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h4g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六百三十五章 此生不負你熱推-nrbnc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哇,师父,这个水晶球很厉害!”安菲娅觉得身体里面暖洋洋的,就跟泡在温泉里面一样。
田小胖也放下心来,不过还是没忘了叮嘱:“这个玛瑙球你先随身携带,小心点,很珍贵的,别弄碎喽,里面的玉髓要是淌出来,这东西就废了。”
“知道啦——”安菲娅把玛瑙球托在掌中,另一只手在侧面扒拉了几下,玛瑙球便飞速旋转起来,然后,又被她伸出一根手指头,顶在指尖,继续飞旋。
不过,玛瑙球和足球蓝球还是有点区别的,要重多了,旋转起来之后,惯性也更大,直接从她的指尖飞了出去,在两个人的惊呼声中,落到地上。
万幸啊,地上是一层厚厚的白雪,比较松软。安菲娅拾起玛瑙球之后,发现完好无损,这才朝着田小胖吐吐舌头。
田小胖觉得有点脑仁疼:“不许淘气,这个玛瑙球很重要,对那些自闭症的小患者有着很好的治疗效果,要是毁坏,仔细你的皮!”
安菲娅也不敢再玩儿火了,小心翼翼地抱着玛瑙球,跟田小胖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听师傅唠叨,要她以后跟着傅天山大师兄先练着。
她的情况比较特殊,不用像别的萨满那般苦修,只要学会方法,能够把体内的能量运用起来,立刻就可以跻身大萨满的行列ꓹ 基本上相当于人们常说的“出道即巅峰”。
看到田小胖这么快就溜达回来,郑伟他们还想开几句玩笑ꓹ 结果,一大群姑娘簇拥着白菁菁进了屋,然后就开始撵人。
白菁菁的家在省城呢ꓹ 当然不能跑到省城去接亲,所以就从田小胖家走ꓹ 接亲也从他家接新娘子。
“那俺就得算是娘家客了啊,也对ꓹ 菁菁是俺师妹ꓹ 俺当然属于娘家人。”田小胖当然乐乐呵呵地给人家腾地方。
“不白住你的,按照规矩,给你扔点钱儿。”唐圆圆笑逐颜开地从兜里拽出来一个大红包。
黃泉有路 百墟
这个也是当地的风俗,田小胖一听乐坏了:“都是自个家人,客气啥呀——俺瞧瞧多少钱?”
等他把红包里面的钱倒出来一瞧,好嘛,就是几张一块面值的。就这个啊ꓹ 给小猴子当压岁钱,它都得扔旁边去。
“胖哥儿你就收着吧ꓹ 都是嘎嘎新的呢。”齐盈盈这位主持人的嘴皮子也厉害ꓹ 又补了一刀。
“算你们狠ꓹ 明天你们都谁当伴娘ꓹ 别怪俺们狠狠地打!”田小胖嘴里气呼呼地威胁着,然后就领着红旗哥他们走人。家里的小娃娃还要在这凑热闹ꓹ 也被小胖子给领回楼里住去了。
第二天ꓹ 就是新年元旦。元者ꓹ 始也,旦者ꓹ 日也,所以元旦就是一年开始的日子。一大早,黑瞎子屯就热闹起来,农村办喜事,基本上都是这样,整个屯子都跟着忙活。当然了,吃饭坐席的时候,基本上也全村抬。
按照捞头忙包大明白的安排:这场婚礼涅,就要按照农村以前的风俗来办,一定要原汁原味滴。
这也为以后的婚礼定了调子,同时也增加游客们的参与度,算是一项特色旅游吧。
吃过早饭,人们就开始聚集,主要是分成两拨,一拨在田小胖家看热闹;一拨呢,在梁小虎和白菁菁的新房,帮着梁小虎忙活。
完美大明 萌萌修仙
天生邪醫
说是两拨人,其实离得也不远,新房也是平房,就在萨日根家西院,跟小胖子家实际上就隔着一户人家。
这房子以前一直空着,接待游客啥的。梁小虎和白菁菁也在平房住习惯了,虽然村民楼那边也都分了楼房。
在一个屯儿里,这种情况倒也是常见。有时候,挨着的邻居还结成亲家呢。
田小胖正在当院招待客人呢,猛听得一声吆喝传来:“小胖,你们那边准备好没有呢?我们这迎亲的队伍就要出发啦——”
却是郑伟,扒着梁小虎家的栅子,朝这边喊话呢。
“准备好啦,你们来吧,对了,把红包都准备好,俺们娘家这边孩子比较多!”田小胖也扯嗓子回话。
那些游客们瞧着直乐:还真别说,太方便啦!
随后,就听到梁小虎那边就吹起了唢呐,迎亲大部队,浩浩荡荡地开动了。
最前面,是一顶大花轿,由熊大它们四只大狗熊抬着,后边清一色都是鹿拉爬犁,一辆接一辆的,都快排到村子西头了。
“上爬犁,接亲的都上爬犁!”包大吵吵在这边指挥着,除了亲属之外,还有不少村民和游客也都凑热闹,都往爬犁上边挤,那些小娃娃最积极。
熊大这哥四个今天也捯饬得格外精神,胸前戴着大红花,咋瞅还是那熊样。它们也有过抬轿子的经验了,所以不慌不忙,先张着大嘴在原地等着。
等小娃子们往它们嘴里扔完零食之后,这才抬起轿子,就往西走。
“错了错了,先去小胖子家!”包大吵吵连忙纠正方向,可是熊大它们也不听摆楞啊,没法子,只好又往它们嘴里塞吃的,然后才在小猴子的指挥下,将轿子掉过来,晃晃悠悠,朝田小胖家走去。
几十米的距离,眨眼间就到了,离着大门老远,就放下轿子,熊大这几个都高兴坏了:今个这活儿轻巧啊。后边坐爬犁那些人可不乐意了,离得远的,还没等启动呢,
虽然到了田小胖家,可是这大门可不好进啊,大门外密密麻麻的,站着好几百个小娃子,一个个都笑嘻嘻地张着小手:“红包拿来。”
这也太多了吧?虽然刚才田小胖都提醒了,可还是把大伙儿给吓了一大跳。这也不怪小胖子啊,康复中心的那些小娃娃都来凑热闹,这大喜的日子,总不能叫娃子们失望吧?
“来,排队领红包,你一个,他一个——”包大吵吵也显然早有准备,他斜挎着一个兜子,一把一把往外掏红包。娃子们还挺有秩序的,排成一路纵队,美滋滋地从包大吵吵手里接红包。也有心急的,打开封口往里瞧:好家伙,一张百元大票。
按理说这个钱数儿不算多,可是架不住人数多啊,三百多娃子呢,一下子就下去三万多块。不过,对于梁小虎来说,这都是小钱儿,有钱还难买这些小娃子高兴呢,花花花!
絕品保安 金屋藏佳
包大吵吵这个发钱的都觉得有点心疼:“小白啊,你不是咱们婆家这头的吗,咋也跑这领红包呢?”
小猴子才不管哪头的呢,有红包不领,你以为偶傻啊。
一个个红包流水一般发出去,包大吵吵手里的动作都变得机械起来,等发完一个红包才想起来,一把拽住要跑的阿马尼:“回来回来,你刚才不是都领一遍了吗?”
要是别的小娃子用这招,没准还真蒙混过去了,可是阿马尼这个黑猩猩也玩这一套,就不好使了,还以为谁记不住你呢?
看热闹的也是一阵哄笑:这黑猩猩还挺有心眼儿的。
好歹算是发完了红包,这才把花轿抬到大门口。梁小虎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从马上跳下来,在郑伟等人的陪伴下,迈步往当院走。
他今天也捯饬得挺精神,一身中式的大红礼服,上面绣着团花,瞧着格外喜庆。
到了屋门前,却发现从里面闩上了,于是,后边跟着迎亲的小伙子们就齐声高喊:“妈,开门啊——”
屋门裂开一条缝,从里面伸出来一只小巴掌,手指还往回勾了勾。包大吵吵早有准备,又是一个红包奉上。
“嘻嘻,俺又得一个红包!”屋里传出小囡囡的欢呼声。
“该轮到我啦——”然后就又伸出来一只小手儿,
曖昧神皇
给吧,反正刚才那三百多小娃子,不可能都挤到屋里了。
一边发红包,门里门外还进行着互动,外边的人喊开门,屋里就有人喊:“干啥来啦?”
“接媳妇来啦——”屋外,至少有上百人跟着吆喝,其中有不少还是小娃子呢。这个年纪娶媳妇还早点,反正就是起哄呗,办喜事,就图个热闹不是。
田小胖家的小娃子,都在屋里等着要红包呢,发了十多个之后,终于不再有小手伸出来,结果呢,伸出来一个毛乎乎的小爪子,还伴着喵呜一声。
包大吵吵不干了,朝身后看热闹的田小胖嚷嚷:“小胖啊,你家这猫也跟着要红包啊。这猫不是天天跟着梁老爷子嘛,算是俺们婆家这头的!”
“你爱给不给,不怕挨挠的话,你们就进屋试试。”田小胖也笑嘻嘻地说着。屋门伸出来的猫爪子似乎有点等得不耐烦了,咔嚓咔嚓,使劲抓了两下门框,抓出来好几道划痕。
一吻成癮,女人你好甜!
惹不起——包大吵吵只能又塞过去两个红包,两只猫爪子拍着红白,缩回门里。
好不容易,这才叫开门,呼啦一下,就往屋里冲。新娘子稳稳当当地坐在炕上,也是一身中式大红礼服,这会儿还没盖上盖头呢。
哇,新娘子好漂亮!大伙看向新娘子的时候,心里都忍不住惊呼。本来嘛,白菁菁就是大美女。现在又登堂入室,气质愈发独特,不吸引眼球才怪呢。
虽然有她十多个同学簇拥着,而且一个赛一个的,但是给人的感觉,白菁菁就是那朵百花丛中最鲜艳的牡丹。
“小虎哥哥啊,你这打个样儿不要紧,以后我们弟兄还咋找媳妇啊,还不得打一辈子光棍儿呀!”郑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这才叫大伙回过神,跟着哄笑起来。
闹闹哄哄的,把仪式走完,这才遮了盖头,然后由娘家哥哥背着新媳妇上轿。
白菁菁是独生子女,娘家哥哥的重任,当然就落到田小胖头上。谁叫他是大师兄了呢。田小胖一边背着一边还磨叽呢:“就属俺这活儿最累,完事连红包都捞不着,俺都亏死啦——”
新娘子上轿,锣鼓唢呐再次奏响,包大吵吵又嚷嚷起来:“谁是压轿的?”
“俺——”回应他的,是三百多娃子的齐声呐喊。
包大吵吵拍拍瘪瘪的兜子:这红包真不够用了!
呆萌小甜妻:傲嬌淩少不好惹
当然不能这么多娃子都压轿,最后,还是年纪最小的娃娃占先,被白菁菁抱在怀里。田小胖这才满意得点点头:“也不错,俺家娃娃得一个最大的红包。来来来,老爹先给你收着,存起来留着以后娶媳妇——”
你可拉倒吧!大伙一阵哄笑。包大明白凑过去:“这么点钱,就想娶俺家小鹿鹿,那是根本不行滴。”
“那就给你当上门女婿算了,反正俺家娃子多。”田小胖倒是大方,直接就把娃娃给卖啦。
在欢欢喜喜中,熊大哥几个也抬起轿子,准备原路返回,
“错了错了走错了,往前走,从屯子前面绕一圈!”包大吵吵连忙又开始指挥。
啥玩意,绕一圈,好远的,你这累傻小子涅!熊大它们就要撂挑子。
这一个个的,都是祖宗啊——包大吵吵又往外掏红包,可是熊大它们可不认这个,最后还是小娃子们又往它们嘴里扔了不少吃的,大花轿这才启动。
看热闹的都吵吵说,这个花轿最好,比啥高级轿车当婚车都好。白菁菁的那些同学坐在爬犁上,也都羡慕不已。唐圆圆就打趣她们:“等你们出嫁的时候,也嫁到我们黑瞎子屯,保准也能坐上狗熊抬的花轿!”
从村子前面兜了一圈,这才转到梁小虎家的新房前。噼里啪啦的,鞭炮响起,吓得熊大它们撂下轿子,撒腿就跑。把包大吵吵乐坏了:“好好好,饭钱省下喽。”
这回,就换成梁小虎抱着新娘子下轿了,田小胖在旁边还白话呢:“小虎哥啊,菁菁是俺们乐天派的千金,你能抱动不?”
“就算是真的千斤,今天我也能抱动!”梁小虎把白菁菁抱在怀里,刚要迈步,就觉得怀里的新娘子越来越重,他连出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却还是两股战战,根本迈不动步。
刷地一下子,梁小虎的汗就冒出来了,胳膊哆嗦腿打飚,有点摇摇欲坠的架势。
“小——胖——”梁小虎就知道是田小胖在捣鬼,嘴里勉强吐出来两个字。
田小胖一抬手:“音乐,起——真以为俺们这红包都白拿呢。”
惜晚辭 暗月旋舞
身后,三百多小娃子乌拉瓦拉地演奏起来。还真别说,音乐声中,梁小虎忽然觉得怀里一轻,新娘子又变回了正常得体重。
于是,梁小虎重拾信心,不慌不忙地迈开虎步,一步一步走进当院,向着自己的新房走去。身后,是欢快的乐声,两边,是飞舞的彩带,气氛一下子就被烘托到了云端。
梁小虎心中也无比激动,低头对着怀里的妻子柔声说道:“菁菁,此生定不负你!”
嗯——怀里,传来白菁菁幸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