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h4y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全面攻略 txt-第五百九十三章 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讀書-bqsp4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鲛人族怎么知道郭阳会星天开门?”夏娜皱着眉头问道。
复活萧晖等人,是郭阳第一次施展这个技能,地点在小世界之中,除了黎明社自己人,应该不会有外人知道这件事才对,包括萧晖他们本人,复生时还处于昏迷状态,对此都全不知情。
“会不会是萧晖他们的出现引起了别人的怀疑?”星野纯夏说道。
当时在大赛上,明藏曾亲口承认自己杀了萧晖等人,而萧晖等人也确实许久都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这让不少人都以为他们是真的死了,尤其是,郭阳的星天开门,没能把所有死掉的人都复活过来。
这跟郭阳的修为没多大关系,而是星天开门这个技能,本身使用时就有着不小的限制。
首先,被无影之力杀死的生命无法复活。
比如那些死去的圣众议会骑士。
他们体内的以太是直接被无影之力吞噬掉了,而并非回归以太界,自然也没办法从以太界里找回来。
其次,死得太惨的人也没法复活。
这个“太惨”指的是身体的完整性。
人的身体就像一个容器,若是被人碎尸万段,那就是把以太找回来也会立刻再次死掉。
还有一个限制,则是时间。
修为越低,留给他们复活的时间便越短。
普通人必须在死亡后半天时间内复活,骑士级修炼者则有五天时间,而骑士之下,1-3天不等。
萧晖和云尚杰等人可以说是卡在最后关头活过来的,他们所在的队伍那些修为偏低的学生,便错过了这最后的机会。
蘿莉黑客養成手記
教会那边,克劳伦已经让吉尔默下达了意外死亡通知,并且做出了相关的补偿和抚恤。
“他们都是被人下药给毒死的,因为队伍里队长的修为更高,所以及时抢救了回来。”
从逻辑上讲,这个解释合情合理,完全说得通,可落到某些别有居心的海德林生物眼里,就难免会心生怀疑了。
古亚拉戈时期,有位大贤者施展星天开门救活了整整一座城池,这件事可不是什么秘密。
而贤者向来又被蛮族当做死敌ꓹ 被盯得再紧都是理所应当的。
想想嘛,要是好不容易弄死一个重要人物ꓹ 令人类元气大伤,结果一转眼,人家又满血复活了ꓹ 这谁顶得住?
“它们懂个屁!”郭阳愤愤不平地骂道,“星天开门是想开就能开的吗?”
亚拉戈神石中的记忆明确说明ꓹ 一个人一生最多只能开三次星门,否则会遭到以太界的反噬ꓹ 神仙来了都救不了。
贤者是厉害不错ꓹ 大贤者更是猛到没边了,但说到底,他们还是人,是诞生于十三个原初世界中的生灵之一,原初世界的规则,他们依旧必须遵守,挣不脱ꓹ 也打不破。
“不管怎么说,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咽下去了。”苏牧目光闪烁ꓹ “这边发生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传回水灵一族的耳朵里ꓹ 我们必须赶在它们策划下一次刺杀之前斩草除根。”
“我们不去鸣荒沙漠了吗?”星野纯夏问道。
按照之前计划好的行程ꓹ 黎明社在处理好自由城的事务之后ꓹ 第一站便是乱石城绿洲。
星野纯夏以前觉得鸣荒沙漠危险重重,不想让苏牧为了自己去冒这个险ꓹ 可现在ꓹ 他们的实力已经允许他们穿越沙漠了ꓹ 星野纯夏心中难免就有些想念自己的父母,想见他们一面了。
苏牧看出了少女的心思ꓹ 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鸣荒沙漠自然是要去的,这和我们到无光之海去找鲛人并不冲突。”
以太之光比空间科技方便就方便在这点,不需要设定程序,也不需要用密匙卡来启动,只要第一次找准了位置,他们就完全可以在沙漠和大海之间来回穿插……梭。
苏牧说过,以后一般情况下能不用以太之光,就不用以太之光,但现在显然不是一般情况。更何况,自由城的传送台还被拆了,黎明社接下来要去那么多地方,总得需要个交通工具吧?飞机汽车什么的,苏牧现在觉得一点也不方便。
“有一个问题。”赵果果思索着开口道,“水神利维亚桑的重生进度条到多少了?”
苏牧瞄了一眼系统:“67%。”
“我们得做好万全的准备。”赵果果说道。
如果能赶在水神降临之前杀光水灵一族当然最好不过,但最坏的结果依然需要考虑到。
翠色田園
万一他们打着打着,水神利维亚桑冒出来了可咋办?
“让芙洛砍死她!”郭阳恶狠狠地道,“像砍泰坦那样,一刀把她劈成两半!”
“我做不到。”芙洛直言道,“我的实力在蓝星上和你们一样,只有五阶不到。”
她是海德林的神座,自然无法借用蓝星的本源力量,倒是薇尔莉可以,无论是鸣荒沙漠还是无光之海,只要还在蓝星,那都是冰女神大小姐的主场。
只不过,苏牧还没彻底弄清楚神座存在的意义,这些事便暂时没有跟其他人说。
嗯,绝对不是他忘了。
“我不建议这样做。”赵果果当时和苏牧一起见了海德林,知道神座的力量有多恐怖,但她也知道,借用本源之力的代价非常大。
这个代价不是薇尔莉来付出的,而是整个蓝星来付出。
芙洛那一刀,抽空了希尔科斯塔三百多年的寿命,这还是建立在泰坦被拉姆压制住的情况下,若是没有受到超越之力的影响,一名全盛时期的神明恐怕花上三千年都不一定杀得死,就算杀死了,蓝星又有几个三千年可以挥霍?
别说是三千年了,三十年可能都没有。
薇尔莉或许能够打出那一剑,但一剑之后,蓝星大概率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么说,幸亏我以前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明明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不能使用,薇尔莉一点也不恼,反而有些庆幸。她那时还小,才刚刚觉醒不久,曾经试过去触碰这股力量,但最终因为那强烈的失控感而放弃了,那个时候,薇尔莉还不知道这是本源之力,更不知道用了之后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她当时要是头铁莽上一下,也许就没有现在的黎明社了,更不会碰到让她满心满眼都是喜欢的辣个男人……
想到这,薇尔莉偷偷瞄了苏牧一眼,心想,这就是缘分吧?
郭阳吸了吸鼻子:“我怎么闻到一股狗粮的味道?”
苏牧冲他面前的饭菜努了努嘴:“那不就是吗?”
“不是,我指的是……嗯?你在骂我!”郭阳忽然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骂人!
苏牧拒不承认,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把海螺果号开出去吧,带上特伦蒂和艾妮希亚。”
白金是必然会跟着黎明社一起的,苏牧才不会放着一个可以一枪爆掉骑士级修炼者狗头的神枪手不用,特伦蒂到时候在帮忙设计光母构造的同时,正好也能跟白金交流交流,争取把后者想要的那把枪给做出来。
之所以选择用海螺果号出海,是苏牧觉得上面的一些超科技武器兴许能派上用场。
当然,这是针对水灵一族而言,至于对付利维亚桑,苏牧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倒是可以去邀请拉姆一同去无光之海旅游,但那糟老头子肯定得找他要好处。
本来吧,大家在和平相处的前提下各取所需是应该的,苏牧就算给妖精一族花钱也不会心疼,只是黎明社现在开销巨大,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霍霍了。
那打不过利维亚桑怎么办呢?
简单,跑就完了!
以太水晶还多,苏牧准备弄一个超大型以太之光出来,一旦发现情况不对,连人带船一起溜,他就不信利维亚桑敢跟过来。
那时候,小世界里不仅有拉姆,还有诸葛远空,甚至山上各大门派的长老也在,这些大佬能容忍一个异界神明破坏自己的新家园吗?
不可能的。
利维亚桑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诸葛难看了看苏牧,心道这家伙如今是越来越鬼精了。
这不是明摆着把他家师父挡枪使吗?
可偏偏,他又没法多说什么。
人苏牧愿意把小世界拿出来给他们山上的人用,便是天大的恩情,难不成他们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当然不会,别的门派诸葛难不敢保证,但那什么水神如果真敢来小世界,星工辰仪社一定会亲自下场,所以客观来讲,苏牧这个法子很不错,非常棒,但是……
軍寵
你别当着我们的面说出来啊!
诸葛难此刻当真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弄不好,以后山上各大门派隔三差五就会发现,小世界里闯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进来。
“行了,先就这样吧,收拾收拾,准备逛街,晚上计划不变,去游轮上泡温泉。”苏牧说道,然后看了看面前的焗饭,还是选择把盖子给盖上了,他还是没啥胃口。
“那鲛人怎么处理?”星野纯夏问道,“杀了?”
“不用杀,留给执法局接着审。”苏牧看了看表,“他们应该快到了。”
“执法局人多眼杂,我们的计划很容易被别人提前猜出来。”薇尔莉瞥着某个方向说道。
失蹤者靈異事件簿
那里有一个穿便装的女人在拿着相机拍照,看起来像是在拍海景,实际上,这是从下飞机开始便一直悄悄跟着他们的记者……或者说狗仔队。
黎明社现在到哪都有人盯着,且不管对方意图如何,他们的行踪都必然会暴露出去。
史上第一掌門
这时候如果海螺果号有什么动静,再加上执法局从鲛人嘴里问出来的消息,那稍微动动脑子,便能猜到黎明社是要去无光之海搞事情。
“我就是要他们猜出来,最好再来点实际行动。”苏牧冷笑道,“正好试一试我们的武器专家复制出来的九头蛇威力如何。”
一个杀手,和一群杀手,本质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如趁此机会一网打尽,省的到时一个个的去找。
“可是,郭阳哥的星天开门会不会也被曝光?”赫伊文有些担忧地问道。
“不是会不会曝光,是必须得曝光。”苏牧说道,“要不,怎么把那些藏头露尾的东西给引出来呢?”
曝光星天开门将敌人都引出来?
好家伙!
这是把自己当诱饵的节奏啊!
郭阳一张脸立刻变得楚楚可怜起来:“好兄弟,你听我说,我还只是个孩子……”
“那不正好合适?我的家乡有句俗语,叫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苏牧笑眯眯地拍了拍郭阳的肩膀,说道:“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这句话蓝星上也有。”赵果果歪了歪头。
这等于是同意苏牧的做法了。
“那就这么定咯?”夏娜眨了眨眼。
郭阳面如死灰!
这下子好了,黎明社三大巨头达成一致,他今天就是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也无力回天了。
不是他不相信苏牧会保护好他,而是这根本就不是安全不安全的问题!
就好像一个人拿枪对着你,你明知道他不可能开枪,也一样会害怕和紧张。
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面对茫茫多未知的刺杀,郭阳觉得自己大概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法睡好觉了,指不定啥时候窗外就会响起狙击枪的声音……
赫伊文皱着鼻子冲苏牧哼了一声,随后又回过头对郭阳道:“郭阳哥别怕,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
同一时间,某家酒店1105号房间。
一个男人站在窗户旁,拿着望远镜望着海边。
“目标还活着,鲛人的刺杀失败了。”他低声道。
耳机里传来回应:“你没动手?”
“没有。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男人顿了顿,又有些不确定的道:“而且我好像被人盯上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得目光下意识看向了天花板。
事实上,在鲛人刺杀失败之后,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开枪。
从苏牧离开海滩到回去,期间他至少捕捉到三个瞬间,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可以一枪爆掉目标人物的脑袋,但是,他不敢那么做。
因为他楼上住着一个枪法比他还恐怖的女人。
这个女人一枪打死了鲛人,弹壳刚好落在他的窗台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