺手在上面写道:
“anti-APTX临床第一次试验ꓹ 失败。”
“已知该药物可能导致的不良反应有:”
我的陰陽招魂燈
“多汗,高热ꓹ 呼吸困难,神志不清,精神异常ꓹ 幻觉…疑似中枢神经病变。”
灰原哀这样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头也不抬地做着笔记。
那三个高中生看得心里发毛。
他们小心翼翼地喊着灰原哀的名字:
“灰、灰原同学?你没事吧…“
“有什么问题的话ꓹ 倒是跟、跟我们说啊…”
“嗯?”灰原哀抬起头,瞥了眼前那三个脸上写满担忧的高中生:
那三个高中生她越看越觉得眼熟。
再联想到自己变成“大号灰原哀”ꓹ 而且还穿着跟他们一样的ꓹ 帝丹高中的高中生制服…
她不禁隐隐猜到了面前三人的身份:
“你是…小岛元太?”
灰原哀最先认出了小岛元太。
因为元太的那颗土豆脑袋,实在是过于特殊,过于显眼。
即使从小学生变成高中生,整个人完全变了样子,灰原哀也能在看到这颗土豆脑袋的第一时间,下意识地联想到自己的小学同学。
“没错…我是小岛元太!”
小岛元太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他又指了指身边坐着的漂亮女高中生,以及那位脸上长着点点雀斑的男高中生ꓹ 不无担忧地问道:
“这是步美,光彦。”
“灰原同学ꓹ 你怎么睡了一觉起来ꓹ 就不认识我们了?”
“是、是啊!”高中生版本的吉田步美和圆谷光彦ꓹ 都为之满怀担忧地点了点头:“灰原同学ꓹ 你没事吧?”
灰原哀:“……”
她仍旧保持着那股有些瘆人的沉默。
至于步美、光彦的担心问候,更是被她全然无视。
而就在这诡异的沉默中…
只见灰原哀突然拿起手里的笔ꓹ 用笔尖戳了戳自己的手背。
“你、你做什么?”
见到灰原哀这样的自残行为ꓹ 步美等人都被吓坏了。
可灰原哀还是不理会他们。
仿佛他们三个只是一团空气。
“麻烦了…”
灰原哀看着自己微微泛疼的手背ꓹ 再度自言自语:
“幻觉鲜明、生动、逼真,可由外部感官感受ꓹ 有知觉实体性。”
“与’幻象’互动时,还会有本能的思维、情感和意志行为反应。”
“这是非常严重的’完全性幻觉’。”
“不…比那还严重。”
“一般的完全性幻觉是投射于外部空间,一次只出现幻听、幻视、幻嗅、幻触、幻味中的一到两种反应。”
“而我现在却在五种感官上同时出现了幻觉。”
“幻觉直接出现在主观空间,却又具有客观实体感。”
”更糟糕的是…“
灰原哀停下自我诊断,只觉得刚刚被鼻尖戳过的手掌仍在隐隐泛疼:
“随着病患在幻觉中的行为互动,竟然还会同步产生逼真的幻觉性疼痛。”
“看来此药物不仅影响中枢神经,还会对大脑皮质躯体感觉区产生严重影响。”
“该死…”
“在做动物安全性试验的时候,小白鼠的脑电波明明没有异常。”
“可是我服用之后,竟然会出现如此严重的不良反应。”
“怎么会这样?”
捏着手里的笔,感受着那种真实的触感,灰原哀的表情愈发凝重:
人类对大脑和意识的研究还极为有限。
即使她是天才科学少女,一时也无法突破这个科学界多年无法突破的桎梏。
不然的话,灰原哀早把林新一的失忆给治好了。
而现在,她不仅没办法凭借聪明的头脑解决问题,反而因为聪明,才愈发能感到恐惧:
“现在我处于幻觉里…”
“那在真实世界的我,又是什么境地?”
灰原哀发现,自己完全坠入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境地。
解药的不良反应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
幸运的话,她现在可能只是陷入了暂时性的幻觉。
不幸的话,现实里的灰原哀,甚至有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
灰原哀悄然咬紧嘴唇。
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自己的过度自信。
果然,应该先让柯南这个小白鼠上的…
咳咳…
虽然这么想很对不起柯南同学,但灰原哀还是按捺不住地开始后悔了。
而这时,在场的元太、光彦、步美,已经被灰原哀这一番神神道道的行为给彻底吓坏了。
“灰、灰原同学…”
縱橫校園 騰飛
那位曾经的步美小朋友,如今的步美小姐,终于艰难地鼓起勇气,试着把手伸过来,摸了摸灰原哀的额头:
“你…没发烧啊?”
“那你到底是怎么了?不会…不会是…”
已经是可爱女高中生的步美,眼里流露出了一种很有大人味道的担忧。
与此同时,元太和光彦,也都悄然将目光投到了灰原哀的脸上。
准确的说,是脑袋上。
他们都在怀疑,他们的灰原同学是不是脑袋出了问题。
“别这么看我。”
“我没有疯。”
尽管知道面前的是幻象,但被人用看精神病一样的目光看着,还是会让人本能地觉得不爽。
所以灰原哀很自然地随口答道:
“我的’自知力’还很正常,不会是精神病的。”
自知力缺乏,是重性精神障碍的一个重要标志。
所谓自知力,指的是患者对自己精神状态的认知和判断能力。
廢後不承歡
即能否察觉或识辨自己有病和精神状态是否正常,能否分析判断并指出自己既往和现在的哪些状态和表现属于正常,哪些属于病态的能力。
比如说,灰原哀知道现在面对的是幻觉。
知道自己是受了药物的副作用的影响。
而那些重症精神病患,他们只会把幻觉和妄想当成客观真实,否认自己存在精神问题,并因此拒绝治疗。
总而言之:
没疯的人会知道自己快要疯了。
而疯了的人只会觉得自己没疯。
“不过…”
“不同精神病对自知力的损害程度也不同。”
“虽然可以排除重症精神障碍的可能,但不能证明,现在的我完全不存在精神障碍。”
灰原哀神色愈发凝重:
她得想办法,确认自己吞下的那颗解药,其副作用还包不包括精神疾病。
如果有,那这精神障碍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
这个问题极为重要,甚至,可以说是致命。
但这一点却不好证明。
灰原哀想了一想,随即抬起头来,向步美等人问道:
“有电脑吗?”
她问这个问题,不仅是为了想办法验证自己有没有病,也是想看看这个幻觉世界有多真实。
“额…”步美想了一想,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学校机房有电脑,去老师办公室也能借用。”
“不过,灰原同学,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还有,你要电脑做什么?”
在她,还有元太、光彦眼里,灰原哀的行动已然完全无法靠常理判断了。
而就像他们担心的那样,灰原哀的反应愈发不正常:
“我要试试,这个世界的电脑能不能上网。”
“如果能上网的话,我就得验证一下,在网上能不能搜索到,我脑海里本来不存在的知识。”
灰原哀想通过这种办法来进一步确认自己是否处于幻觉:
“除此之外,我倒是还知道一个网站…”
“上面可以在线进行MMPI.”
“MMPI?“步美、元太、光彦三脸懵逼。
“嗯,MMPI。”
“Minnesota Multiphasic Per-sonality Inventory.”
灰原哀用她那特有的清冷语调,念了一段字正腔圆的米式英语:
”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这是迄今应用最广、最富权威的一种纸-笔式人格测验。”
“什么意思?”三小只,不,三大只好奇问道。
“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可以用来鉴别精神疾病。”
步美:“……”
天明
光彦:“……”
元太:“……”
空气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别愣着了。”灰原哀神色淡然地催促道:“电脑在哪里,现在带我去吧。”
又是一阵沉默。
在场三人大眼瞪小眼。
邪王娶妻,廢材五小姐 雲七七
他们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憋出来一句:
“可是,灰原同学…”
“如果你想上网查东西的话,用手机不就可以了?“
“哈?!”灰原哀微微一愣。
这位始终智珠在握、淡然如冰得天才少女,竟是极为罕见地,露出了一副措手不及、略显震惊的表情:
“手机还可以上网?!”
步美、光彦、元太:“……”
“完蛋了…”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脸上满是惊恐:
“灰原同学真的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