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wf5人氣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txt-第482章 借你吉言看書-lazem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莫斯接到罗文命令之后,第一时间赶往银松森林北流海岸。
三年前的北流海岸,只是靠海的一座小渔村。村民们靠海吃海,打渔为生。闲时,就在港口给阿加曼德家族的船队,打打零工,装卸货物啥的,填补家用。
阿加曼德家族对北流镇的发展,不怎么伤心。家族都是本地产业,海上贸易又被库国占据,修建港口,不是给他人做嫁衣。
家族的领导人,那时还仰仗洛丹伦的老贵族鼻息行事,就算是有长远的规划,也要想办法找钱填补那些贵族老爷的口袋。
反观洛丹伦王室,泰瑞纳斯本就对两大家族有很深的偏见。自然不会采取政策和资金,扶持他们家族领地内的城镇。
不过自从阿加曼德家族的后起之秀爱默丝起势后,帮助罗文完成了库国经济改制。阿加曼德家族不得不重新审视家族继承人的身份。
然而爱默丝没有给家族的长辈们太多考虑时间,经互会就开始采取了高压政策,强行帮助爱默丝掌权阿加曼德家族。
有罗文和伊露西亚的帮助,爱默丝在成为阿加曼德家族领袖的同时,完成了家族商会贸易体系的改制,接入经互会组织。她也成为经互会的五位委员之一。
虽然委员的名头,终究还是没有比过伊露西亚。
但谁让人家伊露西亚找了一个好男人呢?
比不了,比不了。
爱默丝掌权后,北流镇迅速发展,成为了洛丹伦大陆西方唯一的大型口岸。
城镇的城市化进程可谓一日千里,小渔村的规模甚至可以比肩半个南海镇。
如今的北流港口,基础设施一应俱全,海岸线一眼望去,尽是排列规整的商船。
当然,也有战舰。
“爱默丝!你欺人太甚,谁允许你接纳库国联合舰队进入港口驻扎?真以为北流港口就是你一个人的?”北流镇的镇长气的跳脚,指着年轻的爱默丝,无能狂怒。
北流海港发展的如火如荼,我作为镇长你不给我好处费就算了。现在你竟然不通过申请,就让他国战舰进驻港口驻扎,居心何在?
你是镇长,还是我是镇长。
爱默丝知道老马克镇长看她不顺眼,洛丹伦的老贵族集团被阿尔萨斯宰猪之后,米奈希尔王室的势力到达巅峰。
像老马克这样的王系官员,原本是没什么能力当镇长的。但无奈泰瑞纳斯缺人ꓹ 就把当初那些臭鱼烂虾全部提拔上来,强化王室的统治。
“老镇长ꓹ 你别激动。再怎么说,库国舰队是兄弟部队,我们临时给他们提供些便利ꓹ 合情合理。南海镇战事不也是他们帮我们打了一仗么?”爱默丝给了老马克几分面子,想让他知难而退。
爱默丝不想找麻烦ꓹ 希望老马克也一样。
老马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次爱默丝的把柄,自然是得理不饶人。
你这小妮子不是牛么?这次必须要让你把之前没给我的好处ꓹ 全部吐出来。
这年头怎么还有不懂得打点地方官员的商会ꓹ 小丫头你的长辈们没教过你么?
“少来这套,没有王室准许,舰队就是不允许靠港!”
爱默丝面色一沉,俏脸收起虚伪的商业笑容,美眸微凉,冷冷说道:“老镇长,您都多大年纪了?这点眼力见都没有。要不我让库国联合舰队的舰长莫斯将军ꓹ 亲自来跟您谈?”
莫斯就在港口的营地驻扎,随时可以过来。
老马克老脸一僵ꓹ 嘴角一扯ꓹ 心里恐惧同时ꓹ 故作镇定说道:“怎么?仗势欺人?仗着你有罗文这相好的ꓹ 想欺负我这老头子?我不怕你!”
老马克反问三连,给自己壮胆。
大家都是文明人ꓹ 就算是莫斯来了ꓹ 他还能打我不成。
爱默丝冷笑一声ꓹ 在心中暗道:借你吉言,我倒是想有这样一个相好的。
“这是联盟高层会议刚刚签署的战时联合文件ꓹ 你这套联盟法律,早就过时了。”爱默丝拿出一份复印文本,递给老马克。
老马克粗略翻看,虽然有几个字不认识,但不影响读懂内容。
“異”外鐘棋 李小霧
“就算是有约定,也要有申请。这是程序,不按程序办事,影响的可是王室的脸面。北流海港不是风尘女子,别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老马克文化不高,隐晦的骂人荤段子,倒是一套一套的。
爱默丝听到老不正经的老马克说这话,同样不想讲道理了。
“滚出去,为老不尊的老东西!”
特種部隊
“你!好,很好!我看你能当卖国贼,到什么时候。”
老马克气哄哄的出门,没走几步,就顿在了门口,不敢动弹了。
爱默丝看这老东西嫌烦,走到门外,想赶他走。
“快点滚…”爱默丝语塞,望着被邪能浸染的天幕,短暂失神。
燃烧军团的虚空战舰,凭空折跃而出,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北流镇。
老马克吓得双腿打颤,军团恶魔在南海镇的动作,他们这些老官员,一个比一个清楚。
军团恶魔的残忍暴虐,甚至要比兽人还要极端。
兽人是因为天性的驱动进行杀戮,有些脑子正常的兽人,和人类其实没什么区别。
但军团的恶魔不同,他们就是一群杀戮机器。所见活物,一个不留。
“爱默丝会长,我能在您这里躲一会儿么?”老马克选择性忘记了刚刚跟爱默丝的对话,试图想在她这里找个藏身之所。
“当然不能,老镇长。你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做缩头乌龟,而是去疏散民众。”爱默丝无情拒绝了这个色厉内荏的懦夫,希望他能在这个关键时刻,办点人事。
唐朝第一道士
……
临时驻扎在瑟伯切尔的加文拉德将军,远远看到了北流海岸天幕的变化。
这熟悉的邪能风暴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洛丹伦王国,在南海镇,就曾经上演过这样的一幕。
“去芬里斯岛告知莫格莱尼将军驰援我们,达利安,一定要快。”加文拉德嘱托年轻的圣骑士说道。
达利安面色凝重,他在白银之手不是传令兵,运送情报的任务,不是他的专职。
“不,将军,我要跟随你们去前线。我是一名惩戒骑士,不是随军斥候。”达利安·莫格莱尼第一次在战场抗命,他不想再受这些叔叔们的照顾,即便他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儿子。
加文拉德平日确实对达利安照顾不少,但归根结底,达利安配得上他的付出。
这名年轻的圣骑士,为了避嫌,主动离开父亲所在的骑士团纵队,来到他的手下。
加文拉德是唯一一个暴风王国出身的骑士团领袖,他在白银之手的声望最低。
但达利安依然决然的加入加文拉德麾下,以他为长辈兼具统帅。
幽靈山莊 古龍
特種軍官的沖喜妻 疏清
这份迫切想脱离父亲庇护的勇气,得到了加文拉德的认同。
加文拉德开始照顾这名天赋绝佳的圣骑士,达利安同样不负众望,成为骑士团首屈一指的惩戒专精圣骑士。
重生之謀妃雲華 慕魅景
不过这次,加文拉德有更多考虑。
军团突袭北流海岸,前期战争,一定是无比惨烈的战斗。
異世之鐵血梟雄
依照达利安的性格,他不会退缩在后方,换句话说,圣骑士的信仰,会成为他战死沙场的诅咒。
达利安如果战死在北流海岸,势必会影响莫格莱尼老元帅的心态,这种连锁式的反应,加文拉德自然不愿看见。
“这是命令,达利安。你真的认为运送情报的路途上,会是那么简单么?这同样是一次艰难的任务!”加文拉德神情肃穆,严厉的说道。
达利安铁了心要前往北流海岸战场,单膝跪地,态度坚决:“我更想在战场上实现自己的价值,将军。”
“不!你的力量要在那些恐惧恶魔面前展现,他们一定会尽力拖延我们汇聚力量的时间。所以,你必须马上将消息送到芬里斯岛。”
“我不想听到你再次抗命,军令如山,不要让我在手下面前难堪!”加文拉德重复道。
达利安咬牙,吐出两个字:“遵命。”
不到半天时间,加文拉德的白银之手骑士纵队,抵达北流海岸。
此时,半个北流镇依然被燃烧军团的先遣部队占领。
两座高耸的传送高塔,林立在森提纳克斯号战舰之下。
数百个战舰印记,依托高塔引擎的传送能量,源源不断的将军团恶魔召唤到银松森林。
银松森林守卫军的战士,已经在外围跟恶魔交上了手。
为了保护民众疏散,他们在库国联合舰队的火力支援下,将民众们送到了马尔丁庄园以北。
不过饶是如此,依然有近千名民众和士兵死在了燃烧军团的屠戮之下。
这才不到十二个小时,北流镇已经被烈火笼罩,空气中满是浓烟夹杂的血腥味。
重生異世尋夫
“该死的恶魔!”加文拉德目光灼热,提起战锤,冲到一支游荡在外围的恶魔小队前方,用圣光碾碎了他们的身躯。
“我们向渡口方向靠拢,援军部队会在那里与我们汇合,在此之前,我们要守住渡口镇,不让军团恶魔向前一步,更不能让他们接近芬里斯岛。”
加文拉德思路明确,守住渡口镇,不让军团恶魔部队进入芬里斯湖。
克洛苏斯率领的军团突袭部队,没有着急下一步突袭行动。
军团恶魔轻松拿下北流镇之后,稳扎稳打,修建高塔引擎和传送印记。当然,这不包括纳斯雷兹姆的渗透部队。
古尔丹的目的明确,这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目标直指洛丹伦。
西卡利姆多大陆的上古精灵城市诺达希尔付诸一炬,暗夜精灵流离失所,被打得毫无脾气。
现在燃烧军团进攻东部王国,依然是寻找最大的城市,然后将其彻底捏碎,彻底击垮人类联盟的反抗斗志。
彈道無痕
不过即便克洛苏斯没有授意手下的邪能恶魔们向四周进攻。闲不住手脚的恶魔依然在试探着这片位置土地土著的防御力量。
恰逢此时,加文拉德的防御部队北上,他们和这些军团的散兵游勇,撞到了一起。
天價萌妻:厲少的33日戀人
一支两百恶魔的混编部队,跟加文拉德交手。
他们在渡口镇外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战斗从正午打到傍晚,凭借人数上的优势,加文拉德的白银骑士团纵队,获得了艰难的胜利。
这也是白银之手第一次遇到如此难缠的敌人,在此之前,白银之手骑士团在东部王国,未见敌手。
即便是在诺森德的天灾战事中,白银之手在面临1:2的部队数量差异时,他们依然能打出1:10的战损比。
可今天,白银之手在压倒性的数量优势下,依旧打出了惨烈的战损比。
两百恶魔殒命,白银之手骑士团同样付出了一百伤亡的代价。
这就是燃烧军团的恶魔么?加文拉德脱力瘫坐在战场边缘,久久不语。
布里奇特和怀特迈恩站在不远处,她们是骑士团少有的女骑士长官。
刚才战斗的惨状,依然历历在目。
布里奇特在真切感受到了恶魔的难缠之后,她压低声音说道:“如果阿尔萨斯王子拿到霜之哀伤之后,没有离开我们,这场战争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怀特迈恩望向加文拉德统帅的方向,嘘了一声说道:“王子殿下好像是背叛了联盟,虽然王室没有明说,但他回不来了,我们要靠自己。”
“我当然知道要靠自己,但那些恶魔实在是太多了。我真的无法想象明天我们要如何守在这里。”布里奇特的话音中充满了绝望。
怀特迈恩倒是很坦然:“在成为骑士团的成员时?我们不是就已经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了么?”
“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两位圣骑士少女窃窃私语时,一名顶着库国军帽的战士,出现在了众位圣骑士面前。
“我找你们的统帅,这是莫斯将军的信!”跑的气喘吁吁的库国斥候,一只手举着沾满了泥土的信函,一只手压着膝盖,声嘶力竭的喊道。
布里奇特白了库国斥候一眼,冷冷说道:“假惺惺的,又做些不痛不痒的援助,来欺骗我们的民众。”
“小声点,骑士长们听到,肯定又要关你禁闭。”怀特迈恩扯了扯布里奇特得盔甲,沉声道。
听到库国斥候的声音,坐地沉思的加文拉德统帅,倏然起身。
“我就是,这位阁下!”
“将军!情况紧急,莫斯将军率领的远程火炮控制部队,在北流镇南边的村子被围。我们的传送点被炸了,爆炸设备一个没运进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士兵拆开信封,将莫斯的亲笔信,递给加文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