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xpf火熱都市小说 從契約精靈開始討論-第603章 你的想法不錯,現在它是我的了~(二合一)相伴-07ab8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对野生冠位的说服工作,在苏皓看来相当成功。
尽管它们还是有些‘怕生’,但依然按耐住内心的躁动。
颇费!
“这便是我说的天地漏斗,可以强行刺激,乃至拔高精灵潜能,不过提升方向不确定,容易产生些不必要的变异,此外,还不清楚有没有其它副作用。”
苏皓说什么,已经没人在听了。
一位位育灵大师像饥渴了不知多少年一样,直勾勾盯着如奇观一样的天地漏斗。
野生冠位们缩了缩。
人类这种精灵真可怕QAQ。
为保证安全,大师们没有离开云团,但这不妨碍他们研究,借助精灵,御灵同频的力量,一群大师观察着,片刻,就展开激烈讨论。
“咕喏~”
蝶小蝶冲着远处,正排队的野生君主招手。
不用念力抓取,在几尊冠位羡慕的目光中,一只君主花藤妖屁颠屁颠地跑来,凑到天地漏斗下方。
花藤妖露出愉悦之色。
白云上的大师们眼睛睁得更大,抓紧时间观察,不想参加学术会议的麦尔斯大师也是。
花藤妖身上发生的变化,没有前些日子,大金刚那么明显。
也没有恰好进化。
大金刚是刚才处在临界点。
“但花藤妖的提升一样明显。”
大师们都看得出来,愈发惊叹,“这不精灵!”
“老陈,这不符合你提出的进化基本法啊!”
一位大师说。
陈平沉默。
他早年写了一篇关于进化的论文,虽然内容大多比较基础,却也是进化学的根基之一,但现在……
根基好像被铲平了?
棺材板也按不住。
啊呸,他人还在呢!
沉默良久,陈平大师提出一个想法,“其实,这依然符合进化学ꓹ 只不过我们精灵进化时,躯体蜕变发生在进阶光茧诞生到破碎的两三天内。”
“而这些野生君主ꓹ 它们在得到天地漏斗逸散出的某种物质洗礼的同时,身躯就已经开始一点一点的蜕变。”
“只是,这些蜕变没有表现出来ꓹ 往往积累到一定程度,在临界点时ꓹ 出现比较大幅度的异化。”
陈平大师的猜想,得到许多人认同。
想要验证这一猜想ꓹ 也非常简单。
做个对比实验就行。
常年待在这地域的野生君主ꓹ 和他们带过来的君主精灵进行比较。
很快,
一位大师家的花藤妖飞出来。
这只花藤妖也是普通君主级,各方面跟野生的君主花藤妖比较相近。
它也飞到天地漏斗下。
野生花藤妖:(눈_눈)
它挪了挪屁股,飞近了些,想蹭到天地漏斗的更多气息。
“复数精灵一同接受洗礼,会分摊掉一些‘物质’,效率低些。”
苏皓说ꓹ “大约降低了30%,我指的是在漏斗末端近处。”
至于更远一些?
实际上整个石林区域ꓹ 都在天地漏斗的辐射范围内。
几十公里外ꓹ 精灵就开始受到诱惑。
一天ꓹ
两天ꓹ
野生的君主花藤妖发生了变异,藤蔓延长ꓹ 身前渐渐变化出一张人脸模样。
夢枕江山
而某大师家的花藤妖ꓹ 经过检测各项数据依然稳定ꓹ 想发生变异进化,至少得在这儿再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陈平大师的猜测ꓹ 八九不离十了!
“不愧是陈平大师,一针见血地看出关键。”
“这就是经验、眼界的差距。”
麦尔斯哼了哼说,“相比之下,苏皓那个小辈先于我们那么多天就发现这里,还不是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他也配得到‘进化先驱’的称号,再学个几十年还差不多!”
麦尔斯一边哼,一边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他也有了一大胆想法。
很快,
麦尔斯大师走出,来到白云前端,搭设起来的高台上。
继陈平大师之后,麦尔斯大师提出了一个可靠猜想。
“激变环境猜想!”
“我认为,精灵的变异进化,跟天地漏斗,以及周围环境相关。”
穿越之養兒不易 寂寞的清泉
他慷慨激昂地说,“我们都知道,天地漏斗以一种我们暂时无法理解的形式存在,可以看见,却无法触碰和影响。”
“但……”
“环境是可以影响,根据我早年提出的环境二次变化理论,和……”
“最后,我大胆提出假设,只要我们在天地漏斗周围,构筑出某些特殊环境,就可以引导精灵,往某种特定方向变异进化。”
麦尔斯大师说完,目光扫过,台下一众大师都陷入思索。
他微微昂着头,走下了台。
几分钟后,
云上的大师们,展开激烈讨论。
“麦尔斯这个猜想,我觉得可能性很大,毕竟我们精灵进化,水系往往在水域,火系在火山环境,是类似的道理。”
“但麦尔斯大师的猜想太空泛了,究竟得构筑什么环境,怎么引导,这是个问题,短时间内很难验证。”
“虽然是有点泛,但若能验证,就能解开大部分问题,麦尔斯的猜想有非常高的价值。”
是的,哪怕离论证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但这是一个非常可行的思路……
“麦尔斯不愧是精通‘环境与精灵’这方面的大师!”
苏皓觉得,
大师们说得对。
麦尔斯大师的猜想思路也很不错。
所以,
它现在是我的了!
面板,解锁!
……
自麦尔斯大师提出‘激变环境’猜想,已经过去两天。
短短两天,自然不可能论证猜想,更不可能推演出恰当的环境以供精灵定向进化。
但……
不妨碍大师们争分夺秒,猜想毕竟只是猜想,谁能第一个做到论证,谁能最先提供一种配合天地漏斗的环境模型,这人,才是贡献最大的育灵大师,他的论文才具有最高价值!
“猜想是我提出来的,我当然最清楚不过!”
麦尔斯大师把握十足。
他把这个猜想抛出来,一是怕再拖下去,会有其他人想到这方面。二来,也为了引起其他大师讨论,借此完善他心中的想法。
但他还保留了不少关键想法。
两天过去,
麦尔斯已经将思绪理得差不多,准备开始实验。
他扭头,“雷基尔,你来帮我,我们俩一起,一定能最快拿出成果!”
“听我的,我们这样……这样……再这样,不用耗费太长时间,就可以收集到几组数据,抢先发布论文,占下最重要的一环!”
雷基尔大师点点头。
他更擅长进化研究,刚好能弥补麦尔斯的一些不足。
两人一拍即合,充满干劲,指挥着精灵分头行动,一批采集受到天地漏斗洗礼的精灵数据,一批回辉光之城,采购一些资源。
成功就在眼……
“咳咳!”
麦尔斯大师抬头,就见到,一个让他不爽的小辈,走上高台。
高台上的人说,“关于麦尔斯大师的猜想,我有亿点点话要说。”
大美時代 中秋月明
这话,苏皓果然说了有亿点点多。
網遊之幻世逍遙
许多大师本来在进行自己的工作,浑然不在意——这些天上台演讲的大师不在少数,在真正具有较大价值的,就只有陈平大师和麦尔斯大师的演讲。
可随着苏皓演讲继续,还罗列出一个个数据。
大师们听着,感觉……
似乎有亿点点道理!
“等等,你对木、土两种环境对精灵影响的数据,是从哪里来的?难道苏大师你之前,还做过其它精灵实验?”
有大师问。
目前,天地漏斗附近,经过一群木系精灵的改造,已经长出一片葱葱郁郁的树林。
接受过洗礼的精灵,也有十几只。
只是这当中,出现过变异进化的,只有三只,全是本就生活在这附近的野生精灵。
苏皓调出三只花藤妖的数据对比,又在上面进行补充。
“已知:花藤妖1号、2号、3号洗礼前后的数据变化曲线。”
“其中:花藤妖1号、2号洗礼,在树林植起之前。”
“又对比1号、3号在第3小时、第6小时、第8小时的身体变化值,可得……”
“因此,可以论证……”
白云上,摄像机将苏皓叙述的话语记录下来。
麦尔斯大师还有些懵,我这还没开始呢,你就已经论证完了?
不,等等!
他开口,“做实验讲究严谨,以现有三只精灵的数据,远远不足以支撑这个理论!”
年轻人你还是太嫩。
麦尔斯已经打好腹稿,不论苏皓从哪方面反驳,都要迎接他狂风暴雨的抨击。
就听,
“麦尔斯大师说得对,我们实验人必须要严谨。”
麦尔斯:“?”
“所以……”苏皓说,“我准备现场布置环境,让精灵进行一次定向异变,用一个完整的实验数据,来支撑我的论证。”
麦尔斯继续:“?”
他撸起袖口。
布置,随你布置,能布置出让精灵稳定异变的环境,算我输!
猜想是他提出来,其中难度多高,麦尔斯再清楚不过。
云上,
大师们或惊愕,或摇头。
大多数人都不认为,苏皓能拿出让精灵定向异变的环境——毕竟,就算是苏皓收集到一些他们忽略的数据,也只能证明,环境对洗礼变化,有微小的影响,仅此而已。
大师们相信,环境能够影响天地漏斗,对精灵产生定向进化。
但这样的环境,绝非只是简单的树林或水域。
需要高端的特殊环境,需要将宝物和地域结合起来,可以看作一处更复杂,更大型的进化场地。
这样的场地环境,布置绝非简单。
除了资源采购外,还要一点点实验、调整。
说是现场布置,但短时间内,很难有成果。
不少大师摇头。
麦尔斯哼了哼:就这?
苏皓从高台上走下,眺望远处的漏斗,和下方的树林。
“采购材料?何须这么麻烦。”
苏皓闭上眼睛。
脑海中,一个个文字浮现,交织成一副复杂的三维模型图。
半响,
他猛然睁眼,跟蝶小蝶进入‘同频’状态。
伸手往前,打出一个响指。
“开始!”
“咕喏~!”
浩瀚的伟力落下。
霎时,十几只木系君主花费了好些时间种植的树木,在一阵云雾扫荡下,消散一空。
天地漏斗周围,再变得空旷。
云雾飘过,交汇出一山峰模样,朦朦胧胧的山峰渐渐凝实,瀑布自山顶垂落如银色匹练。
山峰的周围,
水源之气像云雾一样飘荡,蓝色粒子汇聚化作一颗颗水之宝石,如星辰一样高悬于空,点亮出一副鱼跃出水的图案。
瀑布下,流水轰轰,一个深潭顷刻成型,一朵朵莲叶从潭水下冒出,莲花盛放,花蕊上,凝聚出一枚枚水之元素结晶。
土壤铺开,树木生长,结起一颗颗水灵果实。
大地隆起,山脉绵延,灵玉的光辉弥散而出。
短短几百秒,
就在一众大师们面前,如梦幻一样的场景铺开,铺出几公里范围。
“幻术?不,这是真实!”
重生之豪門悍 公子齊
一只精灵捡起石块,投入水潭,炸起数米高的水柱。
某大师呆立当场。
一只精灵飞到空中,张嘴一吸,一道水源之气没入,它吧唧吧唧,表示味道正宗。
又一位大师怀疑人生。
只叹,“这不科学!”
苏皓忍不住了,“够了!还想不想看实验了!”
蝶小蝶具现化这些,是要消耗大量能量的!尤其是被吃的水源之气,是真正‘被消耗掉’。
而且……
你还没付钱呢咕喏~!
大师们的君主精灵散开,徘徊在瀑布地域外。
苏皓目光扫过,从中挑出一只,由海王阁下提供的,潜力几乎耗尽的君主精灵。
一只巨甲蟹。
“根据我的理论,巨甲蟹接受洗礼,可以突破它已经耗尽的潜力,并且,往水环方向继续进化,在躯体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巨甲蟹操控水之力环绕己身,飞到了水潭上,离天地漏斗末端只有数米。
它漂浮在水面上,安安静静接受着洗礼。
时间流逝,
一天,
两天,
三天,
一双双目光紧盯,巨甲蟹时不时飞出,给大师们收集数据。
终于,
在第四天正午,
哗啦——
水潭忽地泛起波澜,潭水将巨甲蟹淹没。
大螃蟹的身影,在水浪中时隐时现,它布满尖刺得甲胄,正肉眼可见地变化着,更深,更水。
气势大幅提升。
跟苏皓预言的基本不差!
验证成功了!
不少大师发出欢呼。
麦尔斯望着眼前一幕幕,不敢置信。
一定是你们年轻人不讲文德,来骗,来蒙昧我这个老大师,这好吗!
老大师究竟何时才能站起来!