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yg7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木葉之賊手 起點-第七百零五章 背叛者看書-otg3z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三长老行动如风,可宇智波富岳的反应却更快,在他从背后袭来的刹那,宇智波富岳便已经侧身横挪,在让过对方的同时更是突然出手。
嗤!
這貨竟然是大神 祭小尹
身影刹那交错而过,三长老沉哼一声,捂着右臂落到一旁,眉头紧锁着看向短暂停顿后,便朝着大长老冲去的宇智波富岳。
抬手看了眼渗出血水的左臂,他心里不禁感叹自身巅峰已过。
正当三长老感慨的时候,宇智波富岳已经与二长老交起手来。
相比三长老以为得计而未料后事的偷袭,二长老即使是战斗亦显露出沉稳的风格,此刻他双眼之中三勾玉疯狂旋转,几乎化作了残影,将宇智波富岳攻击的各种动作看穿,然后做出有效应对。
虽然因为年老力衰的缘故始终处于下风,只能被动抵挡攻势,可这沉稳不躁的战斗方式,也令宇智波富岳一时之间难以突破,进而威胁到大长老。
南贺神社对宇智波一族来说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即使此刻这里的几人已经兵刃相向,依然控制着手段,没有对这座建筑大肆破坏,仅使用苦无、手里剑这种冷兵刃道具交锋。
躲过破空射来的苦无,二长老翻身落地,张口剧烈粗喘着,望着已经冲来的宇智波富岳,强行止住喘息,随手拔起身前地上的一把苦无就起身迎击而上。
他的战斗风格固然稳重,可实力跟宇智波富岳相比,还远远达不到能够以逸待劳的程度,况且久守必失,很快便因为身体跟不上眼睛的洞察力,被宇智波富岳抓住破绽,突然被一脚踢得倒飞了出去。
“老三!”倒飞出去的二长老立即大声呼喊道。
“来了。”旁观战局的三长老自语应了一声,发动瞬身术突然拦截在了宇智波富岳的身前,然后在刹那间施展出酝酿多时的幻术,“魔幻·枷杭之术!”
無言的愛戀 星星_的_眼淚
踏踏,踏……
本来敏捷迅疾的脚步减慢,随即更是彻底停了下来。
只见三长老的几步之外,一身战斗装束的宇智波富岳站立不动,他的视线平直,与三长老对视在一处,猩红眼眸里的三勾玉缓缓旋转,竟是与三长老眼眸里的三颗勾玉同调ꓹ 以相同的速度缓缓转动。
魔幻·枷杭之术,写轮眼的‘催眠眼’幻术能力之一。
在术者构筑的精神世界里ꓹ 被捉之人的四肢会有一种被打进楔子的感觉,身体的自由也完全丧失,同时还伴有物理痛感的错觉ꓹ 发挥出拷问般的强大效果,是宇智波一族中也少有人掌握的高深幻术。
而三长老正是精通这招幻术的宇智波之一。
“这就ꓹ 拿下了?”
二长老从地上爬起身来,先是微微讶然ꓹ 随即长出了一口气ꓹ 揉着刚才被踢中的腹部,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转头看向大长老。
“老三的金缚幻术少有失手。”大长老呵呵笑着走上来道,“富岳虽然是如今家族里的佼佼者,可你我还有老三也还没有老得不能动弹呢,况且很多时候经验就是力量。”
“大哥说得对。”二长老一如既往附和一句,接着又看向跟三长老对立的宇智波富岳ꓹ 不禁皱眉面露难色道:“只是现在的情况,该怎么收场?”
大长老闻言冷哼一声ꓹ 表情冷漠地看着中了金缚幻术的宇智波富岳ꓹ 语气淡漠道:“宇智波不是某个人的宇智波ꓹ 富岳既然履行不到族长的职责ꓹ 那么就换一个能够尽职尽责的!”
听到这霸道的话语,二长老面色恰到好处流露出一丝震惊ꓹ 随即又作出循着这种思路琢磨的模样ꓹ 最终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ꓹ 表示对此的认可。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就是可惜了啊,像富岳这么有能力的后辈ꓹ 这么多年来也就他一个而已。”二长老感慨地摇头叹息道。
“可惜什么?他就是太有能力了,才会做出现在这种违逆的事!”大长老立即呵斥道。
二长老听到这话连忙弯腰,以示恭敬与失言。
不过在他低下头去的时候,眉峰却不由得紧蹙了起来。
“你很失望?”
就在这时候,大长老那夹着冷笑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身体如遭雷击般一颤,接着面露茫然之色抬起头来。
情人不退貨(索情黑道總裁) 顧盼瓊依
“大哥,你刚才说什么?”他迷茫不解地问道。
長官的外遇情人
大长老眯眼瞧着他,嘴角翘起一抹冷笑,闻言不由冷哼一声道:“我说,我到现在还没有倒下,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二长老依然一脸诧异之色,张口又道:“什么你没有倒下,我听不懂……”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整个人便陡然后跳,落地之后倒滑了数米才停住身形,与大长老拉开距离。
邪神傳說 雲天空
重生成為情敵妻
“我不懂。”他抬起头来看向大长老,凝眉疑惑地道。
这句与刚才的那句,显然不是同一个意思。
“我也不懂。”大长老面色阴沉地瞪着对方道,“你怎么会背叛我?!”
听到这不答反问的话,二长老也不在意,其实他已经想到了自身的破绽,那就是那颗解毒药丸,虽然这单独拿出来似乎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结合当时的情况就显得很叫人存疑了。
而事实上,解毒药的确是他的破绽,不过却并非全部,而仅是破绽之一,此外大长老之所以会怀疑他,绝大部分因素还有那封密信。
在那封密信之中,除了说明宇智波富岳要在今日动手外,还指明了与其勾结之人,不过那个人并非此刻暴露出来的二长老,而是素来激进的三长老。
也正是因为有那封密信,他来的时候才会特别留意三长老,甚至在宴会突变的时候,立即与其拉开距离,反而和二长老一同退到神社之中。
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却令他产生了疑虑,终于在刚才出口一诈,彻底揭穿了真相。
儿听到大长老的质问,二长老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事已至此,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
“没错。”大长老点点头,叹息道:“事,已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